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金光善的下場(上)

金光善的下場(上)

  [“帶上這個,留在這裡被有心之人調換就不好了。”見金光瑤離開沒有帶那個賬本,雲溪從亭子裡把賬本扔了過去。

  金光瑤反手接住雲溪扔過來的賬本,“抱歉雲溪姑娘,我···”

  金光瑤原本是想說抱歉他要過去接待其他人,但是還沒有說完就被打斷了,“我今天過來找你就這麼多事。”

  金光瑤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這個態度表明了我不想再多說了,“雲溪姑娘自便。”然後金光瑤就走了。

  視頻裡畫面一轉,應該是到了金光瑤帶著藍曦臣回來的時候,他們兩個回來時還談論著雲溪。

  “雲溪姑娘就在,欸?”金光瑤的臉上第一次出現這種類似於懵逼的表情,然後他就迅速調整表情,問剛才留在現場的門生,“雲溪姑娘呢?”

  一個門生給兩個人見過禮之後回答,“雲溪姑娘離開了,她說因為昨天晚上沒有睡好,所以回去補覺了。”

  金光瑤抱歉的對藍曦臣笑笑,“看來今天二哥是見不到雲溪姑娘了。”

  藍曦臣來這裡本來也不是為了見雲溪,只是過來看看那些謠言屬不屬實,藍曦臣趕緊安慰金光瑤說,“無事,我來也不是為了見雲溪姑娘,不過雲溪姑娘是?”

  金光瑤引著藍曦臣一起坐到了涼亭裡邊,“二哥還記得去年的時候,蘭陵西邊的那些走屍嗎?”

  藍曦臣回想了一下,“與那些走屍有關?”

  “當時那些走屍是江宗主發現的,而雲溪姑娘就是江宗主從那些走屍手裡就下來的人,他們當時返回了金麟臺,阿凌還挺喜歡雲溪姑娘的。”金光瑤說的很是委婉,“不過,雲溪姑娘好像對江宗主無意,和阿凌來這裡躲一段時間。”

  藍曦臣點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後擔憂的看著金光瑤,“我看阿瑤眼底都有黑眼圈了,是不是又熬夜處理事物了?”

  金光瑤意外了一下,幾天早上起來看的時候明明沒雨發現什麼黑眼圈啊,“是因為阿凌的事情,說起來有件事情要麻煩二哥了。”

  藍曦臣似乎很意外,這是第一次金光瑤明著說要藍曦臣幫忙,藍曦臣的眼裡立即就帶上了一抹憂色,“發生了什麼事嗎?”

  金光瑤臉上帶著為難,“是一個孩子,昨日他們毀掉了阿凌的東西,雲溪姑娘很生氣,所以就把孩子搶了過來,當時孩子的父親並不在,我以為孩子的父親很快就會來吧孩子帶回去,但是雲溪姑娘方才過來說,那個父親又帶回來一個孩子,年齡···”金光瑤的語氣裡帶著猶豫,“要比那個雲溪姑娘搶過來的孩子還要大一些,那個孩子的母親受不了這種起,要和孩子的父親和離,說是要此生青燈伴古佛,孩子的去處就成了問題,二哥有什麼好的去處推薦沒有?”

  金光瑤這麼一說,藍曦臣就明白了,估計那個孩子的父母都是教育不好孩子的,所以金光瑤才為那個孩子的去處這般做愁,金光瑤說有什麼好的去處推薦,所以並不讓那個孩子留在金家或者藍家,藍曦臣臉上的溫和笑容不變,“無事,交給二哥吧。”

  金光瑤松了一口氣,然後迅速換了一個話題,小心翼翼的看著對面的藍曦臣,“忘機今年還是沒有回來嗎?”

  這一次臉上帶著失落的換成了藍曦臣,“忘機他傳信說,今年中秋遠在外地趕不回來了。唉,是藍家讓他失望了。”

  “當時那個情況,忘機他會理解的,忘機修為高深,在外也不會遇上什麼事,二哥也不必一直如此掛心。”金光瑤知道或許兄弟兩個人之間是有了隔閡,但是兄弟血濃於水,藍忘機遲早有一天會解開心結的。

  金挽:這是說的圍剿亂葬崗的事情吧?

  江輕允:說的肯定就是那次的事情。

  藍曦臣喝了一口茶,望著遠方,眼裡的擔憂肉眼可見,“希望如此吧,也不知道今年春節回不回來,前年都是在家宴過後才回來。”]

  魏無羨小心的看著身邊的藍忘機,“藍湛,你和家裡,怎麼了嗎?”

  藍忘機眉眼柔和看向看著自己的魏無羨,“無事。”不過是有些心結過不去,也是第一次明白,原來藍家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幹淨。

  藍曦臣呆呆的看著視頻,看了一下身邊的藍忘機,唇瓣張了幾張,最終還是沒有吐出一個音節,又失落的轉過視線看視頻。

  藍景儀淚眼蒙蒙的看著兩個人的動作,癟癟嘴,“思追,原來···”

  藍景儀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藍思追阻止了,“噓。”

  藍景儀趕緊捂住了嘴,小心的看了一眼前邊,發現魏無羨在看自己,趕緊避開魏無羨的視線。

  青蘅君皺著眉,最終還是沒有說什麼,現在人太多了,還是等回去之後再問曦臣吧。

  看到上邊的情況,孟瑤還是忍不住的追憶起了那個時候的事,並忍不住的想,要是時間可以一直停留在那個時間該多好,隨即有些低落,想什麼呢,怎麼可能呢?

  “哼。”╯^╰,金凌不屑了一瞬間,你有膽子不回去,怎麼沒有膽子直接和家裡人說明呢?

  [“說起玄正時期,有一個人不想說,但是又不得不說。我只能說,他本來的死法,我不滿意。”姜晚雲一臉的嫌棄。

  金挽:···(說這個人的時候,拜託不要提我們家,謝謝。)

  聶容塗:金挽,明明就是你們家的人,不提你們家,該提誰家?

  藍鈺:好了,那個人已經被除名了,容塗,準確的說,那個人已經不是金家的人了。

  金挽:就是,某個人不學無術,就不要用你的特立獨行來彰顯你的愚蠢了。]

  孟瑤愣了一下,除名?這是說的自己嗎?

  “不是你,小叔叔。”金凌說的很小聲,他有一種預感,說的應該就是他做的事情,金光善的除名。

  藍思追和藍景儀都知道這件事情,鬧的挺大了,金凌清理門戶的事情。

  “阿凌,沒事的,端看後人怎麼說吧。”藍思追趕緊安穩有些踹踹不安的金凌,要是後人覺得阿凌做的不對,該怎麼辦?

  “哼,反正我是不會把他的名字再加上族譜的,不僅是他,還有那些品行不端的旁系。”金凌不止除去了金光善的名字,還一同的把那些品行不端的旁系全部除名了。

  魏無羨隔著兩個人和江澄對視了一眼,除名,這麼嚴重嗎?而且還是,兩個人又同時看了一眼後邊的金凌,還是小外甥做的。

  金夫人皺著眉,想金凌是不是把那個私生子的名字去了,心裡有了一絲安慰。

  金光善的算盤打的啪啪響,不管是誰被除名了,反正離開這裡之後,只要他伸出手,那些人肯定會對他忠心耿耿,這一下子,那個孫子肯定沒有辦法直接搶位了。

  [“我們都知道因為夜話觀音廟的時候,朔月一劍穿胸,金光瑤永遠停留在了那一夜。當時的金凌才十四五歲吧,就要擔起整個偌大的金家。當時金家的人我們都清楚,那是一個人人自私的年代,整個金家就像是一盤散沙,金光瑤死亡的消息一傳開,所有的人都想在這一次的繼承人更迭當中撈一筆,那些旁系更是每一個人都有一個家主夢,金凌的局面可謂是腹背受敵,掌握金家的路勢必難上加難。”

  金挽:每一次一看那個年代的事情,我都恨不得我不是金家的人,他們做的事情讓我忍不住想自戳雙目,眼不見心為靜。

  沒有一個人去接金挽的話,那一段歷史,是整個金家都也能觸碰的禁忌。

  但是姜晚雲話音一轉,沒有接著說金家發生了什麼事,“我們都知道,雲溪推測出江厭離的死或許和金光善有關,不,她對自己的直覺很有自信,所以就在她說出來的那一刻起,就說明她已經確定那件事情就是金光善在搞鬼。你們猜,她做了什麼?”

  藍鈺:老師,你不是說她有兩次變了嗎,一次是因為金凌,我們已經知道了,連一個小孩子都不放過,另外一次是因為江澄,可是當時金光善已經死了啊,她表面上看起來對金光瑤的態度很平和,所以她能做什麼?

  “我們先不說她做了什麼。我再告訴你們一件事情,其實江澄和雲溪只有夫妻之實,沒有夫妻之名,一開始江澄是不願意這樣的關系的,後來每一次都不了了之,給雲溪做的雲夢江氏主母的服裝早就做好了,雲溪愣是一次都沒有穿過。”

  金挽:什麼?!

  藍鈺:就算是找不到我們妹妹的籍貫,拜堂總要有的吧,就這麼不清不楚的,這算是什麼?

  聶容塗:看起來,不是江宗主無意,而是女方不願意啊。 ]

  雲溪的內心現在就是尷尬極了,江澄也很震驚,他怎麼會做那樣的事情?

  “不怪我舅舅。”金凌說的也很委屈,“都是我妗妗,要我舅舅查到她的來歷才肯拜堂,現在看來我舅舅怎麼可能查得到她的來歷啊,她是後世的人,根本就是存心的。”

  雲溪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落到她身上的視線。

  “為什麼?”江澄激動的都站起來了,一副你要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就跟你拼命。

  “雲溪姑娘,可是對我們家,有什麼不滿?”江楓眠得到虞紫鳶的示意,趕緊交涉,後人蓋章的聰明,這樣的人怎麼能落到其他人的手裡,要是一輩子都沒有名分的話,吃虧的好像不只是雲溪,而是江澄啊。

  雲溪有點麻爪,在心裡打了好幾個草稿,但是就是說不出口,面上都是復雜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