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新的歷史發現

新的歷史發現

  [“同學們,好消息,咱們的課可以正常開始了,以及班裡來了一位新同學。”一個衣著暴露的女子站在講臺上說。]

  呃,應該是講臺吧,畢竟下邊那些和在雲深求學的他們可真像啊,排排坐看前方。

  [“新同學?”一個原本趴在桌子上的男生猛的坐直了,把手舉的老高,“我,我,我,我這邊有位置。”

  然後他就收到了站在講臺上的那位的死亡凝視,這個時候他擦後知後覺的想起來,遲疑著問,“新同學?男的女的?”

  姜晚雲翻了個白眼,“現在才想起來問男的女的,是不是太晚了?”]

  魏無羨驚愕的看著那個突然出現的屏幕上的影像,那真的是未來嗎,緊接著他眼前一亮,“哎,江澄,你看未來的人,適不適合你啊?”

  江澄聞言翻了個大大的白眼,“給我死開。”

  “哎,魏兄,你知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啊?”聶懷桑偷偷摸摸的走到魏無羨的身邊,小聲的問,別看了別看了,我就問一個問題,聶懷桑欲哭無淚。

  你說人生慘不慘,雲深求學也就算了,被藍老頭整天罰抄家規也行,但是這個藍忘機是怎麼回事,昨日不還好好的嗎?為何一直看著他?

  “這,聶兄,我也不是什麼都懂的,既然屏幕上說看到的是未來,那我們姑且就相信了吧。”魏無羨一向秉承著既來之則安之的原則,在熟悉環境之後才好搞事情嘛。

  見聶懷桑重新回到原位,藍忘機才收回了視線,他們原本在蘭室等著藍啟仁來授課,可是沒有想到眼前畫面一轉,來到了這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地方,上邊還有著一行{此乃未來的影像}的字,也不知真假。

  [“不晚不晚,還沒有進來,沒有做到這個地方,就不晚。”那個男生一臉自豪的拍著自己身邊的空桌面,搖頭晃腦的對著講臺上的姜晚雲說。

  “呵~”姜晚雲冷笑了一下,對著門口的方向喊,“進來吧。”

  門口走進來一個,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個男性的人。]

  魏無羨趕緊朝著之前那個把手舉的都要站起來的男生那裡,之間他表演了一個什麼叫笑容逐漸消失,魏無羨忍不住了,“噗~”

  [“金挽那兒有位置。”之間他冷著臉指著另一邊的一個地方。

  一個女聲出現在屏幕裡,“這兒這兒這兒,在這兒,過來吧。”隨著那個女孩兒的人影的出現,旁邊也給出了文字注釋:金挽,蘭陵金氏的後人。]

  金子軒:“······”能別這麼看著我嗎?後世之人的事,與我何幹,為何看我,“看什麼看?”

  其他人趕緊移開視線,其中可不包括魏無羨和江澄,魏無羨陰惻惻的看著金子軒,“就看你怎麼了?人長一張臉不就是讓人開的嗎,你要是沒臉見人的話,可以不出來啊。”

  一旁的江澄點點頭,魏無羨這一句話說的對極了,這一輩子恐怕都不會有比這一句話更動聽的語言了,畢竟他和魏無羨也就只能在這上邊有共同話題了。

  金子軒的臉當即就黑了,立馬就站了起來,要和魏無羨開噴,“唔唔,唔?”

  魏無羨剛要嘲笑他,誰知道自己也沒有辦法出聲了。

  “魏兄,這是姑蘇藍氏的禁言術。”聶懷桑小心科普,生命誠可貴,科普需謹慎。

  [“你好我叫金挽,你呢?”那個女生見新來的同學坐下之後,就和他說起話來。

  “我姓江,江輕允。你好。”江輕允把話說完之後,旁邊也出現了文字介紹:江輕允,來自雲夢江氏。]

  收到視線的魏無羨和江澄知道為什麼剛才的金孔雀是那個反應了,不過魏無羨看這上邊的介紹,為何那個金挽說的是蘭陵金氏的後代,到了江輕允這裡卻說是來自雲夢江氏呢?兩種不一樣的介紹方法有區別嗎?

  [“你是雲夢江氏的後人?好久沒有見到你們家的人了,為什麼你們要隱居啊?”這是金挽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江輕允好像被問住了,他斟酌了一下說,“這些都是長輩的決定,我也不知道啊。”

  金挽一看就知道他沒有說實話,但是無所謂了,“我跟你說,班裡有一個禁制,你可以上課睡覺,可以做其它科目的作業,也可以學你薄弱的學科,什麼都可以,只要不太過分,老師都會包容你。只要你不提一個人。”金挽神神秘秘的聲音引起了江輕允的好奇。]

  嗯,似乎也引起了這些雲深求學的孩子的好奇。

  [“歷史上,老師有一個很討厭的人,討厭到聽到那個人的名字就覺得惡心,所以那個人的名字,一切與那個人有關的代稱,請用某人來代替。否則從來不發火的老師,會讓你明白,絕望兩個人字怎麼寫。”金挽這一說,江輕允就更好奇了。

  “聶導你知道吧?就是他哥,千萬不要提。”一旁插進來一個聲音。

  江輕允好奇的看過去,是一個看起來很雅正的人說的。

  “這是藍鈺,藍家的。”金挽簡單粗暴的介紹。

  藍鈺的身邊也出現了字跡:藍鈺,姑蘇藍氏的後人]

  “哎,江澄你注意到沒有,剛才的江輕允介紹出現的是來自雲夢江氏,但是其他人卻是說的哪家哪家的後人。”魏無羨小聲的跟江澄說,他覺得這上邊有奇怪的點。

  江澄皺眉,“沒有吧,你看錯了。”

  魏無羨當然不會承認自己看錯了,“我沒有,聶兄,你看到沒有?”

  聶懷桑用扇子遮住半邊臉,怯生生的搖搖頭,“應該都一樣吧,魏兄你多慮了。”

  魏無羨自我懷疑的撓撓頭,“是嗎?”難道真的是我多慮了?一旁的藍忘機收回了自己看向魏無羨的視線,他可以肯定魏無羨說的是真的,而且確有古怪。

  “忘機?”這個時候藍曦臣的聲音從不遠處傳來,帶著微許的詫異。

  藍忘機看向一旁,起身行禮,“兄長。”

  其他人也趕緊站起來對著藍曦臣喊道,“澤蕪君。”

  藍曦臣還禮,“諸位不必多禮。”然後看向那個屏幕,“這是?”

  “哦,這是未來的情景,我們也不知道為何出現在了這裡。”魏無羨搶先一步回答。

  “原來如此。”藍曦臣呃找了個地方落座。

  [“上一節課因為一些原因沒有上成,我不知道你們失不失望,反正我是很高興。”一開始姜晚雲的語氣還很正經,但是最後一句話確實表現的非常的得意。

  “老師,我們知道你喜歡放假,甚至比我們還期望放假,但是你也不能表現得這麼明顯啊。好歹委婉一點。”那個一開始就非常活躍的男生又說話了。]

  “這是,未來的學堂?”藍曦臣看著幕布上的畫面臉上的笑容不變。

  “好像是這樣。”魏無羨也不是很確定,但是為什麼看他們的相處,反而很像朋友呢。

  [“那個是?”江輕允看著那個活躍的人問身旁的金挽。

  金挽翻了個白眼,“那是聶容塗,聶家的。”

  然後聶容塗的身邊也出現了字:聶容塗,清河聶式的後人。]

  “為何金挽姑娘的態度,不是很好?”有一個聲音小聲的說。

  聶懷桑往自己的扇子後邊縮縮,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被禁言過的金子軒:“······”你看任你看,我巋然不動。

  “金挽姑娘?”藍曦臣因為是後來來到這裡的,所以不是很清楚。

  “是。”藍忘機點點頭,臉上沒有任何表情。

  藍曦臣的眼睛裡露出一點無奈,少年時的忘機就一點不好,實在是太過寡言少語。

  [“藍鈺,來來來,上來。”姜晚雲招招手讓藍鈺上去,遞給他一個東西。然後看著地下的學生。

  “上一節課為什麼沒有上呢,就是因為上邊下達了洗呢通知,玄正年間的歷史要新增一些課標人物。昨日新的人物資料已經下來了,這其中變化最大的一個人你絕對想不到。”姜晚雲的語氣實在是太過篤定,又帶了一點激將,下邊的人都開始對姜晚雲說的人物好奇起來。]

  “玄正年間?那不就是現在嗎?講我們啊,我還以為讓我們來做什麼呢,這是什麼,未卜先知?”魏無羨激動起來了,不知道裡邊有沒有他。

  藍曦臣的眼睛裡帶了一些凝重,但是隨即又釋然了,要是如此的話,說不定未來的發展還可以更好一點。

  “阿羨?阿澄?”江厭離的聲音也傳過來,魏無羨和江澄回頭看過去,來的人竟然不少。

  “師姐,江叔叔,虞夫人?”魏無羨看著過來的人站了起來。

  “大,大哥?”聶懷桑縮的更緊了,看不見我看不見我看不見我···

  就在各家給自家的長輩說這裡的情況的時候,那個屏幕上的畫面消失,出現了一下字:由於進入人數過多,為了保證一些不必要的事情發生,現在開始重新調整座位。

  所有人的面前都是一黑,然後一陣眩暈,等面前再有畫面的時候,各家已經按照各家族的人數排好了位置。

  最左邊是金家,再然後是江家,然後是藍家,最後是聶家,但是眾人發現這裡邊並沒有溫氏的人。

  座位重新調整好之後,畫面又開始重新運轉。

  [“老師,該不會是那個一直沒有對象的江晚吟先祖被發現其實已經成家了吧?”其實藍鈺就是隨口一說,和老師開個玩笑。

  但是姜晚雲就震驚了,一臉無語的看你這走回自己座位的藍鈺,“藍鈺,你這樣就不可愛了。”

  班裡的其他人都驚訝了,議論紛紛,都說不可能,怎麼可能,但是聽姜晚雲的那個語氣,好像是真的。]

  魏無羨扭頭看著和自己隔了一個座位的江澄,驚訝,“江澄,你不會真到死都沒有成家吧?”

  江澄的臉黑了,“怎麼可能!?”

  [“怎麼可能呢,到底是不是江晚吟呢?”姜晚雲笑吟吟的看著地下翻天一樣的景象,平靜的說出了自己的話。]

  姜晚雲和江澄的那一句怎麼可能隱隱有重合的樣子,江澄驚了:“!!!”不會吧,難道他真的沒有成家???

  看著江澄一副震驚的樣子,魏無羨憋笑憋的厲害,最後還是忍不住了,“哈哈哈,江澄認命吧。”

  然後屏幕就開始了打臉模式。

  [“沒有錯,今天的主角就是江晚吟。”姜晚雲打開一個文件夾,一個拿著紫電居高臨下的江澄就出現在了畫面中。

  “怎麼可能,老師一定是搞錯了,就江晚吟那個被媒婆拉黑的人,怎麼可能有妻子呢,難道你忘記了嗎,他可是氣哭了五個世家修女小姐姐,以後就再也沒有人女性接近他進入五米之內這個距離了。神都不能拯救他!”聶容塗一副震驚三觀的樣子,就江晚吟能有對象,怕不是一只可可愛愛的小狗狗陪了他一生。]

  空間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江澄一動也不敢動,現在就是尷尬,能扣出三室一廳的那種。

  江楓眠何虞紫鳶從藍鈺說出江澄的名字開始,就有些提心吊膽的,千萬不要是真的啊。

  “哈哈哈哈哈哈。”魏無羨直接不忍了,笑的往旁邊倒去,“江澄,你這怎麼能把人仙子氣哭呢?哈哈哈。”

  藍忘機看著沒有形象倒在自己肩膀上的魏無羨,氣的有點七竅生煙,但是現場這麼多的人,還有長輩在,他也不好說什麼。

  [“哎,容塗你這句話說的不錯,我曾經也是這麼以為的。他的外甥金凌曾經把生日願望都許成了給舅舅一個妻子吧,我以為就這位鋼鐵直男,一輩子就只能自己一個人了。所謂月落烏啼霜滿天,江澄與狗對愁眠,就是在說江晚吟的情商究竟有多低。但是,誰又告訴你們,人家不能邂逅一個命定之人呢。”姜晚雲的表情從嫌棄到仰慕的轉變,看的人直發懵。

  “老師,一定是搞錯的,這指定是那裡出了問題,就連那個誰誰誰都有可能有妻子,就江晚吟不可能。指定是出錯了。”聶容塗說的實在是太過於篤定,從聲音到肢體語言完全表達了自己不相信的事實。]

  江楓眠的心還沒有剛放下來,就再一次提起,跟坐過山車一樣,與此同時她身邊的虞紫鳶則是注意到了一個其他的問題。

  “金凌?既然是阿澄的外甥,那不就是,阿離的孩子。”虞紫鳶看向坐在金子軒旁邊的江厭離,一開始江厭離還沒有意識到那個問題的重要性,聽虞紫鳶這麼一說,臉一下子就紅了。

  “看來,兩個孩子的婚約真的沒有錯。”金夫人也很高興,想拉著江厭離拍拍江厭離的手,但是這個時候空間裡竟然傳出了一陣刺耳的聲音。

  “請魏嬰魏無羨公子返回自己的座位,請魏嬰魏無羨公子返回自己的座位,這裡所有的位置都是有道理的,沒有合適的理由不得擅自離開自己的位置。”

  “誰說我沒有理由。”魏無羨理直氣壯的叫板,坐到了江澄的旁邊。

  收到兩對陰惻惻眼神的金子軒,頭皮發麻,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請江澄江晚吟公子阻止魏嬰魏無羨公子的行為,請江澄江晚吟公子阻止魏嬰魏無羨公子的行為,否則您將不會提前與自己的妻子見面,注意!否則您將不會與自己的妻子提前見面!!!”

  聽到這裡,江楓眠的心才是徹底放下了,但是,隨後江楓眠又看向魏無羨。

  江澄覺得,金子軒的事情什麼時候都可以解決,但是妻子沒有就真沒有了。

  魏無羨咽了一口口水,委委屈屈,“江澄,你是不會拋棄我的,對不對?”聲音之嗲,江澄整個人都不好了。

  “給我坐回去吧你!”

  魏無羨一臉不情願的返回座位,坐到了藍忘機的身邊,並遞給金子軒一個兇狠的眼神,大意是,你給我等著!!!

  金子軒:????在,你禮貌嗎?你們吵架,為什麼要我來背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