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我討厭藍家

我討厭藍家

  本章61k+

  請先返回第二章觀看注意事項,再看正文,ooc預警

  本章的評論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要是有其他的讀者和你的想法不一樣的話,不要吵架,我就是想看看有沒有人和我對藍家的看法是一樣的。

  PS請和我辯論吧,我想多多收集讀者的想法(其實就是想要個評論)

  正文:[那道身影似乎有些話想說,但是最後還是看著雲溪在他為她營造的安全之路越走越遠。

  鏡頭變高變近,畫面上看不到雲溪的眼,但是也能夠看到她的臉,一行清淚緩緩而下,砸落在地面瞬間消失。]

  “你跟你父親之間,怎麼了嗎?”空間裡的氣氛有些沉寂,魏無羨猶豫了一瞬間最後還是問出了這個問題。

  藍忘機也關注著這邊的情況,不如說所有人都關注著這邊的情況,所有人都等著雲溪的答案。

  雲溪搖搖頭,“看下去就知道了。”然後她底下了頭,聲音也帶了些低落,“我不覺得那是誤會。”

  [那個身影很快就追上來了,他不是一個實體在這,更像是一個靈魂一樣。

  “雲溪,你怎麼在這麼危險的地方?我的靈力好像被什麼限制傳不過來,沒有解決那些東西。”傳過來的聲音帶著一點溫雅,但是卻不多更多的是擔憂情緒的傳達。

  雲溪慢慢停止了自己往前的腳步,喘著氣停了下來,她低著頭看不清楚表情,畫面似乎是那個虛影的視角。

  “對不起,是我任性了,但是我不會回去的。”雲溪低沉的聲音裡好像還帶著什麼其他的東西,但是聽不清楚。

  那個虛影好像愣了一下,然後眉頭有些皺,“可是你的病還沒好,我們和哥哥都很擔心你···”

  “擔心我?你嗎?”虛影的話還沒有說完,雲溪就打斷了他,那些眼淚再一次不受控制的掉落,“你?擔心我?哈哈哈,這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好的笑話,十八年啊,十八年。”雲溪抬起頭,眼裡含著不服輸的倔強,還帶著心碎。

  “藍瑾執你自己數數,你見過我幾面?醫生說我最多能夠活到三十四歲,你懂什麼是最多嗎,就是你的女兒,我時時刻刻都有可能失去生命,你做了什麼,你什麼都沒有做!!!你的眼裡只有你那個破家族。”雲溪說的好像有些喘不過氣,她有些過於激動,臉色本來就不好,這一下更白了。

  雲溪看著湛藍的天空,努力收回自己的眼淚,聲音盡量平靜,卻帶著無法言喻的悲傷,“十八年,我能夠看到的永遠都只有窗外那個四角的天空,從小到大我都在期待,期待你們說的話是真的,期待我能像一個正常的孩子一樣,能跑能跳,可是我等到的是什麼呢,一次又一次的謊言,一次又一次的醫護人員告訴我,再等等,再等等···”說到能跑能跳雲溪的聲音裡無限的期許,可是最後那些期許還是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剩下失望和悲哀還有絕望。

  “我還有多少年可以等?十六年?還是一天?我自己都不知道。”雲溪的嘴唇抖著,眼淚再一次順著臉頰滑下,因為懷裡抱著金凌,所以雲溪連擦都不能擦,稚嫩任由那些包含情緒的眼淚無望的滑落,眼淚掩蓋了她的情緒,但是對面的父親還是能夠感受到女兒的無望和,排斥。

  “是啊,你們藍家的人多麼的潔身自好啊,連個私生子都找不到,哈哈哈,多可笑,你還要我等什麼,等你們猶豫好究竟留下那個孩子嗎?等你們在我沒有意識的時候把我推進手術室,把哥哥的心髒挖給我?”雲溪質問著對面的人,但是自己先哭的撕心裂肺,“藍瑾執,那是我哥哥,我的親生哥哥,你們怎麼能夠為了自己的一個孩子就把另一個孩子就推進深淵呢?”

  藍瑾執抬了一下手,看到對面女兒警惕的眼神,又無助的收了回去,整個人有些恍惚。

  “從我們出生開始,你們就在猶豫,猶豫留下那個孩子好,猶豫究竟那個會成為一個優秀的家主,我真是惡心透了,藍家,哈哈哈,無,情,至,此。”雲溪心碎又絕望的說出了自己的心聲,在自己和親生父親之間劃下了一道深深地裂縫。

  然後她收了收自己的眼淚,眼裡不含任何一絲感情,“孩子對你們來說算什麼?為家族爭取榮耀的工具?還是為家族更光明的未來的傀儡?你為什麼不找一個機器人,機器人多好啊,你們家那麼多規矩,你不讓他違背什麼,他就不會違背什麼,肯定很符合你們的要求。”

  然後雲溪毫不猶豫的跪了下去,藍瑾執往後退了一步,不明白女兒想要做什麼。

  “放過我吧,要是我上一輩子得罪了你,我道歉我認錯,不要再折磨我了,一個正常人被關起來,會瘋的,真的會瘋的,藍瑾執我不想活了,我不想活了!!!”雲溪用盡全部的力氣去喊,下一秒嘴裡的血就順著嘴角蜿蜒而下。

  藍瑾執看著面前的女兒,突然覺得好陌生好陌生,他好像從來都沒有看過自己的女兒是什麼樣子,他好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氣,雲溪,不想活了?

  雲溪跪在地上想要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緒,但是無論她怎麼努力,那些委屈和痛苦的眼淚都無法停止,“我不願意背著自己哥哥,或者其他,堂兄弟的命過一輩子,想必你們,也不會為了我,就去殺害其他,自己家的人,也就只有哥哥,也就只有哥哥,你們才狠的下心。

  我們對於你們來說,不是一個孩子,不是愛的結晶,我們兩個就像是意外一樣,不能擁有童年,不能擁有快樂,不能擁有自己的想法,只能成為你們支配的工具,可我是一個人啊,我是一個人啊,我是一個人!!!”雲溪哽咽著,訴說自己的委屈,但是卻不是對對面的人說的,而是在對自己說的。

  最後雲溪把自己的頭深深底了下去,給藍瑾執磕了一個頭,卻還不忘護著懷裡的金凌,不讓他身上染上一絲髒汙,聲音裡的痛苦誰都可以聽的清清楚楚,“我是一個人,所以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未來這不確定的十六年交給我自己,你們,你們就當沒有我這個女兒,就當我一出生就被掐死了,放過我吧,放過我吧,藍這個姓氏讓我覺得窒息,我討厭藍家,我討厭姑蘇藍氏,我討厭藍家的所有人,我看見你們就惡心!!!”

  “雲溪···”藍瑾執小心翼翼的向前走過去,眼裡也帶著痛苦,最後他的手停在了雲溪的頭頂,沒有摸下去。

  雲溪終於平息了自己的情緒,可是她生理上的反胃沒有停止,在她剛剛站穩的時候,嘴裡一口血就反了上來,落在地面。

  面對面兩個本應該最親近的人,卻連一句話都沒得說,雲溪除去臉上的紅暈還有衣服上的髒汙之外,看起來和之前沒有什麼不同,只不過她好像有些乏力,“千面。”

  飄在半空中的千面微微晃了一下,雲溪看著面前的人像是在看一個完全陌生的人,“惟願此生,不再相見,從此之後,我是生是死都與你們無關,反正我和哥哥的名字也沒有在你們的族譜上,無所謂了,以上我所有的話,如有一句謊言,天打五雷轟,願魂飛魄散不入輪回。我只希望,哥哥能夠自己選擇自己想要的人生,就這樣吧。”雲溪轉身就走。

  “……對不起,是我沒有負好一個父親的責任,對不起,雲溪。”藍瑾執和他的聲音一起慢慢消失在空氣裡,化作光點回歸到了千面的體內。

  雲溪的眼眶再一次裝滿了淚水,她倚著一棵樹,無助的滑坐在地面,她想把自己縮成一個球,但是懷裡的金凌讓她連抱抱自己都不行。

  鏡頭拉高,直到看不見雲溪的身影,但是那裡回蕩著她的哭喊,無助又絕望,久久不散。]

  空間裡一片靜默,眾人的視線在雲溪還有姑蘇藍氏之間來回轉換,藍啟仁的臉色非常的難看,青蘅君根本就不知道說什麼,他們沒有資格也沒有立場。

  “雲溪姑娘,其實···”藍曦臣想告訴雲溪其實藍家不是她想的那個樣子。

  “不要跟我說話,我討厭你們家的人,聽見你們說話就惡心。”雲溪的臉上一片冷漠,話裡的惡意誰都能夠察覺的出來。

  “放肆!你這個後輩,好生不通情理,為家族犧牲是你的榮耀。”藍啟仁一下子就站了起來,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坐著的雲溪。

  雲溪平靜的呼吸著,沒有反駁藍啟仁的語言,“對,是我的榮耀,所以藍雲溪已經死了,活著的,只是雲溪,也永遠都是雲溪而已,我從不曾承認過你們家的姓氏,所以你們也不必我因為覺得臉上無光,畢竟我不是你們家的人。”

  藍啟仁一陣氣血上湧,想後邊倒去,藍曦臣趕緊站起來接住藍啟仁,“叔父!”

  雲溪表情莫名,江澄覺得她平靜的有些可怕,好像她把所有的情緒都收了起來,壓在心底,江澄猶豫著問了一聲,“你沒事吧?”

  雲溪搖搖頭,她的心已經痛到了麻木,無所謂了,沒有關系,反正從小就是這樣,

  只有江澄注意到了雲溪緊緊攥著衣裙的手,用力到發抖,卻不肯放開,似乎要掐死些什麼東西一樣,江澄的心一緊,趕緊去掰雲溪的手。

  “雲溪姑娘!”一直注意著這邊的聶懷桑驚叫,眾人的視線從藍啟仁的身上轉到雲溪的身上,雲溪的嘴角又流出了血液。

  雲溪的右手擦去嘴角的血,另一只手緊緊的抓著江澄的手腕,似乎一放開什麼東西就會消失一樣,“我沒事,接著看吧。”

  “沒關系,只要有我在,妗妗你永遠都可以到金麟臺來。”金凌的聲音一點都不肯收斂,似乎是專門說給誰聽的。

  剛剛醒過來的藍啟仁聽到這句話又暈了過去,雲溪深深吸了一口氣,對金凌笑了笑,“我真的沒事,一個人挺好。”

  藍思追拽了一下金凌的衣服,金凌一下子就怒了,“藍思追你做什麼,我說的難道不對嗎?當初魏無羨到雲深不知處就是這樣,你們藍家不知全貌不予置評說的倒是好聽,可是都是擺設吧,誰做到了?你,他,還是藍啟仁?”金凌先是指了指藍景儀,然後是藍曦臣,最後是藍啟仁。

  “阿凌,你少說兩句。”藍思追小聲阻止,藍景儀委屈的撇撇嘴,關他什麼事啊,他倒是認同雲溪姑娘的話。

  “讓他說。”藍啟仁倔強的站了起來,金凌冷笑了一下,好,讓我說是吧,好啊,我今天就說給你們聽。

  “當初魏無羨嫁到雲深不知處,就屬你對他最有偏見,魏無羨怎麼了,要是沒有他射日之徵能贏嗎,是,他是修了鬼道,但是但凡他有的選擇,事情就不會走到最後那樣,你怨魏無羨帶壞了含光君,但是要是不是你們家的人在魏無羨復生之後死纏爛打,你問問魏無羨,你問問他,要不是含光君不放人,他會進雲深不知處半步嗎?不會,他只會躲的遠遠的,你竟然還有意見,我們都還沒有說什麼呢,不就是看著沒有人替他撐腰。

  還有藍曦臣,我小叔叔那點愧對他了,那點愧對你們姑蘇藍氏了,最後竟然是藍曦臣一劍穿心,誰都可以,唯獨你藍曦臣沒有資格,還閉死關,假惺惺做給誰看呢,你要是真的覺得我小叔叔是對你沒有傷害的心思的,你那一劍會毫不猶豫嗎,愧疚,誰信啊!”金凌也不掩蓋,把自己內心早就想說一下子就全部都說了出來。

  藍曦臣好像又回到了那一天,金光瑤看著他質問,他究竟哪一點愧對他了,他要那麼對他。

  “好了,阿凌,不要說了。”雲溪趕緊阻止金凌繼續說下去,姑蘇藍氏雖然有不好的地方,但是魏無羨到了雲深不知處也沒有受什麼委屈,雲深藍忘機掌罰,他可以自由自在,就算是那一天惹到了藍啟仁的頭上,抄家規也只會是藍忘機不會是魏無羨,至於藍曦臣,估計就連金光瑤自己也不知道該拿什麼態度面對他吧。

  “大小姐你說什麼呢,含光君待魏前輩可好了,就連魏前輩的飯都是他親手做的。至於澤蕪君,他已經夠可憐的了,就不要說他了。”藍景儀說著說著有些氣弱,因為藍啟仁的視線還有藍忘機的視線都到了他的身上,藍景儀趕緊縮回自己的一畝三分地。

  金凌見狀冷笑了一下,坐了回去。

  “好了,不要生氣了。”藍思追溫聲安慰,拍拍金凌的後背替他順氣,獲得金凌一個衛生球,但是金凌也沒有拒絕藍思追。

  金家的人在看戲,聶家的人沒有說話的立場,江家的長輩,也沒什麼好說的。

  “沒關系,不願意回去就不回去,蓮花塢有的是地方。”虞紫鳶看著雲溪那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就來氣,你和你爹吵的時候的氣勢呢,和她說話的時候的能言善辯呢,竟然就由著藍啟仁訓斥!

  雲溪對虞紫鳶笑了笑,她知道,有一個地方會是她的家,那就夠了。

  魏無羨已經傻了,就在金凌說他嫁到雲深的時候,他之前還以為那些人是開藍忘機和他的玩笑來的,原來是真的啊,是,真的?是,真的!魏無羨的腦子現在都是嫁到雲深,嫁到雲深。

  藍忘機擔憂的看著身邊有些混亂的魏無羨,眼底劃過了一絲開心,但是又有些失落,魏嬰是,不喜歡雲深嗎?

  魏無羨皺著眉看向身邊的藍忘機,艱難地問,“藍湛你,真的,真的?”魏無羨實在是說不出後來的話,眼睛期待的看著藍忘機,希望他能夠反駁金凌的話。

  “人家等了你十三年,你知足吧。”金凌看著魏無羨那個樣子就來氣,這麼好的人,你不要,你還想要什麼?

  魏無羨搞不清楚了,“你究竟是想我和藍湛在一起,還是不想啊?”金凌不是挺反感藍家的嗎,從剛才的那一番話來看。

  金凌頭一抬,態度傲嬌,“哼,含光君又不能代表整個藍家,再說了我是那種人嗎,看一個家族不順眼就看所有人不順眼,我和思追就挺好的,他不是我討厭的那種人,至於藍景儀,還湊合吧。”

  “魏公子就不要掙扎了,阿凌已經做主把你許配給人家了。”雲溪的心情終於恢復到了以前的狀態,和魏無羨說笑,只是抓著江澄手腕的手一直都沒有放開。

  藍忘機默默點頭,他也給自己做主,接受了。

  “什麼?你們都不問問我的意見嗎?”魏無羨震驚了,難道他的看法就一點也不重要嗎?

  “你的意見?不重要。”金凌最後下了定論。

  還在氣頭上的藍啟仁看著這邊闔家歡樂的氣氛,心一度肝疼。

  “好了,啟仁,孩子都會長大,也會有自己的想法。”青蘅君眼神復雜的看著藍忘機和藍曦臣,就像那一位後輩說的一樣,他也沒有負好一個父親的責任。

  [金挽:······

  聶容塗:這······

  江輕允:???怎麼了?

  金挽:@江輕允,你可能不知道,現任藍家的家主就是藍瑾執,也就是瑾執叔叔,但是我們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和夫人有孩子。

  江輕允:······

  “雲溪說的話,都是真的。要不是第一天遇到了金凌,並且金凌粘著她的話,她早就已經死了。”姜晚雲看著一本自己的筆記說,“我覺得她應該是有抑鬱症,她的自殺傾向很嚴重。好幾次都是因為江澄帶著金凌趕到,雲溪才放下了自殺的念頭。她和江澄之間的感情,夾雜著救贖要不是江澄的話,世界上早就沒有雲溪這個人了。藍雲溪早就死了,在一個誰都不知道的時候,就像雲溪她自己說的那樣,她不想活了,她也在為這個目標努力。”

  金挽:我真的好心疼,雲溪姑娘是一個很善良的人,看見她磕頭也護著懷裡的金凌的時候,我差一點就哭了。

  聶容塗:就像是老祖一樣,這個世界從來都不是公平的,善良的人總是沒有好的結局。

  江輕允:她的身體那麼虛弱,是心髒病?

  姜晚雲看到了江輕允的彈幕,點了點頭,“對,看那個樣子,是心髒病,但是要比心髒病要更嚴重一點,我估計她也是因為這個才沒有辦法修煉的。”

  金挽:@藍鈺,你們家是怎麼回事?你倒是出來說個話啊。

  藍鈺:沒有錯,是心髒病,而且要不是有千面在的話,雲溪她早就不在了。也是像她自己說的那樣,從出生開始,她見到就是各種的醫療器械,就連不怎麼忙的母親見到的面都是屈指可數,十八年,她甚至連外面的生活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金挽:······

  聶容塗:······藍鈺,你,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

  畫面再一次轉到了藍鈺的那一邊,之他的手指在鍵盤上敲下了幾個字。

  藍鈺:因為,我就是她口裡的哥哥。我們是異卵雙生的龍鳳胎,從小就不怎像,妹妹的病,是天生的。

  姜晚雲的眼裡終於劃過了了然,“那現在雲溪在哪呢?”

  藍鈺:失蹤了,昨晚不見的,她自己離開了。

  姜晚雲看到彈幕之後臉色嚴肅了一瞬間,又趕緊恢復平常的樣子。

  江輕允:那你們沒有找嗎?藍家的能力,找一個人很輕易吧?

  藍鈺:找了,一直都在找,但是,沒有,那裡都沒有她的影子。老師,她,最後怎麼樣了?

  姜晚雲目光玩味,“還能怎麼樣,雲溪自己都說了,給她看病的那個醫生就像是會預言一樣,說是三十四就是三十四,一天都不多。”

  金挽:真的沒有辦法救她嗎?

  姜晚雲一臉的理所應當,“有啊,當然有。怎麼可能沒有,但是藍家沒有做啊,把她哥哥的心髒換給她就行了。”

  金挽:·····老師,我說的是,還有沒有其他的辦法?

  姜晚雲摸了摸自己攝像頭外的一個地方,“也有,但是雲溪她放棄了。”]

  “放棄了?為什麼放棄了?”金凌想不明白,竟然還有人會不願意活著嗎?

  雲溪沒有說話,放棄還需要什麼理由嗎?根本就不需要,畢竟不是所有人都是為了活命而不擇手段的,至少她不是那樣。

  江澄緊緊看著那個屏幕,企圖得到更多的東西。

  [“因為,她的身上還背負這我們遠遠想不到的責任。”姜晚雲的聲音有些意味深長。]

  下一章,或者下下一章,我的瑤瑤就要出場了,我要給瑤瑤一個狂霸酷拽的身份,神界之主怎麼樣?想要看前因的,去看第7章的彩蛋,是瑤瑤的專場

  彩蛋關於藍雲溪我寫兩句,不重要,可能不值得,所以我不建議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