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第一節課結束

第一節課結束

  請先返回第二章觀看注意事項

  正文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魏無羨有陰虎符就是他最大的罪過。還有···”雲溪故意拉著聲音說話,引起金凌的好奇心。

  “還有什麼?”金凌果然上當了。

  “還有,你該睡覺了。”雲溪刮了一下金凌的鼻梁。

  就在雲溪的聲音落下的那一刻,鏡頭穿過窗欞,落在了浮在空中的圓月上,然後就是圓月從東方跑到西方,昭示著一個時間的變化。

  吱呀~一聲響起,雲溪從屋子裡出來了,只見她低著頭迅速跑出了那間院子。

  “咳咳咳——!!!”雲溪咳的聲音很大,像是要把肺也咳出來一樣,她移開捂著嘴的手,手心裡滿是鮮血,唇瓣白的像紙一樣。

  千面焦急的飄在四周,雲溪虛弱的說,“好了千面,我沒事,你不要亂動了,我頭暈。”]

  這,這是怎麼回事?

  江澄忍不住看向身邊的人,“你···”

  雲溪看著畫面上的一幕,表情沒有任何變化,眼睛閃著莫名的光,最後她低下頭避開了所有人看向她的視線。

  金凌忍不住愣了,他怎麼不知道還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只見她脫力的背靠著牆滑坐到地上,捂著心口,抬頭看向晴朗的夜空,聲音弱不可聞,“我怎麼會在這裡呢?我明明只是···”後邊的聲音就聽不見了。

  然後畫面就徹底黑了,那些孩子的身影再一次顯示出來。

  “怎麼會這樣,雲溪姑娘怎麼了嗎?”金挽第一個問。

  “她身體不太好。”姜晚雲回答,“這也是她遲遲沒有往男女感情上想的一個原因,因為她沒有未來。雲溪曾經說過,你怎麼能夠讓一個沒有未來的人去打擾另外一個擁有遠大未來的人呢。這也是她拒絕江澄的第一個理由。”

  “還有第二個理由?”聶容塗驚訝了,“不要了吧,金凌小時候好不容易遇到一個對他那麼溫柔的人,那要是雲溪姑娘沒有留下的話,這些快樂的回憶豈不是都會再一次變成痛苦的。”

  “是啊,我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她對阻攔的金光瑤說,小孩子忘性大過幾天就會不記得了,所以她還是離開了金麟臺,就在她待在金麟臺的第三天。而且她有不得不離開的理由,她說我想去看看,去看看這個世界。”姜晚雲也沒有辦法,歷史是什麼,已經發生過的,現在不管他們如何的惋惜,也無法回到過去更改歷史。]

  “雲溪,姑娘。”江楓眠猶豫了一下還是加上了“姑娘”二字,在雲溪看過來之後,江楓眠問,“你的身體有什麼問題嗎?”

  雲溪看著江楓眠的表情沉默,眼睛裡的光誰也看不懂,最後她避開了江楓眠的視線,小聲說,“別問了,治不好的病。”

  “你不說怎麼知道治不好?”金凌很著急,難不成他舅舅發過來的那封信是真的?

  “要是這上邊有所有的事情的話,你們看下去就知道了,要是文獻不全,我也沒有辦法。”雲溪是打定主意不肯把自己的事情說出來了。

  [“看看時間,這一節課剩下的時間也不多了,不如你們猜一猜雲溪的來歷怎麼樣?”姜晚雲把課堂上的白板給關閉了,決定剩下的所有時間都用來閒聊,“來來來,我先給你們說一下啊,江澄字晚吟,都稱其為三毒聖手,具體的號已不可考,這個保留。他和他的妻子第一次見面時是玄正二十八年的時候,那一年雲溪十八歲。”

  “她的來歷好迷啊。蘭陵金氏竟然查不出她的來歷。如果真的像老師說的那樣,他們夫妻的第一次見面是在十七年的時候蘭陵山脈。那麼對於雲溪的身份我持保留意見。

  你們還記得嗎,他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雲溪說她說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出現在哪個山脈裡,這一句話應該是真的,就像是她表現的一樣,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應該沒有認出來江澄就是雲夢的宗主,所以經常於她而言江澄就是一個陌生人,你們會去騙一個陌生人嗎?”聶容塗第一個開口的學生。

  “你這話我可不認同。”另外一個不知道姓名的學生開口了,“你沒有見她跟金凌說那些關於他舅舅和魏無羨的年少往事嗎,那就說明她確實是知道這麼些人的,我認為她可能或多或少和姑蘇藍氏有點關系,畢竟在當時魏無羨人人喊打的時候,她卻沒有偏頗的提出意見,也只有姑蘇藍氏才不會帶有色眼睛看人了吧。”]

  被cue到姑蘇藍氏的人中有人看向了雲溪,覺得應該不可能,雲溪和他們的風格不一樣,而且從來就沒有見過有這麼個人。

  魏無羨看著上邊說自己人人喊打,他不禁牙疼,嘖,怎麼未來的自己看起來很慘啊,他偏偏頭想問雲溪未來是怎麼回事,卻被藍忘機掰著頭掰回來了,“?”藍湛?做什麼呀?

  雲溪對此沒有發表任何看法,快樂吃瓜的聶懷桑也搞不懂她正在想什麼,看起來是不能從她的態度那裡得知她的身份了。

  [“我反對。”金挽舉手了,“我不認為她和藍家有關系,先不說藍家的人行走都是同樣的打扮,她既沒有雲紋抹額也沒有姑蘇校服,而且她的修為並不強,據我所知藍家並沒有那樣的人。”

  “項鏈千面看上去就不是一個普通的防身仙器,它很厲害,這也就說明雲溪的父母的身份地位還有修為應該不會低才對,但是為什麼蘭陵查不到他們的消息呢,這很矛盾。”江輕允也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藍鈺,你怎麼看?”姜晚雲見藍鈺遲遲沒有開口就直接問了,藍鈺好像有點恍惚似乎想起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事情。

  “啊?我覺得她和藍家應該沒有什麼關系,畢竟她···”藍鈺接下來的聲音都聽不見了。

  “藍鈺,你怎麼了?沒事吧?”金挽見藍鈺似乎有些不同尋常的樣子。]

  事情有異,為何藍鈺看完影視之後就變得奇怪了,難道他認識雲溪姑娘,雲溪姑娘真的是藍家的人嗎?

  計算一下啊,現在是玄正十七年,二十八年相遇的話,現在的雲溪姑娘就是,魏無羨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五根手指頭,嘶~江澄你還是不是人啊。

  江澄感受到魏無羨奇怪的眼神也看過去,不明白為什麼魏無羨給他伸了一個手,“?”

  魏無羨有點著急了,但是他也沒有辦法直說,他兩個之間還夾著雲溪,不能就這麼說出來。

  [“不管她是哪家的人,對於江澄來說,她對金凌很好,這就夠了。”不知道最後是誰在下課的鈴聲響起的時候說出了這一番話。

  “既然下課了,那剩下的就下一節課再說。但是我得告訴你們,雲溪撲朔迷離的來歷很可能成為一道考題,而且是那種讓你們寫小作文的那種壓軸考題。”姜晚雲神神秘秘的說,“好了,你們去吃飯吧,我們晚自習見。”

  那些學生一窩蜂的往外走,姜晚雲在講臺上收拾自己的東西,最後班裡邊就只剩下了江輕允和姜晚雲,姜晚雲嫌棄的看了一眼江輕允,“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江輕允沒有回答,“你找到娘親沒有?”姜晚雲收拾教材的手一頓,隨後像是沒事人一樣把自己整理好的教材拿到手上,才看向江輕允,表情有點冷,和課堂上的她似乎是兩個人一樣,“沒有。”

  然後姜晚雲就繞過江輕允走了出去,江輕允輕聲喊了一下,“晚雲···”後來的聲音消失在了空氣裡。

  那個姜晚雲離開的背影上顯示出一行字:姜晚雲,來歷不明。]

  畫面至此完全結束,沒有了餘音,黑幕上出現幾個字:下一節課於戌時開課,請各位做好準備。

  “江輕允和姜晚雲認識嗎?他們兩之間為何那麼的熟稔,可是他們之間差一些年齡啊,難不成晚雲姑娘也是江家的後人?”雲深求學那些沒有家族孤孤單單的晚輩在一起討論。

  “應該不是吧,畢竟那上邊說晚雲姑娘來歷不明。”另外一個人說。

  金凌心想既然雲溪是四大家族的人,後來又和他舅舅在一起先排除雲夢江氏,就只剩下三家,其實看雲溪的那個態度她也不太可能出自清河,那也就是說只剩下了蘭陵和姑蘇。金凌瞳孔地震,該不會他妗妗是那個狗東西的私生子吧。金凌的臉色難看了。

  “大小姐你怎麼了?”藍景儀看著金凌的臉色不好,趕緊問,藍思追也擔憂的看過去。

  “沒事!”金凌不願意相信心裡的想法,但是又沒有其他的解釋可言,不是金凌不願意往雲溪是藍家的人的可能性上想,而是他長這麼大,從來沒有見過雲溪見過藍家的人,一次也沒有,他現在還記得有一次他們在金麟臺的花園裡摘花,有兩個姑蘇藍氏的人走過來,雲溪手裡的花不知道怎麼的突然掉了,她就彎下腰去撿,這一撿就和那兩個人擦肩而過,她再直起身那兩個人已經越過他們往另一個方向走了。

  那樣的情況一次是巧合,兩次是巧合,三次還是巧合嗎?更不要說這樣的情況發生了無數次,金凌已經知道了雲溪和藍家人氣場不合,所以下意識的也就排除了這個可能。

  冷靜金凌,還不一定雖然兩個人初遇是在蘭陵,但是不一定說明雲溪就是蘭陵人啊,對,一定是這樣,金光善那個老種馬怎麼可能會送私生女那樣一個項鏈呢,他自己還沒有呢,想到這裡金凌的臉色又好了起來,難不成是金氏的其他旁系?但是沒有長成那樣的啊,而且要是有的話,他也應該早就見過了。

  這樣想著金凌的臉又皺了起來,妗妗的身份好難猜啊,藍思追看著金凌的臉色變了幾變最後還是愁眉苦臉,“阿凌,你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可以和我們說說。”

  藍思追的聲音讓金凌的眼睛一亮,“我在想我妗妗的來歷,思追你有什麼看法。”

  “這個世界上的仙門那麼多,我們怎麼猜?”藍景儀口直心快的問。

  金凌眨眨眼,難不成他們沒有聽出來空間那一句話的潛臺詞嗎?金凌給他們比劃了一下四。

  藍思追和藍景儀對視了一眼,三個人的友誼的默契讓他們明白金凌是什麼意思,兩個人都覺得如果是四大家族的話,藍思追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雲紋袍,他覺得雲溪姑娘或許是藍家的人,因為那個時候的人都對魏前輩抱有排斥心裡,就連江澄也不例外,要說如果有誰不帶偏見的話,也只能是藍家了,“……”

  藍景儀點點頭,他也是那麼想的,但是奇怪啊,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藍思追倒是有所思慮,既然他們三個能越過時間來到這裡,說不定雲溪也是從未來來的,或許是個晚輩藍思追不太清楚未來到底會發展成什麼樣。

  “金凌小公子,你們三個談完了沒有,要是談完了的話,我們可以開始最後一個環節了嗎”那個空間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來,讓金凌一僵。看過去才發現其他人的視線都在他們三個身上。

  雲溪收回了放在藍思追身上的視線,不得不承認藍忘機把他教的很好,腦子倒是聰明。

  “好,我們開始最後一個環節,問答。本環節不設置強行回答,但是誰的得分最多誰可以前來問一個問題,前提是不能洩露給其他人。回答在腦子裡想答案就好了,全對計10分,半對計5分。

  每一節課只有一個問題,能不能答對只能靠猜,好,請聽題,請問未來江晚吟公子和雲溪姑娘會有幾個孩子是男是女請作答。”收到其他人視線的江澄窘迫的臉都紅了,他還沒有成親呢。

  一分鍾過後,屏幕上還是出現字跡:

  金凌公子全對計10分

  雲溪姑娘全對計10分

  澤蕪君全對計10分

  藍景儀全對計10分

  藍願公子半對計5分

  以上得分每周七天一總結,誰得分最高,請前來提問

  “藍景儀,你是怎麼知道的!”金凌看起來震驚極了,金凌知道無後可非因為他會雲夢和蘭陵兩邊跑,但是藍景儀這是第一次知道這個人啊。

  “嗝~我猜,猜的。”藍景儀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猜對了。

  “好了,請各位離開空間,下一節課的時間已告知各位,請做好準備。”聲音剛落空間的人就開始消失了,最後只剩下一個雲溪。

  這時候竟然有一個人從旁邊的白牆裡出來,“你為何不直接挑明呢?”

  雲溪看向來人,又把視線收回去,“斂芳尊。”

  那個人擺擺手,“我已經不是斂芳尊了,叫我孟瑤吧,如果不是江夫人搭救,恐怕我現在還被壓在那七十二顆桃木釘下。”

  “藍曦臣也有以前的記憶,他恐怕會去雲萍找你。”雲溪知道後來藍曦臣閉死關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恐怕再來一次藍曦臣是想把人護在身下的。

  “你說藍宗主啊,不,應該是澤蕪君才對,現在的宗主還是青蘅君。那他估計是找不到人了。”孟瑤看著漆黑的屏幕神色不明。

  雲溪站了起來,看著離自己有一段距離的孟瑤,“我曾經說過,如果給我重來一次的機會,我不會和他在一起。那是因為我已經擁有過幸福,知足了,你不願意試試去擁抱自己的光嗎?”

  孟瑤笑了一下啊,聲音裡帶著嘆息,越說聲音越小,“你還說過,教堂的白鴿不會親吻烏鴉,算了吧,我和他之間太遙遠了,要是什麼都不懂的孟瑤或許還有可能,但是我,已經和他是兩條路了。”

  “雲溪姑娘,您現在應該離開此處空間的。”那個空間的聲音帶著小心翼翼,雲溪對孟瑤點了點頭,身影消失在原地。

  孟瑤神色不明的看著這個空曠的大廳,也轉身離開。

  此刻的雲深不知處,蘭室裡邊鬧哄哄的,因為那三個未來的孩子竟然跟著他們一起來到了蘭室。

  金凌臉色凝重,他現在可是蘭陵的宗主,要是在他不在的這段時間出了什麼事可怎麼辦?

  “她怎麼沒來?”江澄巡視了一圈,我媳婦呢,我那麼大一個媳婦呢?

  金凌抬頭妗妗?!怎麼了不見了?金凌轉身就跑,金凌一跑藍景儀當然也追了過去,“金凌雲深不知處禁止疾行!!!”

  藍思追抱歉的對被藍景儀驚到的眾人笑了笑,也匆忙追著離開。

  魏無羨驚訝了,悄悄摸摸湊到藍忘機身邊,“你們家還有這樣的人?”

  藍忘機的臉色並不好,有了歷史課那一出,今天估計是上不了課了,於是拉著魏無羨就出了蘭室。

  魏無羨臉色一變,剛想問究竟發生了什麼,就發現自己不能開口了,“唔唔?”

  藍忘機沉著臉將人帶到了藏書閣,“家規,三遍!”藍忘機這已經是開恩了,不然按照昨天魏無羨坐的那些事情,手都能抄斷。

  魏無羨的臉色變了,三遍,三千多條?他趕緊衝破了禁言禁制,“我跟你說小古板,你知道要是時間線不錯亂的話,現在的雲溪姑娘多大嗎?”

  藍忘機拿著筆冷冷瞪向魏無羨,毛筆尖的墨水在紙上暈染開。

  “呃,忘機兄?”藍忘機表情不變,魏無羨深覺有意思,又換了一個稱呼,“藍忘機?”藍忘機的表情更冷了,“那,藍湛!藍湛總行了吧,不然藍二哥~”藍忘機憤恨的把頭扭過去。

  魏無羨的本意是想要逗逗藍忘機的,但是魏無羨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了一副畫面,是他的視角,然後他聽見自己喊,“藍二哥哥。”面前坐著的是藍忘機,但是看起來好像很成熟,他,他竟然應了他那聲很嗲的藍二哥哥。

  魏無羨有些呆滯的吐出了一個音節,“哥(輕聲)。”接上了自己剛才為了逗弄藍忘機而說出的藍二哥,變成了一句藍二哥哥。

  藍忘機的耳垂紅了,視線再一次落到魏無羨身上,兩個人大眼瞪小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