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換一個主人

換一個主人

  本章5k+請先返回第一章觀看注意事項ooc預警

  正文:

  “更換宗主可不是小事,而且金宗主怕是不會退位的。”江楓眠多少有點了解金光善,那個人會退位?

  “那就逼他退位不就行了。”金光善雖然是宗主,但是卻並未承擔起一個宗主的責任,退位理所應當。

  “那要推誰上位呢?”虞紫鳶同意這個方法。

  “三娘子···”江楓眠並不是很想插手金家的事情,但是後續的話被虞紫鳶一個眼神堵在了口裡。

  “當然是阿凌,子軒哥不適合做一個宗主。未來阿凌已經了解了蘭陵金氏大概是什麼樣子,很快就能處理好金家的事情。”雲溪自然不會讓金子軒繼位,金子軒是很優秀,但是同樣的他有一個缺點,太過於天真了。

  虞紫鳶有些猶豫,金凌是未來的人,萬衣哪一天消失了,可怎麼辦?

  “這個世界上只有一個阿凌,也永遠只有一個阿凌。”雲溪想著金麟臺的政變先不著急,重要的還是這裡的事情,“另一邊的事情不著急,重要的還是先把禁制給換了,把清心鈴給做出來。”

  雲溪說到這裡,兩夫妻才從江厭離未來的悲劇中驚醒,江楓眠和虞紫鳶對視了一眼,江楓眠站了起來,“我這就去。”

  “發生了什麼事情嗎?”江厭離還沒有弄清楚發生了什麼。

  “待會兒再解釋吧,江夫人出去散散心嗎?”雲溪看著上邊的虞紫鳶問。

  虞紫鳶表情不變,散心?

  “你知道,為什麼江宗主對待澄澄和魏公子不一樣嗎?”雲溪和虞紫鳶一起在蓮花塢裡散步。

  虞紫鳶冷笑了一下,還能是因為什麼,還不是因為他江楓眠偏心,因為不喜歡她,所以連帶的連阿澄也不喜歡。

  “因為他們的身份不一樣,在江宗主的心裡,他們的未來也不一樣。”雲溪在虞紫鳶開口之前就把自己心裡的想法說了出來,“澄澄是未來雲夢江氏的宗主,自然要從嚴要求,但是魏公子不一樣,他只是友人的兒子,未來不一定會留在江家,於情於理不應該過於苛責,因為畢竟不是自己的兒子,沒有那個立場。”

  虞紫鳶聽著眉頭皺了起來,“他魏無羨難道不是江楓眠的私生子,我看他未來就是準備把雲夢江氏交到魏無羨的手上。”

  雲溪搖搖頭,臉上掛著溫和的笑,“不是的,魏公子從來都不是誰的私生子,他是魏長澤的親生兒子,這個身份你可以不用質疑。我知道外邊的謠言很廣,但是那始終也只是謠言,是假的,不過是有人不想你和江宗主的感情過於和睦,而散發出來的。”

  虞紫鳶的臉色沉了下來,雲溪和她依舊在往前走,“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是你應該相信江宗主的品行啊,藏色散人已經和他人成親了,已經是別人的妻子了,以江宗主的品行會做出侮辱□□的事情嗎?”

  虞紫鳶一頓,再怎麼江楓眠也是她喜歡的人,兩個人在成親前也應該了解到對方的品行,在不濟這些年的生活中也應該了解對方了,江楓眠是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的,但是想起來江楓眠對她的孩子的態度,她還是氣不過。

  看著虞紫鳶稍有緩和但又冷下去的臉,雲溪知道她聽進去了,“再怎麼說,江宗主也是一個父親,澄澄是他的孩子,就算是身為一個母親,你也不能剝奪他教育自己孩子的權利,不能每一次他一說,你就生氣和他吵,他也不過是對魏公子要求的松了一點,對自己的孩子要求的嚴了一點。

  他是有做的不對的地方,但是實話實說魏公子始終不姓江,江宗主沒有那個訓斥的權利,所以每一次他都會護著魏公子,卻沒有阻止你教育澄澄,因為身份不同,你和他與魏公子的家庭而言都是外人,而澄澄是你們的孩子,你們都有教育的權利,所以看上去就像是偏心一樣。”

  虞紫鳶沉默了很久,雲溪也等著她想,最後她問,“為什麼和我說這些,你也看不慣我教訓魏無羨是嗎?”

  雲溪失笑,有些人就是太要面子過於固執,“不是的,而是你們的行為已經影響到了澄澄,你不覺得,作為未來的繼承人,澄澄和他父親沒有相似之處嗎?”反而都像你,這樣的話,未來就沒有什麼意義了,雲夢江氏只是頂著雲夢江氏的名字,而是虞紫鳶家的天下。

  虞紫鳶的臉再度一黑,“你什麼意思,你覺得我是故意的把江澄養成那個樣子嗎?”

  “當然不是。”雲溪自然不是那個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和江宗主都有需要改的地方,你覺得他心裡沒有你,所以偏激固執,你只是要強,那沒有錯。

  江宗主明明看到了這一切卻沒有先辦法去糾正去勸解,那是他的錯,是他作為一個丈夫沒有給夠自己的妻子安全感那也是他的錯。

  但是一直用自己的方式來思考問題,不聽他對魏公子來歷的解釋,就是你的不對了,所以你們都需要改。這件事情我已經和江宗主說過了,作為一個男人,最先做出改變的理應是他,所以江夫人就是等著就可以了。”雲溪看著臉色緩和的虞紫鳶松了一口氣,雖然有千面在,但是虞紫鳶的氣場還是太強了。

  “我從剛才就想說了,既然你是阿澄的妻子,是不是也該改口了。”虞紫鳶聽見那一聲不習慣的江夫人就不得勁,還是改了吧。

  雲溪的眼睛裡出現了一抹松怔,然後立刻就把自己的情緒掩蓋起來,“伯母。”

  “你說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我會考慮的。金家的事情,你準備怎麼做,未來到底還發生了什麼?”虞紫鳶一看就知道雲溪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出來。

  雲溪沉默了,“未來,發生了很多事情,其中最為重大的,也是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岐山溫氏射日之徵。”雲溪開口有些艱難,射日之徵全靠魏無羨聶明玦還有金光瑤,可是現在魏無羨沒有修鬼道,聶明玦先不管他,世界上已經沒有一個金光瑤了,這可真是···

  雲溪苦笑著,這可怎麼辦啊?

  藍曦臣此刻已經趕到了雲萍,但是他問了很多人,那些人都告訴他那裡並沒有一個叫孟瑤的人,更沒有孟詩。

  “走路不知道看路啊?”一個路人的聲音傳到藍曦臣的耳朵裡,他這才稍稍回神,看過去。

  “抱歉。”藍曦臣揚起一抹十分難看的笑,那個人一下子就被嚇走了,藍曦臣看起來是個翩翩貴公子,但是那笑怎麼看怎麼難看,看起來就像是在威脅那個人一樣。

  那個人一走,藍曦臣就又恢復了那失魂落魄的樣子,為什麼,為什麼世界上沒有阿瑤呢,一定是哪裡出錯了,難道以前的一切都是夢嗎,現在才是現實?

  恍惚中藍曦臣聽見有一個人說,什麼才女思思登臺表演,思思?孟詩的好友?那麼以前的一切並不是夢了?藍曦臣這才醒過來,御劍趕往蓮花塢,尋找當地的仙門江家的幫助。

  藍曦臣到的時候,江楓眠還在和江家的長老開會,談論禁制的可行性,虞紫鳶和雲溪江厭離在一起,所以藍曦臣一來,首先知道的就是她們三個。

  “雲溪,你看起來似乎有什麼煩心事?”江厭離看著雲溪眼裡的深沉,覺得自己看不透阿澄未來的妻子。

  雲溪點點頭,射日之徵沉沉的壓在心頭,確實不怎麼開懷的起來。

  “能和我說說嗎?”江厭離看著對面沉默的雲溪,心裡也不怎麼好受,一直到現在為止,她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我和伯父說的是關於蓮花塢的禁制,未來這個禁制是加強了的,但是我最為擔心的還是溫家。”現在的溫若寒估計修為就已經不弱了,而且目前能顧進入空間的只有四大家族,其他的家族並不知曉這件事情,而且最大的變故就是金光善目前掌控不了。

  溫家?溫家怎麼了嗎?江厭離不清楚,但是雲溪又沒有了說話的樣子,“那我們去做些吃的吧,晚飯過後還要去那個空間裡。”江厭離提議,雲溪也暫時放下了心裡的事情,和江厭離一起離開了,但是這件事情怎麼有種既視感?雲溪莫名覺得哪裡不對。

  此刻藍曦臣已經從虞紫鳶那裡得知孟家滅門,無一活口,世界上並沒有一個孟詩,也根本就沒有孟瑤,虞紫鳶不知道為什麼藍曦臣那麼執著於尋找一個並不存在的人。

  藍曦臣有點恍惚,難道他所知道的那些以前都是錯誤的嗎,可是阿瑤,阿瑤他……

  “藍大公子既然在這兒,那就給你一個忠告吧,你們最好現在就趕緊著手加強雲深的禁制。”不要等未來後悔,虞紫鳶看著恍惚的藍曦臣放下手中的茶杯,就是語氣不怎麼好。

  藍曦臣一愣,他也想說這件事情,虞紫鳶是怎麼知道這件事情的?

  “其實曦臣也正要說這件事情,難不成江家也有知曉未來的人嗎?”藍曦臣沒有聽說這件事情啊,未來存活的江家的人全部都在雲深,難不成是江厭離嗎?

  “哦?藍家也有嗎?”虞紫鳶默認了藍曦臣說的那個事情。

  藍曦臣笑著點點頭,就是他心裡的苦澀沒有人知道了。

  此時的金凌被藍思追和藍景儀攔了下來,因為未來的通行玉令不一定適用於現在。

  “阿凌你冷靜一下,雲溪姑娘是不會出事的,既然我在這裡,那也就說明雲溪姑娘也在這個世界上。”藍思追說的是現在的這個時間線的世界。

  “對啊,你著急也沒有用啊,我們先去找含光君還有魏前輩吧。”藍景儀隱隱有預感知道藍忘機和魏無羨現在會在哪了,估計是在藏書閣。

  金凌深吸了一口氣,手裡緊緊捏著歲華,冷靜那一封信只是一個玩笑,妗妗沒有出事,冷靜,金凌抬起頭開始往回走。

  藍思追趕緊追了過去,餘下一個藍景儀,我怎麼覺得我是多餘的那一個?藍景儀趕緊搖搖頭,一定是想錯了,趕緊跟上去。

  魏無羨迷迷糊糊的竟然睡著了,藍忘機安靜的默寫這家規,沒有想到竟然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含光君,你在裡邊嗎?”是藍思追的聲音,藍忘機思考了一下,會這麼叫自己的,估計是那兩個從未來來的小輩。

  “嗯?怎麼了?”魏無羨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怎麼睡著了?然後打了個哈欠。

  “進來吧。”藍忘機放下了手中的毛筆,他現在已經寫了兩遍了。

  藍思追推門進來,後邊跟著金凌和藍景儀。

  “這不是小外甥嗎?你們怎麼在這裡?”魏無羨一下子就來了興致,坐在地上看著進來的人。

  “誰知你外甥啊,真不要臉。”金凌雙手環抱,未來的魏無羨已經練就了金剛不壞,刀槍不進的臉皮,無論他怎麼攆都攆不動,現在的魏無羨就不一樣了,可以逗一逗,好一報當年被騙的仇恨。

  魏無羨打了個寒顫,不知道是誰在算計自己,但是他也沒有反駁金凌的話。

  “含光君。”藍思追和藍景儀一起施禮。

  “他現在還沒有號呢,你們是未來來的?”魏無羨就看不慣這不自在的樣子,趕緊擺擺手想讓他們起來,誰知道竟然管用了,在藍忘機還沒有發話的情況下。

  “我們知道現在含光君沒有號,但是已經叫習慣了,我們有什麼辦法。”藍景儀真的是什麼都敢說,引來了藍忘機的視線,他趕緊往求救的看了魏無羨一眼。

  魏無羨真的很意外,被藍忘機看,找他求救?這麼說他和藍忘機未來關系很好嘍?那這麼也說的通了,那個畫面應該是未來的畫面,但是為什麼自己能夠看的見未來的畫面呢?

  “行了行了,你們來是想說什麼?”魏無羨也沒有忘記藍景儀那個求救的眼神,趕緊打了個圓場。

  “是有關未來的事情。”藍思追被推出來做了那個說話的人。

  “雲深禁制已加固,兄長前往雲萍。”藍忘機知道他們想要說什麼,只是火燒雲深的事情藍家已經知道了。

  “這麼說,澤蕪君真的有未來的記憶?”藍景儀詫異,難道思追說的沒有錯,澤蕪君真的認識他們?

  藍忘機微微點頭,魏無羨眼前一亮,竄到藍忘機的身邊,“藍湛,未來發生了什麼啊?”

  金凌翻了個白眼,真是沒眼看,但是這還算好的了,未來的時候,魏無羨甚至在有藍忘機在的時候,那是柔弱到連路都不能好好走,非要靠著藍忘機才能走路。魏無羨的問題問完之後,藏書閣裡的人都沉默了,雲夢的事情,誰都不好往外說。

  “魏前輩,都會好起來的。”藍思追只好輕聲說,希望魏無羨知道的時候不要撐不住。

  魏無羨臉上的笑容消失了,是個人都能感覺的出來應該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

  “發生了什麼?”魏無羨看著那三個小輩問,聲音不大,卻很有壓迫感。

  金凌的口張了幾張,最終沒有出聲,還是藍思追站了出來,“蓮花塢被血洗,最後只有江姑娘和前輩你以及江宗主跑了出來。”

  “也就是我舅舅。”金凌補充。

  魏無羨一時眼前一片白光,渾身脫力往後一坐,藍忘機趕緊攬住他,不讓他倒到地上。

  這些症狀一直持續了有一分鍾那麼久,魏無羨搖搖頭,“不可能的,是誰做的,江叔叔和虞夫人那麼厲害,怎麼可能只有我和師姐還有江澄跑了出來?”

  “這件事情我們也不是很清楚,魏前輩,那個時候我們都還沒有出生呢。”藍思追輕聲說。

  魏無羨從藍忘機的懷裡站起來,趕緊往外跑,但是卻被金凌攔住了,“你跑什麼,就算是你回去了也幫不上什麼忙,還是待在這裡不要給他們添麻煩了。”金凌傲嬌的說,其實是希望魏無羨暫時待在安全的雲深,這裡是某些人伸不進爪子的地方。

  “含光君,可否借玉令一用,阿凌要去雲夢看看雲溪姑娘在不在。”藍思追拱手彎腰。

  藍忘機站了起來,“去見叔父。”藍啟仁那裡應該有備用的玉令。

  魏無羨瞪大了雙眼,“藍湛,你真的要讓這些小輩去冒險嗎?”

  藍忘機看了一眼被金凌攔著的魏無羨,破天荒的解釋了一下,“我們一起。”

  藍思追和金凌對視了一眼,一起?這是要和他們一起去的意思嗎?

  “可是澤蕪君既然已經去了雲夢了,我們等他回來不就行了,澤蕪君知道後來發生的事情,他去找斂芳尊肯定也會把未來的事情告訴江宗主的。”藍景儀不明白他們在哪兒糾結什麼,他們等藍曦臣回來不就知道了雲溪在不在了。

  四個人一頓,對啊,藍曦臣一定會提醒江家的,他們其實不用那麼擔心。

  “不行,我必須去一趟雲夢。”金凌沉著臉,作為一只知道更多東西的人,他必須得參與到江家的建設中,不然什麼地方出什麼差錯了怎麼辦?

  什麼,你說金家?呵,金家哪裡會出事啊,至於聶家?我管他去死!!

  彩蛋是瑤瑤的專場,主要是解釋一下瑤瑤消失這件事情,只不過他在另外一個地方。

  思考ing這一次本來不準備寫太多的,畢竟一個彩蛋,看的也沒有多少,誰知道竟然爆字數了,17k奉上,這次要是沒有評論的話,我就再也不寫彩蛋了,不,是寫了不往外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