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可可愛愛小金凌

可可愛愛小金凌

  請先返回看第二章注意事項,再看正文

  5k

  正文:

  [“沒有搞錯哦,真的已經成親了。”姜晚雲一臉的真誠。

  “那要是晚吟先祖真的已經成家的話,為何沒有一絲的消息傳出?”藍鈺認真思考了一番問。]

  藍啟仁點了點頭,雖然是後世,但是優秀的弟子還是不少的。

  就是啊,為什麼雲夢江氏不把消息放出來呢,按理來說就就算是合籍大典不讓觀看,拜堂成親的禮節總有吧,難不成其中還有什麼隱情。

  “江澄,你該不是,負了人家姑娘吧?”魏無羨神神秘秘的猜測,小聲的問江澄。

  江澄的臉色頓時黑如鍋底,但是在真相表明之前他也不敢貿然開口。

  [“這個問題,其實是因為那個女孩兒。當時其實她是沒有想和江晚吟在一起的,關於這個事情,從來沒有想過。江晚吟還要感謝自己的外甥,是金凌讓他們有了這個機會。”然後就見姜晚雲一臉的蕩漾,“啊~你們是沒有看到,當時的金凌才五六歲大吧,臉上還是肥嘟嘟的嬰兒肥,天哪,簡直太可愛了,我的心都要化了。”

  “這麼說,江晚吟其實不是自己找到的妻子,全靠有一個可愛的外甥。”聶容塗總結,只見他一臉認真的點點頭,“明白了,有一個可愛的外甥很重要。”

  “噗~咳,我覺得容塗說的很對。”江輕允好像憋笑了一下,姜晚雲有點無奈。

  “這樣一想,好像也是這樣。”姜晚雲思考了一下子說。]

  江澄:“······”難道我真的沒有救了嗎?所以現在提前見到有什麼用,現在沒有可愛的外甥啊,難道真的要同意阿姐嫁給金孔雀嗎,不行不行不行,我絕對不同意阿姐嫁給金孔雀,但是外甥,嫁給嫁給金孔雀,外甥······等等等等,我有點暈。

  “哈哈哈。”魏無羨小聲憋笑,現場有各家的長輩在,但是還是很想笑。

  “咳,沒關系了,結果更重要。”江楓眠幹咳了一下。

  [“咳,話題跑歪了,我們再說回他們的感情故事。其實金凌的可愛還是沾一部分原因吧,據某位江氏的夫人自己透露,她純粹是看上了江晚吟的臉,事實證明,長得好看更重要。”姜晚雲提醒自己班的學生。

  “噗~”江輕允再一次忍不住笑了一下,他在努力的忍,但是耐不住嘴角它有自己的想法。

  “而且他們的感情之路也不是那麼的順利,為什麼那位夫人的存在一直沒有透露出來,就是因為當時金凌說:那你當我妗妗吧,嫁給我舅舅,咳~不行了。我就這麼說吧,玄正年間最神秘的一個人,就是江晚吟的妻子,因為傾盡蘭陵金氏和雲夢江氏兩大家族的力量,都沒有查到她的來歷。我給你們放影片,你們自己看吧,影片是兩夫妻第一次見面時。”]

  江楓眠皺眉,傾盡雲夢和蘭陵的力量也沒有辦法查到阿澄妻子的來歷?那她究竟是誰呢。

  “看來未來雲夢和蘭陵的關系不差。”金光善笑著看看江楓眠,但是他臉一僵,江楓眠正忙著思考江晚吟妻子的來歷,沒有空搭理他。

  藍曦臣的眉頭也皺了起來,江晚吟成親了,什麼時候,為何一直到他重生回來之前,都沒有聽說過這個事情。

  屏幕中的畫面逐漸接近那個姜晚雲用來播放的屏幕,最終重合,給了正在看直播的玄正眾人更好的觀影體驗。

  [屏幕上出現一個字幕,蘭陵某一處山脈。

  走屍,到處都是走屍,他們都朝著一個方向追趕,好像在追殺什麼一樣。

  畫面一轉,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屏幕裡,她回頭看了一眼,那些走屍是在追她。

  此時光幕出現:江晚吟之妻,雲溪。]

  姓雲?江楓眠想了想,世家中沒有姓雲的啊,而且看那個樣子,雲溪好像不是一個修者。

  江澄看著屏幕上一閃而逝的臉,可能是有濾鏡加持,總之江澄覺得這個妻子長得還不錯,那我就原諒你是看上我的臉這一件事吧。

  [畫面升空,雲溪的白衣飄飛,一道鞭痕帶著紫色的雷電甩來,劃著雲溪的臉頰衝向她身後的走屍。]

  “這個是,紫電?”江厭離看向江楓眠身邊的虞紫鳶,虞紫鳶點點頭,確實是紫電。

  “哇哦,英雄救美哦江澄。可是英雄救美後美不都是會芳心暗許嗎?為什麼你們還經歷了小外甥的撮合呢?”魏無羨把自己的語氣掐的非常的欠打,並在心裡偷偷想絕對是因為江澄的脾氣太壞的原因。

  藍忘機看了一眼小人得志的魏無羨,又憤恨的把頭扭回去,絕對是兄長說錯了,他,他怎麼會看上這樣的人!!!

  [紫電帶著雷霆之勢而去,那些走屍瞬間被解決了大半,“打不過,你連逃跑也不會嗎?”

  畫面一轉,一個身穿紫色衣服的人從陰影裡走出來,語氣並不是很好。]

  果然,找不到妻子,被媒婆拉黑不是沒有理由的。

  “江澄,你這個語氣就不對了,你怎麼能對一個女孩子這樣說話。”魏無羨覺得自己知道了為什麼他們還經歷了一番挫折才走到了一起。

  “要你管!”江澄這一次沒有閉嘴不言,直接懟了回去。

  “哇,江兄,你快看,小江夫人很好看啊。”空間裡那些其他家族的人坐在一起,其中有一個人說道。

  江澄趕緊看過去,剛才那一瞥根本就沒有看清,這,也太素了吧,連個首飾都沒有。

  魏無羨心想我一定要找個更好看的,氣死江澄,這麼一想,世家中更好看的還有嗎?(不用擔心羨羨,含光君的仙人之姿,絕對符合你的要求。)

  [雲溪看著背月而來的人,瞳孔有些顫動,但是她立馬就反應了過來,看了看身後,跑到了江晚吟的身邊,“趕緊走,後面還有很多。”

  江澄皺眉,“什麼?”

  “我說,後邊還有很多,多到數不清。”雲溪見面前的人遲遲沒有反應,拉著他的手腕就要跑,但是她要走的腳步一頓,她要跑的方向也有走屍,不,應該是四面八方都有,他們被包圍了,雲溪臉色一白。]

  “為何蘭陵會有那麼多的走屍?”江楓眠看向金光善。

  “這,江宗主,未來的事情,我也不知曉啊。”金光善趕緊找借口,幸好是未來的事情,不然要把責任推到誰身上呢。

  江楓眠收回視線,看一下後續發展,既然兩個人在一起了,還發生了那麼多的事,那就說明他們這次沒有事情。

  [“這裡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走屍?”江澄看著後退了一步的雲溪問。

  “我不知道,我突然就出現在了這裡,然後它們就開始追我,後來你就出現了。”雲溪臉上帶著茫然,她更加不明白發生了什麼。

  “全部都殺死就行了。”江澄冷酷的說,手指摸索著手指上的紫電。

  “等等,我看了一眼那裡,裡邊的這些東西多到數不清,不要貿用靈力,要是你靈力枯竭,我們都得死在這。”雲溪趕緊阻止某個莽撞的人物。

  江澄放開紫電,看著這個不知道是誰的女子,“那你說怎麼辦?”

  雲溪看了一下四周,那些兇屍好像是在衡量他們兩個的戰力一樣,沒有貿然靠近,突然江澄腰上的九瓣銀鈴吸引了她的注意。

  趁著江澄在看著那些兇屍的時候,她一把把銀鈴拽了下來,“你的鈴鐺借我用用。”

  江澄臉色一變,那個不是普通的鈴鐺啊。]

  “哇哦。”魏無羨感嘆了一下,這位姑娘,我很佩服你。

  清心鈴雲夢江氏每一個人都有,這就像是姑蘇藍氏的抹額一樣,是表明身份用的,當然他們也會把鈴鐺送給心上人,一般不會讓其他人觸碰。

  [“等等。”江澄趕緊扭過頭去看雲溪手裡的鈴鐺,但是沒有想到那個鈴鐺已經被雲溪扔到了半空,隨之一起的還有一個類似於項鏈一樣的東西。

  空中的開始緩慢張開一種凝重張力,清心鈴被那個項鏈牽引浮在半空,好像受力了一樣開始震動,下一秒清脆的響聲就浮現,“鈴鈴鈴~”那些兇屍就好像被震懾在原地了一樣。]

  “這,江叔叔,我們的鈴鐺還有這個功效嗎?”魏無羨看著畫面上神奇的一幕問,他怎麼不知道清心鈴還有這種用法。

  “沒有。應該和另外一個物件有關。”江楓眠也沒有見過這樣運用清心鈴的,這不是雲夢江氏清心鈴的用法。

  藍忘機卻覺得,這用法和姑蘇藍氏的的修行方式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又不同於姑蘇藍氏的修煉方式,他看向藍曦臣。

  藍曦臣也不知道這種修煉方法,他搖搖頭。

  [“你會御劍嗎?”雲溪問身邊的人。

  江澄的臉瞬間就黑了,他當然會了,你侮辱誰呢,三毒出鞘。

  “可以帶人嗎?我不會御劍,我不是修者。”雲溪看著身邊的人說。

  “失禮了。”江澄硬邦邦的說了一句,摟住雲溪的腰,兩個人就御劍離開了。

  “等等,你不要太快了,千面追不上。”雲溪用力阻止道,空中她說話必須得用力,不然怕某個人聽不見。

  “千面?”江澄疑惑的聲音也傳到雲溪的耳朵裡。

  “你難不成以為我會把那個鈴鐺還有千面丟在那裡嗎?哦,那個項鏈叫千面。”雲溪也很疑惑,雖然鈴鐺只是一個配飾,但是那也是人家的東西,她怎麼能借過來之後就把東西弄掉呢。

  江澄沒有說話,默默降低了速度,一道流光跟過來,帶著那個清心鈴。

  “你不是說你不是修者,為何還會有這個東西。”江澄看著那個流光閃身到雲溪的面前,再次化作一條項鏈,在那之前還把鈴鐺送到了她的手裡。

  “我不是,但是我爹爹我娘親都是啊,千面是他們做給我防身的。”怎麼了,不是修者就不配擁有武器了嗎?

  見千面回來,江澄御劍全速趕往金麟臺,落到了金麟臺的大門口前,門生行禮,“江宗主。”江澄往裡走。

  “還不跟過來。”沒有聽見腳步聲,江澄回頭,見那個人在看金麟臺那些很高的臺階。

  聽見江澄的聲音雲溪回頭眼睛裡帶著茫然,“這兒,是哪兒啊?”

  江澄的臉色頓時好看了,頓了一下,“這是蘭陵金麟臺。”

  “蘭陵金麟臺?”雲溪重復,表情中帶著恍惚。]

  為什麼雲溪姑娘的表現那麼的奇怪呢,就算她不是一個修者,但是她父母是啊,為什麼好像從來沒有聽過金麟臺一樣?

  [“你怎麼了?”江澄皺眉看看這磨磨蹭蹭的人。

  雲溪低著頭搖搖頭,“沒事。”也跟著走了進去。

  雲溪跟著江澄進入金麟臺的大廳,平時用來會客的地方,在門口和一個人迎面相撞。]

  藍曦臣瞳孔一顫,是阿瑤。

  蘭陵金氏的表情都帶著茫然,為何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個人呢,金夫人的表情當時就沉了下來。

  [“江宗主,這位是?”金光瑤看向江澄身後跟著的女性生物,臉上的表情不變,但是心裡卻帶著詫異,面前的真的是江晚吟嗎?

  江澄也看過去,見雲溪遲遲沒有動作,就看向金光瑤,“金宗主,她是我夜獵是遇見的,你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蘭陵的某一處山脈中有著大量的走屍嗎?”]

  金子軒看向金光善,為什麼雲夢江氏的宗主是江晚吟,但是蘭陵金氏的宗主卻是一個他不知道的人呢?

  金夫人的臉色更不好了,但是她還是忍著沒有出聲,手卻狠狠地攥著自己的衣裙,沒有看金光善一眼,很好,金光善你不仁,那就不要怪我不義。

  金光善的表情也是一變,就在他正想說什麼的時候,畫面裡那個他們陌生的人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這,我也不知道啊。”金光瑤剛想解釋什麼,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就打斷了他。

  “你不是走了嗎?為什麼又回來了?”一個穿著蘭陵金氏的衣服的小團子指著江澄囂張的說。

  江澄的臉立即就黑了下來,“你該喊我什麼”

  像是被嚇到了一樣,虛張聲勢小團子的氣勢立馬消失了個幹幹淨淨,不情願的怯生生的喊,“舅,舅舅。”

  “怎麼?喊我舅舅還委屈你了?”江澄聽到那個叫聲心裡更不痛快了。

  “哼!”小團子扭頭就跑,江澄沉著臉,他還有重要的事情,也就沒有追上去。]

  “江晚吟,你怎麼能那麼對我兒子!”金子軒原本就在看自己可可愛愛的孩子,誰知道竟然被江晚吟那個家夥給嚇跑了,也不管現場還有沒有長輩,直接開始。

  “哈?我是他舅舅,我怎麼不能那麼對他了。”江澄也不甘示弱。

  “他說的對。”另外一個陌生的聲音傳過來,眾人朝著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竟然看見一個穿著蘭陵金氏宗主服的少年走過來。

  “你是誰?”金光善第一個問。

  原本因為小金凌的影像開始臉色好轉的金夫人的臉色再一次沉下來,上邊有一個還不夠,還要再弄過來一個是嗎?

  “關你什麼事?”那個人嗆聲,根本就沒有吧金光善看在眼裡。

  “他腰間配著歲華,還有清心鈴。”魏無羨眼尖的看見過來的人身上帶的東西。

  那麼,來的人,是金凌?

  金凌朝著魏無羨聲音傳來的地方看過去,魏無羨看他看過來,趕緊想打招呼,但是金凌立馬就移開了視線,聲音傲嬌,“我坐哪?”

  金子軒眼睛一閃,剛想出聲,就被剛才阻止魏無羨換座位的聲音打斷了,“金凌公子隨意,您開心就好。”

  魏無羨瞪大了雙眼,“你方才不是這麼說的!”

  “······”那個聲音沉默一下,理直氣壯的說,“魏公子,您難道看不出來嗎,我雙標。”您為什麼要問出來,好自取其辱?

  “大小姐,這邊!”從姑蘇藍氏的場地裡傳出一個絲毫都不雅正的聲音。

  金凌看過去,是藍景儀,而且是和他一般大的藍景儀,而且他身邊是,藍思追,金凌扭頭,“哼。”沒有搭理藍景儀。

  藍景儀一愣,看向身邊的藍思追,“你跟他吵架了?”

  “景儀,你小點聲吧。”藍思追臉上溫和的笑帶著無奈,沒有看到先生都看向這邊了嗎?

  藍景儀順著藍思追的目光看過去,看著藍啟仁驚異,“先生,你為什麼看起來年輕了許多。”藍思追臉上的笑容徹底維持不住了。

  “景儀,思追趕緊坐下。”藍曦臣趕緊打圓場,要是再不出聲阻止的話,估計景儀又要被罰了。

  藍景儀看向藍曦臣也很詫異,為什麼澤蕪君也年輕了?他剛想說什麼,聲音就發不出來了,藍景儀看向身邊的藍思追,這個絕對是藍思追給下的。

  藍思追抱歉的看看前邊的長輩,趕緊拉著藍景儀坐下,藍啟仁的表情這才好了一點。

  金凌沒有坐到任何一個家族的陣地,反而找了個地方自己坐下來,藍思追看著孤身一人的金凌,眼裡劃過一絲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