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掉馬的第二節課

掉馬的第二節課

  請先返回第二章觀看注意事項,本章4k+,少的那一千字,明天補上

  正文:[“兩個小時一節課,你們校長絕對是瘋了。”姜晚雲看著面前的屏幕吐槽,為了能夠讓學生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都是用來學習,所以新的校長一上臺,就規定了每天晚上的七點都九點在家裡上網課,一天一科。

  然後屏幕上就飄過了一條彈幕:金挽:老師,不用那麼的悲哀,其實對於我們來說也不是兩個小時,賬號在上邊掛著,誰都不知道我們在作什麼

  金挽的彈幕飄過之後,姜晚雲的臉色更不好了,她好像有點崩潰,“但是我必須坐在這裡兩個小時啊,我是個人我有正需求的好吧?”

  聶容塗:老師,明白,我們絕對聽話,你有事就去辦,我們絕對,絕對不會搗亂的。

  姜晚雲的臉上是深深的無語,聶容塗和一句話就是在說,要是你不看著我們的話,我們就搗亂。]

  “好像換了一種方式。”魏無羨拿著個不知道什麼往嘴裡一丟,小聲對身邊的藍忘機說,藍忘機看了他一眼,然後就移開了視線,當沒有看到魏無羨的小動作。

  魏無羨他們最後也沒有來得及拿到玉令,因為藍啟仁和藍家的長輩在開會,所以根本連人都沒有見到。

  藍思追安慰了焦急的金凌很久,最後一直到進入空間,金凌的焦慮狀態才結束。

  江厭離今天化了妝,很精致的那種,她看上去有點不自在,總是想要摸摸自己的臉,但是好幾次又放下了手,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她平常的那種類型,而是換了一個她從來沒有穿過的顏色,很淡的煙青色衣裙,配上她的妝容就像是仙女下凡一樣。

  是在來這裡之前,雲溪幫她弄的,她之前一直都是素顏沒有在意過這些,江厭離偷偷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金子軒,不知道他會不會不喜歡自己這個樣子,隨後江厭離又想到了今天父母的態度,為什麼會變成那樣的,一直以來雖然阿爹沒有表態,但是阿娘對這場婚事是很滿意的,為什麼一夕之間就改變了態度呢。

  收到江厭離的眼神,雲溪沒有什麼動作,有很多事情在這裡都會表露出來,她說與不說都沒有什麼所謂。

  [“其實在雲溪到金麟臺的第二天,江晚吟他們就又機會得知她的來歷,但是怎麼說呢,雲溪這個人就好像是命運之神站在她那一邊一樣,一直到他們得知的契機結束之後他們才趕到地方。

  今天的課,就是有關上一節課最後我問的那個問題,你們一定很好奇她的來歷,雲溪她明明白白對很多事情都表現出自己不知道的生理反應,這個是不會騙人的,但是又從她的表現來看,她明明知道很多事情,所以今天就來揭曉一下,她究竟是誰,來自哪裡。”姜晚雲說的最後一句話似乎有什麼深意。]

  空間裡雲溪的表情變都沒有變一下,江澄糾結的看著身邊的人,最終還是沒有問出自己想要問的問題。

  但是魏無羨不是一個會委屈自己的人,“雲溪姑娘,你是誰啊?”

  後邊因為自己的舅舅在這而坐到了後邊更高一排的金凌也豎起了耳朵。

  “魏公子看下去就知道了。”雲溪也不是故意賣關子,而是她有不願意接受的事實。

  金凌坐回自己的位置,雲溪的答案在意料之中,畢竟他問過很多次,但是最後都沒有結果,雲溪一直在刻意回避這個問題,她似乎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出身。

  [“其實雲溪的家世完全配的上作為雲夢江氏嫡系的江晚吟,只不過雲溪她自己一直都沒有承認過自己的家世,她好像和自己的父母之間有很大的誤會。而且,注意了各位,你們會非常吃驚的關於雲溪的來歷。”姜晚雲的表情帶著濃濃的惡趣味。

  這個時候畫面轉換了,從那個姜晚雲用來直播的畫面變成了一個擺著電腦,放著那個畫面的房間,是藍鈺。好像是害怕大家忘記一樣,旁邊又出現了上一次的介紹:藍鈺,姑蘇藍氏的後人。]

  魏無羨敏感的注意到藍鈺的表情有點不對勁,怎麼就像是他在上課的時候跑神的樣子啊。

  藍啟仁也注意到了這個後輩的表情帶著恍惚,似乎有什麼他不願意看到和承認的畫面即將出現一樣,他在擔憂什麼?

  江楓眠注意到了姜晚雲的用詞,姜晚雲說的是配雲夢江氏的嫡系,而不是雲夢江氏的宗主···難道,江楓眠看向了後邊的雲溪,她是哪個家族的嫡系嗎?

  金凌的心又一度一緊,他知道他的祖父有很多的私生子,要是嚴格,不,等等,金家的嫡系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他爹金子軒,就算是私生子也輪不上是嫡系,甚至對於他們來說,那是一個汙點,既然後世的人那麼說的話,所以妗妗其實不是金氏的私生女。

  “阿凌,怎麼了嗎?”藍思追坐在金凌的身邊,把金凌所有的表情都收到了眼底。

  金凌歡快的搖搖頭,排除了一個他的心頭大患,他現在很高興,同時他也排除了雲溪是金家的人的可能性,後世的人那麼說,那就說明雲溪是一個家族的嫡系,就像是江楓眠和虞紫鳶一樣,雖然虞紫鳶不是四大家族的人之一,但是眉山虞氏的實力同樣不容小覷,但是也說明了一個問題,要是是實力比較弱的家族,嫁給實力更強的家族,必須是嫡系。

  但是上一次來這個空間的時候金凌就察覺到,雲溪是四大家族的人,現在排除了金家還有江家,以後還有雲溪和自己家不和的消息,難道是,聶家?金凌的眉頭又皺了起來。

  聶懷桑搖著扇子,突然後背一涼,他一個激靈往後邊看去,看到了惡狠狠盯著他的金凌,他趕緊收回了視線,我怎麼招惹這位未來的金宗主了嗎?

  [聶容塗:老師你就不要賣關子了,趕緊的吧。

  姜晚雲翻了個白眼,上課的時候沒有見你這麼積極過,一到別人的八卦,你就比誰都來勁,姜晚雲手上沒有耽誤的找到一個文件夾,開始播放視頻。

  開頭是一個非常大的字幕,玄正二十八年。

  和上一次雲溪出場如出一轍的開頭,不同的是這一次雲溪的手裡多抱著一個睡著的金凌,眼眶有點紅,看上去像是哭過一樣。

  緊接著畫面上出現了一個字幕,當然那個字幕是教學視頻的自帶字幕:幾個小時之前,返回金麟臺的路上。

  雲溪帶著金凌,雲溪不知道在說些什麼,視頻沒有聲音,金凌的手裡拿著一個東西,是昨天雲溪給他做小餅幹的時候用來裝餅幹的袋子,情緒有些低落。]

  金凌想起來了那天的事情,那是他遇到雲溪的第二天,那個時候雲溪是說她要離開金麟臺的事情,所以他的情緒不是很好,但是那一天是有驚無險啊,為什麼視頻的開頭雲溪像是哭過一樣呢?

  雲溪的表情不變,對所有對她投過來視線巋然不動,熟視無睹。

  [突然一陣風吹過來,金凌好像是沒有拿穩手裡的袋子,那個精致的袋子被吹飛了,金凌立馬就追著那個袋子跑了。

  “阿凌,回來。”雲溪看看四周的環境,看著金凌去的那個方向臉色驚變,趕緊追過去,但是雲溪的身體好像比她表現出來的還要弱,金凌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她的眼前。

  “千面,追上去。”雲溪的臉上帶著毅然決然,好像在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就放棄了什麼一樣。

  千面化作流光在雲溪的身邊晃了兩下之後才算是追著金凌的方向而去,接著視頻的視角就隨著千面向前邊走,旁邊的景色飛速的倒退。]

  “為什麼雲溪前輩的表情變成了那樣?”藍思追不明白,不過是去追一個被風吹走的袋子而已,雲溪的表情實在是太過了。

  “那股風不一般,平常的風不會維持那麼長的時間,但是那股風卻帶著阿凌的袋子吹了那麼久。”魏無羨的表情嚴肅,接下來絕對發生了什麼。

  金凌的臉一黑,那一天的是事情對於他來說就有點黑歷史性質了。

  那些長輩宗主看到了更多的東西,似乎視頻的景色有點眼熟啊,好像是上一次來空間的時候,雲溪被江澄御劍帶著飛的時候,這裡的景色就一閃而逝了,難道,金凌追的方向是那個有走屍的地方嗎?

  [畫面再一轉,又轉到了雲溪的視角,畫面上傳來了一聲尖叫,是金凌,雲溪臉色一變趕緊追了過去,和帶著金凌的千面迎面相撞,從千面的光團裡接過金凌,雲溪想轉身就走,但是驚人的一幕又出現了,雲溪抱著有些膽怯的金凌後退了一步,她的四面八方都是走屍。]

  “怎麼會這樣?”江楓眠看著視頻皺著眉,不是說沒有人為控制的痕跡嗎,但是這一次的事情怎麼都不像是巧合。

  “那個時候是我到金麟臺的第二天,阿凌要出去玩,非要我一起,本來江宗主和金宗主是跟著的,但是後來門生來報有事情發生,他們就先離開了,阿凌吵著不回去,所以我和他一起留了下來,這是在回去的路上發生的事情。”雲溪終於開口了,她口裡的江宗主和金宗主指的是江澄和金光瑤,可是這些話裡邊卻沒有任何關於她自己的來歷的說明。

  “我那不是還小嗎。”金凌小聲的狡辯。

  “那後來有發生什麼嗎?”藍思追溫聲問身邊的金凌。

  金凌的臉色更冷了,雙手抱胸,頭一仰,“後來我昏了過去,我怎麼知道發生了什麼,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就在我舅舅的懷裡了。”

  “你還挺驕傲?”江澄不可置信,哪有這樣的熊孩子啊?

  “哼。”金凌不可置否,沒有對江澄的話發表任何的看法。

  [雲溪看著逼近的走屍趕緊抱著金凌往另一個方向跑去,但是那些走屍好像是在把她往什麼地方趕一樣,雲溪臉色難看的停下了腳步。

  懷裡的金凌好像看到了什麼,掙扎著從雲溪的懷裡跑了出去,雲溪的呼吸好像有些困難,聲音都變弱了很多,“阿凌,趕緊回來!”

  金凌像是沒有聽到一樣往更深的地方跑過去,他的目的地是一抹紅色,是那個袋子他高興的把那個袋子撿了起來,一抬頭一個走屍近在眼前,他的臉色刷的一下白了,呆呆的站在那裡表情一片空白。

  “阿凌!”在那個走屍的攻擊落下來之前,雲溪把金凌撲倒在地,用自己的身體護住了金凌,被護在身下的金凌眼睛閉上了。]

  空間看著的人心一緊,在他們看來雲溪的身體本來就弱,這一下應該會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但是讓他們意外了。

  [攻擊並沒有落在雲溪的身上,而是被千面擋下了,一個虛幻的人影從千面那裡出現。

  疼痛遲遲沒有落下來,雲溪回頭一看就看到了那個身影,表情有點呆滯,然後迅速轉移了視線,抱著金凌站了起來。

  錚~一聲琴音浮現,那個近在眼前的走屍直接就橫飛了出去。

  看著那個身影遊刃有餘,雲溪抿了一下嘴唇,聲音很小的說,“爹爹,你小心,我先走了。”然後雲溪就帶著金凌離開了。]

  此時的空間裡一片寂靜,那個身影穿著並不是他們這個時代的人,反而更像是未來的人的打扮,更重要的是,那個人的攻擊方式,怎麼看都像是姑蘇藍氏啊,而且雲溪喊他什麼,爹爹?雲溪是姑蘇藍氏的,後人?

  “雲溪姑娘,你?”魏無羨問的有些艱難,他原本以為算出來雲溪五歲已經讓人很無法接受了,現在看來更無法接受的是,她和江澄之間隔著,幾千年???!

  雲溪看著屏幕眼底情緒莫名,好像有些懷念,又好像帶著其他的情緒。

  金凌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一個答案,他不相信的看向藍思追,藍思追他竟然說對了,雲溪就是藍家的人,這個時候金凌才想起來去看斜前方的藍啟仁的表情,他妗妗可一點也不像是藍家的人,藍老先生不會氣暈吧?

  我寫了兩個第8章,本來的那個第8章作為彩蛋存在,5k+,應該會是我最長的一個彩蛋,我的第8章就是這一篇

  五千多字也不知道作者話能不能放下,不能的話只好分批次放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