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金凌的童年

金凌的童年

  [雲溪看著小團子跑開,和金光瑤以及江澄一起進入了大廳。

  金光瑤讓人給兩位上了茶,看向江澄,“江宗主說的走屍是怎麼回事?”

  “我出了金麟臺原本是要回雲夢的,在回去的路上卻看見一處怨氣滔天就過去看了看。”江澄把手裡的茶杯放下,看向了另一邊的雲溪。

  雲溪一愣,看她做什麼,然後她抬頭看看發現金光瑤也在看她,“那裡有很多走屍,像是源源不斷一樣,從一個地方往外湧。”

  “這件事情我並不知情,這樣吧,先派人過去探查一下,再做後續打算。”金光瑤思索著喝了一口茶。

  江澄皺著眉正要回話,雲溪低著頭開口了,“我勸你不要那樣子做,雖然那些走屍沒有人為控制的樣子,但是它們數量龐大,過去的人一旦驚動它們,就只有靈力枯竭最後身亡一個下場。”

  金光瑤看看雲溪,眼裡劃過一絲凝重,然後又自然的看向江澄,“江宗主怎麼看?”

  “你要是願意讓自己家的人去探查,我也沒有意見。”江澄語氣嘲弄。但是話裡的意思很明顯,我不可能讓自己家的人去冒險的。

  接著畫面就黑了。]

  “怎麼沒了?”魏無羨驚訝,正看著好呢,咋就黑屏了,最後解決了沒有?

  幾家宗主也皺了皺眉,但是最終沒有說什麼,顯然他們都很在意這次的事情。

  但是要讓他們失望了,畫面再一次亮起來,顯示出來的畫面卻是金凌。

  藍曦臣回想了一下,確實有一次是這樣的事情,後來解決了的。

  [金凌跑開之後好像就繞到了金麟臺的後花園裡,他看看身後沒有人松了一口氣,然後扭過頭放松的往前走,但是突然腳下好像絆到了什麼一樣,一下子摔到了地上,很快他的眼睛裡就蓄滿了淚水,但是最終他還是把淚水忍了回去,然後站了起來。]

  在金凌絆倒的時候,在場的一些人心都提了起來,但是在看到他又自己站起來之後,心裡有些欣慰,金子軒還心想,不愧是我的兒子,可是隨後的發展就讓他們皺起了眉頭。

  [一個小石子飛了出來,直接就砸到了金凌的頭上,就在金凌拍自己身上的塵土的時候,緊接著就是一個聲音傳過來。

  “喲,這不就是那個有娘生沒娘養的野種嗎?怎麼哭鼻子了?”畫面一轉一些和金凌差不多的小孩子跑了出來,看起來像是一個小團體,態度很囂張。

  金凌的兩個小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紅著眼眶看著走過來的人,大聲反駁,“我才不是野種,我有阿娘!”]

  “什麼叫有娘生沒娘養的野種,金宗主你們蘭陵金氏就這個教養嗎?”虞紫鳶當時就忍不住了,手指上的紫電噼裡啪啦作響。

  “紫鳶你先不要生氣,這裡邊一定有什麼誤會。”金夫人趕緊勸道。

  江厭離看著畫面上的景象臉色發白,為什麼金凌一個蘭陵的嫡系,在自己家的範圍內會是這樣的情況,那一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有娘生沒娘養?她去哪了?

  “厭離,你不要擔心,一定是有什麼誤會。”金夫人剛安撫好虞紫鳶就看到了臉色發白的江厭離。

  江厭離揚起了一個蒼白的微笑,“我沒事。”只是那個表情,那個臉色怎麼看都不好看。

  魏無羨卻看向了另一邊坐著的金凌,卻沒有看到他有什麼憤怒的情緒或者其他的表情,反而還有些期待接下來的發展的樣子,“?”

  魏無羨小聲叫了一下江澄,“江澄,你看金凌的表情。”

  江澄收起憤怒看著金子軒的視線,看向金凌,他也不明白了,“?”

  魏無羨心想接下來一定發生了什麼,才會導致金凌現在的心情不差。

  [“哦?那你阿娘在哪兒啊?”那個領頭的孩子嬉笑的看著不服輸的金凌。

  “就是,在哪兒啊?”其他的孩子也開始了嬉笑。

  那個領頭的孩子見金凌遲遲沒有說話,就走到了他的面前,伸手推搡了一下,“你阿娘在哪兒啊?野種你怎麼不說話啊?”然後狠狠的推了一下金凌,金凌被推的向後邊倒去。

  一個素白的雙手扶住了倒下去眼睛裡帶著驚慌的淚珠的金凌,“你們在做什麼?”

  金凌睜開了閉起來等著疼痛的眼睛,淚珠滑到了那雙手上。

  那些孩子的眼睛裡都帶著驚慌,把手裡的石子一丟,“快跑,他有幫手。”那些孩子一哄而散。

  雲溪皺著眉頭看著那些孩子離開,然後看向懷裡的金凌,溫和的問,“你沒事吧?”

  雲溪溫和的聲音不知道觸到了金凌的哪一個點,他看著雲溪溫柔的表情眼裡迅速出現了許多淚水,然後緊緊的抱著蹲下來的雲溪的脖子,開始大聲的哭。

  雲溪有些無措,把金凌抱了起來,只能柔聲拍著金凌的背安慰,“怎麼了,不哭不哭,我帶你去找舅舅好不好?”]

  江楓眠的眉頭緊緊皺著,為何金凌這個孩子在金麟臺會是這樣的情況,恐怕後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知道為什麼是這樣的藍曦臣嘆了一口氣,他想過金凌的情況不太好,但是沒有想到會是這樣。

  藍思追的眼裡劃過了一絲心疼,看看形單影只坐在一邊的金凌,眼裡滿是受傷,阿凌小時候過的就是這樣的生活嗎?

  魏無羨再一次朝著金凌看過去,見他的眼裡滿都是雲溪,想金凌開心的原因就是因為江澄未來的妻子嗎?

  [“我不要舅舅,舅舅好可怕。”金凌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雲溪也沒有辦法了,“那,我們去找誰呢?”這個問題好像是一個很傷心的問題,金凌抱的更緊了,哭的也更狠了。

  雲溪倒吸了一口涼氣,“好了好了,我不說了,那我們去做好吃的好不好?”

  這個問題金凌好像很感興趣,“好吃的?什麼好吃的?”

  雲溪好像思考了一下,“嗯,那就要看你喜歡吃什麼了?我們去做一個甜品好不好?”

  這一下金凌徹底把剛才的事情給忘了,停下了哭泣,“甜品,什麼甜品?”

  雲溪松了一口氣,太好了,終於不哭了,然後想把金凌放到地上,但是金凌固執的不肯松開雙手,抱著雲溪的脖子不住的搖頭,雲溪沒有辦法,只好繼續抱著。]

  看到這裡江厭離才算是松了一口氣,太好了,也不算是完全感受不到善意,那就好。

  旁邊的金子軒看著江厭離的笑容,內心一動,隨即背後一僵,往那邊看了看。

  江澄死亡凝視

  魏無羨死亡凝視

  金子軒趕緊收回自己的視線,太可怕了。

  虞紫鳶的臉色依舊冰冷,江楓眠緊鎖的眉頭也沒有展開,金光善小心翼翼的呼吸著,旁邊的金夫人不住的冒著冷氣。

  藍曦臣心想,金麟臺真是一個爛攤子,阿瑤真不容易。

  [畫面一轉,天已經黑了,金凌小心翼翼的把一個精致的糕點送進口裡,然後眼睛一亮,“好吃!”

  雲溪洗了洗手上的的面粉,把剩下的糕點拿起來,遞給小團子,一只手捏捏金凌紅撲撲的小臉蛋,笑著說,“寶貝~,你真是太可愛了。”

  金凌的臉一下子紅透了,吶吶不知道說什麼,他的樣子再一次取樂了雲溪,雲溪高興的笑起來,“我們去把好吃的分享給舅舅好不好?”

  “哼。”金凌傲嬌的一扭頭,“我才不要呢,我要去給小叔叔。”]

  空間裡的江澄臉黑的像是鍋底一樣,“真不愧是金孔雀的兒子,那樣子簡直一模一樣。”聲音陰陽怪氣,半點沒有收斂。

  “不就沒有給你分享糕點嗎,你至於嗎?”金子軒當即就懟了回來。

  江澄也怒了,“那可是我妻子做的,為什麼我不能吃?”

  “人家那個時候還沒有嫁給你了,你不要自作多情了。”金子軒也很大聲。

  這一出鬧劇把其他人的壞心情都弄沒了,江楓眠趕緊阻止江澄,“好了,阿澄你少說兩句。”

  “子軒!”金夫人也呵斥。

  金子軒和江澄對視了一眼,同時扭開頭送給對方一個後腦勺,“哼!”

  也是這一出讓其他人沒有過多的在意金凌的那一句小叔叔,藍曦臣松了一口氣,也不知道現在怎麼樣了,他正在趕往雲萍的路上,卻突然出現在了這裡。

  [“小叔叔?哪個是你小叔叔啊?”雲溪好奇的問拿著袋子的金凌。

  金凌皺起了鼻子,這個問題他也不知道,“小叔叔就是小叔叔啊。”

  雲溪的眼皮跳了一下,也是小叔叔當然是小叔叔了,她可真笨啊,“那,其他人怎麼叫小叔叔呢?也是小叔叔嗎?”雲溪心想這一樣總不至於所有人都叫小叔叔吧?

  “才不是呢。”金凌給了雲溪一個你好笨啊的眼神,“只有我一個人叫小叔叔,其他人叫什麼的都有,就像是有一個穿著白色衣服的人,他頭上帶著一個白色的帶子,他總是喊阿瑤,然後把我小叔叔搶走。”金凌說的十分的氣憤,雲溪眨眨眼,露出一抹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

  藍曦臣的笑僵在了嘴角,他也沒有那個樣子吧,肯定是小孩子誇張了。

  “頭上帶這個白色的帶子,那不就是你們家的人嗎?”魏無羨看向自己身邊的藍忘機,藍忘機冷冷看了一眼魏無羨,然後繼續看著畫面上的情況。

  魏無羨起了逗弄的心思,但是看到了藍曦臣看過來的眼神,只好收回自己的心思,禮貌的笑了笑,藍曦臣也回了一個微笑。

  金光善的心思再一次活絡起來,那個人和姑蘇藍氏的感情很好嗎?看到金光善的表情金夫人冷笑了一下。

  另一邊的聶懷桑別提多放松了,一點也沒有聶家的事情,簡直爽翻,大哥一直在看視頻,他就可以偷偷摸摸的換好幾個姿勢。

  [雲溪已經放棄的打探小叔叔究竟是誰的想法,對金凌說,“我覺得還是分給舅舅一塊,要是他看到阿凌只給小叔叔不給他的話,說不定會很傷心,還會偷偷哭鼻子。”

  金凌有些糾結,“真的嗎?”他看看自己手上的好吃小餅幹,覺得舅舅一點也不配,但是要是會傷心的話,要不還是給他一塊吧,不,是給半塊!]

  魏無羨親眼看著江澄的表情從滿意,得意到喪氣,散發著濃濃的怨氣,似乎是在說,誰會哭鼻子啊?

  金子軒覺得自己的兒子給自己報仇了,心裡別提多得意了,並在心裡祈禱千萬不要給江澄糕點,千萬不要給。

  江厭離捂著嘴偷笑,這個雲溪姑娘真的太有趣了。

  藍景儀卻偷偷問藍思追,“欸,思追你見過她沒有啊?”要是大小姐跟那個人的關系那麼好,怎麼沒見他提起過呢?

  藍思追搖搖頭,他根本就沒有聽說過這個人。

  [說曹操曹操到,他們轉角就遇到了江澄和金光瑤,雲溪低頭鼓勵的看看金凌。

  金凌看了江澄一眼,蹭蹭蹭跑到了金光瑤的身邊,仰著頭看這金光瑤,“小叔叔,你嘗嘗,很好吃哦。”

  被區別對待的江澄的臉色頓時就不好了,死死瞪著金光瑤腿邊的金凌,金光瑤一見這個樣子,連忙想打圓場,可是這一次還沒有等到他開口,金凌就別別扭扭的說,“給你也吃一塊吧,只能吃一塊哦。”

  江澄說,“誰稀罕吃啊!”手上卻誠實的拿了一塊。

  原本江澄開口的時候,金凌開心的要把手收回去,但是沒有想到江澄極快的拿走了一塊,他的表情當時就變了。

  一旁看著的雲溪抿嘴笑了一下,這三個人的互動真有意思。

  “怎麼樣?”金凌期待的看著兩個人。

  “很好吃。”金光瑤摸摸金凌的腦袋,溫和笑著說。

  江澄則傲嬌多了,“還行吧!”

  “這是誰做的啊?”金光瑤發現今天的金凌格外的不一樣,對這個吃食似乎有莫大的熱衷,問出來是哪裡賣的,回頭多買過來一點,給二哥也嘗嘗。

  金凌笑著看向身後雲溪,金光瑤和江澄的視線也轉到了雲溪的身上,雲溪見他們看著自己似乎有些不自在,“是我做的。”

  金光瑤意外了,“雲溪姑娘怎麼想起來做這個?”看來二哥是吃不上了。

  雲溪低頭看了看金凌,蹲下身子說,“阿凌還有沒有要分享的人啊?”

  “有!我要給阿愫嬸嬸送過去。”金凌乖巧的說。金光瑤意外的看著,似乎在他們不知道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他們的關系竟然這麼好。

  雲溪摸摸金凌話滑嘟嘟的小臉蛋,“好。”然後她指著金光瑤身後跟著的一個人,“那,讓那個叔叔跟你一起去好不好,我有事要跟舅舅說。”

  江澄的眼當時就眯了一下,金光瑤也意識到雲溪要說的事情不能讓金凌聽到,回頭看了一眼雲溪指著的那個人。

  那個人走了出來,對金凌拱手,“小公子,我帶你去找夫人。”

  金凌跑到了雲溪的身邊緊緊攥著雲溪的衣裙,“那,那我回來之後還能見到你嗎?”

  雲溪愣了一下,笑著說,“可以啊。”

  金凌這才依依不舍的看著雲溪,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然後又在拐角處停頓了一下又跑了回來,表情十分委屈,“你可不能消失哦。”

  雲溪微微睜大了雙眼,驚訝道,“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消失。”然後可憐的說,“我沒有那個能力。”

  金凌笑了,“那我們說好了,我馬上就回來。”雲溪對金凌擺擺手,金凌跟著那個人跑走了。

  雲溪這才站起來看著金凌離開的方向,收斂了表情,看著江澄,“你是他舅舅?”

  江澄皺眉,“是啊,怎麼了?”

  雲溪嘆了一口氣,“你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嗎?這裡太大了,我亂轉的時候,聽見了花園裡有吵鬧的聲音,一群孩子圍著他,說他是有娘生沒娘養的野種,我也不知道他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是小孩子的情況至少該關心一下吧?”

  江澄的眉頭緊鎖,臉色當時就不好了,手指上的紫電閃著電光,正想看向身邊的金光瑤,雲溪又開口了。

  “剛才他的情況你們也看到了,究竟是受到了多大的傷害,他才會對一個微微有善意的陌生人這麼的依依不舍,你們就算再忙,也應該找時間陪陪他,這麼大的一個地方,一點家的感覺都沒有。”雲溪也不是數落,而是實話實說,小孩子最需要的是陪伴,不要讓他懂事的讓人心疼。

  金光瑤和江澄都沉默了,他們不是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但是他們都很忙。]

  魏無羨的眉頭皺了起來,等等剛才金凌說的話,沒有阿娘和阿爹,那也就是說,後來師姐出事了?魏無羨的臉色當時就白了。

  “你沒事吧?”藍忘機的聲音從一邊傳過來,他看見魏無羨的臉色變了。

  魏無羨搖了搖頭,“無事。”然後認真的看著屏幕,他要認真看了,師姐究竟出了什麼事,他一定不會再讓師姐出事了,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