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魔道]玄正歷史直播 > 時空回溯

時空回溯

  本章5k,ooc預警,請先返回第二章觀看注意事項,以及有一個不大不小的前傳,關於瑤瑤,在第八章的彩蛋,不看也行

  正文:

  [藍鈺:老師,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姜晚雲沒有回答藍鈺他的問題,反而翻著自己手上的一個本子說,“玄正年間歷史影像我在帶上一屆的時候看了無數遍,這一屆歷史新加的人物的影像我看的不多,但是每一次都令我非常的震撼,但是那一段歷史知道的真的非常的少,卻又非常的重要。我們都知道修真界有一大劫,如若不是那些人站出來,現在的我們還不知道是什麼樣子呢。所”姜晚雲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攝像頭,也就是看著畫面這邊的人。]

  大劫?什麼大劫?後世的人在說什麼啊?

  就連金凌和藍思追那些人的臉上都帶著疑惑,唯獨雲溪的臉色不變。

  看到這些的人收回視線,想來真正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的只有來自後世的雲溪。

  [金挽:我知道,歷史一直在追求那一段歷史的真相,想知道究竟是誰提出獻祭陣法的設想。

  藍鈺:關於這一段歷史,每一次考試都會考,只要分析得當都會給分。千百年來各種說法眾說紛紜,沒有一個真正的答案。

  聶容塗:最後到了我們這裡,懷疑的人就只剩下了那麼幾個,其中最為有可能的就是夷陵老祖魏無羨,其次是三毒聖手江晚吟,在往後就是玄正時期的姑蘇雙壁,但是每一次□□出來之後都是無矢而終,關於究竟是誰提出了那個設想,我們不得而知。

  江輕允:但是,我們知道要是沒有上面的四個人以身為祭的話,就沒有現在的修真界了,只是當初的射日之徵消耗了修真界太多的元氣,最後竟然要一個小輩頂上湊足五個人護著世界無恙。]

  被點到的四個人都是一愣,他們未來做了這麼偉大的事情嗎?為了這個世界都是值得。

  四家的宗主都皺起了眉頭,未來究竟發生了什麼,竟然還要後輩頂上,金家的人呢,聶家的人呢?

  聶懷桑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了種不好的預感,要是要是他大哥還在的話,怎麼可能會讓一個小輩頂上,所以,所以,聶懷桑緊緊捏住手裡的扇子,所以,他的大哥,沒有了?

  “以身為祭,獻祭陣法?這是要鎮壓什麼嗎?”魏無羨敏感的抓住了關鍵點,那麼是要鎮壓什麼呢?關於這一點沒有人給出他答案。

  藍曦臣平靜的呼吸著,想到了記憶裡最後的畫面,看了雲溪一眼,眼中情緒不明。

  “曦臣,未來發生了什麼?”青蘅君看到了大兒子的表情,溫聲問。

  “父親,那件事情還很久遠,現在最重要的是溫家。”藍曦臣沒有選擇把自己知道的說出來,還是暫時不要說了,再看看這個地方會透露出來些什麼。

  青蘅君也沒有追問,坐好繼續觀看視頻,卻有一種預感既然姜姑娘在講雲溪的時候提到,那麼必然與她有或多或少的關系。

  [金挽:老師,難道現在已經知道是誰提出來的嗎?

  “其實是誰提出來並不是很重要,雖然那個設想是一個引子,但是要是沒有那五個人站出來的話,就沒有現在的我們,他們功高蓋世,世世代代的人都會記住他們的名字,他們才是這個世界的英雄。”姜晚雲又一次沒有正面回答問題。

  聶容塗:這個我們所有人都知道,老師你就趕緊講吧,再不講的話,時間還來得及嗎?

  “好吧,現在我們都知道其實雲溪是後世的人,而且是姑蘇藍氏的嫡系傳人,但是她的身份真的就只有只有這麼多嗎?為什麼雲夢江氏隱世了,雲溪現身於含光君問靈的十三年,她究竟做了什麼,對於那一段歷史悲劇,她有沒有試著去挽救什麼?好的,接下來請欣賞一段影像,那是在玄正的三十六年。”]

  空間的人都等著接下來的景象,結果屏幕竟然出了故障,一會兒就出現了另外一處的畫面,上面的裝飾和他們在的這個房間很像,似乎是這裡的某一處一樣。

  藍曦臣的瞳孔開始劇烈的震顫,是阿瑤,是阿瑤,他,他還活著,他沒有消失。

  [“生命,將中樞交出來!”一個狠厲的聲音自影像中傳出來。

  一個身穿綠裙的女子神色不明的看著面前的眾人,沒有後退一路,“命運選中的人,不容你們置喙。”

  孟瑤的表情不變,他現在還不能完美的控制自己的力量,要是一不小心就會傷到他們這邊的人,現在要怎麼辦?]

  藍思追向金凌看過去,發現他的表情竟然沒有什麼變化,“阿凌,你難道知道斂芳尊還活著?”

  金凌不可置否,他們家的事情他自然一清二楚。

  藍曦臣猛的回頭看向金凌,但是金凌連一個眼神都沒有給他,藍曦臣只好又轉回去看那個影像。

  金夫人看著那個和金子軒有一兩分相似的少年,狠狠的捏著自己的衣裙,金光善啊金光善,很好,你很好!

  聶懷桑的手不停的抖著,看著畫面上成熟的孟瑤,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

  [“命運?哈,她早就已經隕落了,真是可惜啊,要不是她執意把中樞帶到下界,混沌也不至於追殺她,也就你們這些不通情理的神才會苦苦相信她的話。”那個看上去像是領頭的神的話像一根刺一樣狠狠的刺進生命的心裡,但是她很快就壓下了心裡的憤怒。

  孟瑤的臉上還是沒有什麼表情,但是卻有那麼一丁點的古怪,命運?]

  “神?”空間裡的人都震驚的看著畫面上的人影,難不成這裡是神界?

  “難不成我們現在身處神界?”江楓眠猜測,也是能夠知曉未來自然是神跡,但是為什麼那上面還有未來的人認識的人?

  [生命回頭看向那些人爭奪的神界中樞,要是讓這些人把孟瑤的靈識給抹去的話,命運的所有心血都白費了,“還不走?”

  “我能去哪兒?”孟瑤不知道去哪兒,神界風聲鶴唳,到處都是在找和追殺他的神祇,他一個還沒有完全掌控力量的人能到哪去?

  “哈哈哈,看看看看,生命你和命運選擇的未來神界共主,就是這樣一個人,連去哪兒都不知道?我看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讓我們把你靈智抹去,不然免不了要受一番苦。”那個囂張的神祇又開口了。

  “去你該去的地方,那裡安全就去那裡,這個道理你都不懂?”生命聲音平靜沒有把那個不像是個好東西的神祇的話放到心上。

  孟瑤眨了眨眼,哪裡安全?他的眼睛裡劃過幾縷思緒,身影消失在原地。

  見孟瑤離開,生命總算是松了一口氣,凌厲的視線落到了那個神色難看的神祇身上。]

  “小叔叔!”金凌看著出現在觀影臺和屏幕之間的人大喊,金凌沒有想到和金光瑤重新見面的這一天竟然這麼快。

  “阿凌。”孟瑤下意識看過去給了金凌一個微笑,然後看了看自己身處的地方,和畫面上的景象,自己剛從那裡離開,沒有言語默默對眾人笑笑,“抱歉各位,擋到你們了。”說著他就要走開。

  “阿瑤!”藍曦臣見他要走開趕緊喊了他一聲,站了起來。

  孟瑤看過去,眼含驚異,停下了離開的腳步,“原來是澤蕪君啊,有什麼事嗎?”

  藍曦臣感覺自己渾身的力氣都失去了一瞬間,有些天旋地轉,臉上失去了一些血色,“阿瑤,你過來這邊坐,我有話要跟你說。”

  “小叔叔,過來這邊,離藍家的人遠一點。”金凌趕緊出聲打斷藍曦臣的話。

  孟瑤聽到了金凌含著命令的話,對藍曦臣露出了一個討好的笑,“不好意思啊澤蕪君,看來阿凌不願意我和你多接觸。”然後孟瑤轉身就走,走過通道,來到了金凌的身邊。

  藍景儀眼含好奇看著坐過來一身白衣的孟瑤,語氣一點也不委婉的說,“斂芳尊,原來你沒有死啊。”

  “曦臣,給我坐下!”藍啟仁氣的胡子翹啊翹,不知道為什麼藍曦臣看到這個人就變得這麼不同尋常。

  藍曦臣的視線跟著孟瑤來到金凌他們那邊,正好看到了金凌因為藍景儀的話而翻的白眼,嘴唇蠕動了幾下,失魂落魄的坐了下來,根本就沒有聽見藍啟仁說了什麼。

  “藍景儀,你不會說話就不要說話!”金凌的白眼一個接著一個,這個藍景儀老是往別人的痛處上捅。

  “沒關系,阿凌。其實我已經死了。”孟瑤伸出一只手,那只手竟然在眾目睽睽之下變得虛幻了,“我現在只是一個靈體,一個可以虛化可以實化的靈體。”然後孟瑤看向了前邊的雲溪,“若非江夫人搭救,我現在估計就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孟瑤了。”

  聽得到這邊的對話的人視線默默落到了被孟瑤看的雲溪身上。

  雲溪並沒有什麼反應,百無聊賴的玩著江澄的手指,江澄也沒有把自己的手收回去,“我是為了阿凌,不用感謝我。”

  孟瑤把雲溪玩著江澄手指那一幕收入眼底,知道雲溪話裡的意思遠不止這些,“總歸是江夫人救了我,一句感謝還是必要的。”

  “小叔叔你說要是沒有我妗妗救你,你現在就是什麼都不知道的孟瑤是什麼意思?”金凌沒有聽懂孟瑤的那一番話。

  孟瑤驚訝,“你們難道還不知道,現下的世界是時間回溯嗎?”

  “時光回溯是什麼意思?”魏無羨也加入了閒聊的大軍,藍忘機也注意著後邊的聲音

  “啊,這。”孟瑤有些遲疑,不知道他把事情說出來會不會打亂某些人的安排,“其實就是一切都已經發生了,然後有人把時間倒回了一切都還沒有發生的時候,也就是說其實那些事情你們都經歷過了,不過現在失去了記憶而已。”

  在場的人都是什麼修為,自然把孟瑤沒有任何掩蓋的聲音聽到了耳朵裡,怎麼可能,世界上沒有那種法術,就算是有也一定會付出巨大的代價。

  “那,我們?”金凌有點恍惚,他一直以為這些人都是另外一個世界的人,不過他們機緣巧合闖了進來,現在告訴他其實這就是他生活的那個世界,不過是時間線不一樣了而已,那些死去的人也被那個法術復活了,他的父母,他的親人,好的壞的都被復活了。

  “那個動用法術的人自然不會任由你們從此消失於世界上,他想挽回一些東西,自然會想辦法保護你們,這裡不是一場機緣。”孟瑤知道的也有限,畢竟他也沒有見過那個人多少面。

  金凌看向了藍思追,也和藍景儀對視了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心神竟然有些不穩,看著藍思追好像失去了什麼又像是得到了什麼。

  “怎麼了?阿凌。”藍思追不知道為什麼金凌一直這樣看著他?

  一旁把這些都收到眼裡的孟瑤但笑不語,真是和藍家有這不解的緣分啊,然後他上上下下打量著藍思追,行吧,也是一個好孩子。

  藍思追:?

  [“咳,不知道為什麼剛才網絡斷開了一瞬間,現在好了,我們繼續。”姜晚雲找到了文件夾裡的一個視頻開始播放。

  畫面上先是出現了一個玄正三十六年的字樣,然後變成了沉寂的黑。]

  “玄正三十六年?”金凌看著那個字幕呆愣,那一年發生了很多的事情,魏無羨被獻舍重回,金光瑤身敗名裂,澤蕪君閉死關不出,含光君和魏無羨在一起了,他舅舅得知了晚來十三年的真相,他,失去了自己的小叔叔。

  收到金凌眼神的孟瑤遞過去一個詢問的眼神,金凌眼神復雜的收回自己的視線,把自己心底的情緒全部壓下,看著那個畫面。

  看到了金凌反應的魏無羨不明所以,但是卻可以知道三十六年的時候必定發生了什麼,他看向身邊的藍忘機,臉色復雜,不知道該怎麼面對藍忘機,看著後世之人的話知道他是和藍忘機在一起了的,但是現在的他卻沒有那些記憶。

  藍忘機眼含詢問看著身邊的魏無羨,魏無羨猶豫了一下對藍忘機說,“對不起啊藍湛,我沒有後邊的記憶,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你對我的感情,但是你是不一樣的,所以可不可以讓我好好想一想?”

  藍忘機沒有想到魏無羨這麼認真,畢竟他記憶裡的那個魏無羨還是那個對什麼都無所謂的少年,他默默點頭,藍忘機也不知道為什麼,本來藍曦臣提到魏無羨那個名字的時候他的內心就有一種無法名狀的悸動,在看到魏無羨的時候那股悸動更加的清晰了,而且愈演愈烈一發不可收拾。

  “謝謝你藍湛,我會好好考慮的。”魏無羨給了藍忘機一個大大的笑容,讓藍忘機的手指蜷縮了一下,耳垂發燙的點點頭。

  藍忘機是不可能放棄的,他也不會允許魏無羨有其他的答案,但是他的手指狠狠蜷縮了一下,他有一種魏無羨不會拒絕他的直覺,但是誰又能夠保證魏無羨不會有其他的想法呢,藍忘機眼神晦澀的看了一眼看著視頻的魏無羨。

  [畫面上出現的是江澄,看起來比現在多了一分狠厲,他問身邊的人,“夫人呢?”

  門生回想著回答,“夫人應該在後院,夫人今早說想吃葡萄,現在應該在···”那個門生還沒有說完江澄轉身就離開了。]

  江楓眠的眉頭皺了皺,為何當了宗主的阿澄會是那個樣子?

  江澄放在雲溪手裡的手沒有什麼反應,但是另一只手卻蜷縮了一下,呼吸一滯,心裡萬般情緒湧上心頭,最後不明所以的壓下去。

  [畫面一轉,一個身影出現在畫面裡,她身穿著淺青色的衣服,頭發披散在腦後,手指剝著葡萄,再一看她坐的地方竟然是一個葡萄架下。

  “雲溪。”江澄的聲音遠遠的傳過來,低著頭剝葡萄皮的人抬起了自己的頭。

  “你回來了,發生了什麼事情沒有?”雲溪的瞳孔瞬間就亮了一下,聲音維持著平靜。

  江澄看到雲溪坐在那裡,表情緩和了一點,也走了過去坐到了雲溪的身邊。]

  空間裡再一次陷入了沉寂,因為畫面上的那個雲溪,竟然大著肚子,看起來是懷孕了,但是還沒有到生產的時間。

  江澄猛的轉頭看向身邊的人,心裡有點別扭,他現在還不過是一個少年,卻看到了未來妻子懷孕時候的樣子,雲溪看著江澄笑了笑。

  三十六年,藍曦臣眼神復雜的看著畫面上尚且靜好的歲月,心裡情緒翻滾,就是三十六年,那一年弟弟和弟媳告訴他,一直相信的人,竟然不是他想的那個樣子,也是那一年他失去了一直放在心上的阿瑤,餘生困守寒室,如若不是後來忘機前來說修真界有大劫,想必他會一輩子待在寒室不出門。

  孟瑤從餘光裡看著藍曦臣有些失神的影子,澤蕪君啊澤蕪君,我已經不是你心裡的那個孟瑤了,我只望你可以安康幸福,人生無我一生,澤蕪君我把你放在心裡,你可千萬不要讓我失望啊,我不喜歡看到你現在的這個樣子,為了一個惡貫滿盈的金光瑤,值得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