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大秦守陵人 > 第二十一章 秋守春戰【求收藏*求推薦】

第二十一章 秋守春戰【求收藏*求推薦】

  公孫麗姬手中一頓,看著樗裡尋,然後才開口問道:“去哪,多久?”

  “出鹹陽,前往北地,入匈奴,時間未知!”樗裡尋說道。

  “夫君放心,妾身會照顧好家裡的。”公孫麗姬雖然想說跟著一起去,但是最終還是沒有開口。

  樗裡尋嘆了口氣,青烏經推衍,三至四年後,大秦和匈奴會有一戰,但是他從未領兵,所以在這之前,他需要提前進入軍中學習如何統兵,將樗裡氏留下的統兵之法付諸實踐。

  “我去操練了!”樗裡尋放下了碗筷,說了一聲,就轉身離開,朝渭水邊上走去,跟著大秦銳士們帶著其他士卒開始了一天的晨跑。

  公孫麗姬追出門看了一眼,才發現居然是一群人赤著身子在山林中奔走,瞬間羞紅了連回到木屋之中。

  日上三竿之後,帶領士卒到渭河邊上練習刺魚,樗裡尋才回到了嚴君陵前,穿上了不知道是嚴君時留下的衣衫還是哪一個先輩留下的錦衣,右臂上帶上孝帶。

  “夫君不會束發?”公孫麗姬也將頭發盤了起來,宣告著自己是有夫之婦。

  樗裡尋搖了搖頭,樗裡氏一脈單傳,一出生就沒見過自己的母親,所以更沒人教他怎麼束發。

  “妾身來吧!”公孫麗姬看著樗裡尋笨拙的跟頭發較勁,接過了梳子,幫樗裡尋將長發束起。

  樗裡尋微微一笑,享受著公孫麗姬的服侍,直到長發束起,才站了起來。

  “走吧!”樗裡尋看著公孫麗姬,將戰馬牽來,然後將公孫麗姬送上馬背,牽著馬朝大秦學宮走去。

  “夫君不可!”公孫麗姬想阻止,但是卻被樗裡尋制止了。

  “貴族不會因為我這樣做而看得起我,也不會因此而看不起我,只要我一日不立不世之功勳,他們始終不會將我看成一路人的。”樗裡尋淡淡地說道。

  “你小子倒是看的透徹!”一道爽朗地聲音傳來。

  樗裡尋順著聲音來源看去,才發現居然是一個騎著毛驢的老人。

  “老丈莫要取笑小子了。”樗裡尋不知道老人是什麼人,但是從那份從容和氣度來看,必然是曾經身居高位之人。

  “老夫王綰,小子是哪家子弟?”老人看著樗裡尋問道。

  “樗裡氏,尋,見過綰夫子!”樗裡尋也不知道老人是什麼人,只能用夫子來稱呼。

  “您是王相大人!”公孫麗姬卻是知道老人是什麼,急忙下馬朝王綰行禮。

  “前相而已,老夫早已退下來了!”老人寫意地說道。

  “夫君,這位大人是前任左相大人!”公孫麗姬看著還一臉疑惑地樗裡尋解釋道。

  樗裡尋這才反應過來,現在的秦國兩相一是右相李斯,一是左相馮去疾。而上一任的兩相卻是左相王綰和右相隗狀,也是兩人告老之後,馮去疾和李斯才接替了兩人為相。

  “你是樗裡子的後人?”王綰卻是同樣驚訝的看著樗裡尋,樗裡氏都多少年不在秦國露面了,想不到他前來拜訪老友居然能在路邊偶遇樗裡子後人。

  王綰也很好奇曾經煊赫大秦的樗裡一脈,怎麼會在盛極之時就銷聲匿跡了。

  “秦國只有一個樗裡,而樗裡也只有小子一人了。”樗裡尋看著王綰行禮道。

  王綰看著樗裡尋,他還以為樗裡氏是急流勇退謂之知機,卻想不到樗裡氏居然人丁衰敗到只剩下一人而已。

  “樗裡氏是遇到什麼困難了?”王綰小心的試探問道,同為老秦士族,他不敢相信樗裡氏居然淪落到如此境地,所以能幫還是盡力幫扶一把。

  “沒有!多謝王相好意!”樗裡尋笑了笑,並不打算讓王綰幫助樗裡氏。

  “你們是要去大秦學宮?”王綰也不強求,人情到了即可,開口問道。

  “師從儒家子蒼先生,正要前往學宮學習。”樗裡尋點頭答道。

  “張子蒼?老夫在鹹陽也有耳聞,倒是個學識淵博之人,不過能學到張子蒼幾分本事,還要尋小子自己努力才行。”王綰在腦海中過濾了一遍,才想起來張蒼是誰,開口勉勵道。

  “小子會努力的!”樗裡尋點頭,讓開了道路給王綰先行。

  “王綰?”看著王綰遠去,樗裡尋卻是陷入了沉思,不知道這個前任大秦左相突然回到鹹陽是為了什麼。

  “夫君為什麼不與王相結識,當今大秦馮相也是出自王相門下。”公孫麗姬看著樗裡尋提醒道。

  樗裡尋搖了搖頭,馮去疾也是秦國軍方世家,但是他卻不想跟他們有多少交集,畢竟他要去的是匈奴,若是跟馮去疾走的太近,那麼到時必然會受制於馮氏,這不是他想要的,更不是始皇帝要的。

  “放心吧,有朝一日,我也會成為大秦三公的!”樗裡尋握住公孫麗姬的柔荑宣誓道。

  “妾身相信夫君會做到的!”公孫麗姬看著樗裡尋展顏一笑,自信的男人才是最吸引人的。

  經過昨天的一鬧,整個大秦學宮都知道了樗裡尋的那一句封狼居胥,因此都是好奇的停下腳步看著樗裡尋和公孫麗姬,然後保持著士子風範地朝樗裡尋行禮。

  樗裡尋也只能不斷地還禮,一直走到儒家禮苑才得以歇息。

  “累了吧!”樗裡尋看著公孫麗姬溫和的問道。

  一路來,他是只需要行躬手禮,但是公孫麗姬卻是要不斷地欠身行禮,所以也是弄得滿頭的汗珠。

  “不累!”公孫麗姬很開心,倔強的搖了搖頭,這證明自己的夫君在士林中已經有了名聲,否則這些眼高於頂的士子怎麼可能駐足向他們行禮。

  “你們倆,倒是般配!”張蒼看著兩人滿意地點了點頭,刨除身份不看,這兩人卻是是一雙璧人,只可惜這小子不知道腦子哪根筋不對,居然要一心尚公主。

  “聲勢為師已經給你打出去了,不日也會傳入陛下耳中,但是怎麼說服陛下和朝堂支持你打入匈奴,就看你自己了!”張蒼看著樗裡尋平靜的說道。

  “明年開春,學生打算向陛下請命領軍出徵,前往匈奴,打探匈奴虛實。”樗裡尋朝張蒼行禮道。

  “秋守春戰?”張蒼沉默了片刻就知道樗裡尋想要做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