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洪荒]親友都是量劫失敗者 > 死因兇手

死因兇手

  “誰?”

  柳離茫然反問,腦中思維好像凍住一般,怎麼也無法理解那簡簡單單的四個字。 本站名稱

  柳元好似理解她的無措,伸出手握住她的胳膊,語氣平靜重復了一遍消息,“囚牛**。”

  囚牛**。

  哦,是囚牛……囚牛,兄長,兄長!

  話語還沒出口,眼淚不受控制落下,柳離聲音已漫上哽咽。

  “兄長、兄長、兄長怎麼會……”

  死字在口中怎麼也發不出來,眼淚卻忍不住越流越多,柳離去抹眼淚,卻怎麼抹都抹不盡。

  兄長怎麼會死啊!

  他是大羅金仙啊,他那麼(強qiang)大,他又不是惹事的(性xing)格,他之前還說最近要來陸上一趟,說要順道來看她,怎麼突然、突然就**。

  “娘親……”柳離仰起頭看柳元,“你是不是在騙我啊……”

  柳元見她如此,嘆了口氣,只將她攬在懷中,“哭吧。”

  哭吧,難受就哭吧。

  哭過了之後,才能去面對現實。

  細碎的哭聲在柳元懷中響起,一直在她身邊的小黑從她袖中探出頭,這時候柳離也顧不得他,小黑便順著手臂方向在柳元肩膀上停住,蛇瞳中映著少(女nu)顫抖的身軀,面(色)擔憂,欲言又止。

  柳離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在聽聞消息的那一刻,整顆心都被揪了起來,然後被扔到深水裡幾近窒息,好好一個人,為什麼突然就**。

  柳元明白她的疑惑,明白她所有未出口的悲傷,在她終於能冷靜問出為什麼後,告訴了她最想要知道的答案。

  “元鳳。是元鳳(殺sha)了他。”

  飛禽之長,與祖龍齊名的鳳族之主,如果是她,的確有(殺sha)死囚牛的力量。

  即便同為大羅金仙,囚牛與元鳳之間差距仍是巨大,那畢竟是洪荒至此最古老的大羅金仙之一,一手將鳳族帶領至三族之一地位的元鳳。

  “可是,元鳳為什麼要(殺sha)他……”

  的確囚牛是祖龍之子,鳳族之前也鬧過為他慶賀的宴會,但以元鳳高傲,對一個小輩出手定然是不屑,而且就算如此,她不知道她(殺sha)了囚牛會引發多大的影響嗎?

  這相當於親手打了祖龍的臉面!

  可是下一瞬間,柳離臉(色)變得煞白,“百鳥朝鳳儀式,最近是鳳族百鳥朝鳳的儀式……”

  囚牛說要來陸上,還說是獨身前來,他喜愛音樂,又不是第一次圍觀百鳥朝鳳的儀式,如果他在儀式上洩(露)的蹤跡,那……

  “不是你想的那樣。”柳元拍拍她的胳膊,“的確跟儀式有關,不過不是他漏了馬腳,出事的是龍族的後輩。他們去鬧了鳳族的儀式,囚牛剛好在那裡,為了掩護他們(脫tuo)身,被盛怒中的元鳳(殺sha)了。”

  “鬧?”柳離不可置信抓住那個關鍵詞,“那個鬧?”

  柳元點點頭,“就像那次鳳族大鬧龍宮一樣。”

  “一群蠢貨!”

  柳離咬牙切齒道,瞬間明白了胡雲的心情,那種看著別人犯蠢,自己氣得要死的心情。

  百鳥朝鳳儀式,那是鳳族最重要的儀式之一啊,飛禽百族的精英共聚一場,便是祖龍也不敢託大能從容退場,幾個龍族小崽子在水裡待久腦子也跟著進水了嗎!

  柳離又氣又急,最後卻只能捂著臉在原地,心口被堵了一塊,為荒唐又離譜真相。

  “你先去看看紗鈴吧。”

  柳元見她如此難受,轉移她的注意力,“這種事她更需要安慰。”

  “嗯。”

  說到紗鈴,柳離猛得點頭,小黑忙跳到她手腕上。正要抬步離開,柳離忽又轉頭,“娘親,你覺得兄長的事,龍族會怎麼處理?”

  龍族**一個祖龍之子,**一個大羅金仙,還是眾目睽睽之下,龍族不可能毫無反應。就像當初敖平**,縱然是龍族不佔理,亦夷去對方半族為警告,龍族之霸道可見一斑。

  現在死的是一個祖龍之子,龍族要是無動於衷,無疑會讓整個洪荒認為龍族懼了鳳族,哪怕是為自己臉面,龍族也不可能輕易了結。

  可龍鳳兩族之間,一旦要擺上臺面計算,那可能的結果,只有破裂一種答案。

  作為先挑事的一方,龍族在道理上吃虧,可到底**個祖龍之子。鳳族本是佔理的一方,但在自己儀式上被打臉,即便(殺sha)了囚牛也無法消去屈辱,元鳳又豈肯再讓步,互不妥協的結果,引向的只有戰爭。

  對於戰爭,柳離本能不喜歡,可是心裡有另一個聲音告訴她,只有戰爭、只有戰爭才能為囚牛報仇。

  在此之前從來沒有過如此深切仇恨的柳離,第一次竟然產生這樣糟糕的想法。

  我竟然想讓元鳳死,我甚至怨恨那幾個**的龍族小輩,我不理解囚牛為什麼要去救那幾個蠢貨,我不明白為什麼偏偏是那麼好的囚牛要死。

  可無論我有多少不甘多少不滿,我的兄長還是走了。

  他永遠地離開了我。

  永遠不可能再(摸Mo)著我的頭說快快長高,永遠不可能再在月下為我吹笛,永遠不可能再由著我撒嬌,面上總是縱容。

  所謂(死si)亡,就是你的未來再也不會與他有任何交集,就是整個世界未來再也沒有他的蹤影。

  真的、真的好讓人難過。

  “你認為呢?”柳元沒有回答。

  “我只能想到戰爭。”

  柳元這次沒有說話,之前她們討論過這件事,戰爭是必然,而戰爭以怎樣的方式開始,誰都無法預料。

  柳離曾憂慮過戰爭爆發後兄長他們的安危,可如何想得到,某一天,他的(死si)亡竟可能成為戰爭的**。

  “對這件事,龍族的態度恐怕會很有趣。”柳元過了一會才說道:“是否會轉化成戰爭還要看事態的發展。你既然要去照顧紗鈴,就在龍族那裡多待段時間,我會拜託相熟的龍族關照。然後你自己去觀察,親身去接觸,最後得到答案。”

  “而我能給你的提醒就是,保持冷靜。”

  “無論你遇到的是什麼,憤怒、悲傷、疑惑、不解,那都僅僅是個開始。真正的戰爭一旦爆發,你所要面對的,遠比這些更沉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