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在隋唐當仙帝楊廣 > 第294章 仙隋身份證

第294章 仙隋身份證

  密室之中,楊廣放下手中的奏章,從一邊取了奏折,在奏折上批了起來,然後取了一塊玉牌,在上面的刻畫起來.

  “喚房玄齡來。”

  聲音從密室中傳了出去,守在外面的沈光等人不敢怠慢,趕緊讓人將房玄齡喊了過來。

  房玄齡大袖飄飄,雙目中神光閃爍,頭頂上有浩然正氣衝霄而起。神清氣爽,肌膚上寶光閃閃,顯然已經超凡脫俗。

  “臣房玄齡恭請陛下聖安。”房玄齡對著密室,恭恭敬敬的行了大禮。

  “取一滴指尖血來。”楊廣聲音傳入耳中。

  房玄齡不敢,徑自在指尖上劃過,一滴寶血飛了出來,瞬間沒入虛空之中。

  他正在感嘆楊廣神通廣大的時候,就見一塊玉牌從虛空中飛了出來,落在自己手中。

  “玄齡,激發自己浩然正氣。”

  房玄齡潛意識的激發自己的浩然正氣,瞬間玉牌上華光閃爍,現出一個人影來,只見對方一身紫色官袍,模樣和自己一模一樣。

  “大隋內閣大學士、戶部尚書房玄齡!敕令!”

  聲音威嚴,隱隱有一道神光在玉牌之中浮現。

  “陛下,這是?”房玄齡很驚訝。

  “閉關中略有所得,制作此玉牌,可以識別身份,防備被人假冒,這裡面藏著你的精血,別人不容易模仿,而且也能顯示你的身份。”楊廣輕笑道:“這只是粗略的計劃,如何防備為他人模仿,是一個問題,畢竟仙道中人,這些人神通廣大,很難保證會不會被人模仿。”

  “臣想,仙道之上,想要掌控十分困難。”房玄齡很快就明白,這個玉牌中的強大之處。但想要盡善盡美,是何等困難的時間。

  “賜房玄齡大隋氣運十二縷。”楊廣想了想,就見虛空之中,一道金芒化成十二縷沒入玉牌之中,宛若十二道細絲一樣,若不是提前知道,根本不知道。

  “再看看。”楊廣又說道。

  “大隋內閣大學士、戶部尚書房玄齡!不管你身處何方,大隋朝廷是你強大的後盾。敕令!”

  仍然是房玄齡的相貌,仍然是一身紫袍,但房玄齡腰帶上多了十二道金色的絲線,絲線上光芒流轉,隱隱有一絲浩大威嚴。

  氣息可以模仿,鮮血也可以模仿,可是大隋氣運卻是不能更改的,也是不能模仿的。

  “持此玉牌,可以借助大隋國運消災避難,斬妖除魔。”楊廣聲音傳來。

  “臣謝陛下聖恩。”房玄齡大喜,趕緊接過玉牌。

  “功勳十二轉,普通百姓及無功於朝廷的方外之人,都是一縷,將士二縷,其他的官員可以斟酌著辦。立功之後,可以酌情增加。”楊廣的聲音傳來。

  “陛下,這氣運?”房玄齡有些擔心。

  “只要心在大隋,氣運護佑,心不在大隋,氣運豈能護佑?”楊廣輕笑道:“心在大隋,氣運就在大隋。玄齡,你可明白了?”

  “陛下聖明。”房玄齡心中駭然,沒想到,這一塊小小的玉牌居然還有這樣的作用。

  “十年內,將玉牌推行整個大隋,不容有失。你們可以準備材料,先從長安城開始。”楊廣聲音傳來。

  “臣這就去辦。”

  青松觀。

  張正慈望著神秀得意的面容,心中十分鬱悶,昨日的興奮,這個時候變成自己很鬱悶了,佛門良莠不齊,玄門雖然還不錯,但也好了哪裡去,仍然也有哪種殺人放火之徒加入玄門。現在這些人在神秀等人面前紛紛被找了出來,讓張正慈十分憋屈。

  袁守誠右手點出,就見兩塊玉牌出現在手中,他右手點出,神識在玉牌中留影,將對方的模樣、信息一一鐫刻其中。

  “青松道長,請留下兩滴指尖血。”袁守誠望著眼前的中年道士,嘴角含笑。

  青松道人嘴角抽動,無奈之下,只得留下兩滴指尖血,就見兩滴指尖血沒入玉牌之中,玉牌大放光明,青松道人的模樣出現在面前。只見他一身道袍,手執拂塵,大袖飄飄,仙風道骨。

  “大隋長安城青松觀觀主青松道人!不管你身處何方,大隋朝廷是你強大的後盾。敕令!”

  虛空之中傳來一聲輕響,如同洪鍾大呂一樣,震動人心。

  張正慈看的分明,臉上露出驚訝之色,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其他的佛道兩宗大能也紛紛站起身來。雙目死死的望著眼前的玉牌。

  實際上,各宗對自己門下弟子也篆刻名錄,留下氣息,用來鑑別、保護弟子,但從來沒有想過,大隋皇帝居然也來了這一招。

  “這玉牌?”鳩摩羅什忍不住驚呼道。

  “和各大宗門的作用差不多,不過,大隋的玉牌,不僅僅能識別身份,身上還帶有大隋的一縷氣運,這一縷氣運不僅僅是證明你是大隋子民,而且還能消災解難,當然,這種能力也有是有限制的。其中的奧秘什麼的,本官在這裡就不多敘說了,總之一句,只要你是我大隋的子民,忠於大隋,都有氣運庇佑,為大隋建立功勳越多,得到的氣運就越多,現在朝中得到氣運最多就是內閣大學士、大將軍,得到十二縷大隋氣運。諸位看這裡,青松道長腰間有一道金線。”袁守誠臉上堆滿了笑容。

  鳩摩羅什等人果然看見青松道人腰間有一道淡淡的金線,若是不注意,還真的看不出來。金線雖然很細,但那是大隋氣運的體現,想要模仿,十分困難。

  “這?”張正慈看著眼前的玉牌,臉上露出驚駭之色。

  “大隋上下,無論是文武百官或者是販夫走卒,每個人都會有擁有的,大隋準備耗費十年時間解決此事。”袁守誠目光閃爍,聲音卻很堅決的很。

  “好,好。”張正慈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他剛才看的很清楚,玉牌是很普通的玉牌,不值錢,真正值錢的大隋的氣運,這不是一般人能夠模仿的。

  大隋朝廷和其他的王朝的確不一樣,突然之間,讓他有種心悸的感覺。

  大隋王朝恐怕比前秦更加難對付。一招接著一招,讓人難以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