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一品田園之鳳舞九天 > 第139章 御書房中互掐

第139章 御書房中互掐

  再看戰王吳睿,他衣服倒是不錯,就是穿的有點少,這大冬天的,只穿了一件單薄的裡衣,凍的鼻涕都流到了下巴上。

  當花樂看清楚坐在面前的人時,“嗷”的一聲,就撲了過去,“舅舅,快救命啊,你不是說京城沒有人敢欺負樂兒嗎,我們差點被鎮國公給殺了。”

  吳世道此時才認出來這些小乞丐是自己外甥女和外甥,伸手將花樂抱進懷裡,“快告訴舅舅,誰欺負你了?你們怎麼和戰王爺他們在一起?”

  王青墨見此情此景,都想一頭撞死,打一個老乞丐是雲王爺不說,和自己孫子打架的竟然是皇上的外甥女。

  花樂可是記得爹說的話,千萬不能讓皇上知道戰王是他們的爹,咧開小嘴道:“舅舅不是知道空修禿驢給我們批過命嗎,不讓穿好衣服,我們怕來京城給舅舅丟人,就去討飯,想要點錢買件新襖,在大街上碰到一個老乞丐,他就好心帶著我們討飯,沒有想到鎮國公的孫子要將我們賣去鬥獸場,老乞丐拼命護著我們,才被打傷了。”

  看著花樂哭的眼睛通紅,吳世道心疼壞了,他雖然利用花鳳賺銀子,也知道花鳳和吳睿有些瓜葛,他確實防著花鳳,可他也是真心疼這幾個沒有爹的孩子,看著他們瘦弱的小模樣,就從心裡發酸,沒有想到他們幾個差點被人賣去鬥獸場。

  他隨手拿起一個茶杯就砸在了王青墨的頭上,“你好大的膽子,竟然要將朕的外甥女賣去鬥獸場,你活膩了不成。”

  王青墨臉上都是溼答答的茶葉,卻不敢用手去擦,顫抖聲音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我那孫兒今年才七歲,還是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孩童,他就是順嘴胡說的,萬不敢將人賣去鬥獸場。”

  就在這時,吳睿突然向前走了兩步,怒指王青墨,大罵道:“你個老匹夫,哪來的臉請皇帝陛下恕罪,就算你孫子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童,那我外祖父是你讓人打的吧,你那護衛當場被我拿下,你抵賴不得,你今天如果不給雲王府和戰王府一個交代,我就放火燒了你的鎮國公府。”

  王青墨氣的全身顫抖,但此刻,他顧不得對吳睿發怒,立刻對著皇帝磕頭道:“皇上恕罪,皇上恕罪,我那護衛也是一時護主心切,才一時失手傷了雲王爺。”

  黃氏看著表哥拼命給皇帝磕頭,臉色猛得一白,也反應了過來,知道今天的事情不會善了,忙拉著自己的孫子一起磕頭。

  皇帝勾了勾唇角,似笑非笑看向下面跪著的一家四口,慢條斯理的說道:“聯怎麼沒有聽說國公爺什麼時候又娶了新夫人,你這新夫人看著年歲不小,難道你娶的是哪家寡婦?”

  黃志明“噗嗤”的-聲,笑了出來,隨後又想到自己身受重傷,忙將笑容又憋了回去,沒有想到這一憋,血管都鼓了起來,剛剛止住的傷口又往出流血,瞬間就流了一臉。

  吳世道忙讓胡德去宣太醫來給雲王爺看傷,他雖然嫌棄這雲王爺胡攪蠻纏,可是總不能讓死在御書房。

  王青墨現在真想掐死這個賤人,整天正事不幹,天天惹是生非,現在丟人竟然丟到了皇上面前,他現在是連自己母親都恨上了,要不是上她非讓自己收了這賤人當妾室,自己也不會被皇上這麼羞辱。

  “請皇上恕罪,這不是臣的夫人,這是臣的妾室黃氏。”王青墨此時連跪都跪不穩,整個人癱在地上。

  “國公爺,這冒充朝廷命婦是個什麼罪,你來告訴朕!”皇帝邊說邊用手指把桌子敲的“砰砰”響,這響聲就像催命符般。

  黃氏怕皇帝砍了她的腦袋,她搶在王青墨前面開口道:“請皇上恕罪啊,妾身再也不敢了,求皇上饒過妾身這一回吧!”

  “大膽!”皇帝沒有說話,旁邊的太監立即指著黃氏呵斥道:“皇上問的是囯公爺,你這個婦人插什麼嘴。”

  這一下,黃氏的臉色變得更加蒼白了,縮著脖子不敢再出聲。

  王青墨磕頭請罪道:“請皇上恕罪,是臣沒有管教好家人,請皇上饒過這無知婦人吧。”

  此時他的臉已經變成了青灰色,現在他們國公府不僅是丟臉,更有可能是丟命,他現在只能盼望著護衛快點找到尊王殿下,好讓他來救自己一命。

  皇帝冷笑道:“國公爺,你說自己的妾室無知,那麼朕來問你,這黃氏穿成這樣四處招搖,你知是不知,你想好了再回答,這欺君之罪,朕怕你擔不起。”

  王青墨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不敢再狡辯,只得硬著頭皮說道:“臣知罪,請皇上責罰。”

  皇帝眼色一冷,厲聲說道:“王青墨,你治家不嚴,縱容妾室冒充朝廷命婦,又指使護衛打傷當朝二品王爺,念你初犯,且是年關不宜見血,朕免你一死,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來人,扒去他三品國公官服,降為四品公伯,把王青墨和黃氏給朕帶下去,重打三十大板,之後,不得尋任何太醫郎中醫治。”

  兩個人一聽可免死罪,心裡的石頭總算是落了下來,可是一聽重打三十大板,還不能請人來醫治,黃氏嚇的差點暈過去。

  吳睿撇著嘴一撩裡衣跪了下來。

  皇帝的嘴角直抽,心說你又沒有長袍,只剩下一件裡衣了,就別撩了,開口問道:“戰王可是還有什麼話要說?”

  “臣想問問這四品公伯是世襲嗎?”吳睿問的很認真。

  皇帝眼神閃了下,他知道這王青墨是尊王吳越的人,為了平衡各方勢力,他還真不想把王青墨辦了,開口道:“四品伯世襲三代吧!”

  聽皇帝說世襲三代,吳睿總算是松了口氣,這回算是能整死王青墨了。

  “皇上,這王青墨並無親生子嗣,這四品公伯他世襲不了,否則他就是犯了欺君之罪。”吳睿說完還露出來一個諷刺的笑容。

  “吳睿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有一個兒子和四個女兒,何來沒有子嗣之說。”王青墨雙目赤紅的瞪著吳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