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就不該戳人家心窩子 > 當然是我

當然是我

  中也還是沒能和五條打一場,這兩個在各自領域的戰力天花板要是打起來,那場面簡直不敢想像。 本站名稱

  雪奈覺得這兩個打起來可能和自家哥哥與對家家主打起來一樣慘烈,但至少他們那邊有足夠的空間給他們折騰,在橫濱這種大城市打起來,怕不是嫌自己錢太多,哪怕他們真的錢很多,因為私鬥打起來的財損,兩方的單位可都不給報銷,自己賠肯定也得(脫tuo)一層皮。

  總之在五條本來就沒有戰鬥(欲ru)望和雪奈的勸解下,中也還是暫時放棄立馬打一場的想法,拉著雪奈就要走,原本就說好晚宴結束後要讓他好好喝酒的。

  “反正太宰在總部不是嗎?讓他平常老偷懶逃跑,這次就交給他吧!”中也難得消極怠工的說道:“剛剛我已經把事情經過交代給部下了,剩下就沒我們的事了。”

  原來他剛剛是在做逃跑準備嗎?

  “所以說……”中也眉毛跳了跳,扭頭朝身後的人怒吼:“你這家夥做什麼跟著我們?!”

  五條一臉無辜的看著他:“我以為你要請我吃飯做補償?”

  “補……我為什麼要補償你?”中也差點沒被他噎死,簡直像在面對一個白毛的太宰似的。

  “這事不是你們港口mafia惹起的嗎?”五條一臉不解的問。

  站在一邊給上前來詢問後續處理事宜的部下下指示的雪奈無奈的回頭看向兩人,怎麼回事?難道中也看著就很好欺負嗎?怎麼一個兩個的都喜歡惹怒他?

  “中也算了,反正我也不喝酒,就讓他跟你喝。”雪奈連忙勸架。

  中也還沒開口嫌棄和他喝酒,酒會變難喝,五條就先舉起雙手道:“我也不喝酒哦!”

  “你果然是來找事的吧?!”中也氣炸了,舉起拳頭就往五條揍去,毫不意外的在他面前被擋住了。

  沒等中也第二拳下去,不遠處又是一聲巨響。

  “(發fa)生什麼事了?”中也趕緊走過去朝那邊詢問,沒等部下回覆他,就又聽到那個囂張的笑聲。

  “拜拜啦!港口mafia的各位!”梶井的聲音響起,他從被炸得支離破碎的汽車殘骸中跑了出去。

  “這家夥……”五條雙手(插cha)兜,滿臉悠哉的笑著對她說:“是不是對我們有什麼錯誤的認知?”居然覺得可以在他們三個眼皮子底下光明正大的逃跑?

  雪奈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朝中也看去,正憋著一口氣沒處發的中也一扯嘴角,下一刻便踏碎了地面,飛速衝了出去,接著便是一聲梶井的慘嚎。

  等哀嚎聲停歇下來,雪奈往正在處理傷員和爆炸車輛的部下走過去。

  “傷勢怎麼樣?”雪奈朝負責押送梶井的部下問道:“他從哪裡來的炸彈?”剛剛明明全扔海裡了。

  “有幾個人輕傷,我們在剛剛押送他的路上角落裡找到一包炸彈,應該是趁機偷拿的。”部下指了指地上剛剛搜刮出來的炸彈。

  “這家夥真的是有夠麻煩!”中也拖著被揍得鼻青臉腫的梶井走過來,很不耐煩的道:“我先帶這家夥回去總部,雪奈妳先去酒吧。”

  “好。”雪奈點點頭,見中也帶著一部分部下離開,扭頭問五條:“你要去嗎?”

  “不了,我還有點事。”五條咧嘴笑道。

  所以你剛剛果然是故意鬧中也的吧?雪奈糟心的看著他,默默同情了中也一秒,問他:“你要去找夏油?”

  “畢竟接了委託嘛!”五條抬手伸了個懶腰:“下次見了!”

  “雪奈大人,需要送您過去嗎?”五條離開後,部下上來詢問道。

  “麻煩了。”雪奈沒有拒絕,伸手接過部下遞來的小外套,是紅葉讓人送過來的,中也的外套在進入晚宴會場後就還他了,船內部是有空調的並不冷。

  酒吧似乎是中也常來的,老板看見雪奈身邊的中也部下,就把人帶到中也平時待著的位置,部下向她解釋了兩句,雪奈就先讓他回去了。

  服務生過來問她要不要點杯調酒,聽見這話雪奈看了他一眼,拒絕了,只點了杯果汁。

  不知道是這裡本來就不是正經酒吧,還是因為看她也是mafia的人,居然主動詢問她這個一看就未成年的要不要點酒,時間長了她還是知道這個世界沒成年是不能喝酒的。

  雪奈拄著下巴,雙眼打量著酒吧的環境,這裡還是比太宰常去的那間熱鬧的,更大些,看起來也更加高檔,也是,畢竟中也本來就財大氣粗,太宰那邊還有個織田作,他還得養孩子,窮得叮當響,這裡怕是消費不起。

  新進來的客人看見她坐在角落裡發呆,語氣毫不客氣的和身旁的同伴對她議論著,隨即面(色)不善的朝她的方向走去,結果還沒靠近就被先到了的同伴發現拉住了。

  對方一聽見她是港口mafia的人,臉(色)霎時變了變,乖乖坐在自己位置上不敢過去找麻煩了。

  雪奈其實聽得見他們的對話,這點距離對她來說不算太遠,見對方沒有找事的打算,她也就收回視線,其實經歷過這些時間,港口mafia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她還是知道點的,只是沒想到對於當地人來說,會恐怖如斯至此。

  事到如今她也沒有想離開的想法,先不說她沒有其他地方可以去,在回去之前留在這裡其實也挺好,畢竟和她原本生活的環境很相似,工作適合她,賺錢也更容易。

  想到這,雪奈下意識的(摸Mo)上本該綁著短刀的右腿,毫不意外的(摸Mo)了個空,她想了想,還是傳了訊息讓中也順便幫她帶過來。

  短刀離開身邊太久,她總歸是不放心的。

  中也收到訊息時正在和太宰鬥嘴,抽空看了眼手機,才想起雪奈還在等他,連忙撇下太宰就走了,也不管他在後面問他要去哪,開玩笑,要是和太宰說他要和雪奈去酒吧喝酒,今晚這酒還喝得成嗎?

  中也急匆匆的趕到自己辦公室拿了放在抽屜的短刀就走。

  雪奈放下手機後沒等多久,就看見急衝衝的中也出現在酒吧門口,一看見他出現,本還有些聲音雜雜的酒吧瞬間安靜不少,認出中也身份的人埋頭喝酒,坐沒多久就趕緊走了,沒認出他身份也能知道他是港口的人,沒敢太大聲怕打擾到他們。

  “抱歉雪奈,要離開的時候被太宰那家夥攔下了。”中也歉意的大步走了過來,把懷裡的刀遞給她。

  “沒(關guan)系。”雪奈笑了笑,伸手接過短刀,手指在刀鞘上摩挲了兩下,眼裡閃過一絲疑惑,她抬頭問:“中也,你讓其他人(摸Mo)過我的劍嗎?”

  “沒有,我拿出來後就一直放在身上。”中也搖頭,看她神(色)奇怪便問:“怎麼了?”

  “有其他人動過我的劍。”雪奈低頭撫(摸Mo)短刀,肯定的說道:“在你之前。”

  她一向很少讓這把短刀離身,若是必須讓它離開自己,她都會做下一些防護措施。

  剛到這個世界時,因為不清楚森鷗外和太宰的身份目的,她不敢貿然問出自己的所有物在哪,怕曝(露)了短刀對自己的重要(性xing)而遭受威脅,東西拿回來的那一刻她才松了口氣。

  這次因為是放在中也辦公室,所以她沒有做太多防護,只是灑了點粉,這種粉只會沾在人的皮膚上,一般人也看不見這種粉末,中也手上因為帶著手套沒有沾上,短刀上的粉末卻大多數被蹭去了,肯定有人在中也之前碰過這把刀。

  “誰會進我辦公室?”中也狠狠擰起眉頭,總部現在誰有那麼大的膽子敢進他的辦公室亂翻?

  這刀是放在他不常用的空抽屜裡的,不翻過一遍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找到。

  “我讓太宰去查看看。”中也看她摩挲著刀鞘的出神模樣開口說道,對這種追蹤調查的事還是太宰擅長。

  雪奈想說不用這麼麻煩,反正也沒丟,但又想到也許對方的目的也不是她的刀,只是為了在中也辦公室找什麼東西才無意中動到也說不定,那問題的程度就不同了,不是刀沒丟就能算了的事。

  於是她點頭,沒多說什麼。

  中也不想和太宰說話,簡單的發訊息說明有人動過雪奈的刀,讓他查查誰進過他辦公室。

  過沒多久,中也一杯酒都沒喝完,太宰就傳回來訊息,同一時間雪奈的手機鈴聲也響了起來。

  中也放下杯子看了眼手機收到的訊息,雪奈接起太宰打來的電話,那頭是太宰頗為欠揍的聲音:“對不起啊雪奈醬,我本來是要去中也辦公室裏搞點惡作劇的,結果翻到了抽屜裏的短刀,我還想說怎麼那麼像妳的呢!”

  “是你啊?那沒事,你手上沾到的粉雖然一般人看不見,但還是洗掉比較好。”雪奈聽見是太宰不小心動到也就沒放在心上,交代他要用什麼方法洗掉手上沾上的粉末後就掛了電話。

  中也看見太宰傳來‘當然是我’四個字,眉毛狠狠一抽,然後又聽見太宰和雪奈的對話,氣得他又想揍人了。

  只是因為確實也沒丟什麼東西,調查的人又是太宰,太宰雖然平常很不靠譜,但這種事上還是能信任的,所以他們都沒細想,太宰在他們剛離開總部後沒多久,一接到情報也緊跟著離開總部去追蹤主謀,然後回到總部忙著處理後續,中也回到總部時他才剛從森鷗外辦公室出來,哪裡有時間想著去中也辦公室搞惡作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