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重生到偶像高中時 > 旅程

旅程

  “你現在找同學給你花錢,以後你找誰要錢?不就是靠騙靠偷啊,外面那些不學好走上歪路的小姑娘就是這個路數來的啊,你現在佔的便宜以後都要自己還出來的我跟你講——”

  突然響起一聲清脆的“啪”!

  下一秒就見楊媽媽指著捂住半張臉的女兒,厲聲說:“你快說!拿了人家多少錢?”

  楊雲驚愕地看著自己的母親,臉皮紫脹,依舊嘴硬道:“我是借,不是拿……”

  楊媽媽劈頭蓋臉地給她一下,吼道:“那你今天就都還給人家!滾去把王維佳的東西都拿出來。 本站名稱”

  “我不還!憑什麼要我拿?是她送給我的!”楊雲被打疼了,雙手捂著頭臉,(幹gan)脆破罐子破摔,往地上一坐,撒潑哭喊起來。

  “你是我媽,怎麼還幫著外人?我說不拿就不拿!”

  鄰居們看著滿地打滾蹬腿的楊雲,互相使著眼(色),紛紛搖頭,有人小聲說:“這小姑娘怎麼現在長成這個樣子?”

  “哎,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以前我女兒跟我講楊雲從小就欺負樓上的笑笑。”

  “這個姑娘算是養廢掉了。”

  “就是,長大了誰家敢要?”

  楊媽媽見女兒撒起了潑,二話不說,扭頭進屋,不多時去而復返,手裡拿了把菜刀,舉到女兒臉上問:“你拿不拿?不拿老娘今天就剁了你的手!”

  楊雲像一只被人卡住了脖子的雞,哭聲瞬間噎在喉嚨裡,滿眼恐懼地看著離自己還有三釐米的菜刀。

  楊媽媽繼續說:“老娘從小就跟你講,人窮不能志短,不要眼皮子淺。你不聽,天天在外面要人家(強qiang),佔人家便宜,現在還發展到借錢不還,看你這樣子,以後遲早要進去蹲班房,那我不如現在就給你把手斬了,也省得將來為派出所培養人才。”

  楊雲眼淚鼻涕糊了一臉不敢擦,嚇得一句話說不出來。

  楊媽媽突然伸手把女兒一只胳膊拽出來,作勢要往下砍,厲聲問:“你到底還不還?”

  楊雲閉上眼睛死命尖叫,手臂拼命往回縮,掙得太過用力,結果抽出胳膊的同時頭也往後一仰,梆的一聲撞到金屬防盜門上,旁邊的人聽著都替她疼。

  楊媽媽把菜刀一揮,另一只手猛地揪住楊雲的耳朵,一把把女兒往家裡拖!

  楊雲(殺sha)豬般的嚎聲由近及遠,接著屋裡傳來乒乒乓乓砸東西的聲音,夾雜著楊媽媽師承自市井的臭罵,措辭圍繞著男女的生殖器官,形象又豐富。

  樓梯上的人面面相覷,聽著楊雲被痛打之後悽厲的哭叫,住樓上的阿姨害怕地說:“會不會出事啊?要不要進去勸勸,好好說,別把人打壞了呀。”

  說歸說,沒人敢進去觸拿著刀的楊媽媽黴頭。

  王媽媽也被楊媽媽的畫風嚇到了,有些訕訕地,自己給自己解釋道:“噢喲,她家怎麼這個樣子,怪嚇人的嘞。前面還好好的,一上來說打就打,動刀動槍的,倒把我嚇一跳。我也沒有別的意思,就是讓她教育教育女兒……”

  過了十分鍾,楊媽媽才又出來,頭發亂了,喘著粗氣,手裡拿著幾樣東西,一把伸到王媽媽眼皮子底下,喝道:“是不是這些?還有沒有少的?”

  王媽媽被她的氣勢震住了,沒再節外生枝,垂著眼皮看一圈,接過來說:“沒有少的,就是這些。”

  “行,”楊媽媽伸手把頭發挽好,低頭問王維佳,“楊雲拿了你多少錢?”

  王維佳早就嚇得躲在她媽後面不敢伸頭,蚊子哼哼道:“……五百八十六塊錢。”

  楊媽媽轉身跨進玄關,從牆上掛的皮包裡數出一堆鈔票,遞給她:“喏,點點看,少不少。”

  王媽媽接過來,點了點,詫異地問:“你怎麼給了我六百五?”

  “就算是抵了王維佳給她在超市買的東西,”楊媽媽說完,反問她,“東西給你了,錢也還了,你還有什麼事?”

  “沒事了沒事了。”王媽媽生怕楊媽媽連她一起砍了,趕忙帶著女兒下樓走了。

  她一走,其他人也紛紛撤退,沒人敢多說一個字,楊媽媽橫了鄰居們一眼,嘭一聲把大門關上,震得牆壁嗡嗡響,瞬間隔絕了裡面楊雲的哭聲。

  蘇霄霄被這一幕深深震撼了,同時又覺得很痛快。

  楊雲這種人跟她大學那個室友一樣,只要你有一點抹不開臉皮,她就會湊上來,佔你的便宜。還洋洋得意地笑你傻,十分讓人討厭。你要跟她較真,她反而會倒打一耙,到處跟人說你斤斤計較。

  就像廁所裡的蛆,說大(奸jian)大惡倒是沒有,但十分惡心人。

  惡人還是得要惡人磨。

  ***

  埋頭學習的時光,每天都差不多,蘇霄霄覺得好像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春遊那一天。

  大巴早晨6點出發,學生們5點半就要到學校匯合,饒是他們平時早起慣了,披星戴月走在上學路上的時候看著也有些焉頭搭腦。

  一個班一輛大巴,十幾輛車浩浩蕩蕩開往目的地。

  蘇霄霄本來想上車眯一會兒,但是經不住一車的學生太興奮,一片七嘴八舌的嗡嗡聲,最後她的困意也被吵沒了,索(性xing)坐直了身子。

  她和馮璐坐在一起,位置靠車尾,旁邊是過道,過道另一邊坐著孫琳和周恬甜。

  “笑笑,要不要吃滷蛋?”周恬甜從背包裡掏出一堆零食,探過身子問她。

  自從知道蘇霄霄的小名是笑笑以後,她們都跟著喊了,覺得這樣更親密。

  “謝謝。”蘇霄霄接過滷蛋,“我這也有。”

  春遊怎麼能少了美食,她打開書包,拿出牛(奶Nai)和一飯盒炸好的雞腿,頓時香飄滿車。

  雞腿她昨晚做了八成熟,早上起床以後開了小火加工,洗漱的時候見縫(插cha)針去翻一下,臨走時裝好,剛出鍋的雞腿外皮炸得又香又酥,(肉rou)質鮮嫩入味,堪稱完美。

  “趁熱吃,涼了皮就不脆了。”蘇霄霄叮囑她們。

  馮璐和孫琳早就迫不及待打開飯盒蓋兒,拿出一只吃了起來,比kfc的好吃多少倍。

  前後座的同學聞到香味,紛紛站起來扶著座位尋找香味來源。

  “蘇霄霄,這你帶來的?”前面的馬(強qiang)厚著臉皮問,“我也嘗一個唄?”

  蘇霄霄答應了,遞過飯盒去,她炸了滿滿一盒,四個人光吃這個就得飽了,她們還有那麼多別的零食。

  她的飯盒在附近引起了一場小型的轟動和追捧,一直到下車還有人慕名過來問她在哪買的炸雞。

  車開出吳市的時候天已經亮了,同學們基本上都吃過一輪,興奮勁兒開始過去,有的拿出耳機聽歌,有的望著窗外景(色)發呆,有的掏出書看了起來,車內逐漸變得安靜。

  高聰的座位在前面,等車駛上高速公路,駕駛平穩下來之後,他提著一個塑料袋站起來,走到車尾,從後往前收垃圾。

  走到蘇霄霄她們這一排,高聰突然略微俯身看了看孫琳,出聲問:“孫琳你是不是暈車?”

  蘇霄霄聞言馬上看過去,周恬甜早上起太早,剛剛一直在打瞌(睡Shui),此時也被驚醒了,才發現旁邊孫琳眉頭皺得很緊,臉(色)發白。

  孫琳點點頭算是回答班長的問題,她不敢開口,生怕一張嘴就會哇一聲吐出來。

  她平時偶爾會暈車,但並不嚴重,所以沒準備暈吐袋。今天可能是昨晚沒(睡Shui)夠的緣故,暈得比平時厲害得多,剛剛車在市區裡開的時候時不時就要減速拐彎,遇到路不好還會顛,她只覺得一陣陣惡心,胃裡的東西都在往上翻騰。

  高聰示意她們稍等,迅速往司機方向走過去問清楚了,回來的時候捎了個(幹gan)淨的塑料袋,遞給孫琳。

  “司機說還有五分鍾就到下一個休息區了。到那兒會停下來休息十分鍾,讓大家去上個廁所,你看看能不能稍微堅持一下,要是忍不住了現在就想吐,可以用這個袋子。”

  孫琳依舊緊閉著嘴,接過袋子,連連點頭。

  果然不多時路牌顯示出口通道,大巴順著指示牌下了高速,到輔路邊的休息區停下了,有幾輛別班的大巴也停在那,學生們排隊進去上廁所。

  孫琳衝到廁所去,把早上吃的都吐(幹gan)淨了,然後去洗把臉漱了口,惡心的感覺才稍微緩解一點。

  周恬甜在外面等著她,等她出來之後陪著她慢慢地走圈,等著暈車的感覺過去。

  臨上車了,孫琳又去廁所吐了一回,回到大巴車門口時被高聰叫住。

  高聰剛剛問了一圈有沒有人暈車,把暈車的人都調到前面坐了。

  他跟孫琳商量:“你和我換個座位吧,我在第一排,坐前面暈車會好些。”他有些歉意地說,“出發前我就應該多問一句,把暈車的同學集中安排在前面,是我沒考慮周到,對不住了。”

  孫琳感激地點點頭,確實坐在後面顛的厲害,汽油味兒又重。

  高聰接著衝司機後面已經坐下的班委說:“前面的班委麻煩照顧照顧暈車的同學。”

  等所有人都上車了,高聰才上來,最後清點一遍人數,就往車廂後面孫琳原來的座位走去。

  張潔坐在車廂中部,看見他往後走,急忙叫住他道:“班長,要不你在我們這排擠擠?或者讓陳興建坐到後面去?你在後面,有什麼事兒都不好通知。”

  叫陳興建的男生跟她隔個過道,聽見這話,一臉憋屈地站起來要讓座。

  高聰搖搖頭阻止他:“別麻煩了,幾個班委都坐在前面,後面反而沒有,我在那裡,有事兒的話可以照看一下。”

  周恬甜先回的座位,正(插cha)著耳機聽歌,突然旁邊座位一沉,一個人坐下,側過臉跟她打個招呼,周恬甜驚訝地取下耳機。

  “班長?”

  高聰解釋道:“孫琳暈車,我跟她換了座位,讓她去坐前面的位置了。坐這不會打擾你吧?”

  周恬甜趕緊搖搖頭,試著想說什麼,喉嚨卻(幹gan)得厲害。

  她心跳的飛快,只得把耳機塞回去,偏過頭繼續看著外面聽歌。

  今天天氣很好,太陽從雲層中(露)出頭,金(色)的輝光灑下來,窗外駛過一片片綠(色)的水田,從玻璃的倒影中,能模糊地看到高聰靠在椅背上坐著,拿出包裡的輔導書開始讀。

  周恬甜感覺自己靠著班長的那一側(身shen)體僵硬得像石頭,又漸漸發燙,仿佛全身的神經都集中在那一邊。

  她希望接下來的路越長越好,又開始擔憂白天接下來的旅程,班長會不會還坐在這。

  胡思亂想中,手機裡放的歌單到頭了,都沒有發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