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嬌妻在上:霸道總裁放肆撩 > 第1022章

第1022章

  !

  匕首抽出,“哐啷”落在了地上,“少柏,謝謝你的第二個禮物,我很喜歡,後面的,你來收尾就好了。”錢,陳蒼柏答應給的錢,她朝相少柏要就好了,這是甘家應得的,她知道憑自己的本事陳蒼柏根本不怕,陳蒼柏真正怕著的人是相少柏而不是她。

  “呵呵,好呀,走吧,禮物看過了你開心了就好。”大手落在她的腰上,輕輕一帶,帶著她靠在他的身上,“還想不想要第三個禮物?”

  木菲兒又好奇了,“好呀。”這前兩個禮物,她真的很喜歡,生日的驚喜,一點也沒想到的。

  擁著她就走,“那我們去看。”

  坐上車,剛拿匕首的手還在微微的顫抖著,“什麼時候抓到陳蒼柏的?”

  他一邊啟動車子一邊笑,“你猜?”

  她搖搖頭,“我猜不到。”

  “那就今天吧。”

  她笑了,也明白了,不管抓到了多久,他都是故意的留到今天的,只為,給她一個生日的驚喜,他對她,似乎真的很用心了。

  可是,兩個人之間曾經的所有,卻讓她的恨根本無法消去,“少柏,我們不可能的。”

  “我知道。”

  “那你還……”

  “你開心就好。”

  只是為了她的開心嗎?不知怎的,她的心突的就柔軟了。

  他說要放手了的,現在,卻給了她幾許的溫暖,如果媽媽的事也能處理了該有多好,想起媽媽,她的心腸又硬了起來,“還要去很遠的地方嗎?”

  “不了,我們回去。”

  於是,她靜靜的坐著,不說話了。

  那是回市區的路,到了市區,卻是拐向了鳳園。

  她想起了那個房間裡的天窗,還有,她的風鈴。

  很想問他弄那個天窗掛那個風鈴的時候,她在他眼裡又是什麼?

  可是,唇動了又動,終是沒有問出,再番的親近,但他與她之間的底線卻是怎麼也無法逾越的。

  車子,緩緩停在了鳳園。

  這一個晚上,他帶給她的第一站是爸爸的病房,第二站是陳蒼柏,這第三站,卻是只有她和他的鳳園。

  想到只有兩個人,她的心一跳,“少柏,為什麼要來這裡?”

  她微微的緊張還有戒備的神情,讓他“撲”的一笑,“怎麼,怕我吃了你?”

  臉上一紅,他居然一下子就猜對了,她是真的在怕這個,“少柏,你說過要放了我的。”

  “是呀,但是今天你過生日,不是嗎?”

  他這樣說,讓她似乎連拒絕他的理由都沒有了。

  “走吧。”手遞向她,遲疑了一下,木菲兒才緩緩落下了她的手。

  握住,牽著她筆直的朝著鳳園的別墅而去,別墅裡一片黑暗,沒有一個房間是亮著燈的。

  黑暗中的靜,給人一種窒息的感覺,她聽著自己的心跳,很慌很亂,不知怎的,真的是很怕與他一起走向黯黑中的他的王國。

  鳳園是屬於他的王國。

  相少柏推開了別墅的大門,大廳裡驟然一亮,眼前頓時清潤了起來,卻不是電燈的亮,而是,許多許多的蠟燭,那些蠟燭插在一個巨大的蛋糕上,“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一聲聲,出自許多人的口中,她看到了張瑜,看到了百翔所有留守職員的面孔,怪不得他帶她出來的時候百翔的大廈裡靜靜的,原來,他們是來了這裡。

  “甘總,快來吹蠟燭。”歌聲止,張瑜朝著她走來,催著她去吹蠟燭。

  相少柏卻不撒手,還是緊握著她的,兩個人一起站到了巨型蛋糕前,乳白色的奶油泛著甜香一樣,襯著那上面的生日快樂四個字格外的清晰,好看。

  “許個願吧。”身邊的相少柏輕聲道。

  她閉上眼睛,可是眼前還是那一根根閃爍不停的蠟燭,真美。

  唇動,輕輕的許了一個願,卻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是什麼。

  “快吹蠟燭。”人們催促著,歡呼著,她睜開眼睛用力的一吹,卻還是有吹不滅的,一旁,相少柏也俯下身來,陪著她再一吹,所有的蠟燭盡皆滅了,“甘總,快切蛋糕,我可是餓壞了。”

  “大家都沒吃晚餐呢?”

  “沒呀,都在等你。”

  她歉然了,她在爸爸那都吃過晚餐了,還有蛋糕也吃過了,哪裡想到他居然在鳳園還給她留了這三個禮物。

  好久不曾有這樣的熱鬧了,她甚至有點不習慣,可是心,卻是雀躍的。

  接過一把塑料刀,蛋糕上劃下去,再切下一小塊,一一的分給眾人,十幾個人呢,可當分到最後一個人的時候,她有些懵了,很意外的,“小羽,你也來了?”

  “生日快樂。”小羽不好意思的笑了,“菲兒,以前的事,對不住了,你過了一個生日也長了一歲,以後都不許記著了喲。”

  “呵呵,好的。”她真的不是那麼愛記仇的人,小羽可是今天到場的她以前唯一的同學,“開學了,你可要幫我喲。”

  “耶,沒問題。”沒想到她一口就應允忘記之前的事了,小羽開心的歡呼著。

  所有的人,就只差她和相少柏沒有蛋糕了,給他切吧,這晚上的三個禮物也值得她給他切蛋糕了。

  大大的一塊放在盤子裡,“少柏,給你。”

  “呵呵。”他一笑接過,“還有你自己的。”

  大廳裡響起了音樂聲,吃蛋糕的吃蛋糕,不吃的就翩翩起舞了。

  這些,離她仿佛是很遙遠的事情了,一口口的吃著紙盤子裡的蛋糕,很甜,她喜歡奶油,以前媽媽不許她多吃,怕她胖呀,現在不怕了,她是怎麼吃也不胖,“菲兒,跳支舞吧。”男人的手遞向她,她怔在那裡,突然間不知道他請她的舞是要跳還是不要跳了。

  “菲兒……”

  輕聲的催促,就是那麼一聲,讓她不由自主的就把手放在了他的手心裡,男人牽著她輕盈的飄在大廳裡,周遭,是如夢一樣的感覺。

  許久了,她從沒有想到會有這樣的一天的。    嬌妻在上:霸道總裁放肆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