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的青春除了吃還剩下什麼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黃瀨涼太的確不認識西尾真希。

  一定要說的話,他或許單方面認識著模特界大前輩西尾美知子女士的女兒、西尾真希。

  從對方社交賬號裡,隔著遙遠而親密的網絡。

  黃瀨涼太發現自己大概有著很好的記憶力。

  明明只是偶爾刷到女孩子被她媽媽抓拍的日常照片,但卻在一年前的國中入學典禮上,一眼就認出了隔壁班隊列裡的她。

  那個時候的西尾真希還沒有染上顯眼的金發,但只是安安靜靜地站在人群裡就已經吸引來了不少目光。

  黃瀨涼太後方的同班男生們調皮而躁動,刻意戳戳她的肩膀、向她搭話。

  西尾真希於是回過頭來,視線沒有任何停頓地滑過黃瀨涼太。

  有些茫然的視線在落到那些男生的臉上後幾秒,她彎起眼睛好看地笑了笑:“有什麼事情嗎?”

  “誒。”

  “這樣啊。”

  “你們真了解。”

  明明是在被迫聊天時作出的近乎敷衍的對答,被她這樣帶著笑容說出時卻變了一種味道。

  在這種心智還停留在國小階段的男生群中,沒有回頭參與話題的黃瀨涼太大概是唯一清醒的存在。

  他垂眸笑了笑。

  那樣的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同極相斥。

  -

  黃瀨涼太與西尾真希其實也有很多機會認識彼此。

  但在某種心照不宣下,只是走廊上迎面相遇也不會有任何眼神交集的陌生人。

  不過黃瀨涼太偶爾還是會有在意的事情。

  比如,西尾真希為什麼還沒有籤約模特?

  又比如。

  此刻——

  “你叫‘和川’啊。”西尾真希的聲音從一牆之隔傳來,“不用緊張吧,我看起來很可怕的樣子嗎?”

  “唔,我並不是想要責怪你或者別的什麼。只是,你每天替那個三年級的岸邊來送早餐,”她微妙地停頓了一下,流露出了難得的認真,“是被欺負了嗎?”

  “——?”

  和川一時沒有回答,大概也愣了愣。

  另一個男聲,綠頭發眼鏡男出聲提醒:“是叫岸山。”

  西尾真希沒理他,很耐心地問和川:“那家夥讓你每天給他跑腿是吧?有跑腿費嗎?”

  “沒有。”

  “那每天買早餐的錢是誰付的?是岸山出的錢嗎?”

  “”和川的聲音變得很小,“不是。但、但岸山前輩說月底會一起結給我!”

  “嗯。最後一個問題,”西尾真希說,“如果你拒絕了他,會怎麼樣?”

  “會會怎麼樣?”和川大概從來也沒有想過。

  但回答其實很簡單——

  會被那些前輩更加惡劣地報復回去吧。

  因為早就明白拒絕後的後果,因為想要繼續安穩地呆在足球部裡,所以——

  西尾真希知道了答案,她側臉:“綠間,你是籃球部的,運動社團裡難道有著讓學弟免費跑腿的規定嗎?”

  “當然沒有。”綠間的聲音嚴肅規板,“前後輩的關系應該僅限於部門活動。沒有教你過來者的寶貴經驗,只知道佔著身份指使人,這樣的高年級學生並沒有尊敬他為「前輩」的必要。”

  每次都是踩點到校的家夥特意早起等在這裡,是為了說這樣的事情?

  但很快,西尾真希換了一種更為輕松的語調笑道:“所以,和川你以後就不要再往我的櫃子裡塞吃的了。岸山那裡我這邊會去說的,你就不用理會啦。”

  “你可能不知道,你放在我櫃子裡的這些早餐其實我真的都很想吃啦如果是那種密封包裝的薯片、糖果什麼的我一般都會收下,畢竟浪費了也不好,但如果吃了這種有開口的飯團三明治什麼的話,我可會被某個麻煩的人念念叨叨一整天——”

  綠間打斷她:“不管密不密封,這些匿名物都不可以隨便亂吃!”

  “——所以,”西尾真希再次無視他,“以後在你自願的情況下,歡迎來到2-A班當面和西尾真希分享零食,她會很開心的~”

  “誒?連我、我也可以嗎?!”

  “為什麼不可以啊。你分享零食給我,我也送你點好吃的,這叫作朋友間的互通有無,是完全合理、合法、合規的!”

  “喂,西尾!”綠間真太郎嘖了聲,大概徹底放棄了西尾真希。

  他對著懵懵的學弟說道,有點吐槽的意味在,“你們的副隊岸邊在讓你送東西前大概完全沒有搞清楚這家夥的腦子構造吧?”

  “——要收買這家夥,一顆糖就足夠了。”

  黃瀨涼太的儲物櫃裡同樣沒有放任何的私人物品。

  櫃子裡塞著粉色包裝的大小禮盒、信封、便當盒,櫃門內側被人用彩筆寫劃上了親昵語氣的留言和聯系方式。

  黃瀨涼太從來不會拆開、理會這些東西。

  因為他知道同年級有幾個女孩子會定期打開櫃門為他清理。

  因為他也知道,認真對待這些「禮物」就是助長某種事件的催化劑。

  “——”黃瀨涼太斂眸正要轉身離開。

  這時,門外的西尾真希和綠間真太郎一前一後地走到了儲物櫃旁。

  “前幾天的早餐有油漬,把佔卜大全的封面弄髒了!西尾,你應該管理好自己的儲物櫃,像你在教室後面的櫃子一樣去上個鎖——還有,我和赤司的櫃子裡那些你不用的雜書和文具也都定期收拾一下,赤司不說什麼、我可不會放任你亂糟糟的壞習慣,要不是你那堆糕點的書我也不會無奈之下把詞典和佔卜大全放你的櫃子裡,它們就不會被弄髒——”

  西尾真希沒有接話。

  往常她一定會被綠間真太郎宛如唐僧念經的絮絮叨叨吵得頭痛,進而開始跟他嗆聲、強詞奪理、誇贊大方借給她一大半儲物櫃的赤司徵十郎,以此來襯託綠間的“同學愛匱乏”。

  但此時,她卻微微皺著眉,仿佛沒有聽到綠間的碎碎念,而是重新提起了那個本早該結束了的話題:“綠間。”

  “那個岸山,不管怎麼樣還是三年級的前輩。而且又和那個學弟都是足球部的。雖然你和赤司都說了沒問題、能夠好好處理,但我還是有點擔心,是不是給你們添麻煩了”

  “西尾。”綠間真太郎只是平靜地叫了她的名字。

  “——你知道就好。抱著這樣的心情好好地對佔卜大全道歉!還有,趕緊收拾我櫃子裡的雜書、不要的都扔掉。在教室裡也是,不要仗著現在坐在最裡面的小組就整天吃個不停”

  “我·聽·不·到!略略略!”西尾真希一秒失去了之前全部的情感醞釀,飛快往樓道上跑了。

  “”綠間真太郎極輕地哼了聲。

  留下來用溼巾認真擦拭佔卜大全的封面時,他大概是又想起了剛才西尾真希的那句有幾分認真意味的“給你們添麻煩了”,纏著白色繃帶的手略微一頓。

  與此同時,在儲物櫃前不自覺駐足的黃瀨涼太也在想著與西尾真希相關的事情。

  不過大概和綠間真太郎的千差萬別。

  -

  第二天下午,因為模特拍攝而曠了上午的課的黃瀨涼太返校。

  他換上室內鞋後,不可避免地在某列儲物櫃前放緩了腳步,視線飄轉到一個名字牌。

  ——大概是陷入了某種困局。

  此時,走道拐來腳步聲。

  一個赤發的男生走到黃瀨涼太身旁一步之外的儲物櫃前。

  黃瀨涼太認識他。是活在班主任嘴裡的「別人班的優秀模範生」赤司徵十郎。

  赤司沒有問D班的黃瀨涼太為什麼要來A班的儲物櫃區域,只是神態自然地拉開了櫃門,從上層的一個心形盒子裡拿出一塊巧克力。

  但在側身離開時,他的腳步微頓,似乎是好心地淡聲提醒道:“她最近在節食。”

  “是放進櫃子裡還是當面送給她,哪個帶來的麻煩會更小。從下周起再作考慮吧。”

  ——

  櫃門閉合,發出錚然脆響。

  幾秒後,黃瀨涼太將糖塞回了口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