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和水影做鄰居 > 第196章 跟腱早已斷裂

第196章 跟腱早已斷裂

  有的人活著,注定成為英雄;也有的人活著,注定要被人一直詬病。

  佐助已經一歲多,學會了走路。

  富嶽在街上巡邏過後,看到了武渣渣的瘋狂魔力以後,嚇的趕緊退回了自己家院子。

  富嶽剛一進門,小佐助就咿咿呀呀的向自己爹走來,而一打七則是根據佐助的走動速度來調整自己的走動速度,一直在小佐助後面跟著,生怕他摔倒了。

  “歐豆桑。你回家了。”小佐助雖然還不會說話,但富嶽看他的樣子,像表達的似乎就是這句話。

  小佐助的表現很明顯,臉上笑開了花衝富嶽走來,兩只肉乎乎的小手微微抬起,向富嶽比劃著。

  富嶽開心的舉起自己這個白嫩兒子,“薩四蓋,你怎麼又沒穿褲褲呢?你都已經一歲多嘍。”

  “咿呀咿呀,”

  小佐助想辯解,只可惜自己不會說話,急的手舞足蹈的比劃。

  呵呵。

  一打七在旁邊開心的笑著。

  小佐助氣鼓鼓的,白眼珠子瞪了一打七一眼。

  富嶽突然說道:“對了,要不要給薩四蓋找一個老師?教他說話和學習。找老師這個錢我富嶽還是付的起的。”

  一打七的表情有些勉強,“父親,薩四蓋才一歲多啊,沒有必要找老師吧,他還那麼小。而且對外人我也不放心啊,萬一一個疏忽,讓薩四蓋摔著了該怎麼辦。”

  “嗯嗯,說的有道理,”富嶽點了點頭,

  “那麼,這個重任就交給你了。”

  “哈?”

  一打七有些驚訝,我這還要上忍者學院啊,怎麼教薩四蓋?

  我沒那個時間啊。

  “你可以白天去學校,晚上回來教薩四蓋啊。”

  “可是這樣我會很忙的,根本就忙不過來啊?”

  “一打七,你是薩四蓋的哥哥,難道你為了自己輕松點,就對薩四蓋的成長放任不管嗎?”

  “可是……”

  “別可是了,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我相信你哦!我的優秀兒子。”

  說完,還沒等一打七再拒絕一番,富嶽便穿著個拖鞋跑進屋裡找美琴了,樣子還火急火燎的。

  佐助也丟給了一打七,這讓佐助非常不滿意,自己老爹怎麼這樣啊?

  不過,跟哥哥在一起也不錯呢!

  轉眼間,佐助又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看向自己的哥哥。

  “害……”一打七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這叫什麼事啊,我作為一個超級天才,白天還要去忍者學院上學,放學回家還要教弟弟?

  看來父親真想讓宇智波一族夭折一位天才啊。

  “咿呀咿呀,,”小佐助不知道又想說什麼,只見他往一打七的背上爬,

  原來他是想要哥哥背他。

  一打七很快明白了弟弟的意思,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把佐助給背了起來。

  “嘻嘻!”

  小佐助騎在哥哥被上,滿足的笑出聲來,看樣子心裡是非常開心。

  “那我們去逛街吧,薩四蓋。”

  “嗯!”

  小佐助不會說話,用小肥手指了指街上的方向,意思是往那裡走吧。

  “你還挺聰明的嘛,街上的方向你都記得。”

  “嘻嘻,”

  ……

  就這樣,一打七背著佐助,腳步緩慢的逛起了街。

  街上車水馬龍,一片祥和。

  有賣菜的大嬸,有賣西瓜的薩日朗,有賣文具的,賣吃的,等等。

  但是一打七眉頭卻皺著,面對這麼熱鬧的環境他竟然心情不好。

  原因是他看到街上只有宇智波一族的人,整條街沒有木葉村其他族的人。

  這讓他心裡很不好受。明明大家都是木葉村的組成家族,為什麼偏偏宇智波一族被孤立?

  宇智波一族的人除了巡邏以外,很少離開家族領地,而木葉其他家族的人也基本不會進宇智波領地。

  這給一打七的感受很不好。

  “為什麼宇智波一族跟木葉有那麼大的隔閡?”

  帶著疑惑,他心情不太好。

  這時,他路過了一家書店。

  這家書店很大,裡面的書籍也是分成不同板塊的。

  一打七想找兩本有趣的書看,不再思考木葉與家族那些復雜的事情。

  “找本體育分類的雜志看吧,正好薩四蓋看這種書也有益。”鼬喃喃自語。

  小佐助在他背後東張西望。

  “老板,這些體育書籍有什麼好看的推薦嗎?”

  老板:“有,《鯨魚說體育》,那是相當炸裂。”

  相當炸裂?

  居然用這種形容詞,這讓一打七有了不少興趣。

  老板在書櫃裡挑了一本最新一期的,扔給了鼬。

  鼬付了五金幣以後,找了個座位坐下,讓小佐助從自己背上下來,坐在自己旁邊,兩個人一起看這本《鯨魚說體育》最新一期。

  鼬打開第一頁,看見了一張全彩色的封面圖片。

  上面畫著幾個運動員,手裡都拿著籃球。

  看樣子這是一本籃球方面的書籍。

  封面圖片讓鼬忍不住多看了幾頁,其中有一個籃球運動員皮膚發黑,旁邊用小字寫上了他的名字:凱文杜蘭特,這個球星身材比例很好,身手敏捷,一看就是死神級別的,只不過從圖片中可以看出他的跟腱已經斷裂。

  杜蘭特的旁邊還有幾個球星,膚色有黑有白。

  為什麼會這樣?這引起了鼬的興趣。

  他迫不及待的打開了第二頁,標題為:哼鬥前的吟唱。

  這一頁都是在客觀講述杜蘭特取得的成績,將他打籃球取得過怎樣怎樣的成就,籃球場上的得分能力如何如何強。

  一打七一個字不漏的全部看完了,看完以後,一打七有種惺惺相惜的感覺,這個杜蘭特那麼優秀,個人能力那麼強,豈不是跟我一樣?

  這引起了一打七濃厚的興趣,迫切想從自己這位影子身上找到自己的答案。

  接著他翻開了第三頁,標題為:投敵!

  看到這幾個字,鼬的心情不知道為什麼,瞬間有些不爽。

  這一頁他看了下去。

  上面調侃著杜蘭特打不過敵人,就加入敵人的做法,說籃球運動史上沒有他這樣的,在兩只球隊對抗最厲害的時候、在對方給你的侮辱最大的時候,你居然選擇投敵!隊友一下子變成了四打六!

  這種行為為人所不恥!

  “在你來之前我們就已經是冠軍了!”這一頁還放著一張圖片,是一名長的像猩猩的運動員正張開巨口噴杜蘭特,兩人還穿著同樣的球衣。

  看完這一頁,鼬的眉頭緊緊皺著,他的心情很不好。

  他又翻開了最後一頁。標題為:跟腱早已斷裂!

  上面寫著杜蘭特的現狀,投敵以後被所有人謾罵、瞧不起,背負著罵名,投敵行為成為人生永遠的黑點。而且就連投敵後的隊友也諷刺他,他又一次離開了球隊,現在沒有根了,這就很被動。

  直到現在,跟腱早已斷裂!

  看完整本書後,鼬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氣,剛才看的太投入了,以至於忘了呼吸。

  這本書帶給鼬太大的震撼了,他原本以為能從這位影子中看到光明的未來,沒想到他居然是這樣的結局。

  “看來以後無論如何都不能投敵,無論如何都不能當反骨仔啊!”

  鼬合上書,語重心長的下了這麼一句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