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心尖寶貝寵上天湯貝貝江璟辰 > 第1937章 性子烈,不服管

第1937章 性子烈,不服管

  因為得知湯尊帶孩子去江家,放了假的明嫵和吉陽也想去,安迪也擔心江謹,也就把孩子帶來了。

  明嫵雖然才九歲,卻因為性格好,和湯瀾玩的也不錯,很快和他們打成一片。

  這戰家人聽說女兒和外孫女來了,也要過來,於是把鳳玲瓏的小兒子戰期,和戰家幾個男孩過來。

  江家兩個大沙發都坐不下,下棋要放兩個棋盤,女生一個,男生一個,然後男女就pk。

  但是也有小孩是不合群的,就比如性格內向的安錦,呆呆的坐在另一邊,和人群保持了一段距離。

  另一個是江朝,他不喜歡人多的地方,對那些小孩雖然見過幾次,但真是不熟,也因為他太小,無法參與他們的遊戲中去。

  周芊芊就帶著江朝去另一邊玩。

  江時看著一群孩子吵鬧,眼皮跳了跳,唱戲都沒不用這麼多角色。

  特別是中午,一大家人吃飯,擺了長長的兩桌,大人一桌,小孩一桌。

  大人吃飯隨意的聊天,聲音比較低,但小孩那一桌就吵翻天,小孩因為夾菜的事,都快打起來。

  這一個個在家裡都是千嬌萬寵的,有一點不順就會發脾氣。

  還是湯瀾出來調節,呵斥他們老實吃飯,再吵就別吃,滾下桌去。

  戰家的幾個小孩,性子烈,不服管,也覺得讓一個女孩來管他們,特別不服氣,就和湯瀾吵起來。

  平時安靜沉默的宮戰敏,瞪著幾個男孩,擼起袖子要和他們打架。

  這架勢一看就是練過的。

  為了震懾對方,她徒手砸碎了一個花瓶,對著他們幾個男生怒吼,“不聽我姐姐的話,你們可以走,也可以和我打一架,打不過我,斷手手腳自己負責!”

  兇殘的很。

  幾個男孩,看見她纖弱的身材,卻十分清楚,她看著瘦,卻非常有力量。

  之前她去戰家,因為他們輕視她,被她打趴下,還被家長教訓一頓,罵他們連一個女孩都打不過,有什麼臉皮和人家吵架,太丟人了。

  幾個男生老實的坐回位置,優雅的用餐。

  戰敏慢悠悠的把袖子放下來,也回到湯瀾的另一邊坐下。

  那麼幾個年紀的小孩,之前還想讓家長喂飯的,現在都乖乖的拿著筷子吃飯。

  看戲的明嫵,一臉興奮的還要給戰敏鼓掌,顯然是不嫌事大的。

  大人一桌看著小孩們的老實吃飯,都很滿意。

  戰易看著自己外孫女,戰敏,是越看越喜歡,和湯尊提過好幾次,讓她去戰家玩的。

  但是戰敏粘著她姐姐,再加上初中的學業壓力也逐漸增大,沒有多少空餘時間,自然去不了,戰易也只能無奈。

  這次戰敏放假,戰易這次來江家,也是想接人去戰家。

  但是湯尊沒表態,讓孩子自己做選擇。

  午餐結束,大人一桌有幾個主動地會幫忙收拾,小孩那一桌,是完全不會動的。

  畢竟都是家裡的小少爺,小公主,幾乎是不會讓他們碰這些家務活。

  但是湯瀾動手做,也讓他們自己吃的東西要自己收拾,不會端盤子,自己吃飯的碗筷總會拿吧。

  有幾個小孩不樂意,戰敏指了指自己手裡的碗,“不聽話,我能把這個碗弄碎,也能把你們弄傷,信不信?”

  “……”一群小孩趕緊端著自己碗筷去廚房,就連嬌氣的明嫵都老實的做事。

  安迪看著女兒和兒子如此聽話,和湯尊說,要不把孩子送他家養幾天,有戰敏和湯瀾照顧他們,他們肯定會高興。

  “……”湯尊。

  他表示拒絕。

  湯瀾聰明又幹練,戰敏的武力和剛猛都隨他,養出來是為了帶弟弟,好讓他和老婆共度二人世界,可不是給她們帶娃。

  湯貝貝看他們小孩做事,趕緊勸他們別動,他們是來做客,怎麼能讓客人做事。

  湯瀾笑著說;“姑媽,我們雖然是客,但自己該做的事還是要自己的做的,再說我們也別說那麼見外的事。”

  她雖然才十四歲,卻落落大方,已經很能與人交際。

  戰敏呆萌的點頭,姐姐說的都是對的。

  宮遜也說;“姐姐,做自己該做的事,這是一個男子漢的擔當,你別阻攔我成為真正的男子漢。”

  “……”湯貝貝哭笑不得,但也不好再阻攔。

  收拾好廚房,湯貝貝帶了湯,要去醫院看江謹,那群小孩都要過去。

  他們過來的主要目的,就是看望江謹。

  一群孩子,兩輛車都裝不下,開了三輛車,才把他們裝下,在車上幾個孩子還是鬧騰。

  周芊芊和江時感慨,“孩子多了,好像也不好?”

  江時說;“那你要看什麼樣的孩子,要是小瀾和小敏那種,多幾個我是無所謂,但要是小林那種,還有明嫵那種鬧騰的,多兩個真的折壽。”

  “……”周芊芊望著他,悄悄地問他,“那我們,要幾個孩子,比較好?”

  江時看她一眼,扯了扯唇,“孩子不著急,帶江朝不好玩嗎?”

  “嗯,好玩,只是,我想要一個,和你一樣的娃娃。”周芊芊笑起來,對孩子是有期待的。

  江時沒有再說話,心裡五味陳雜。

  到了醫院,一群孩子嗡嗡的擠進了病房,一聲聲謹哥哥喊得江謹都不知道該答應誰。

  湯貝貝對他們噓了一聲,小聲提醒,“你們的謹哥哥,還在養病,不能聽太吵的聲音,你們小聲點。”

  幾個小孩趕緊捂住嘴,表示自己沒說了。

  湯瀾把買的禮物,送到江謹手裡,輕輕地說;“江謹,你好些了嗎?”

  “是小瀾呀,我好多了。”江謹笑著接過禮物,“謝謝你們過來,我挺好的。”

  江謹和湯瀾是同一年,認真算,江謹還要晚湯瀾幾個月,算是他姐姐。

  但兩人在一起玩的時間多,感情好。

  “江謹,你很快好起來的!”湯瀾認真的說。

  “嗯,我也這麼覺得。”江謹笑著點頭,起身給她們倒水,他雖然看不見,但拿紙杯的動作卻很穩,還有端水也沒有撒出來。

  可還是有人擔憂。

  一向不會主動說話的安錦上前,接過水杯,說;“謹哥哥,我來幫你。”

  江謹輕笑,“是安錦也來了,好久沒聽見你的聲音,但是你別小瞧我,我可以的。”

  安錦還想說話,卻被另一邊的江恆阻止,讓江謹自己來。

  他哥雖然失明,但是他不是一無是處,一杯水都倒不了。

  安錦擔憂的看向他,緊張的盯著他一舉一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