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失憶竹馬對我一見鍾情了 > 第58章

第58章

  參加酒會少不了各種應酬,顧延霆已經習以為常了,應付起來也是得心應手,蘇洛甜對公司的事情不感興趣。只是坐在角落裡吃東西。

  和客戶談完事情,顧延霆剛準備去陪蘇洛甜,怕她一個人太無聊,突然,身後傳來好聽的聲音:“顧總,好久不見。”

  那是嘉興企業董事長的千金,柳雲溪,長得很漂亮,但也很嬌縱,一般人看不上眼,卻對顧延霆死纏爛打。

  顧延霆明裡暗裡都曾拒絕過她,但是她卻不為所動,這讓顧延霆很頭疼,今天蘇洛甜也在。萬一讓蘇洛甜看到,那可不是睡沙發那麼簡單的。

  但面上的功夫還得做:“是。柳小姐呀,好巧,我還有事失陪了。您自便。”

  顧延霆剛要走,柳雲溪就攔住了他的去路:“顧總。別著急走呀。我還有很多的話要說。”

  “顧某今天還要陪夫人。柳小姐還是找別人吧。”

  “你夫人,就是那個土包子?”柳雲溪聽說過蘇洛甜。聽說家室普通。沒什麼背景,真不知道顧延霆為什麼會娶她?

  顧延霆眉頭一皺。很是不滿,蘇洛甜是他的底線,誰也不能觸碰,他立刻陰著一張臉。

  “柳小姐,蘇洛甜是我的妻子,我不允許任何人說她半個不是。如果你還要胡言亂語。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這樣的顧延霆是柳雲溪沒有見過的,她不明白,蘇洛甜到底有什麼好的,顧延霆這麼維護她。不是說他是被父親逼著娶了她嗎?現在看來並不是那麼回事。

  她很不服氣,她要相貌有相貌,要家室有家室。還比不上一個蘇洛甜。她憤怒的說道:“難道我還比不上她。”

  “誰給你的勇氣和她比。在我心裡。她是獨一無二。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顧延霆不屑。漂亮家室的女人他見得多了。誰給她的勇氣。

  顧延霆也不再廢話,轉身就要離開,結果柳雲溪不甘心,想要追上去,卻不小心崴了一下,眼前就要撞到顧延霆。

  顧延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快速躲開,才幸免於難,可是柳雲溪就這麼生生掉下水池裡。

  少許的水漬賤在顧延霆的西褲上,好在不是很多,顧延霆只是拍拍衣服,一臉的嫌棄。

  “我們顧大總裁這麼不懂得憐香惜玉呀,這麼漂亮的姑娘,就眼睜睜的老人家掉下去呀。”來人真是許奕澤,商業酒會,許奕澤作為許家的大少爺自然也要出席。

  “又不是我推下去的。”顧延霆不以為然。

  “你再來的晚一點,酒會就結束了。”

  “我倒是不想來呢,我說,顧大總裁,您老還真是守身如玉呀。以前怎麼沒發現呢?”許奕澤調侃道。

  顧延霆對許奕澤翻了個白眼,便不再搭理他,這時,手機電話響了,阿林給他打的,是公司的項目需要他籤字。

  顧延霆是個工作狂,公司的事自然要親力親為,跟許奕澤打了招呼就匆匆離開了,同時,他也給司機打了電話,讓她送蘇洛甜回去。

  只是蘇洛甜一直在角落裡,再加上酒會人流多,並沒有看到顧延霆離開了,直到酒會結束,蘇洛甜沒找到顧延霆的人。

  猜測他可能公司忙,就走了,這個家夥,一忙起工作,老婆都忘了,蘇洛甜打算打車自己回家,路上卻碰到了傅雲琛。

  傅雲琛和楚文耀剛好要回去,見蘇洛甜站在路邊打車,在傅雲琛的示意下楚文耀按了喇叭。

  “上車,我送你。”直接了斷的一句話,沒有給蘇洛甜拒絕的機會,蘇洛甜打開車門,上了車。

  只是楚文耀,說是做了好久的司機,但是卻是不記路,蘇洛甜說了地址,卻繞了好幾條街。天都黑了。

  蘇洛甜也是沒脾氣了,她湊近傅雲琛的耳邊小聲說道:“你當初要選他做司機?半天了,繞了好幾條街,找不到路。我都記住了。”

  蘇洛甜聲音很小,小到只能兩人聽到。傅雲琛面上很淡然,事不關己,仿佛置身事外。

  “你們都是一丘之貉,誰也不用看不起誰?你以為你很聰明。”

  傅雲琛的話,把蘇洛甜氣的夠嗆:“你說誰呢,嫌我笨,我還嫌你長得醜呢。”

  其實傅雲琛長得並不醜。反而很帥,只是蘇洛甜一時想不到罵他的話,也不像失了面子。

  傅雲琛冷冷的看向她:“彼此彼此,比某些人好看。”

  “你別侮辱人了。我又沒得罪你了。我長的雖然不是傾國傾城,但也貌美如花。比你強多了。”

  傅雲琛突然笑了:“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人。”

  “對,我就是不要臉了,給你吧,正好你沒有。”

  此刻,蘇洛甜和傅雲琛就像一對打情罵俏的情侶。互相鬥著嘴。傅雲琛也只有在蘇洛甜面前才能放松。

  楚文耀繞了大半天。總算到了,蘇洛甜下了車,顧延霆忙完公司的事,得知司機並沒有接到蘇洛甜,正要出門。就見門口停了輛賓利。

  他認識車牌號是傅雲琛的車。傅雲琛,他們怎麼在一起。心中隱隱不滿,但蘇洛甜平安回來,比什麼都重要。

  傅雲琛送蘇洛甜回來顧延霆剛好出門,傅雲琛淡然處之。

  “顧總原來在家呀,我還以為你忙於公司而疏忽了顧太太,不過顧總也真是的,再怎麼忙,也不能把自己的妻子扔在酒會吧。要是出了什麼事,怕是得不償失了。”

  開口一句話,就暗示顧延霆為了公司,把蘇洛甜扔在酒會,雖然他有讓人去接,只是終究是不對的。

  但讓傅雲琛就這麼直接了當說出來,顧延霆隱隱的不滿。

  “讓傅總費心了。還讓您親自送回來,勞煩了。”

  “顧總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讓顧太太一個人回家,多不安全。我可沒那顧總那麼心胸寬廣。”

  明眼人都可以聽的出來,傅雲琛這是暗指顧延霆,不顧蘇洛甜的安全,讓她一個人回家。

  顧延霆也聽出來了,他強按住心中的怒火:“我自己的妻子,我自己會照顧,就不勞傅總操心了。很晚了,傅總還是早點回去吧。”

  顧延霆直接下了逐客令,蘇洛甜也累了一天,準備送走傅雲琛就回去歇著。

  傅雲琛笑笑:“好,既然如此,甜甜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累了一天了,還有,別和顧總吵架,他也不有意的。”

  顧總氣急敗壞,恨不得直接傅雲琛扔出去,蘇洛甜一臉懵,這家夥在玩什麼,甜甜,她跟他很熟嗎?叫的那麼親。

  “慢走,不送。”顧延霆只是惡狠狠的留下一句話,就要上樓,傅雲琛卻突然拉住了他。

  顧延霆下意識的甩開,傅雲琛身子卻突然後傾,眼看著就要摔倒,還好蘇洛甜及時扶住了他。

  其實傅雲琛就是故意的。顧延霆愣住了,他剛才都沒這麼用力,而且傅雲琛是什麼人,堂堂的傅氏集團董事長。

  身手更是不輸他。怎麼可能那麼弱不禁風。輕而易舉的被他推到。看來他就是故意的,挑撥離間的同時,還佔蘇洛甜的便宜。

  “傅董事長,麻煩你放開我夫人。”說著上前拉開了擁抱的兩人。

  “顧延霆你幹嘛推人呀。”

  “我沒推他。是他自己摔得。”顧延霆極力解釋。

  傅雲琛打斷了兩人的話:“甜甜,別和顧總生氣,可能是我剛才說的話,讓顧總不高興了,算了,我還是走吧。別讓你們為了我吵架。”

  說著,挑釁的看了眼顧延霆就離開了,顧延霆也氣急敗壞的離開了,蘇洛甜一愣,他還生氣了。

  她都沒有怪他。不打招呼就離開,讓她一個人打車回家,只是現在顧延霆根本聽不進去話。

  蘇洛甜也回了自己的房間,原本兩人應該回老宅,但今天由於參加酒會,實在太累了,就先暫時不回去。等過幾天再回。

  蘇洛甜冷靜下來,回想起今天傅雲琛的異樣,似是想到了什麼,同時,也感到無奈又好笑。

  這兩人商界大佬竟然也像女人一般,顧延霆倒還說的過去,可傅雲琛又為了什麼,他可不會認為他是自己爭風吃醋。

  說不定就是單純氣一下顧延霆,這是何必呢。蘇洛甜打算找個機會和顧延霆說清楚,只是這家夥是真的生氣了。

  一連幾天不見人,一問不是在公司就是在應酬,蘇洛甜很難見到人。

  酒吧豪華包廂內。

  相對於外面喧鬧的吵鬧聲,包廂顯得格外僻靜,與外面的吵雜完全是兩個世界。

  顧延霆一言不發喝著悶酒。旁邊還有漂亮美女,許奕澤也在一旁,他看著顧延霆心情不好,可是為什麼,他卻什麼也不說。

  許奕澤第一反應就是他和蘇洛甜鬧矛盾了,但兩人平時感情很好呀。但夫妻之間哪有不吵架的。

  “一來就喝悶酒,到底怎麼了,你和嫂子吵架了?”

  顧延霆不回答,他越想越氣,蘇洛甜竟然為了一個外人不相信他,那麼明顯,她難道就看不出來嗎?

  還是她是故意的。明明知道傅雲琛再挑撥離間,就是再維護他。面對許奕澤的回話,他不知道怎麼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