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龍族:從只狼歸來的路明非 > 第八十章 錯過一個億

第八十章 錯過一個億

  海風從窗外吹入,弗羅斯特·加圖索在處理文件,他那天**玩的哥哥不知道又去哪兒風流去了,從被任命為代理家主起,他就沒有一天清閒過。

  古董桌上擺著一疊厚厚的文件,陽光照在他花白的頭發上,反射的光像是被碾碎的銀鏡,細密而耀眼。

  房間家具古典而優雅,放在桌邊老式的黑色撥號電話,忽然“叮鈴鈴”地響起來。

  “這裡是弗羅斯特·加圖索。”他平靜無波的臉上有深深的法令紋,無論何時,他的黑色西裝都挺括整齊。

  他安靜地聽電話那頭的聲音,放下了左手的文件。

  電話掛斷後,他從座椅上站了起來,搖動響鈴。

  與此同時,世界各地,4通電話同時響起。

  卡塞爾學院,希爾伯特·讓·昂熱從座位上起身,在曼斯的注視下,離開了會場。

  老唐很輕松就從大門進去,保安都沒搜身,就把他放進來,還恭敬地敬禮。

  進門,中世紀城堡模樣的建築映入眼簾,綠色的草坪、緋紅色的鵝卵石、古樸的建築群...

  濃重的歷史氣息撲面而來,老唐本以為任務地點會是某個帳篷搭建的秘密營地,一堆在臉上畫迷彩的兇神惡煞的特種兵會來接待他,但他完全猜錯了,這裡空無一人。

  他唯一的感覺就是安靜,風吹得泛黃的銀杏葉飄落,和煦的午後陽光照在鵝卵石小路上,正門的白色大理石雕像在水池裡噴水,波光粼粼,一切顯得安靜和諧。

  鴿群撲打翅膀從地面上飛走,停在遠遠的教堂紅頂,他的晦氣能力又在作怪了。

  他從來不能和小動物好好相處,街上見到被丟在紙箱裡的流浪貓,他走過去,小貓咪只會蜷縮在箱子角落發抖,甚至於他一伸手,小貓咪還會發出刺耳的叫聲。

  他其實也想過養一只貓咪的,一個人住總覺得缺了點什麼,夜晚從床上驚醒,有時會忍不住張開嘴呼喚某人的名字,可在第一個發音出口後,他才發覺,根本沒人陪伴在身邊。

  這裡像是某個公爵的避暑山莊,老唐左瞅右看,除了門口的保安,硬是沒找到一個活人,那些鴿子的眼睛一直盯著他,他的後背忽然有些發麻,像是有一股來自西伯利亞的寒潮灌進衣領。

  “趕緊把文件交了走人吧,這地方感覺怪怪的。”老唐吸了吸鼻子,拿出手機跟著導航走。

  穿過綠蔓攀枝的花園,從雕刻著獅子的拱橋上越過。

  童話般仙境般的景色,如此美好的風景他只在電影裡看到過,隨便拍一張照,都能上傳到需要付費的壁紙引擎當電腦桌面用。

  過去的任務地點不是黑暗潮溼的泥巴土墓,就是荒涼炎熱的沙漠,他哪裡來過這種好地方,不過他內心倒是沒什麼特別的波動,精美的花瓶和技藝高超的園藝也不能讓他多看一眼。

  “繼續往前走,他在等你了。”僱主發來最後一條消息。

  老唐遠遠看見一個人影,銀色的老人微笑著對著他揮手,背影筆直得讓人不禁想到墓碑和鍾樓一類的東西。

  “你是收文件的?”老唐把胸口綁著的繩子解開,取下黑色的文件袋。

  他把黑卡疊在文件袋上,重疊著遞給老人。

  在那條提示亮起的一瞬間,整1萬美金到賬的短信就發過來了,一分沒少,似乎連手續費僱主都替他交了。

  老唐望向身後的巨大圓形建築,他聽到了騷動聲,看樣子這裡還是有活人的,不是什麼海市蜃樓或者鬼城,這讓他心中的不安消散了一些。

  對不知道的東西要保持敬畏,不管用在哪裡,這句話都很合適。

  “歡迎你的到來。”老人說著純正的美式英語,接過文件袋和黑卡,“要不要進去坐坐,我們正在舉辦活動。”

  “算了。”老唐搖搖頭.

  他該走了。

  獵人是一個隨時需要保持警惕的行業,他不會因為對方表露出來的好意,就輕易放下警覺。

  僱主願意花費一萬美金來運送一份文件,那這絕對不是什麼美女**或者最新期的時代周刊,毫無疑問,這袋子裡裝著機密。

  不該問的不問,不該知道的不起好奇心。

  君不見電視劇和動漫裡多少笨蛋,為了一時的好奇心丟了命?他們本來有機會幹完這一票就回家取老婆的。

  老唐絕不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他不會表現出任何不該表現的異常。

  完成任務,然後走人,這才是一個合格獵人的生存之道。

  “那就恕我不送了。”老人微微鞠躬,“請慢走。”

  “應該的。”老唐點點頭,順著來時的路轉身離開。

  他的警惕心一直保持到走出那扇大門,保安們再次對他敬禮,身子站得筆直。

  走到路邊藏著的摩託車邊,他終於忍不住發起了歡呼。

  “臥槽!這錢來得也太爽了!”他吹著歡快的口哨,看著卡裡的餘額,喜笑顏開,“歐耶!爽翻了!”

  他拿出有刮痕的卡親了一口,計劃著後天晚上帶那兩個慫貨去哪兒吃飯。

  引擎再次轟鳴起來,摩託車在公路上狂飆,只是狂喜的老唐沒有發現,在輪胎印的左邊,斷斷續續地有汽油從油箱裡滴落,把灰色的公路浸溼成深黑色。

  ...

  會場中央,昂熱大步軒昂地走到最高臺,從所羅門王手裡搶過了木槌。

  “各位,會議暫時中斷,有特殊情況,現在,將對路明非的裁判進行新的資料補充。”昂熱使勁敲了一下木槌,“同時,各位校董,也通過遠程手段一起旁聽這次會議。”

  曼斯頓時眯起了雙眼,他從來沒聽他背後的校董說過這件事情。

  昂熱微笑著看向曼斯,對著他的老朋友揮手。

  句號,已經畫下,從他拿到那個文件袋開始,結局就已注定。

  裡面裝的不是資料,而是支票,價值一億美元的支票。

  這張支票,將無償由卡塞爾學院和六位校董平分,它來自於那位那位從來沒有出席過校董會的校董,那位每年都提供大量資金,卻從未插手過事宜的校董。

  他的做法簡單粗暴,把整塊的蛋糕塞到你的嘴裡,讓你噎得說不出話來。

  他第一次出手,就向所有人彰顯他的魄力。

  天,要變了。

  他來的意思只有一個,路明非,我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