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我心依舊[黑衣組織] > 奇怪的尋人事件(八)

奇怪的尋人事件(八)

  “表是那個高大男人的吧?”柯南問道。

  “不是,他在用力勒死廣田先生的時候,因為廣田先生拼命抵抗而弄壞了自己的手表。之後,我送給他的……”

  宮野接著說:“唉……計劃是很周詳,不過每個人都難逃一死……開車技術一流的廣田先生……以及孔武有力的他……都躲不過死神的召喚……我早該知道組織不會放過我……”

  “組織?”

  “那是個被層層謎團包圍的巨大組織……我是最基層的人員,唯一知道的……就是組織的代表色是黑色……”她強撐著說道,盡管她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此時如此相信一個孩子。

  “黑色?!”柯南聯想到……

  “嗯……組織裡的人都穿著黑色的衣服……就像一群烏鴉一樣……”

  〔難……難道說……是那些黑衣男子……?!〕他瞳孔猛縮。

  突然,宮野抓住了他的手:“盡管我還有很多不甘心……但我最後……想請你幫一個忙……裝有十億日元的箱子,我寄放在了酒店的櫃臺,希望你能早那些家夥一步拿走……”

  蘭帶著一群人趕來……

  “如果柯南被壞人綁架,那就糟了!”她內心著急無比。

  “拜託你了……小偵探……”宮野明美嘴角含笑地,松開了手,躺在地上,再也不動了……

  “啊……”他眼睜睜地看著生命的流逝,卻無能為力。

  眾人站在旁邊,一時無言。

  他們終究還是來得太晚……

  〔十億日元果然如她所說,在酒店櫃臺找到了……鈔票號碼也和被搶的錢一致。三個死者的罪行也終於明朗了。掉在雅美小姐附近的□□上,發現了她的指紋……案件就以她畏罪自殺宣告閉幕……〕

  〔但這次案件真正的主使者……卻銷聲匿跡……可是,總有一天,我一定會……把那個混蛋……給揪出來!〕

  他堅定地在心裡說。

  -

  警鈴聲響徹在港口附近,這個夜晚不曾安寧。

  “聽說……那有個女人畏罪自殺了!”路人們在警戒線外討論著。

  “用的是槍!我睡覺的時候聽到槍聲了!”

  喧鬧。

  但她耳邊卻安靜無比。

  -Gin,無論如何,求你……放過宮野。她畢竟是Sherry的姐姐。

  -嗯。

  可笑,可笑。

  當初那個“嗯”還猶如在耳,宮野明美卻已經死了。

  她怎麼面對志保?志保又會做出什麼?

  不知道。

  羽生澪再次坐上車,消失在夜色裡。

  -

  地下停車場。

  銀發的男人靠著車,抽著煙,模樣也有些說不盡的惆悵。

  “大哥……”伏特加有些擔憂地小聲開口。

  “我騙了她……”琴酒苦笑。

  “大哥,宮野明美的死……是必然的,從她想要脫離組織的那一刻開始,就早已決定了。……不存在欺騙她的。”

  琴酒吐出一口煙:“她要來找我了……”

  伏特加一時有些茫然,宮野明美不是已經死了嗎?

  刺耳的汽笛聲傳來。

  琴酒閉上眼,來了。

  她來了。

  -

  “你騙我。”出乎意料地,她的語氣很平靜。

  “嗯,我騙了你。”琴酒緩緩睜開眼睛。

  “你騙我。你根本沒想過放過她。”她又重復一遍。

  “嗯,我騙了你。”他不厭其煩地承認。

  無數次的重復以後,羽生澪掏出了她用的最順手的勃朗寧,絲毫沒有猶豫地打向他的腿。

  琴酒沒有躲,但子彈進入皮肉的那一剎那,還是忍不住悶哼了一下。

  伏特加見勢,要下車。

  “坐著。”受傷的男人說。

  “陣,你騙我!”□□chwasser的表情有些猙獰,不復以往的淡漠,滾燙的淚水流淌下來……

  “對不起,”他自嘲地笑了一下,拖著腿走向她,“我沒想到,我這個人……會說出這句話。”

  “是嗎……”她哭著吼他。

  琴酒還算溫柔地,擦著她臉上的淚水,羽生澪猛地避開。

  明明應該恨他的,但卻也忍不住心疼。

  組織的風格一向如此,她早該知道宮野明美必死無疑。

  只是她太相信她的阿陣老師了,她以為他一定會信守與她的承諾……

  這一次,是她幼稚了。Gin為了讓她安心,還是善意地欺騙了她,但她卻只想著恨。

  接著,便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

  “別哭了。”他蹩腳地安慰著。

  她哭了,澪意識到,這是她這些年來,第一次流淚。

  生平第一次,像個孩子一樣,流出眼淚,哭出聲來。

  男人輕拍著她的背,這次她沒有再次推開他。

  直到她不再抽泣。

  “上車,我送你回去。”澪又恢復了以前的模樣,伏特加想要阻止,但琴酒已經坐上了她的車。

  疾馳而去……

  -

  良久的沉默後,她還是開了口:“Gin。”

  “嗯。”琴酒忍著疼痛,看著駕駛位上飛速飆車的人。

  “是不是,如果那個人是我,你也會……?”她輕聲問。

  一句看似無頭無尾的問句,琴酒卻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沉默幾秒後,薄唇輕啟:“……不會。永遠。”

  是嗎……羽生澪沒有再開口,只是加快速度,朝他們的“老巢”開去……

  琴酒還有一句話沒有說。

  -我的確騙了你,但其實有一剎那,因為你,我想過,放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