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娛樂圈]遊戲人生 > 第117章 第一章

第117章 第一章

  殯儀館,專門做死人生意的地方,今天館裡的生意不錯,幾個靈堂都有‘人家’。google搜索"書名 本站名稱"

  一排六間,全部滿客。最近金融危機,死的人特別多,殯儀館的生意就格外好。好到前五家的賓客們推杯換盞,場子弄得很是熱鬧,也就最後一家不太一樣,那家僅有的幾位在呼嚕吃席的人,身上描龍畫鳳,看打扮就不是什麼好人。

  這不是死了哪位道上的大哥,而是高利貸追債追到了靈堂。

  夏知希覺得自己的人生大概就是跟債務和靈堂過不去,玩個遊戲也能扯上關系,這遊戲還真牛逼,能一比一還原,就是換了國籍。

  身為一個‘玄幻遊戲’的玩家,天選之子,夏知希有個主角必備的悽慘身世。

  生於重男輕女的鄉村,村子很封閉,人的觀念就很封閉。封閉到女兒生下來能直接淹死,犯法?得先有人去告啊。

  也不知道是命好還是命不好,夏知希作為長女,好歹是第一個孩子,多少活下來了。還有個期盼兒子的家庭長女所必備的名字,招娣。

  招娣她媽一直也沒生下男孩,倒是生下了盼娣,萊娣。第三個女孩出生的時候,招娣十二了,家裡覺得能嫁人了,就準備賣了嫁了她。

  這一年,招娣小學二年級,別問為什麼十二歲才上二年級。要不是兩年前新來的支教老師願意每年給家裡五百塊,招娣現在可能就是個文盲。

  五百,巨款,對這個家庭來說那是天上掉餡餅。要舍了這五百塊家裡還真舍不得,可買娶招娣的老瘸子願意給水靈的小姑娘開價聘禮五千。

  五千,這已經不是巨款的問題了,是天大的錢!能讓招娣他爸換個能生兒子的老婆的錢!賣嫁!

  招娣差一點就嫁過去了,就差一點點,支教老師帶來的警察就沒辦法把她救下來了。或者說,是救下了一位少年犯,因為招娣想要同歸於盡。

  她偷偷採了藥,要學支教老師跟她講過的故事。剔肉還母,剔骨還父,順帶達成一家人永遠在一起的成就。

  招娣一家進了警察局,家裡的飯菜就沒人碰了。警察也無能為力,還是得放人。支教老師不忍心,出價一百,想暫時保護一下孩子。在他的暫時保護下,招娣有充分的不在場證明,家人誤食毒草,全部涼涼。

  不對,盼娣和萊娣還活著,只是成了孤兒。

  幹飯只有大人能吃,賠錢貨沒資格。

  成為孤兒有好也有不好,三個女孩最大的那個才十二,最小的那個還沒斷奶呢,這能有什麼好的。好處大概是,萊娣有人願意抱走當自家孩子養,盼娣麼也還小,有人想帶回去當童養媳。說實話,好歹是條生路,能活下去,沒什麼不好。

  可惜盼娣沒活多久,她餓急了,偷偷吃了點幹飯,家裡人都死了,即沒錢也沒人帶她去醫院,她也不敢說自己不舒服,一直忍著,忍到人沒了。

  招娣十二了,在村子裡算大姑娘了,不然也不會有嫁人這回事。她運氣是三個姐妹裡最好的,教了她兩年的支教老師不忍心,一直接濟著她。

  村子愚昧,一個大男人三天兩頭往小姑娘那送東西,只是因為同情?誰信呢,肯定是看上了啊。

  大學生一腔熱血想無視那些流言蜚語,可學校的老校長跟他說,你覺得無所謂的那些流言能毀了那孩子的一生。遠的不談,近處就能看見,因為你經常去,你說是去補課,村子裡的男人卻認為他們也能去補課。

  小姑娘才幾歲,你能二十四小時保護她,照顧她一輩子嗎?

  男大學生回答不了這個問題,男大學生只能在網上求助,有沒有人能幫幫這個忙。天下好心人總歸是有的,有人來幫忙了,有人把招娣送進了孤兒院。

  從這方面來說招娣運氣真不錯,她即沒傷也沒殘,臉蛋長得也不難看,有一對夫妻看上了她。

  那對夫妻真的是好人,妻子不能生,丈夫才想著領養。一開始就沒打算要男孩,他們都更喜歡女孩。

  女孩有了新名字,叫夏知希。

  這個名字爸爸媽媽翻了好多書才取的,意思是越少人知道就越珍貴,知希是他們珍貴的寶貝。爸媽希望女兒樂觀豁達,生活充滿希望,永遠充滿希望。

  夏知希正經過了兩年好日子,有愛她的爸爸媽媽,有可愛的小夥伴,每天都能吃飽肚子,還能吃更多好吃的,甚至於不用幹活。那日子好到像個美夢。

  事實也證明,那就是個夢。

  夢裡很愛媽媽的爸爸真的很愛媽媽,可他也想要個兒子,他也有兒子,只是並非媽媽說生。

  媽媽終究還是知道了,夫妻倆大鬧,最終離婚。夏知希選了媽媽,她永遠記得,媽媽蹲在她面前,小心翼翼的問她,你願不願意跟我回家。

  夏知希願意的,她願意跟媽媽走。

  跟媽媽一起生活的日子相對於還是一家三口時過得不太好,爸爸一直糾纏,弄沒了很多媽媽的工作,家裡沒收入,只出不進,日子總歸會出問題的。

  夏知希又想上山採藥了,但爸爸也沒那麼壞,她也怕媽媽傷心,她試探著問媽媽,我們能離開這座城市嗎?

  媽媽也想,但外公外婆還在呢,這怎麼辦呢?

  沒有辦法,日子越過越遭,爸爸從糾纏變成了報復。夏知希很認真的問過媽媽,要是爸爸死了,你會難過嗎?

  媽媽怒急了說恨不得親手殺了他!

  因為爸爸在糾纏媽媽的時候失手把外公推下了臺階,外公還在搶救,也不知能不能活。

  夏知希上山採藥了,這顆藥,叫賭。

  爸爸染上了賭癮,沒有時間糾纏媽媽了,可家裡也因為外公的病逐漸困難起來。親戚朋友借遍了,老人也走了,外婆經不起打擊跟著倒下,很快,家財散盡,人也沒了。

  家裡就只剩他們母子了,萬幸,沒有人再糾纏他們。

  夏知希有很多辦法搞錢,城市跟村子裡一樣,明面上都是仁義禮智信,私下裡各有各的道。就像支教老師從來都不知道,村子裡他能看到的女人,都是跑不了也不想跑的女人,想跑的女人都被關在地窖裡。

  可夏知希不敢搞錢,她有一次給了媽媽一萬塊,媽媽嚇壞了,媽媽哭著打她。媽媽打的一點都不疼,但夏知希怕媽媽哭,媽媽哭的眼睛都腫了。

  生活太難了,未成年打工都沒人要,夏知希也不知道怎麼辦了。

  努力學習爭取獎學金?這是一條路,可這條路老是讓她要離開媽媽。要去別的城市比賽,還要出國參加競賽。

  她出了一趟國,回來媽媽就進醫院了,她討厭學習,哪怕媽媽只是不小心被過路的車擦到,她也很討厭。

  夏知希不願意出國,不願意去所謂的高校,她只願意待在媽媽身邊。

  母女倆生活在一個勉強算得上三線的小城市,城市裡大學是有,可別說什麼211、985了,連個三本都勉強。學校一般不談,學費還很貴!貴到夏知希死活不願意去讀大學,她就想打工,成年了,可以打工了!

  家裡還欠了債要還的,哪有錢上大學呢!

  媽媽還是哭,哭自己沒用,哭女兒以後可怎麼辦,哭的夏知希心一揪一揪的疼,那要不,上個大學?

  上了大學夏知希發現,學校很容易搞錢,還都是不會讓媽媽哭的搞錢方法。她把刑法典都背下來了,媽媽說不許做的事,一件都沒有。

  學校裡小到幫忙寫作業,大到幫忙替考,再加上幫忙寫畢業論文,都是幫忙,是幫助同學,是互幫互助,是刑法典裡沒有寫明不準幹的事。

  夏知希大四了,家裡的錢也總算還完了,家裡的雞翅總算不是只有她一個人吃了。夏知希問媽媽,想不想去其他城市。

  她私下裡算過,考個研究生,尤其是好學校的研究生,她能搞更多的錢!

  媽媽不知道這回事,媽媽可擔憂女兒的成績了,她經常要補考(給別人替考了,自己就沒成績)。就女兒這個成績,去了大城市會不會太辛苦了?家裡債都還完了,沒必要去拼了吧?女孩子安安穩穩的不就挺好的嗎。

  夏知希覺得很有道理,她準備考公,當個安安穩穩的女孩子。

  考公很順利,就業也很順利,不順利的地方在於,媽媽年紀大了,一個沒注意,摔倒了。夏知希趕到醫院,醫生說沒事,夏知希很害怕。

  媽媽四十才領養的她,如今已經要六十了,她不能離開家,太危險了。

  夏知希想辭了工作照顧媽媽,媽媽不願意,工作怎麼能辭,她就是不小心滑倒,扭傷而已多大事啊。

  夏知希拗不過媽媽,她一直也拗不過,只能就這麼著。

  就這麼著,一輩子過去了。就這麼著,她送走了媽媽。

  夏知希這一輩子,唯一在乎的人沒了,她要去找媽媽。

  找到媽媽之前,遊戲出現了。

  g說了很多廢話,夏知希都不在意,什麼男人,什麼世界首富,什麼都不在意,她只想找到媽媽。g說,遊戲裡可以。

  她沒有要什麼金手指,也不對,還是要了的,她想成為媽媽的親生女兒,她想長得像媽媽一些。

  提前告知,完全一樣的人物建模是不可能存在的,只能盡可能相似,可以接受嗎?

  行,夏知希回答。

  遊戲就這麼開始了,始於靈堂之上,夏知希今年十六歲,有個以愛之名看不得老婆好的父親,有個什麼都好的母親。還有兩位因病離世的外公外婆,以及,家裡負債累累,高利貸都欠上了。

  總結來說,確實不是完全一樣,但大方向沒變,除了她換了國籍。

  沒玩遊戲時,十六歲的夏知希就能讓父親離開他們的生活,玩了遊戲的十六歲夏知希也可以。

  父親離開了母女倆的生活,這次夏知希有好好學習靠了個好大學,她的錄取通知書讓媽媽高興的都哭了。夏知希很懊惱,早知道上一次她也好好考了。

  這一次跟之前不太一樣的是,國家小,很小。小到夏知希能說服媽媽,跟她一起去首爾。這次夏知希也有經驗了,她跟媽媽撒嬌,她一個人從小城市去首爾,會被同學欺負的,媽媽要去保護她。

  母女倆決定要去首爾,搬家的前一天,鄰居家的兒子跟她說,我一定也會去首爾的,你等我。

  “你考的是大田(大學)。”夏知希讓鄰居清醒一點。

  鄰居被噎住,“你給我點信心會死啊!”

  夏知希想了想,握拳對著他,“加油哦~”

  “呀!”

  鄰居太麻煩了,鄰居很快被拋在腦後。

  母子兩剛到首爾,日子過得很一般,一般的都得醬油拌飯,小菜都太貴。夏知希努力了幾年也不過是在大學前還完了高利貸,如今是一貧如洗。

  畢竟,刑法典都差不多,換個國家也有很多事不能做。

  不過清貧的日子,母子兩就過了幾個月,首爾大還是集中了不少有錢人的,夏知希很快搞來了錢,母女倆的日子就好過了。

  好過到夏知希通過一個要她幫忙替考的學長貸款,買學校附近了塊地,在地上蓋了個考試院一樣的家庭旅館。然後跟媽媽說,同學家的旅館要招個阿姨,平時給學生們做做飯,別的也不用幹什麼,當然工資也不高,不過包吃住。

  所謂家庭式的考試院,就是都租住給學生的。房子在首爾大附近,來租房的當然都是校內的學生。韓國大學宿舍很難申請,學生多半是在外租房。

  這樣的房子好處是便宜,壞處是得跟人合租,共用公共空間。

  善意的謊言能給夏知希帶來的好處是,一口方言的媽媽不用被所謂的首爾人給排擠,她以前都不知道這件事,是去接媽媽下班的時候,別的阿姨自以為她聽不到的嘀咕。

  鄉下人什麼的,大家都是鄉下人不就行了麼。

  考進首爾大的外地人多得是,這國家小成這樣,開車一小時,哪都是外地人。

  家庭旅館裡住滿了外地人,大家都是外地人,都說著多少帶點口音的首爾話,沒人在意誰的首爾話說得更‘標準’。

  但這個善意的小謊言還是有點bug,媽媽不願意住在所謂的‘管家房’裡,她寧願住雜物間。

  理由是管家房空出來也能招個房客啊,這不是能多賺點錢麼。雖然旅館不是她們的,但給老板打工就得為老板著想啊。

  何況雜物間也不小,能擺下一張床,洗手間和廚房都是共用,睡雜物間也沒什麼啊。

  夏知希特別想說我不想睡雜物間,不想打地鋪,更不想你跟我一起打地鋪。但她要是說了,媽媽可能會責怪她,正在她想招之時,有人送上門來解決這個問題。

  “行,我借你,來吧。”

  “真的?你不會背著我告訴我爸吧?”

  “不會,來吧,要我去車站接你嗎?”

  “不用,你把地址給我就行。”

  跟夏知希打電話的是鄰居家的傻兒子,智商大概五十?可能連五十都沒有。

  兩人高中同班,夏知希因為父母離婚轉學轉過去的。這位的成績能差她一條街,對方不能理解她怎麼能考那麼好,夏知希也不能理解,他怎麼能那麼蠢?

  鄰居家人也很好,是老鄰居了,在媽媽被爸爸糾纏時幫忙,在外公外婆的葬禮幫忙,媽媽一直說他們欠對方好多人情。那對夫妻難得讓她們幫個忙,也就是想讓夏知希給兒子提升一下成績。

  夏知希真的幫忙了,但她做不到,這家夥的智商疑似負五十。怎麼教都聽不懂,蠢到了夏知希不能理解的地步。

  “明明是你太變態了!我問你為什麼a等於b,你跟我說它就應該等於b,我聽得懂個鬼啊!更聽不懂了!”

  生活不易,夏夏嘆氣,“你多吃點核桃,補腦。”

  “滾!”

  鄰居家的傻兒子有個夢想,想要成為演員。這玩意兒一聽就不靠譜,全家反對。鄰居大伯,硬壓著他把志願填了大田大學,學語言,未來當個老師或者翻譯多好,多穩當。這位大學剛上一年就要離家出走,來首爾闖蕩。

  離家出走麼,肯定就沒錢啊,這不就打電話給小夥伴借錢了麼。

  打電話之前,親故以為自己借不到錢的,說不定還會暴露自己要離家出走的事,她肯定會跟他爸講的!萬萬沒想到,居然成功了!奇跡啊!

  奇跡女孩有個要求,我也借你錢,翻一倍都行,但你要住在我指定的地方,旅館裡的雜物間,房租我都給你免了,如何?

  不如何!這擺明是個套路!

  “你是不是想先把我騙住,再找我爸來抓我回去?!夏知希我告訴你,不可能!”

  夏知希沉默片刻,中二少年不好搞啊,要不這樣吧,“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以我的秘密為要挾,讓我不告訴你爸媽你離家出走。你也負責保守我的秘密,你講出去,我就打電話給伯父。”

  “什麼秘密?”

  秘密就是房子是我的,但我沒辦法解釋錢怎麼來得,我媽會擔心,我就騙我媽房子是別人的,我們是看房子的。但我媽非得住雜物間,裝好的管家房她不住,這也是我讓你住雜物間的原因,你佔了地盤,她就得住管家房了。

  親故沉默良久,“所以錢是怎麼來得?”

  “我打電話給”

  “別呀~好商量啊!”

  商量的結果就是兩人一起回了旅館,看到那個兩層小樓的親故很擔憂的抓住夏知希的手,“你該不會真的去賭錢了吧?那是犯法的!”

  南韓禁止賭博是其一,其二就是夏知希在學校不管跟人賭什麼都沒輸過。

  夏知希懶得搭理他,她跟草履蟲的腦回路不在一條線上,草履蟲就老老實實聽安排就行。

  老老實實聽安排的大男孩住進了雜物間,夏媽媽一個字都不信什麼,我就是來首爾玩兩天過幾天就回去的屁話。

  夏知希:這話我媽不會信的!親故:先哄著啊!

  作為家長,孩子屁股一撅就知道他們要玩什麼花招。夏媽媽當即給鄰居打電話,親爹隔天就殺到首爾,準備打死兒子!

  兒子表示我已經休學了,你就算把我關在家裡一輩子我也會找機會跑的。何況你也關不了我一輩子!

  最終,父母拗不過子女,答應讓兒子在首爾試一年,一年要是不成功還得老實回去讀書。兒子想著能拖一年是一年,鼻青臉腫的答應了親爹。

  老父親把蠢兒子託付給了老鄰居,主要是託付給夏知希,授命她不聽話就揍,但凡那傻子敢還手,回去他就打死他!

  “爸!”

  “別叫我爸!誰是你爸!”

  “媽!”

  “夏夏~阿姨就把仲勳拜託你了,他傻得很就”

  “媽!!”

  “你媽死了!被你氣死的!”

  爹不是親爹,媽已然入土的尹仲勳,欲哭無淚,為啥相信那個變態!那變態除了學習好其他都是弱智!信她還不如信我呢!這家夥在學校樹敵無數知道嗎!敵人都論班算!要不是怕被告老師,她都活不到現在!

  尹仲勳眼中的夏知希是個變態,不是罵人,就是個變態!還不是學習好的那種變態,是真正精神有問題的變態!

  這變態眼看貓咪掛在樹上下不來,也不去喊人幫忙就擱那看,看毛毛啊看!有沒有同情心!

  她更變態的是,阿姨覺得貓可憐想養,就喂了兩天她就不高興,居然給貓糧裡下安眠藥,還要抱著貓丟掉!要不是他發現,貓就涼了,這個神經病啊!大變態!

  小時後明明是個萌妹子,越大越變態!

  這變態在學校裡除了他一個朋友都沒有,有得只有客戶和敵人,客戶時不時也會變成敵人!只要給錢,誰都是她客戶,但就算是她客戶,該鄙視智商還是鄙視智商,要不然就不說話,也就是他脾氣好知道嗎,不然早就跟她絕交一百次了!

  說好要跟變態絕交一百零一次的尹仲勳並沒有暴露小夥伴買房的事,小夥伴去問他為什麼不暴露。

  男孩子拍著胸脯表示自己很講義氣,“哪像你!”

  女孩子有些苦惱,“可我想讓你說啊。”

  尹仲勳懵逼,“這不是個秘密嗎?”

  “但有你這個離家出走的做範本,我只是說了謊,應該算乖巧的吧?”夏知希覺得自己很乖巧,“我以前沒發現還有催淚棒這東西,謝謝你。”這家夥用那東西跟他爸哭嚎來著。

  眨巴著眼睛的尹仲勳不太確定的回答,“不用謝?”

  “還是要的。”夏知希伸手示意,“你去跟我媽說吧。”

  “為什麼你自己不說?”

  “我看看情況,如果我媽太生氣,我就說你瞎編的。”

  差點給氣笑了的尹仲勳兇她,“你就是推我去死唄!”

  “還借錢嗎?”

  “去就去!”

  夏媽媽都能知道鄰居家的兒子扯謊了,能不知道女兒搞事嗎?她早知道了,只是她一直都不太確定而已,等著女兒自己說呢。

  他們家夏夏從小就跟別的孩子不一樣,特別聰明,特別乖,就是不太會和人相處。老是用眼睛直勾勾的看人,好不容易教回來了,讓她別盯著人家眼睛看,也別老是面無表情,要多笑笑,也還是不太會跟人相處,更不會跟她說謊,每次撒謊眼睛就直勾勾的看著她,看得她好幾次都憋不住要笑。

  媽媽知道女兒聰明,知道女兒偷偷把貓抱走了,還知道女兒可能跟別的孩子不一樣,很不一樣。但那有什麼關系,她會看住她的,她會好好教她,她的夏夏很乖,不會做壞事的。

  很乖的夏夏扯了大謊,夏媽媽差點氣死!她以為房子是女兒租的要弄旅館,結果是買的?

  你哪來的錢?!

  夏媽媽舉著擀面杖,對著兩個跪在牆角雙手高舉的兔崽子威脅(尹仲勳:為什麼我也倒黴?)說不出個所以然來,今天你們就別想活!(尹仲勳:所以說,為什麼我也被牽連?我不是從犯啊!)

  夏知希一般不跟她媽撒謊,除非是她認為不能跟媽媽講的,比如‘上山採藥’。這次她本來也不準備說,但她懷疑自己的智商被隔壁的蠢貨汙染了。

  既然媽媽就知道了,那就說啊。

  說出來的過程很復雜,涉及的相關人員也很復雜,簡單總結就是一場替考。

  “什麼考試有那麼多錢?!”夏媽媽不信,“那麼大一筆錢!”

  夏知希想說那是國考,事關一生,當然值錢。不過又想到那個好像觸犯民法,就改口為,“他沒有給我很多錢,只是幫我爭取了一個貸款的名額,那對他來說很輕松,錢還是我自己還。”以防萬一,補充到,“房租夠我們還貸款的。”你不要住雜物間!

  夏媽媽懷疑的看著她,“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尹仲勳跪的膝蓋疼,“那些富二代要個貸款還不是一句話的事,絕對是真的!那幫人實際上也沒給錢,最終錢還不是我們自己還麼!”

  夏媽媽有些信了,再看女兒,“真的?”

  直勾勾看著媽媽剛要點頭的夏知希被親故按著腦袋點頭,順帶被親故拉著發誓,絕對是真的!

  智商堪憂的親故別的用沒有,應付家長是一絕。夏知希有點羨慕他這個技能,為了表達敬佩之情,她藏起了他的錢包。

  第二天發現錢包沒了的尹仲勳整個人都不好了,錢包裡不止裝著他的全部身價還有剛跟夏知希借的七十萬(四千rb不到)!一筆巨款!

  尹仲勳樓上樓下的找,恨不得把草坪裡的每一根草都扒拉看他的錢包到底掉哪去了。上上下下找了許久也找不著,眼眶都紅了,他怎麼會把錢包丟了呢?!怎麼就那麼蠢!!!

  剛吃完飯的夏知希發現他要哭,從冰箱拿了根巧克力冰淇淋出來,安慰小夥伴?不是,去他對面吃,眼淚跟冰淇淋多配啊。

  哭唧唧的尹仲勳眼看那個變態蹲他對面吃冰淇淋,頭一扭換個方向哭,夏知希默默跟著換了個方向,冰淇淋才吃幾口呢!

  “呀!”

  “?”

  “姨母!”親故要告家長了,“你看她!”

  家長連忙過來,把搗亂的趕走,對小可憐講,“阿姨先給你點不就好了嗎。”

  “不行!”夏知希直接反對,“讓他打工還!正好你昨天非說不請鍾點工,打掃衛生多累啊,讓他幹!”

  夏媽媽沒好氣的拍了她一下,“你成天欺負他幹嘛,你也知道打掃衛生累啊,人家”

  “尹仲勳,你想清楚,我媽只能給我零用錢,你要是敢白拿我媽”

  “我幹!不就是打掃衛生麼!”

  夏媽媽連聲拒絕,尹仲勳已經打定主意要充當臨時鍾點工換錢了,看不清誰呢,我是要飯的嗎!

  至此,旅館裡打掃衛生的有了,每天早上要大清早爬起來給學生們做早飯的人也遲早會有的。夏知希想著蠢親故學習有障礙,但家務活好像還行,應該能給她媽減輕不少負擔。

  媽媽倒是不怪她撒謊了,可又擔心欠銀行貸款,想要節衣縮食的還錢。這怎麼行呢,她做的一切都是想讓她舒服,不是想讓她更累。

  夏媽媽身體倒是不累了,心累。大小夥子會做什麼家務啊,成天幫倒忙。

  夏知希不盯著還好,她能自己做,女兒一回來,家務活就都得尹仲勳做。這熊孩子都打碎她兩個碗了,兩套碗都不成套了!

  學習能力這回事呢,有壓力就有動力。家務活也不是誰天生就會的,夏知希觀察了一段時間發現,鍾點工有點消極怠工,就給他頭頂掛了根胡蘿卜。

  做鍾點工是有工資的,我媽想省錢又不是我想省。你好好幹活,工資我照發,你去哪打工不是打工,還不如給我打工呢。

  “幹不幹?”

  “必須幹啊!”

  鍾點工正式上線,領到第一筆工資的尹仲勳豪情壯志的要承包旅館的所有活,甚至於想開發新技能。只包早餐算什麼,晚餐我們也可以包,飯我做,阿姨看著就行,錢分我一半!

  “你煎個雞蛋都是糊的。”夏知希不相信他的廚藝。

  尹仲勳尷尬一秒,他那是故意的,做飯很累啊,還要早起,不過有錢拿,“你就讓我試試,大不了我先學會了做飯我們再談。”

  “那你就試試。”

  這一試就從冬到夏再到冬,磨煉廚藝的尹仲勳能出師了,夏媽媽說他做的比她都好吃。學生們也想要包晚餐了,大廚卻萎靡不振。

  首爾不是那麼好闖蕩的,哪怕尹仲勳不用愁衣食住行,夢想的鐵門牢牢的鎖住也很打擊他。

  晚餐後,夏知希在客廳邊看書裡等鍾點工回來,要跟他講,學生們有四個想要包晚餐,他們可以有新收入了。

  鍾點工跟個落湯雞狗?一樣的回來了,夏知希才發現外面下雨了,大型犬淋雨回來的,全身上下都在滴水,慘的要死。

  夏知希卻讓他站在門口別動,給他去拿了條浴巾來。親故剛感受到一點來自朋友的溫暖,朋友就提醒他,不要讓水滴到地板上。

  “你是人嗎?”尹仲勳簡直不敢相信,“你知不知道我今天多倒黴!”火即將發出來,看著她面無表情的臉,又散了,“算了,跟你說不通。”

  並沒有要跟他說通什麼的夏知希只是告訴他,咱們有生意了。說完等著落湯狗變成嗑藥狗,這家夥肯定會嗨!他期待這件事很久了。

  尹仲勳嗨不起來,扯著嘴角想露出一個笑都露不出來,有氣無力的擦著身體,也不往裡走了,就往換鞋的矮凳上一坐,被夏知希制止前,先說了句,“椅子套是我洗的,不用阿姨洗。”

  張開的嘴又閉上的夏知希,轉身準備走了,親故卻幽幽冒出一句,“你說我是不是應該回大田?”

  你回去,我媽豈不是又要幹活?

  夏知希站住腳,蹲在他邊上,“我給你加點工資?”

  “你就知道錢!”尹仲勳白了她一眼,煩躁的扒拉著頭發,“我好像真的不行,不管我去多少個劇組試鏡都不行,今天那個選角導演點頭的時候我都以為我總算看到了點希望,可他想要找的只是替身而已,我只能給人家做替身。”

  苦笑出聲的尹仲勳望著一直以來雖然很變態,但也很聰明的親故,“你說,我是不是真的異想天開?我根本沒有做演員的資格,就像我爸說的,就是做夢想屁吃。”

  夏知希還真沒這麼想,奇幻的遊戲都能出現,夢想什麼的,一直堅持的話說不定能實現啊。關鍵是鍾點工不能放走,不然她媽肯定不會再找個鍾點工來,一定什麼活兒都自己幹。

  她媽說不定都知道,她私下偷偷給尹仲勳錢,但她媽不在意尹仲勳拿錢,肯定在意‘外人’拿錢。

  “替身難道就不算演員了嗎?”

  “啊?”

  夏知希以為他沒聽清楚,再問一遍,“替身難道就不算演員?不是都會參加拍攝嗎?”

  尹仲勳楞了,算嗎?

  不算嗎?夏知希反問。

  “算吧?”尹仲勳有點懵,“算嗎?”

  夏知希哪知道,“你說呢?”

  追尋夢想的少年都能為了夢想離家出走了,可不就是給點陽光就燦爛麼。

  算啊!必須算!替身怎麼了,替身也能站在鏡頭前!

  從矮凳上蹦跶起來的大型犬精神了,目光炯炯有神,一點也不喪了,智商都跟著暴漲,“夏知希,你是怕我走了之後阿姨會不請鍾點工自己幹活對吧!”

  眼神漂移的夏知希揚起笑臉,“哪有~”

  “笑得醜死了!你就騙我的時候才這麼笑!”憑借身高優勢一掌按住她腦袋的尹仲勳衝她齜牙,“我要加工資!”

  “你想得美!”

  “那我就回家!”

  “加多少?”

  “看你表現!”

  鍾點工和老板又開啟了幼兒園吵架的日常,一直等著孩子回來的夏媽媽聽到動靜開門出來,看兩人又鬧起來了,搖頭嘆息,轉而又笑了。

  夏夏跟小勳在一起,倒是活潑了不少。

  又是一個春夏過去,又是一個秋冬來臨,夏知希大三了。她問媽媽,是先讓她繼續讀書,還是想讓她去考公。媽媽問她自己的想法呢,夏知希的想法是每天在家做家裡蹲。

  還不等女兒說出口,媽媽就感慨,“讀書也挺好,你一直讀下去能留校吧?當老師也挺好的,你小時後外公就說,我們家夏夏可聰明了,肯定能成博士。”

  夏知希歪頭想了想,“那我就去讀博。”

  得知親故還要繼續考研究生的消息,尹仲勳還是蠻支持的,“你當初化學那麼好,我就特別懷疑哪天會在新聞上看到你給毒梟制毒,現在能往科學家發展,世界少了犯罪份子,挺好。”

  潛藏的犯罪分子衝他冷笑,尹仲勳一個激靈,雙手交叉護胸,“你想清楚啊,我現在可是武替,你這種文弱書生我單手能打三個!”

  文弱書生施施然起身,慢悠悠衝廚房叫,“媽,尹仲勳說他不吃草莓!減肥!”

  “呀!我哪有!”尹仲勳瞪她,“你幾歲了還來這招!”

  幾歲都是直擊弱點的夏知希讓他自己去稱稱體重,“你胖了,肥仔,至少八兩!”

  “一斤都不到你都能扯?”

  “你去稱啊!”

  不信邪的尹仲勳還真的去稱了,稱出來的結果不止八兩,看著體重器上的數字,尹仲勳有點懷疑人生,這都能猜到?那變態不會通靈吧?

  變態只是因為知道武替在家過了一個禮拜豬的生活,每天都不動彈的,他平時運動量那麼大,驟然不動,肯定會胖,合理懷疑麼,他們又剛吃了飯。

  一頓飯下去,可不就是至少八兩。

  半斤還是八兩不是目測出來的,就像夢想這種東西,不試試看,誰知道能不能成。

  年輕人,有夢想總好過沒夢想。

  夏知希的夢想,就被老天看見啦,她可以永遠陪著媽媽,永永遠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