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天行九歌+武庚紀]神族入世請查收 > 多事一日

多事一日

  紫蘭軒除了白少天接待過白蓮的臨湖廳,還有個靠近主建築和花園的雅廳,以松為主題,布置的十分雅致。流沙眾人除了沒興趣的衛莊都在此間聽一位氣質清雅面容素淨的美麗少女彈琴,白少天也在,她和彈琴的少女關系不錯,自告奮勇當師哥的眼睛,來觀察這個被紫女選中,作為昨日所說,要做黑夜中特殊眼睛的少女——弄玉。

  琴音悠揚,意境悠遠,所有人都聽的入迷,唯有白少天在發呆。

  白少天到底也是神族用心教導出來的,音樂的鑑賞力還是十分高明的。別看天武痴迷武技喜歡和高手過招,但本性卻不是莽夫,反而性格十分沉穩,這也是其他聖王甘心以他為尊的原因之一,所有對於少天平日的鑑賞水平天武也是悉心教導的,更不要說還有個好享樂的玄風了,少天的能力直接關系到他教養的水平啊。

  但少天在音樂方面,比起只有耳朵享受還要內心體會的音樂,她更喜歡歌舞,但你要讓她說出樂曲的好壞,她也能給你評的頭頭是道。這就跟學音樂的技法完美卻缺少感情一樣,可是缺少感情的演奏會被人發覺,缺少感情的欣賞者卻沒那麼容易被發現。有時候眼睛一閉晃兩下腦袋,誰知道你是睡覺還是陶醉。

  白少天沒有閉眼,她一心兩用在發呆。弄玉的琴聲溫婉悠揚,正適合她思考昨夜宴散後衛莊跟她說的事情。

  當時兩人還在房中,紫女已經去處理紫蘭軒的事情,衛莊依舊在自己經常站的位置看著下方互相道別的韓非和張良,突然說:“今晚說了這麼多,你真正需要注意的其實只有一人。”

  “誰?”白少天用手指點在酒杯尖角轉著圈圈把玩。

  “血衣候。”

  “為什麼是他?”白少天好奇,“他掌握的是兵權吧,就現階段韓大哥碰上的可能性不高,反而是掌握了財和政的翡翠虎潮女妖更危險一些。”

  “他姓白,白亦非。”衛莊轉身,神情嚴肅的看著白少天,“整個韓國,只有他家最有可能跟你的玉佩有關。”

  白少天臉上凝重起來,抬頭問道:“理由?”

  “你玉佩上白字周圍那一圈是蝠紋,而韓國最喜歡用蝙蝠做圖案的,又有財力的只有他一家。”

  “蝙蝠代表福,也不算稀有圖案啊,就是紫蘭軒中都能找到好幾個。”白少天拿起掛腰間的白玉觀察。

  “普通的蝠紋又怎麼跟血衣候的相比,他們家的明顯顯得猙獰。當初我還在想哪家給後代的玉佩居然用如此令人不舒服的圖案,但如果是血衣候,那就說的通了。”

  “猙獰嗎?”白少天努力的看著玉佩上環著白字的蝙蝠,奈何習慣神族精雕細琢的她,還是看不出這幾只蝙蝠猙獰在哪裡。

  “算了。”看她的樣子衛莊已經猜到那張臉下茫然的心情,放棄道,“別用你神族的眼光看了,總之有機會多注意一下白亦非就是。”

  “明白了。”白少天點頭,然後看到衛莊糾結的目光看著他,莫名道,“還有什麼嗎?”

  “不,”衛莊看著她問,“你就不奇怪我之前為什麼不說嗎?”

  的確,看今晚衛莊說的事,證明他早就知道並猜想白亦非和白少天的身份關系了,可直到之前白少天明確說可能離開韓國,他都沒有說出這層關系。

  “舍不得我?”白少天非常自戀的反問,“畢竟我這麼強,流沙現在這麼弱,確實需要我這種人才,可惜我不答應於是師哥終於說了?”

  衛莊無奈的看向少天:“你還可以再自大一點。”

  話雖這麼說,但白少天猜的沒錯。比起蓋聶,衛莊本就偏利,白少天這麼好用的一個人他當然舍不得送到蓋聶身邊,但他偏利不代表重利,於是還是將得到的猜測告訴了少天,讓她自己決定。這也是衛莊看向白少天糾結的原因。

  白少天對衛莊的糾結其實並不在意,她不過是為了完成一段因果,又不是真的和白亦非有可能有親緣的那個人,況且如果不是流沙成立那日韓非的話最終將‘勢’明了,她也不會那麼快有離開的心思。

  現在白少天想的卻是另一件事:“如果那個血衣候真的跟這個身體有關系,那我不是站錯位了?”

  “……”這句話雖然令衛莊無語,但確實將他原本有些愧疚的心安慰到了。

  此時琴聲停止,紫女和張良鼓掌贊嘆,白少天迅速拉回思緒,接著掌聲之後誇贊:“弄玉姐姐還是那麼厲害。”表現的仿佛自己從沒開小差過,反正也沒人注意到。

  弄玉是作為眼睛而被紫女介紹的,韓非雖贊嘆她的琴技卻也剖析她的身份,白少天三人皆安靜看著他的表現,直到韓非說到對方父親,顯然觸動弄玉傷心處,紫女才出門阻止:“什麼都瞞不過公子的眼睛,公子又開始推演了,還讓人有點藏身之所嗎?”

  “是我俗了,自罰一杯。”韓非也發覺有些過了。

  “不,自罰的話就今晚都不許喝酒!”白少天哼唧的看向韓非。

  “別那麼殘忍啊,小天!”韓非立刻表示自己真的慌了。

  白少天手一揮,義正言辭的說:“沒關系,我陪你!”

  不,這根本不一樣。眾人因少天的話笑起來,緩解了之前的尷尬。然而沒高興多久就被一陣嘈雜聲打斷,很快一名少女焦急的跑來對著紫女叫道:“姐姐!”

  “怎麼了。”

  “是劉大人喝醉了,要點弄玉過去,姐妹們怎麼勸都沒用。”

  “我馬上過去。”

  紫女離開後,眾人也不擔心,繼續聊天聽曲直至散席。

  原本以為今天就這麼過了,卻沒想到有人已經盯上了韓非,衛莊在和紫女談論今日左司馬劉意情況時,感覺不對勁,直接由窗口躍出追向已經離開的韓非,白少天在自己房裡,感覺到衛莊的氣息瞬間遠去也沒在意,反正衛莊出馬總能解決掉。

  此時一個小草蛇從窗口迅速的爬進來,纏到白少天的手上,有規律的吐著蛇信。白少天眉頭微皺:“你說奇怪的人盯著紫蘭軒,沒有跟韓非和衛莊離開?”

  小蛇人性化的點點頭,繼續吐信,白少天解讀:“他一直盯著大房子的樓上沒動過?而且周圍散發著讓你同伴不舒服的氣息?我明白了,繼續盯著。”

  小蛇很快消失在夜幕中,白少天略一思考就馬上離開房間,朝紫蘭軒主樓飛跑。大房子的樓上,就是紫蘭軒姑娘們的房間,紫女的房間也在那裡,不知道對方打什麼注意,但動物都是敏感的,特別是這些能和冥界通靈的家夥,那氣息十有八九是殺氣。回憶一下今天發生的事情,最可能被盯上的就是紫女和弄玉。

  此時,白少天突然感覺遠方有一股神秘的氣息蔓延,帶著殺氣,她凝重的看了一眼,還是繼續自己的行程。那股氣息比較遠,但沒有離開少天的感知範圍,直覺這對自己沒什麼威脅後她自然不會在意。

  因為感知沒有壓抑,白少天迅速察覺有異樣的是弄玉和紅瑜的房間,雖然沒想明白為什麼會是弄玉,但不妨礙她先去救人。

  此時紅瑜心情愉悅的擦拭完弄玉的琴,吹燈準備去休息,卻看見窗口瞬間有一道身影,再看時已經消失。作為紫蘭軒培養的女孩,紅瑜警惕的大喊:“誰!”

  大喊之後無人應和,正以為自己多心的紅瑜猛然看到銅鏡中印出的黑影,然而還來不高喊對方就迅速拔刀,就在紅瑜以為必死無疑之際,卻聽見一聲刀劍碰撞的清脆聲響。接著熟悉的聲音傳來:“我總是來的那麼及時。”

  “少天妹妹!”紅瑜驚喜。

  “前面的家夥,誰指使你來的!”白少天將短嘆換到右手,指著前方的黑影。

  對方根本不會回答,白少天也沒指望他回答,看對方暗殺失敗準備離開時就上前阻止,對方身手不錯,但比之白少天還是有差距,哪怕少天還要顧忌一個紅瑜。不過少天也不想在房內打,女孩子的房間打打殺殺不好,間對方總想著離開,就決定到外頭解決。

  此時發覺不對的紫女已經趕來,猛地拉開門大喝:“什麼人!”

  白少天此時賣了個破綻,對方迅速脫戰踩著窗口離開,白少天想追出去,但剛抬腳又放回來了,她察覺到屋頂還有一人在和對方纏鬥,少天看向紫女,顯然紫女也沒想到還有人在外面,迅速的想了一下,還是對少天搖了搖頭。

  房頂的戰鬥來的快結束的也快,似乎做黃雀的那位實力並不怎麼樣,很快兩個人的氣息都遠離,因為氣息相隔非常近,或許是一方追著另一方,反正紫女既然不讓她追了,少天也就懶得去細心感應了。

  “姐姐!”紫女的出現讓紅瑜驚嚇的心有了依靠,一時間哭的悽悽慘慘,紫女安慰她,也讓白少天回去睡覺,接下啦她會安排。

  總算,不平靜的一天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