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十九章 白塔

第十九章 白塔

  :,

  那人身穿黑色的風衣,身材如同竹竿一般纖瘦,雙手藏在袖子中,面色枯黃,嘴角微微向上揚起,頭上帶著一頂寬檐帽遮擋住了眼睛。

  當他看見徐行穿著一身簡簡單單的作戰服嘴角的揚起的弧度更高,他從徐行身上看不出一絲老手的感覺。

  不等徐行說什麼,那人竟然微微鞠了個躬。

  “陳琮,你好。”

  雖然陳琮笑的樣子讓徐行有些不適,但是俗話說得好,禮尚往來,對面都先給打招呼了,可是當他正準備說話的時候手背上的屠戮猛然睜開眼睛,在徐行面前撐起一層半透明的護盾,一柄飛刀正好刺入護盾中被阻攔下。

  看見這個徐行就知道被前面的人給陰了,也沒看清他是什麼時候將刀甩出。

  既然先動就別怪自己了,徐行左臂瞬間完成魔化,腳下啟動,每當徐行衝出一步腳下的場地就產生裂紋,徐行感覺自身有一股力量不斷積蓄,每當踏出一步自己手中的力量就越強。

  陳琮看著衝過來的徐行更開心了,自己最喜歡面對的就是這種莽夫,等自己將他一層層解剖之後他就會在跪在地上投降。

  身上的風衣這時候鼓了起來,從各處滲出黑色煙霧,不一會就將自己的身影覆蓋住,並朝著徐行蔓延而去。

  “完了,徐行這家夥糟了,陳琮的黑煙裡會失去五感,只能用風系魔法將其吹開或者防御到陳琮力量用盡才行。”

  景悅之前就聽過陳琮的惡名,那家夥就是個心理變態,對解剖有一種變態的執著,每次和他戰鬥的人都被弄得不成人樣,這個黑霧還有麻痺的效果,有的人可能在不知不覺中就被凌遲。

  之前他們見過陳琮將黑霧撤出後,他的對手身上有幾個部位就剩白骨了。

  阮玉凝神看著上方的場地,裡面依舊傳來徐行踏地的聲音,還有陳琮尖細的聲音時不時傳出。

  其他認識陳琮的人還在為徐行擔憂。

  不一會,裡面就傳來金鐵交接的聲音,隨即竟然傳出陳琮驚訝的呼聲,緊接著就是一陣陣低沉的嘶吼聲。

  這種情況讓阮玉他們更好奇了,可是決鬥的時候是不能對場地進行探知的,只能等待對決結束。

  漸漸場上的黑霧開始淡了起來,緊接著一道身影被甩了出來,掉落在地上滾了幾圈。

  其餘人看去,沒想到被甩出的竟然是陳琮,他身上的風衣已經變得破破爛爛,最顯眼的是胸口的幾個傷口,直接將他貫穿,本來臉色有些枯黃的他此時甚至有些面色發黑,皮膚緊緊的貼著身體,雙眼暴突,整個人在地上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了。

  徐行心有餘悸的看了下已經閉合的屠戮,剛剛在黑霧中雖然自己五感被屏蔽了,但是屠戮給予他對生靈的感應還是有用,他很簡單的就察覺到對他繞行觀察的陳琮。

  在陳琮觀察了一會他掏出一柄手術刀,在徐行身後攻來。

  早就察覺到他的意圖的徐行直接回身用左手鉗制住陳琮,仗著自己的力量優勢,徐行直接擰斷了陳琮的手腕,可是還沒等徐行進行其他攻擊的時候,屠戮這時候發生了異變,手臂上分裂出幾條肌肉,朝著陳琮的身上蔓延,隨後刺破他的衣服直接開始吸食他的血肉。

  要不是決鬥場有瀕死保護這個機制,陳琮早就被吸死了,在發覺吸收不了什麼東西的時候屠戮直接將陳琮拋向一旁,就像是吃完食物之後隨手扔掉。

  在扔掉陳琮之後屠戮才開始聽從徐行的指揮,在徐行結束魔化之後再次閉上了眼睛。

  。

  回到地面之後陳琮在經過治療後回頭看著徐行一眼趕緊逃離,剛剛吞噬他血肉的一幕估計一段時間都不能讓他忘懷。

  景悅到是沒什麼怕的,跑過來對徐行上下打量,有些不敢置信問道:“你這家夥不會自己去提前開啟任務了吧?”

  對他們徐行也沒有什麼隱藏,將上一副本的大概內容給他們說了,但是將神秘人的信息給省略,只說自己大戰凱奇八百回合。

  聽完徐行的敘述,阮玉卻有些擔憂,招呼著徐行一起決鬥場外面走,一邊走一邊解釋道:“你可能不知道,當一個個體強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是可以一定程度修改我們這種新城的任務副本的,你遇到的情況可能就是這種,一開始你們幾人說白了就是給凱奇的充電寶,但是沒想到把你也招了進去才有這種變數。”

  想了一會阮玉問徐行是否願意去他們工會中進行檢查,看是否在副本中被凱奇的主人留下烙印,按照徐行所說的分析,凱奇主人已經強大到可以創造一個基礎世界,這種人一般會有許多信徒,如果在其他副本中碰到那人的信徒,他們會察覺到自己神的烙印,從而針對徐行。

  正好也想去白塔看看情況,徐行馬上答應,同時在心靈鏈接中對諾拉進行呼叫,得到回應後便和阮玉幾人朝著城中的工會區走去。

  諾拉在半路等著徐行,徐行看見諾拉的時候她正拿著一支筆在羊皮紙上不斷畫著什麼。

  感應到徐行諾卡將手中的東西收好走了過來。

  對著幾人打招呼之後便站在徐行身後一起朝著目的地走去。

  最終走到公會區,這裡相對來說比外面街道還熱鬧一些,每一個能購買土地的工會實力都相對比較強大,動則十幾萬的積分也不是一般人掏得起的。

  每個工會的建築風格各不相同,有的是西方城堡的造型,有的是軍營造型,大部分還是標準的辦公樓,裡面設施齊全,一般工會人員可以在裡面的衣食住行都能解決。

  走到白塔的建築前,和其名字一樣,工會的建築物就是一座潔白的法師塔,頂端有一顆綠色的寶石閃爍著光芒,當徐行走進工會區域之後立即感覺神清氣爽,同時大腦開始活躍起來,仿佛現在做當初不會的數學題都能迎刃而解。

  “這就是我們的工會地址,我們這沒有什麼復雜的手續,你以後如果有什麼困難可以過來這裡,跟我來吧,我帶你去檢查一下。”

  阮玉對著徐行說著類似招攬的話之後將他帶到一面巨大的白色水晶前。

  不知道他在上面點了什麼東西,徐行面前就出現一片光幕,在阮玉的授意下穿過光幕。

  隨即他的身體狀態就出現在水晶上,可以看見自己身體大部分都是正常的藍色,不過在左手處可以看見明顯的紅線往左臂上蔓延,在掃描的時候屠戮感受到什麼還睜開眼睛朝著四處打量了一下,確定沒什麼事就又沉睡起來。

  確定徐行身上確實沒有留下烙印之後順帶帶著徐行在白塔內部參觀了起來,他們工會在這個城區的人數相對來說很少,只有二十多人,阮玉目前算是這裡的管理層,不過他也透露自己過不了多久就準備去挑戰守護者然後前往中城,在挑戰守護者的時候是可以帶上隊友一起,不過難度會增加。

  中途諾拉看見這裡的圖書館表示想看看,在阮玉的授意下,讓風緣和諾拉一起進去了。

  路上阮玉介紹了白塔的各種訓練設施,裡面可以模擬對戰,甚至會有上層的工會人員投影進來進行指導,工會內部之間各種副本物品都可以相互兌換,可以用積分或者工會貢獻,算是比較方便,不過白塔並不像其他工會有自己的特色產品。

  每個強大工會都有屬於自己的特殊強化路線,白塔的特點是全能,不過也可以說成是博而不精,但是一般隊伍中帶上一個白塔的成員就幾乎可以應付各種情況,所以許多狩獵任務中人們組隊只要聽說對方是白塔的成員幾乎沒有會拒絕的。

  最終參觀結束,阮玉沒提其他的事,徐行也沒自己提出,由於諾拉還賴在圖書館不走,徐行有些頭疼,轉過去500積分給阮玉算是對今天檢查還有諾拉參觀的補償。

  看見徐行離去的背影,景悅有些好奇的問阮玉:“你不是想拉他入會嗎,為什麼不提出來,而且一般人是不能進入工會的圖書館參觀的吧,雖然他給積分挺大方的。”

  “感覺他不適合我們這裡的風格,但是照他這麼發展下去,只要不死,肯定會進入內城,你知道我檢測的結果是什麼嗎?”

  一邊說著,阮玉帶著景悅來到之前給徐行做檢查的地方,不等景悅問什麼,阮玉將手觸碰在白色水晶上,吃聽見一聲脆響,一道道裂紋爬滿了水晶光滑的表面。

  “一開始本來檢查沒什麼問題,我當時有些好奇對徐行左手進行著重檢查,他手背上的眼睛就睜開了,隨後水晶就成這個樣子。”

  景悅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快要裂開的水晶,要知道這可是內城的大人物制作的,質地幾乎堅不可摧。

  阮玉到是很淡然,水晶雖然裂開,但是需要時間補充能量就能恢復如新。

  “他左手的眼睛肯定不簡單,他說不定隱瞞了什麼,但是只要我們表達出善意就不會有什麼事,徐行雖然我們了解的不多但也算是可以接觸的一個人,更何況我們讓他同伴留下來參觀圖書館,他心裡有數的,現在走吧,這幾天通知工會裡的人不要過來使用水晶。”

  說完和景悅一起離開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