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二十一章 再次開始

第二十一章 再次開始

  :,

  看著冰屍跟吃冰塊一樣將食物吃完,嘴角還有幾顆碎冰渣。

  吃完之後站起身來朝著一個方向慢慢走去。

  古東腳下用力,瞬間出現在冰屍的身後,朝著冰屍的胸口處扎去,冰屍全身值錢的地方只有額頭上的尖角還有腦髓,同時他的弱點只有腦袋,只有攻擊這裡才能讓它死亡,但是這樣同時會破壞腦髓,只有將冰屍行動能力破壞掉才能完整取出其腦髓。

  刺客和弓箭手同時出售,一個朝著冰屍的脖頸攻去,弓箭手朝著其腳步射去。

  藥劑師手中的法杖閃爍著光芒,在冰屍腳下的藤蔓頓時暴起,將其腳步纏住。

  幾人配合默契,瞬間就將冰屍身體破壞掉,將其腦袋割下,刺客小心翼翼的用手中的匕首緩緩割開頭皮,隨後撬開頭骨,尋找了一番用鑷子小心夾出一塊紅色的晶狀體。

  這玩意只有硬幣大小,但是散發著竟然的寒意,刺客也不敢多留,趕緊將腦髓裝入分發的特質儲物袋中,交給古東保存。

  徐行這時候湊了上來,其餘人也懂得他的意思,自覺地讓開。

  看著冰屍的屍體如同冰塊般漸漸融化,無色的血液並沒有什麼異味,徐行感覺還能接受,打開屠戮伸了過去,讓人以為的是屠戮吸收了兩下之後直接拒絕了,徐行張靠嘴巴吐出一口痰,落在地上凍住了那一下小塊地方。

  看樣子屠戮只吞噬帶有生命特徵的物品,這種半死生物的對它完全沒有吸引力。

  一路上幾人就這樣零零散散的收割者冰屍,碰到活著的生物就交給徐行解決,屠戮的殺戮值也在穩步上升,徐行覺得這樣下去多來幾次要不了多久就能解鎖屠戮的新狀態。

  在處理第六個冰屍之後,徐行突然覺得一陣心頭一跳,連忙招呼幾人躲在一旁的草叢中,讓藥劑師在他們身上在加蓋一層雜草。

  不一會,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地面傳來震動聲,同時還有一種奇異的切割聲出來。

  在徐行的感知中,遠處有一頭奇異的怪物慢慢走過來,看起來與螳螂有幾分相像,在身體各出都長長滿了如刀刃一般的外骨骼,整體呈綠色,上半身長著四條鐮刀般的前肢,下半身長著八條蜘蛛般的長腿,尾部一條長尾隨意擺動,頂端長著和蠍子一樣的鉤刺,在陽光下閃爍著紫色的光芒,身後的翅膀貼在背部沒有張開,頭部是女性的頭顱,額頭上長著六只復眼,下顎處的皮膚撕裂開來,露出其中尖利的牙齒,雙眼緊閉。

  不見它有什麼動作,路上擋在它身前的任何障礙都直接被割開。

  幾人趴在地上一動不動,慢慢的呼吸,盡量降低動靜,等待著怪物離開。

  怪物似乎也沒發現他們,漸漸離開幾人的視野,確定了怪物已經遠離的時候幾人還是不放心,就這麼硬趴了一個小時才起身。

  “那玩意是獵頭螳吧,那玩意怎麼可能會到我們這個區域來?”

  徐行想了半天才想起來,之前沒事查找的怪物圖鑑,其中就有對獵頭螳的介紹,這種生物渾身包裹著外骨骼,不僅堅固而且鋒利,被近身只有被撕裂一條路,進食是用隱藏在胸腔的嘴,正常的獵頭螳是沒有頭部的,但是它有一個奇怪的愛好,它喜歡狩獵人類女性的頭顱,安放在自己的勃頸處,隨即按在它身上的頭顱會和軀體連接,被改造成剛剛猙獰的樣子。

  獵頭螳在城中評價很高,一般只有中城才有水平去對它進行狩獵,就徐行現在幾個人估計都破不了別人的防御。

  本來幾人還想多找幾頭冰屍賺錢,但是有獵頭螳在這附近,只能趕緊將任務完成回去。

  不過在徐行的探查下,尋找到了一個冰屍的巢穴,大部分冰屍在白天都是處於沉眠狀態,除非是體內能量不足才會出去捕食。

  幾人進去花了點心思,加上徐行身上所有的火屬性卷軸全部用完,才結局掉所有的冰屍,最終幾人收集到了30塊腦髓。

  喝了點恢復藥劑確認不影響行動後趕緊回去,一路上通過屠戮再次錯開幾頭怪物之後回到了出來的樹洞。

  古東還是先走入樹洞中,不一會人就消失不見,其餘幾人繼續走入。

  最後到徐行的時候,遠處響起轟鳴聲,徐行抬頭看去,之間遠處竟然漸漸浮現出一朵小蘑菇雲,熱浪向四處推散而去,在半空中有一個人,手中拖著什麼東西,朝下一按,頓時空中再次出現一個巨大的火球,朝著下方砸去,距離太遠了徐行看得不是很清楚,借助屠戮才能清晰的看見。

  煙霧還沒散去,就有一個龐大的身軀拔地而起,朝著空中那人衝去,正是那個獵頭螳,此時它堅固的外殼卻已經被灼燒的坑坑窪窪,綠色的血液還未流出就蒸發開來,有些樹木接觸到著蒸發的霧氣立即枯萎。

  可是那人看見獵頭螳重來不緊不慢,擺起拳架竟想用一雙拳頭硬抗獵頭螳的攻擊。

  身後浮現出一顆紅色的大星,在大星中央坐著一頭異獸,看著像狸貓,但是頭部是白色。

  那人的身影漸漸淡化,仿佛融入大星中,隨即星體燃起赤色的火焰,如隕石一般砸向獵頭螳。

  兩者相撞,獵頭螳的四條鋒利的前肢直接融化,整個身軀被隕石直直的壓了下去。

  遠遠看去就像是一顆隕石砸向地面,一些感應靈敏的動物朝著外圍跑去,空中飛鳥四散,萬裡無雲,連天邊也映得赤紅。

  伴隨著一陣天崩地裂,一道炎光衝天,火浪朝著四周湧去,樹木動物在一瞬間化為飛灰,眼看快蔓延到徐行這裡來得時候徐行趕緊鑽了進去。

  不一會,徐行從那鐵門另一端走出,身後的門猛地關上,仿佛剛剛的場景不曾發生。

  擺了擺手示意沒什麼,古東也就沒問剛剛徐行發生了什麼。

  之前給徐行分發袋子的男人有些意外這些人這麼快就回來了,雖然有的狩獵任務不難,但大部分人都會選擇在任務物品收集齊了之後賺一些“外快”。

  看著幾人離去,男人抽了抽鼻子,有些納悶的說道:“這味道,難道他們碰到了那家夥?”

  最終將手中的冰屍腦髓還有獨角交上去之後一共收到了10000積分,徐行本來打算按照說好的少拿一點,但是其餘幾人對徐行的印象有些改觀,堅持評分,這樣徐行手中的積分再次回到了3000。

  古東本來想找徐行說什麼的,但是看見徐行若有所思的樣子就沒打擾他,只說了有任務會再次約他。

  徐行從大廳出來後有一種衝動,他想馬上再次進入任務,他想變得更強。

  獲得了屠戮之後他以為自己在新手之中算比較強的了,隨後輕松擊敗陳琮更讓他增加了一些信心,狩獵任務中也是一樣,屠戮的感知,刺殺,吸收能力可以說只要是有生靈的地方,徐行就可以跟永動機一樣不停殺戮。

  但是看見對戰獵頭螳那人,他最後那一擊的威力已經超出徐行目前認知的範圍,就算上個副本中,獲得神秘人力量加持的狀態,對上那人最多也就是個三七開。

  可是現在呢,自己在他眼中說不定只是一個螻蟻。

  在進入這個世界徐行也打聽過了如何能回去,但是給出的結果都是不知道。

  本來一直克制自己不要想起在現實中的家人朋友,巨大的不安感將徐行整個包裹起來,對未來的恐懼突然讓徐行呼吸有些不暢,隨便找了條長凳坐在上面,低下頭不知道想些什麼。

  天色漸漸黑了下來,天空中慢慢冒出幾顆星星,徐行這才抬起頭來。

  不管怎麼靜下心來,徐行心中還是有一種揮之不去的恐懼感,站起身來慢慢朝著之前開展提前任務的地方走去。

  順道補充了消耗品,由多買了一些附魔子彈,花了1000積分。

  最後再次來到之前的長椅這邊隨便挑了個躺下,距離上次過來也就半個月的時間,副本中的任務是會同步在痛苦世界中的。

  上次看過的面孔大部分已經不在了,估計也去做任務了。

  中途徐行回憶了下使徒卷軸的內容,他這次任務並不想把諾拉帶著,確定了自己如果真死去的話諾拉會繼承自己的積分和城中居民的資格,這讓徐行有些放心,如果因為自己把其他無辜的人害死徐行還是有些不心安。

  讓人意外的是這次徐行並沒有馬上被接引,四周的人陸陸續續被吸引進入任務。

  看著天空漸漸的亮起,徐行腦海中響起諾拉詢問是否要出去吃飯的信息,回復了下讓她專心看書之後。

  這時候徐行的周圍光點凝聚,被牽引感漸漸加重,同時還詢問徐行是否攜帶使魔,被徐行拒絕。

  終於輪到自己了,再次檢查了一下身上的裝備,身上的簡單的穿著一套作戰服,衣服下的皮膚已經被徐行開啟屠戮簡單的弄了一層皮下護甲。

  隨著光芒越來越強,徐行整個人消失在長椅上。

  此時諾拉正在白塔的公會中看著書,隨著徐行的消逝她突然感覺和徐行的鏈接切斷,緊張的急忙站起,跑出門詢問阮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