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十七章 第二次任務結束

第十七章 第二次任務結束

  :,

  從深坑中飛出的怪物身高足有五六米,身後一對紅色的惡魔之翼拖著身體向上飛來,翅膀扇動的聲音像是冤魂的哀嚎,額頭處長著三對長角,在額頭正中央有一條裂縫,雙眼如同黃金在裡面流淌,身後脊柱正中央伸出一根巨大骨刺,一條幾乎和身體同長的尾巴也布滿了尖刺,末端冒出的骨頭如同鐮刀一般,在半空中無意識的擺動都能帶起陣陣尖嘯。

  看著徐行的樣子,凱奇本能的感受到一股恐懼感,仿佛面前的東西就是所有惡的集合體。

  一手十字架一手端著書,凱奇頭頂的光芒越發璀璨,身後的虛影,雙手虛握,一柄燃燒著火焰的聖劍憑空出現在手中。

  還不懂徐行有所動作,那虛影向前一步跨過凱奇,一劍劈來。

  徐行準備煽動翅膀躲閃的時候卻發現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凱奇手中的書頁所阻擋,將徐行的行動範圍固定住。

  “你找死!”

  眼看聖劍劈來,徐行雙手成劍,手腕處自動裂開,血液流出化為火焰將手臂包裹,與聖劍碰撞在一起。

  還不等凱奇繼續發動攻擊,徐行傷痕累累的衝了過來,身上燃燒的火焰甚至將他的骨頭都燒了出來,但是他屏蔽了一切感覺,只想將面前這個偽神給宰掉。

  面對徐行悍不畏死的攻擊讓凱奇也有些無奈,徐行身上的燃燒的火焰在屠戮的吞噬下漸漸熄滅,並且漸漸身上開始浮現出金色的鱗片,之前無往不利的聖焰慢慢的開始燒不動徐行了,仿佛他正在適應這這股力量。

  兩人不斷朝著對方進攻,周圍的建築物轟然倒塌,最終兩者懸空在廢墟中,氣喘籲籲的看著對方。

  身上不滿傷口,尾巴被凱奇身後虛影手中的聖劍砍了一節,傷口處蔓延著潔白的光芒讓他傷口不能愈合,身後的翅膀被打的跟篩子一樣,額頭的角也斷了幾根,傷口中的血液每滴出來就化為血霧再次被屠戮吸收,真的是一點不浪費。

  而凱奇的十字架在碰撞中也出現數條裂痕,手中的書也變得黯淡無光,一條猙獰的傷疤橫跨整個胸口。

  深吸一口氣,徐行難纏的地步超乎他的想象,而且恢復能力驚人,這樣打下去半天都不會有一個結果,不能在這麼拖下去了,再拖下去諾拉那邊說不定是個變數,自己在她身體中感覺到了雅思的氣息。

  “你應該感到榮幸,可以看見我主的一絲偉力。”

  說完,手中的書和十字架化為光點飛入身後的虛影,讓它變得凝實起來。

  徐行見狀不妙趕緊衝過來進行攻擊,可是凱奇頭上的光環瞬間套在他的身上將其束縛,雖然在徐行的掙脫下光環產生裂痕,隨著光環破損的加重,凱奇的臉色變得越發慘白。

  最終凱奇身後的身影傳來一身嘆息,身後的翅膀亮起兩雙,最終變的與真人一般無二,看不清面容,手中還是拿著剛剛那把聖劍,就像是徐行原來世界的天使。

  “凱奇,是什麼讓你不得已來召喚我出來,我給你留的後手還不夠嗎?”

  凱奇口中的主人出現後第一眼都沒有在意徐行,而是看著狀態越發虛弱的凱奇質問他辦事不利。

  正準備回應的時候,徐行低吼一聲,一口氣將身上的光環繃斷,凱奇被反噬的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看見有人打斷自己,天使正準備找徐行問罪,但是看見他的樣子後卻不自覺地後退幾步。

  “你為什麼還活著?你不是已經死了嗎?不可能,我們明明都看見你死了!”

  不知道天使受了什麼刺激,原本說話的聲音不緊不慢,仿佛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中,可看見徐行之後聲音不自覺地提高了,顯得有些刺耳。

  聽見天使的說的話讓徐行都有些懵,還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時候,天使已經揮動聖劍朝著自己劈來。

  “你這種已經死去的東西,就不要再從深淵爬出來了!”

  天使這一劍劈出來的時候順帶將凱奇剩餘的力量一口氣抽出,只是為了將徐行一擊必殺。

  完了,徐行想著,自己剛剛掙脫光環也花費了不少力氣,而且這個天使的力量階層和他與凱奇不是一個階層的。

  正當這是,徐行感覺四周的空氣漸緩,劈像自己頭部的聖劍慢慢的停滯下來,自己都能感受到那炙熱的溫度。

  在他頭頂整片天空如同玻璃一般破裂開來,裡面露出紫色的空間,在空間中仔細看去可以看見一道道星河還有各種星球在其中起起伏伏的幻想,一條紅色的直線在紫色空間的正中央。

  徐行看去一開始還覺得驚奇,可是越看越不對勁,那條紅線漸漸收縮,在空間中的位子開始發生偏轉,最後直直的飄在徐行與天使的正上方。

  這個樣子,就像是一顆眼球為了看清楚下方的小螞蟻不得不調整視距來看清。

  除了徐行,其餘所有人都凝滯起來,徐行身旁廢墟中被聖劍溫度融化的鋼筋所滴落的鐵水還漂浮在空中。

  “嘖嘖,我就知道天國這幫家夥不講武德,肯定會召喚自己的投影對付你,老子好歹留了一手。”

  熟悉的聲音在徐行腦海中響起,正是將屠戮給他的那個神秘人,抬起頭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想起來了他之間讓自己別問。

  “聰明,獎勵你一個好玩意。”神秘人看見徐行欲言又止就知道他想什麼,徐行面前浮現出一個漆黑的卷軸,自動鑽入屠戮中。

  看見徐行將卷軸收好,空中的巨眼上下晃動了一下,仿佛神秘人正在點頭。

  “現在幫你解決你就快點回去吧,別忘了我給你說的就行。”

  “你這解決個錘子,他劍都快劈我臉上了!”

  還不等徐行在說什麼,周圍的空間突然恢復正常流動,天使的聖劍直接落了下來,可是在接觸徐行的瞬間變為灰燼。

  “你做了什麼?難道你真的沒死?”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的天使驚恐的看見自己的身體快速化為飛灰,來不及說什麼就消散不見。

  等凱奇恢復過來時候,就看見自己無所不能的主人上前劈了徐行一劍,然後就化為一陣灰隨風揚了,不禁有些呆滯,正準備逃跑的時候也發現自己的身體開始消散。

  “你到底是誰?明明有這種力量還在玩弄我們?!”

  在消逝之前凱奇將心中的怨氣爆發出來,可是徐行自己都不知道怎麼回事就被人開了金手指,別說還挺爽的。

  可在凱奇眼中就是徐行一臉冷笑的看著他,仿佛連解釋都覺得多餘,就像是之前他對待這個城市的人類一樣。

  隨著凱奇的消逝,整個世界開始震顫起來,從最邊緣開始漸漸消逝,似乎這個世界已經到了盡頭,在凱奇消失的原地漂浮著一片羽毛,不等徐行做什麼,就被屠戮直接吸了進去,讓殺戮值增加了100.

  眾人腦海中響起提示。

  徐行還沒解除自己魔神化的狀態,神秘人留下的力量還夠他撐一會。

  “你們趕快回去,我還有事要辦。”

  沒給汪天他們說話的機會,徐行低頭看著幾人有些不耐煩的擺了擺手,開玩笑,要不是自己開了金手指,這幾人說不定真下的去收宰了自己。

  看徐行這個態度幾人連忙回到了痛苦世界。

  看著站在地上一臉淡然的諾拉,雅思為了完善諾拉的生命形態,將自己所有神性封存在諾拉的體內,並期望有朝一日離開這裡,她估計也沒想到凱奇死去之後這個世界會崩潰。

  “你怎麼說?我可不知道怎麼帶走你。”

  前面幾天和諾拉接觸中發現根本不是印象裡的那種邪教的大祭司,她平時做的最多的就是學習各種魔法和煉金藥劑,唯一的興趣愛好就是學習新的知識接觸新事物,就像徐行教了她鬥地主之後被拉著打了兩天的牌。

  “你別裝了,剛剛那個大眼睛私下給我傳音說了,給你的卷軸可以讓我跟你一起過去,你快點拿出來試試。”

  諾拉看徐行這個樣子就知道他在逗她玩,雖然徐行現在的樣子有些猙獰,但是什麼樣怪物她沒見過。

  “沒意思,我還想撈點好處。”徐行從意念一動,念頭探入手背的屠戮中,看見一個小小的儲物空間,那個黑色卷軸就在其中一個角落靜靜的放著,精神力將它包裹往外面一帶,卷軸就出現在手心中。

  卷軸拿在手中信息自然而然湧入徐行的腦海中。

  徐行看著上面的條款臉有點黑,這什麼鬼契約啊,自己才是使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