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十四章 再次見面

第十四章 再次見面

  :,

  隨著書頁漸漸減少,在教堂上方的巨大光環也暗淡下來,最終化為一陣光雨,一點點落在教士身上。

  所有教士同時停下手中的事,一起朝著教堂上方跪拜,當他們抬起頭來已經淚流滿面,口中默念著教會的祈禱詞雙手不斷地在胸口比劃著。

  幾人就這樣站著過去了一整天,當他們睜開眼睛的時候眼前的時間似乎都變得不一樣,在他們眼中所有事物看一眼就能知道其本質,並且渾身散發出柔和的光,頭上各自出現一個黯淡的光圈,他們發現之前所處的地方已經消失,四人站在一個石室中,只剩地上刻畫的魔法陣讓他們能和剛剛的場景聯系起來。

  走出門外,之前接引他的中年男人已經等候多時,在他臉上似乎還有淚痕,沒有多說什麼,將其餘幾人帶到教堂的大廳中,大廳正中央是一個巨大的地形圖。

  “混亂教會在引發祭祀的時候正是慶典的日子,我們雖然盡力疏散普通人,但也只救了不到十分之一,整個城市大部分人都被轉化為怪物,目前我們知道了在城鎮的中央,混亂教會將之前屠戮的平民進行血祭借此來恢復他們的神。”

  “我有個問題,混亂教會的神到底叫什麼名字。”汪天中途打斷了頭領的發言,他對這個敵人十分好奇。

  “雅思。”似乎不遠多提及,頭領說了一個名字之後就不再說什麼了。

  頭領在地圖上不斷規劃著前進路線,將計劃說完後,將幾人叫出去,讓他們適應下身體的力量,並交給他們幾個簡單易學的術式,畢竟時間緊迫,不過在寄宿的加持下,一學就會,並且威力大的可怕,在訓練的時候凱齊的聲音還能在眾人的腦海中響起對他們進行指點。

  終於經過幾天的訓練,幾人這才適應身體的力量。

  到了約定的日子,領頭抽出最精銳的一部分教士,身上帶著各種各樣的武器,還有許多羊皮卷軸,順便也給汪天他們配了一套裝備。

  從避難所走出之後,其他人才發現自己躲藏在一座山中,走出身後的通道也隨這消失。

  岑麗眼中綠光閃爍,所有人都感覺自己身輕如燕,一步躍去竟能跑出十來米,程曦的偵查範圍也擴大到百米米,汪天的火焰附魔直接可以將槍械強化,射出的子彈堪比榴彈炮的威力。

  幾人直接衝在最前方,一路上碰到的所有怪物還沒探出身子就被程曦發覺,王成手中的手槍每射出一槍就帶走一大片,這種感覺就像新手村來了幾個滿級dao,還是自帶裝備的那種。

  一開始汪天還保持著沉穩,直到他手中的軍刺刺出,面前的牆壁直接被勁風撕裂,出現一個直徑兩米的大洞,這讓他也有些不淡定了。

  原本要趕幾個小時的路,在岑麗的加持下,只花了半個小時,就接近到達目的地,這時候血池幾乎已經幹涸,遠遠的就能看見坑洞正中央的水晶,水晶依舊潔白如新,但是沒有任何動靜。

  而徐行正盤坐在祭壇上,身邊坐著之前他們看過的祭祀,還有一個體型修長的,骷髏?

  汪天幾人一開始以為自己看錯了,後來仔細盯著才發現那就是個骷髏兵,不過骨架比正常人類長很多,身後有一堆骨頭組成的翅膀,眼眶處燃燒著藍色的火焰。

  這三個家夥手中都拿著什麼東西,徐行時不時側過頭去對祭祀說些什麼,有時候將手中的東西甩在祭壇上,情緒十分的激動,至於其他的怪物,距離他們遠遠地完全不敢靠近。

  “這是什麼情況,你知道嗎?”

  汪天問著一旁觀察的頭領,有些摸不著頭腦,現在也不知道徐行的情況,他也不好動手。

  “他應該是被附身了,你看坐在你們隊友身旁的那個是混亂教會的大祭司,另一邊是祭祀之前召喚出來一個使魔,你別看他現在的樣子,等他發威的時候體型能增加到幾十米高,破壞力驚人。”

  商量了一下之後,還是讓汪天幾人合力召喚出一個護身罩,遮蔽眾人的氣息,往徐行那邊走去。

  等距離還有五十多米的時候,他們已經能隱隱約約聽見徐行那邊說話的聲音。

  “小骨你這出牌不對啊!你這炸彈這麼早出不是害人嗎?”

  “四個二帶兩王,跑。”

  正當徐行和使魔爭論的時候,祭祀將手中的東西一口氣放在祭壇上說道,然後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似乎消耗了大量精力。

  “你看,他們似乎有又進行什麼新的儀式,他們手中拿的是獄魔骨頭打磨的骨牌,肯定又是新的術式,他們就是這樣屠殺了這座城市的居民們!”

  頭領一邊說著額頭青筋暴起,似乎回憶到一些不好的事,可是汪天越發確認徐行似乎沒有什麼毛病,當他又聽見徐行喊出:“搶地主。”的時候更確定了。

  又打了一把之後徐行將手中的骨片放在祭壇上,回頭看著保護罩中的眾人。

  “既然來了就別畏畏縮縮的,出來吧。”

  汪天一開始還抱著徐行炸胡的心態,要知道他們四人聯手布下的保護罩就連凱奇一時半而也發現不了。

  可是他看著徐行直勾勾的盯著他們幾人的時候就知道是真的,嘆了口氣將保護罩撤回,眾人出現在徐行面前。

  一旁的祭祀小心翼翼的收起地上所有人手中的骨牌,似乎很珍惜,而使魔已經站起身來,眼眶中的火焰跳動的更加厲害。

  徐行無所謂的擺了擺手,看著渾身發光的幾人。

  “你們的任務是什麼?”

  這一問將幾人問的有些茫然?難道徐行的任務和他們不一樣。

  “殺掉混亂教會的祭祀,你的是什麼?”王成在汪天身後走出,出現在隊伍最前方,直視著徐行。

  “那對不起,我是保護她,然後徹底殺掉你們所謂的那個神,看樣子我們不是一路人。”

  在幾人說話的時候徐行身後的祭祀轉過身來,站在徐行身後看著這群想殺掉她的人,起初其他人還為她的面容有些驚豔,但是之前凱奇和他們講過混亂教會的祭祀疑似雅思的分身,務必要除掉。

  還不等汪天說什麼,王成甩手就是一槍,朝著祭祀打去,一路上對怪物的屠殺讓他對自己現在的實力十分自信,而且剛剛凱奇提醒了幾人,徐行沒有被附身的跡象,甚至他在附近都沒有察覺到雅思的氣息。

  可是如同榴彈炮威力的子彈在接近徐行範圍十米的時候就被什麼阻擋下來,速度肉眼可見的慢了下來,並漸漸化為碎片,仿佛在空中有一只無形的手將其慢慢碾碎。

  “你小子這是打算讓我任務失敗嗎,我可沒有多餘的積分被你坑了啊。”

  一邊說著,徐行隨意的從祭壇上走下來,隨著他的走進,眾人心中提起提起寒意,仿佛被什麼恐怖的東西盯上了一樣,在他們身後實力稍微弱一些的教士甚至腿都不自覺的抖了起來,心中一直有個一個聲音讓自己快走,不然肯定會死在這裡。

  感受著徐行帶來的壓迫感,凱奇的聲音都帶著吃驚,在四人心中響起。

  “我知道了!是召喚魔神!雅思它知道自己活不下去召喚出了魔神附身在這個人身上,為了保護那個祭祀,祭祀是雅思的分身,只要她活著雅思就不算真正的死去。”

  “老逼登你別開玩笑了,我身上可沒有任何魔神附身。”

  徐行似乎能聽見凱奇的聲音,左手手背上裂開露出一只眼睛,猩紅如血,豎著的瞳孔盯著眾人。

  “我可是實打實靠自己的,天哥我也不想和你們發生衝突,讓我將凱奇從你們身體裡揪出來殺掉就行了,怎麼樣?”

  其餘人也不知道徐行到底處於什麼狀態,看的他的精神狀態不像是被魔神附身,可是他的力量完全和之前相差太大,就算汪天幾人也感覺到了有些壓力,特別是徐行手背上的眼睛太邪門了。

  還麼等幾人商量,頭領朝著身後的人叫道:“不要害怕,神與我們同在,對手不過是一個被召喚而來的魔神,現在該用我們的生命來回報神的恩賜了。”

  一邊說著一邊從兜裡掏出一個小陶瓶喝了下去,渾身頓時綻放著刺目的白光,朝著徐行衝去。

  其餘教士聽見頭領的吼叫,也強忍恐懼的內心,服下一樣的液體,燃燒著生命一起衝了上來。

  “凱奇的血,對人類來說是劇毒,雖然在短暫的時間可以獲得超遠常理的力量,不一會就會因為承受不住而死亡。”

  祭祀在徐行身後給他進行講解,慘白的手伸出,正準備發動攻擊卻被徐行攔下。

  手背上的眼睛也散發出紅光,在徐行的左臂出蔓延,整個左臂肌肉膨脹,紅色的鱗片覆蓋住皮膚,在關節和肩頭個冒出骨刺,指甲也變得鋒利起來,當鱗片想往身體覆蓋的時候被徐行停了下來。

  看著越來越近的教士們,徐行深處左手在空處一握,幾個行動敏捷的教士連忙躲開,另外幾個躲閃不及,在空中直接被擠壓成一團血肉,隨後徐行一個閃身,迎著教士衝了過去。

  “今天你們教會的都得死,凱奇再也沒有用。”

  祭祀就這麼看著眾人,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