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四十一章 結束

第四十一章 結束

  :,

  就在源即將把徐行穿的透心涼的時候,在徐行身前裂開一道裂縫,諾拉從中衝出,一巴掌朝著源的臉上乎去,手掌上附著著銀色的光芒。

  源連忙後退,可是手掌似乎有著強烈的吸引力,身軀不由自主的被吸了過去。

  “啪!”

  空曠的地脈中就聽見一聲清脆的聲響。

  源的直接被抽出,臉上出現一個紅色的巴掌印,整個人飛了出去。

  “你是什麼貨色也敢殺我的人!”

  諾拉一邊罵著源一邊將徐行扶起,擺了擺手示意自己沒事,但是還是被諾拉強行灌進去一瓶藥劑。

  從諾拉身上感受到威脅,源胸口的符咒再次浮現出來,身後男人的虛影也再次浮現。

  手中朝著諾拉甩出數道符咒,胸口的符咒化為光門繼續朝著諾拉籠罩而來。

  徐行提醒諾拉小心光門,那玩意直接將他的力量剝奪,讓他不能維持屠戮的狀態。

  諾拉掏出裝著江口魂魄的小瓶,當著源的面搖了搖,隨後朝著飛來的符咒甩了過去,看見江口之後源遲疑了一下,但是還是咬緊牙關繼續施展著咒術朝著諾拉攻來。

  看見源的樣子江口苦笑一下,閉上了眼睛,等待著隨之而來的攻擊。

  最終江口的殘魂被淹沒在漫天的咒術中,徹底的消散。

  “嘖”

  徐行和諾拉同時對著源的行為表示有些不爽,別人好歹舔了你這麼久,這樣就把別人給殺了。

  喝下了藥劑之後徐行的狀態也回復了一些,激發屠戮之後配合著諾拉,由於有了諾拉的鉗制光門不這麼容易將徐行控制。

  之前諾拉他們破壞的地脈節點此時也發揮了效應,這個地脈的靈力已經開始幹涸,源攻擊的威力也越發降低,被徐行找到了機會一斧子看在他身上,雖然被躲過去但是也割開一道口子。

  諾拉趁機凝結出一道冰牆擋住源的退路,在兩人的配合下源也有些頂不住的,胸口出現的符咒也越發暗淡,至於一開始腦後的神環被諾拉這麼一折騰已經布滿裂痕。

  在這時,神社轟然倒塌,廢墟之中只有一座石臺樹立,上面擺放著一把折扇,和抽飛徐行的那把一模一樣。

  源身後男人的虛影從源身上離開,走到了折扇前伸出手拿住,原本快要消散的身體立即凝實起來,呆滯的雙眼也變得有些神彩。

  這一幕讓徐行和諾拉兩人不敢輕舉妄動,被打在地上的源看見男人之後急忙從地上爬了起來,站在他的身後。

  男人環視了下周圍,特別是在徐行和諾拉身上多看了幾眼,緊接著將手放在源的腦袋上,似乎在他的眼中許多畫面一閃而逝。

  不一會將手放下,溫柔的幫著源整理凌亂的頭發。

  “這麼多年你辛苦了,僅僅為了我當初隨口提的兩句話。”

  源聽見男人的話突然不知道該說什麼,自己的這個辦法雖然很極端,但是也只有這個辦法可以保護住陰陽師一脈延續至今。

  可是下一秒男人卻將手直接探入源的胸口,將那張符咒抽出,眼神中有些冰冷。

  “可是你不該為了這個事殺害那些普通人,我原來就告訴你,做錯了事就要付出代價!”

  在這個過程中源雖然可以反抗,但是還是任由男人將符咒抽出,隨著符咒被抽離,身後的神環直接碎,臉色也變得越發蒼白,身體靠坐在神社的廢墟緩緩坐下。

  男人走到兩人面前,將符咒遞給徐行,本來怕被陰的徐行被諾拉頂了頂腰之後才伸出手結果符咒。

  雖然只有一張紙,但是這張符咒出乎預料的重,看了下看不出個所以然徐行還是習慣性的交給諾拉,這方面她熟。

  “你們應該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吧,雖然我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但是你們的力量和這個世界的規則有些格格不入。”

  通過溝通徐行才知道面前這個男人就是這個世界第一個陰陽師,當初妖怪橫行,人類都是屈居一角求生,直到他出現,人類才有了喘息的機會,通過傳授陰陽師的知識,人類最終形成和妖族分庭抗爭的局勢,但是只要妖族存活一天始終有著隱患。

  終於陰陽師和妖族展開大決戰,最後犧牲自己和妖王同歸於盡,這才有了後面源接過陰陽師的傳承,才有了後面的一些事。

  男人現在的形態只不過是當年留下的一縷神魂,只能靠在地脈中靠靈力的滋養才能維持至今,而源吸收全國的地脈不僅是為了增強自己的力量,也是為了維護他的神魂。

  徐行聽完他的論述擺了擺手,自己已經得到任務完成的提示了,關於這種狗血劇情他不感興趣。

  男人請求徐行和諾拉可以放過其他的陰陽師們,如今陰陽院已經消失,剩下的妖魔交給陰陽師解決就行,至於地脈的暴亂過段時間就能恢復,由源來負責處理這些爛攤子,就當是這麼多年的懲罰了。

  本來以為兩人會答應,但是他看見兩人完全沒有收手的架勢,有些疑惑。

  “為什麼,你們難道還想從這裡的得到什麼東西嗎?”

  “不不不,你誤會了,你不會覺得那家夥害死這麼多人還能有個善終吧?雖然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但是我也知道我有一天會受到懲罰,可是這家夥?我為什麼要放過她?”

  聽完徐行的話後男人沉默了一下,轉身走到源的身邊,抱起她走到石臺邊上。

  諾拉看這個樣子之後掏出一張卷軸放置在地上,頓時一個火山的虛影出現在整個洞穴中。

  “五分鍾之後引爆,你們有什麼想說的自己說罷。”

  說完之後帶著徐行離開了地脈。

  源看見卷軸,感受其恐怖的威力,正準備起身逃離的時候卻被男人拉住了手。

  看著他熟悉的眼睛,源突然笑了起來,整理了下衣服,輕輕地靠在他的懷裡,跟他訴說著這幾年的事。

  一如多年前源第一次睜開眼睛,就看見男人坐在院中,自己披著一件白色的狩衣靠坐在房間中。

  聽見動靜後男人回頭看著源,眼神清澈,手中拿著一把折扇。

  “我是誰?”

  “你是源,是我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