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三十六章 隱藏任務

第三十六章 隱藏任務

  :,

  現在就是後悔,相當後悔,在剛剛那種狀態中徐行直接將卡爾殺掉,摳出後正準備查看下這個眼睛時不時屠戮的親戚之類的,沒想到屠戮傳達出吞噬的意願,按照原來的習慣直接是握在手中就能吞掉,可是徐行這個狀態的思想狀態也偏向屠戮這邊,直接吞了下去。

  隨後巨大的惡心感讓他產生不適,類似於排異反應,將魔神化也消退,而屠戮睜著眼睛看著徐行,雖然它不能說話,但是徐行也能感覺到它的眼神中透露著鄙視的感覺。

  徐行這麼一吐剛剛幾人對他的恐懼突然破滅了,暗中的弓箭手趁此對著徐行射出幾件可惜都被護盾擋住,一邊感嘆著弓箭手前期真的是最弱的幾個進化路線,徐行再次掏出行刑官,觸發左手魔神化朝著弓箭手的地方殺去。

  姚清躲著時不時奶古東一口,讓其能繼續堅持住。

  衝過去的途中徐行還觸發了幾個弓箭手設置的陷阱,不過對於他有些無傷大雅,身上上班族西裝的特效讓他對弓箭的攻擊力也有些免疫。

  最終徐行快要追到的時候遠處閃過一道光,隨後一根由白光組成光箭從遠處射來,直接將前方的弓箭手給射了個透心涼,當場死亡。

  弓箭手的屍體並沒有收到一點阻礙的作用,被射穿之後直接化為灰燼,徐行用左手抓住一旁的樹幹帶動整個身子險而又險的躲過這一擊。

  光箭射在地上,將方圓十幾米範圍的任何物品直接蒸發,只在原地留下一個深不可見的大洞。

  其餘人也被動靜吸引,當他們想逃離這裡的時候卻發現已經晚了,四周被一個藍色的光罩給禁錮住。

  一名老頭浮現在上方,身上依舊穿著標準的陰陽師制服,手中拿著一柄弓,上面還冒著白煙,剛剛的拿箭估計正是他射出,雖然他頭發胡子花白,但是露出的手臂卻有著精壯的肌肉完全和面容不匹配。

  “在我這裡鬧出這麼大的麻煩,看樣子之前抓到的那家夥應該是和你們一夥的。”

  老頭看著下面停下戰鬥幾人,面前表情無悲無喜,手中的弓箭再次拉開,弓如滿月,而此時他對準的徐行。

  “昨天在工廠區的事故就是你弄的吧?讓我的徒弟送命,現在你可以死了!”

  說完松開弓弦,弓弦松開的聲音落入眾人耳中令所有人神色呆滯,甚至徐行都沒反應過來,就看見諾拉出現再他的身前,從項鏈中掏出一個白色的巨繭擋在身前,本來毀滅萬物的光箭刺入白繭的時候化為一道流光被吸收。

  看見巨繭老頭的表情也有些變化,想說寫什麼的時候諾拉從懷中將一張卷軸仍在地上,老頭並沒有阻止諾拉的動作。

  扔在地上的卷軸自動融入地下,在眾人腳下形成一個傳送陣,不一會所有人消失在這裡。

  看見幾人的離開,老頭只在原地嘆了一聲氣,隨後也消失不見,過了一會來了一隊陰陽師在這裡將場地收拾幹淨。

  等到徐行他們出現在一處爛尾樓中,奧黛麗下意識將艾比擋在身後,長刀對著眾人。

  “你也收到任務了吧?”

  徐行看著警惕的奧黛麗,在看見老頭的時候系統就提示,殺戮任務結束,他不僅獲得完成任務的3000積分同時還獲得擊殺獎勵的3000積分,可是緊接著並沒有提示眾人可以回去,而是頒布了新的任務。

  奧黛麗點了點頭,她在那瞬間也受到了任務提示,其餘人也是一樣的,並且通知他們如果不願做任務現在就可以回去。

  諾拉踏出一步,手中隱隱散發著光芒,詢問性的看著徐行,徐行看著有些絕望的兩人,閉上眼睛擺了擺手。

  “回去吧,以後別讓我看見你們。”

  對徐行的態度其餘人都有些不解,雖然現在擊殺了也不會有什麼積分,但是現在放他們離開也有些放虎歸山的感覺,指不定未來還會在任務中碰到。

  看著其他人的樣子徐行低聲的開口道:

  “何必呢,我們都不過是一群掙扎的可憐人,是系統的玩物罷了。”

  本來古東拿著的長槍聽見徐行的話後也放棄,諾拉則是再次站在徐行身後。

  看著後退幾步的幾人,奧黛麗有些劫後餘生的感覺,但是聽見徐行的話也感覺到有些悲哀,對徐行表示感謝後,將他們在擊殺的陰陽師身上收到的物品交給幾人隨後回到了自己的城中。

  奧黛麗交給他們的是每個陰陽師都會攜帶的一串法珠子和一些陰陽院的基本資料,珠子呈現黑色半透明,上面雕刻著清心的符咒,可是諾拉從項鏈中拿出一個籃球大小的黑色珠子,和陰陽師法串一模一樣,而這個是妖魔的心髒。

  同時經過諾拉的研究,陰陽師法力流動路線和妖魔的正好相反,同時又將白繭掏出,正是諾拉在妖穴中搶奪到的,它當時正在地脈流動的脈點中,吸收著一整段地脈的靈力從而成長,而當時所有妖魔都在保護者它。

  由於一段時間沒有收到靈力的滋養白繭已沒有一開始一般充滿靈力,而是顯得有些幹癟,光照過可以看出裡面蜷縮著一個人型生物。

  它散發的氣息讓徐行感覺有些熟悉,回憶了一下正和剛剛那個老頭身上的氣息一模一樣,帶著一些神聖和毀滅的感覺。

  翻開陰陽師的手冊,第一頁就能看見剛剛那個老頭的照片,而他的標注是副院長。

  在院長那一欄並沒有顯示。

  “所以那個老頭可能和妖魔屬於同一種生物?不過他們算是進化成功的?而進化失敗的就算妖魔?”

  古東看著徐行說出自己的疑惑,那為什麼陰陽師一直致力於處理妖魔?他們不應該從某一種程度來說算同類嗎?

  “因為妖魔是因為人類的恐懼具現化從而形成的,妖魔分為天生和人造兩種。”

  對妖魔有過研究的諾拉此時站出來給其餘幾人解釋。

  “陰陽師體內具有天生的靈力流動路線,但是需要有人負責開啟才能啟動,類似於你們修仙中的打通任督二脈,而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功,中失敗的經脈逆流成為廢人,而這個世界就是變成妖魔。”

  “天生的妖魔比進化失敗的妖魔更加強大,並且有萬中無一的幾率變成這個樣子。”

  說著拍了拍白繭。

  “他們長成後就會化為人形,並且擁有著凌駕於其他所有人的力量,陰陽院派遣黑川他們過去估計就是為了讓他們和妖魔拼的兩敗俱傷從而讓白繭吸收。”

  大概知道了事實徐行摸了摸下巴問了一個問題。

  “所以我們等於說把正副院長的孩子給綁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