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三十三章 被抓

第三十三章 被抓

  :,

  亨特的心髒少跳一拍,要知道這可是三十多層的高樓,面前這個男人難道真可以飛?

  雖然被嚇住,但是其求生的本能還是佔了上分,快速從懷中掏出一張一次性的魔法卷軸撕裂,徐行手中的行刑官已經甩了出來,撞破玻璃朝著亨特坐著的地方飛去。

  可是最終只將地板劈開,亨特整個人連帶著地上的地圖和對講機傳送離開,只留下地上的魔法陣。

  “真有錢窩草,空間屬性的卷軸都舍得用!”

  要知道所有類型的卷軸中,類似空間時間的卷軸幾乎都是有價無市,就算出現也比同級別的卷軸高出數倍不止。

  這個小矮子一見面就用空間卷軸估計也是慌了,和動物之間的鏈接也來不及切斷。

  而徐行看見手指上纏繞著的綠線,身後使魔的翅膀拍打著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距離大樓不遠處的一個居民樓中,伴隨著一陣空間扭曲,亨特從中飛出摔落在地上,空間傳送的暈眩感讓他有些站不穩。

  趕緊將手頭的東西裝在房間角落的背包中,亨特將幾張卷軸貼身放好,趕緊朝著最近的隊友趕去。

  從窗戶中翻出,亨特趕緊給自己上了一個風行術,同時通過對講機告訴隊友自己被發現了,對方很可能就是殺了萊恩的那家夥,其他人都沒有見過這家夥。

  可是還不等自己跑出去多遠,一陣陰影隨之籠罩而來,徐行手中揮動著天才毀滅者一錘子砸在亨特的頭上,就在快要擊中的時候亨特懷中的一張卷軸自動消失,一層冰盾凝結在上面,徐行一錘子砸下來將冰盾砸的粉碎,可是終究中間因為冰盾耽誤了點時間,被亨特險而又險的躲過。

  站起身來再次跑走,徐行嘗試著打出幾發子彈也被冰盾阻擋,這似乎是那種試用後會在一定時間內自動保護主人的魔法卷軸,價格也不菲。

  罵了幾句之後徐行繼續追去,現在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每多一分鍾敵人和陰陽師過來阻攔自己的幾率就會變大。

  中途每當徐行快要抓住他的時候,亨特總會使用何種道具躲過徐行的攻擊,給自己爭取時間,油滑的像一條泥鰍,最後將徐行也打出了真火。

  “比崽子,今天老子一定要抓著住你。”

  自己一錘子本來快砸中了,那家夥又從地上弄出一面土牆擋住了自己前進的路線。

  在追擊亨特的時候徐行已經給古東發出了消息,他也在趕來的路上。

  而且自己一路上這麼大動靜估計陰陽院已經了解到了,人員估計也快到了。

  最後亨特手中的報名道具都快用完了,身後的身影再次衝來,根據剛剛的威力來看,自己估計硬抗一下都做不到。

  兩人已經追擊到偏工業區的地方,四周都是生產的那種廠房,遠處還有幾根煙囪冒著黑煙。

  這時候一道身影從一旁的廠房中衝出,與亨特錯身而過,手中的長刀朝著徐行的勃頸處砍去。

  徐行不得已停下身子,將錘子橫檔在身前,可是那人在看在錘身上後借力原地一轉,從徐行側身晃過,一刀再次斬來,要不是徐行將屠戮激發橫擋在脖頸出估計就身首異處,而亨特也很自覺,沒有停留繼續朝著一個方向逃去。

  “奧黛麗你自己小心點!那家夥可能就是殺死萊恩的那人。”

  那人也沒想到徐行反應這麼快,在這一瞬間連續擋住她絕殺的兩刀。

  使魔從徐行身體中浮現而出,收起背後的翅膀,徐行將天才毀滅者交給它,不用他指使使魔,使魔朝著亨特的位置追去,要不是為了活捉那人,徐行早就換上行刑官,想著先用天才毀滅者將他打成弱智,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

  徐行看著身前的女人,她個子挺高,和徐行差不多,標準北美人的長相,渾身穿著皮衣,將火辣的身材展現的淋漓盡致,一頭紅色長發扎著一個馬尾,手中提著一柄長刀,刀身隱隱泛著藍光,上面雕刻著徐行看不懂的花紋,刀柄是一節冰塊,尾端吊著一顆尖利的牙齒。

  “就是你殺死的萊恩?”女人看著徐行,特別是剛剛硬抗下自己一刀的左手,自己還以為就算不能殺死也能砍下他的手腕,沒想到只留下一個小傷口,甚至血液都沒底下傷口就已經愈合。

  沒打算說什麼,徐行有掏出行刑官,讓奧黛麗瞳孔一縮,目前為止使用的儲存物品的可以說都算是有錢人,而有錢人就代表著強大的戰力,大部分人其實每次任務做完滿足生活隨後補充裝備和技能之後剩下不了多少積分,也只有那種每次任務完成率高的人才會有多餘的積分購買。

  對面那個女人把自己到手的積分給放跑了,本來路上追殺的火氣正好沒地方發洩,她看樣子就是古東說的那個使用長刀的人,把她殺了就能補償自己的浪費的時間了。

  兩人同時朝著對方攻去,兩柄武器碰撞在一起都會激起陣陣聲浪,四周的玻璃統統都被震碎。

  徐行右手使用行刑官揮動,左手的屠戮上也從關節處冒出骨刃和骨刺,攻擊間隙朝著奧黛麗攻擊。

  但是她身上的皮衣似乎品質不低,每當他攻擊落在上面的時候感覺落在一塊滑膩的布丁上,將自己的攻擊卸掉。

  奧黛麗也有些不好受,對方的攻擊力十分強大,雖然速度沒有自己快,但是他似乎可以預知自己下一步的攻擊位置,提前進行抵擋,中間還能找出破綻攻擊在她身上,要不是她身上的皮衣她已經受了傷了。

  徐行每次攻擊之前都會使用踏地,手中的行刑官每次砸在奧黛麗的長刀上都將她震的虎頭發麻,有幾次她都快握不住手中的長刀,長刀附帶的冰凍效果每次蔓延在徐行身上的時候屠戮都會紅光一閃,將寒氣消退。

  最後感覺已經有些吃力的時候奧黛麗一個側身躲過徐行一斧,快速後退,行刑官砸在地上頓時周圍的地面龜裂,一個大坑出現在原地。

  抬起頭徐行正看見奧黛麗第一次雙手握住長刀,刀尖著地,上面的花紋亮起,隱隱可以聽見一聲聲狼嘯。

  感到不妙徐行也往跳著躲去。

  而此時奧黛麗的技能已經準備完成,刀尖自上而下劃出一道半圓,在她面前的地面一道道冰柱猛然衝出,衝出的冰柱並沒有一絲頹勢,越變越大,直直朝著徐行刺來。

  看見逼近過來的冰柱徐行不得已使用行刑官攻擊冰柱,對方技能明顯是追蹤性技能,自己完全躲不過去,只能硬碰硬將它給破掉。

  等到徐行將面前的冰柱破開後,對面的奧黛麗已經不見了蹤影。

  自己也沒有得到使魔的回應,正準備想離開的時候空中飛過來數張符咒落在地上,頓時徐行感覺地面如同泥沼一般,自己的腳步都有些挪不動。

  抬起頭來在旁邊廠房上不知道什麼時候站著一隊人馬,看著每個人身上眼熟的陰陽師制服徐行不禁想罵人,難怪那個奧黛麗放了技能就跑。

  隊伍中走出一人,看著半個身子沉入地面的徐行,指尖捏著一張紫色符咒,上面雷光閃爍。

  “你到底是什麼妖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