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三十章 一血

第三十章 一血

  :,

  樹叢中半天都沒有動靜,徐行等的有些不耐煩,現在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由於經常會突然出現各種妖怪與邪靈,所以街上的人都已經收攤了,公園已經看不見人了。

  從口袋中掏出左輪,對著樹叢,在他視野中,一團赤色的生命能量躲在在樹叢中,在徐行對準他之後他才從樹叢走出。

  走出那人身材接近兩米,身上就穿著一件迷彩背心,下半身穿著一條軍褲,標準的大兵打扮,健碩的肌肉如同花崗巖一般。

  果不其然是個黑人,和剛剛自己標記的那金發的外國人應該是一起的,他們身上的氣息有些類似。

  那人被徐行手槍指著並沒有表現出恐懼的意思,有些淡然的看著還坐在長椅上的徐行說道:

  “你好小家夥,我叫萊恩,可以告訴我你的隊友在哪裡嗎,這樣我就不會讓你死的太痛苦。”

  不等他說完,徐行直接開槍,帶著火屬性的烈焰彈打在他身上,激起一陣熱浪,那人硬扛下這一擊之後依舊站在原地不動,隨手拍了拍胸口的灰塵,只有周圍灼燒成枯木的小樹林說明剛剛那顆子彈的威力。

  見沒什麼效果徐行將手槍收起,嘴裡嘟囔著回去就賣了,左手中屠戮睜開,看著對面的詹姆斯。

  “真煩,要快點解決,免得那些陰陽師又要過來了。”

  五分鍾之後,兩位陰陽師在公園另一頭跑來,還是依舊如同白天一般的打扮,這附近都是他們的巡邏地點,本來快下班了,這裡傳來劇烈的動靜,通知他們前往之後讓他們有些不爽。

  可是他們來到剛剛徐行在的地方後有些沉默。

  “你覺得這是什麼妖物?會造成這種動靜?”

  其中一人有些好奇的詢問另一人,在他們面前的公園如同被導彈地毯式轟炸了一遍一般,到處都是巨大的坑窪,四周的種植的綠化和各種遊樂器材都已經消失,最中央的人工湖已經被一個巨大的坑洞取代,在坑洞中有一具無頭的屍體,四肢扭曲,黝黑皮膚呈現不健康的幹枯狀。

  另一人觀察了一下之後搖了搖頭,將現場的情況回報給陰陽院兩人就離開了,他們只負責處理麻煩,這種刨根問底的事不是他們的職責。

  幾分鍾之前在各自行動的人們同時聽見腦海中傳來一條消息。

  隨後所有人手中七人的印記其中一個淡化消失,似乎代表著萊恩的死去。

  而徐行此時躲在一個小巷中緩解剛剛戰鬥的餘波。

  那個萊恩和他一樣都是近戰類型的,可以在身體周圍制造火焰使得自己的攻擊造成炮擊般的效果。

  徐行憑借著在模擬室鍛煉出的本能,盡量不與他正面對抗,用屠戮不斷對他造成傷害,消耗他的體能,最後憑借積蓄的一拳破壞了他的內髒,隨後用屠戮化出骨刃割下了他的頭顱,對於他的屍體屠戮自然不會放過,將血肉精華吸收幹淨之後感應到有人過來徐行趕緊離開現場。

  此時徐行身上很不好受,萊恩在最後知道沒有希望的時候燃燒靈魂一擊擊中了徐行,兩人以命換命,雖然最終徐行扛了下來,但是那股詭異的火焰還是在徐行的身體中不斷的破壞他的內髒,同時身上數處骨頭都被萊恩擊碎,只能靠著剛剛吸收的生命能量補充自身。

  此時有一個大叔從對面一家居酒屋晃晃悠悠走出來,走到巷子口就忍不住彎腰嘔吐起來,等他站起身來擦嘴正看見靠坐在巷子裡面的徐行。

  他走過來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告訴徐行這就是年少不努力的後果,大好年紀就落得一個無家可歸下場。

  徐行並沒有看著大叔,在他耳邊此時不斷傳來低於,告訴他他需要很多能量來修復身體,而這條街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正好適合,沒有人知道他做了什麼,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後不會有人來追查他,他這並不是殺戮,而是單純的為了活下去。

  咽了口唾沫,徐行感覺面前的大叔雖然身上散發著難聞的味道,但是生命的甘甜還是驅動他動手。

  藏在兜裡左手,屠戮的眼睛不斷睜開閉合。

  大叔看見徐行一直低著頭,一邊說著髒話一邊繼續湊上前,準備親自教育這個後輩。

  可是他往前走一步之後看見徐行抬起頭來,兩人的目光對上,大叔突然打了一個寒顫,酒突然醒了大半,一股生物趨避厲害的本能催促他趕緊離開這裡,在他逃離的時候不小心踩到剛剛的嘔吐物,讓其摔的頭破血流,可是內心的聲音催促他趕緊離開,千萬不要回頭。

  看著大叔離開之後,徐行扶著牆緩緩站起,距離集合的時間剩下的不多了,徐行拿出諾拉給他的治療藥劑喝了下去,朝著約定地點走去。

  可是萊恩對他造成的傷害還是超乎徐行的想象,火焰灼燒著徐行的內髒,徐行還是有些堅持不住,屠戮此時也有些有氣無力的拉聳著眼皮。

  耳邊催促的聲音聽起來更加誘人,可是徐行還是憑借著最後的理智克制著這種飢渴感,他感覺如果自己真的踏出這一步,那麼以後自己理智就會越來越少,最終變成一個只會殺戮的怪物。

  突然徐行感覺諾拉與自己距離快速高進,隨即在他身後裂開一道空間裂縫,諾拉將徐行拉入其中,感應到諾拉的氣息,徐行整個人安心的昏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徐行慢慢醒來,徐行看見自己正躺在一張巖石做成的床上,諾拉正坐在一旁把玩著一個小玻璃瓶,玻璃瓶中一簇淡藍色的火苗不斷跳動。

  看見徐行醒過來,諾拉趕緊走了過來,從兜裡掏出數瓶藥劑,喂給徐行喝下,喝下後徐行感覺自己體內的傷勢正在緩緩恢復,那種難受的灼燒感已經消失。

  “我昏了多久?”

  “五個小時,我將你體內的火焰取了出來,別人也是挺恨你的,燃燒靈魂忍受永世折磨都要和你同歸於盡。這個火焰我有用,我就拿走啦!”

  諾拉展示一般將小瓶子在徐行面前搖晃著,隨後繼續跟他說道:

  “你先休息下,我藥都給你調好了,按照你的身體素質睡一覺就好了,放心,在你休息期間兩邊並沒有發生衝突,我已經給古東他們打招呼了,這裡是我在地底找到的一處地脈,富含靈力,在這裡療傷恢復的也會快一點。”

  跟諾拉聊了幾句之後,諾拉催促他快點休息,喝完諾拉給他的藥之後徐行繼續昏昏睡去,在他躺下的巖石上浮現出咒文一般的光芒,肉眼可見的靈力朝著徐行的身體湧去,修復他的傷勢。

  諾拉囑咐了下使魔照顧好徐行隨後從這個房間中走出,關上了大門,看著面前的數具屍體。

  其中有兩頭明顯是之前徐行看過的妖魔,此時它們已經躺在一座大型解剖臺上,身體的血肉骨頭都被拆封開來,一旁的黑板上還畫著妖力的流轉路線。

  中間放置著個頭稍微小一些的妖魔,不過它們妖魔化並不徹底,還保留著人類的特徵。

  另一邊還有幾個陰陽師的被綁在臺上,從微微起伏的胸膛看得出來他們並沒有死去。

  諾拉走在其中一人身前,冰冷的眼神看著他就像是看一件物品,聲音也有些發冷,和在徐行面前的狀態完全不一樣。

  “現在應該可以告訴我你們為什麼要拔除所謂的妖穴了嗎?”

  一邊說著,諾拉看著那人胸口的標籤。

  “特級陰陽師黑川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