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六章 玩大的

第六章 玩大的

  :,

  徐行掏出匕首上前對著巨蜥的屍體劃了兩刀,發現只能輕微的割破表皮。

  他這個匕首可是道具,在實驗室徐行對著各種物品試了試手,切割東西幾乎沒有任何阻力。

  還沒等徐行多試幾次,阮玉繼續指揮大家趕緊離開這裡。

  剩下的路上眾人沒有再碰到其他巨蜥,很順利的到達所謂的避難所。

  說是避難所,其實就是一個普通的地堡,在一座山坳之間,大門顯示半開狀,一股股血腥味從門口飄出,不時還有幾聲低沉的吼叫聲。

  見狀眾人肯定沒有莽撞的衝進去,阮玉準備讓景悅進去偵查的時候,徐行已經從兜裡掏出不知道什麼東西往裡扔了進去,一邊扔一邊喊著:“安拉胡阿克巴!”

  不一會地堡裡煙霧彌漫,一股嗆人刺鼻的味道從裡面傳出。

  緊接著數道嘶吼聲從裡面傳出,一陣地動山搖,腳步聲由遠及近,估計這個地堡就是巨蜥的巢穴,也不知道徐行扔的什麼東西,似乎對巨蜥刺激性很大。

  “該死,你到底想幹什麼,你是想害死大家嗎?”

  聽見逐漸逼近的腳步聲,馬樂緊張的汗如雨下,手中的步槍端起對著徐行的後背罵道。

  阮玉立即阻止下馬樂,新人這種時候最容易犯錯,少一個新人結算評價他們會少很多積分。

  隨著腳步聲逼近,眾人步槍端起盯著地堡門口,阮玉之前斬殺巨蜥的巨劍也拿了出來,擺出架勢準備應付接下來的情況。

  還沒等阮玉下令攻擊,徐行又從包裡掏出幾顆看不出作用的東西,又朝著地堡扔出。

  更濃烈的煙霧從地堡中飄出,別說裡面的巨蜥,就是站在上風口的眾人都有些頭暈眼花。

  腳步聲也由一開始的氣勢洶洶變成了綿軟無力,伴隨著幾聲震動就再也沒有聲息了。

  徐行又從包中掏出一個防毒面具帶著,在眼罩地方閃爍著莫名的光亮。

  “這是實驗室他們根據藥劑研究出的附屬產品,可以對注射者造成神經麻痺,我再一個密保箱中找出的。”

  不等其他人發問,徐行的聲音透過面具傳出,隨即走入煙霧中。

  馬樂劉山兩人也想跟進去賺一些積分,還沒湊到門口就被煙霧嗆的退出來。

  反倒是剩下的幾人默默的站在門口,警戒著周圍的情況。

  “景哥,你們不打算進去賺點積分嗎?聽那個聲音少說也有4-5頭巨蜥啊!”

  劉山看其他人不準備動作,對著一旁的景悅說道。

  “?,你們開什麼玩笑,別人自己敢在實驗室自己到處探索,你們恨不得上廁所都要跟著我們,還想去撈別人的積分?這種想法趁早別有,有的副本碰到脾氣不好的殺了你們這種情況的也不是沒有”

  景悅一邊說著一邊皺著眉頭遠離兩人。

  見其他人沒什麼動作,兩人也不好說什麼,過了大概快一個小時,在阮玉的指揮下,其他幾個新手也擊斃了三頭過來覓食的巨蜥。

  徐行的身影才從煙霧中走出,在其他人好奇的眼神中比了個6個的手勢。

  阮玉則有些好奇的看著徐行懷中抱著什麼東西。

  等他走到面前露出來的時候發現是三顆蛋,每個都只有拳頭那麼大,上面爬滿了綠色的花紋,在陽光下閃爍著寶石般的光澤。

  將幾個蛋一口氣塞給阮玉,徐行這才摘掉面罩說出地堡中的經歷。

  地堡裡面的空間其實很小,大概只有半個足球場的大小,其中的各種小房間巨蜥根本進不去,將麻痺的幾只巨蜥殺掉後再一個角落中找到了這幾顆蛋,同時還有些意外的收獲,這幾個蛋就當給大家幫他守門的辛苦費。

  聽他說完後阮玉幾人絲毫沒有問他意外收獲的意思,點了點頭。

  沒等其他人說話,徐行像學生一樣舉起手。

  “阮哥,我問個問題,一般怎麼知道任務結束?在副本結束後受的傷回到空間後怎麼處置?”

  聽見徐行的提問後,阮玉考慮了下說道:“正常只要是系統通知你副本結束,你的只要心中想回歸的話最多三秒就能回到廣場,不管受到多重的傷只要還有一口氣回去就能復原,一切負面效果都會清除,這是免費的,如果你再城中起了衝突或者外出狩獵受的傷那麼需要自己的手段治愈,或者去醫療室花費積分治愈。”

  其他人看見徐行提問之後也將自己心中疑問的幾個問題提出。

  在耐心回答了幾個人問題後,馬樂和劉山坐不住了,最終說出自己的疑問。

  “那我們最後要破壞的巢穴到底在哪裡啊?不找到的話鬼知道要在這個地方待多久。”

  徐行聽見這個話大手一揮,稱他找到了,讓大家跟他來。

  聽見徐行這麼說阮玉也有些意外,跟著他來到一公裡之外的一處亂石堆中。

  “你說的巢穴就在這亂石堆下面嗎?別開玩笑了?你當巨蜥是蚯蚓?”

  在到達這裡後,景悅朝著四周環視,對徐行的判斷有些疑惑。

  “嘖,你還是太年輕了!”

  說完,徐行從兜裡掏出一個按鈕,毫不猶豫的按下,緊接著一陣巨大的爆炸聲傳來,在火光中,地堡被炸的底朝天。

  眾人心中同時傳出聲響。

  “任務完成,破壞巢穴已完成。”

  ?,從其他幾人的表情中似乎也沒想到第一次任務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完成了,沒等他們說什麼幾道光柱分別籠罩眾人,將每個人單獨隔離開。

  阮玉環視眾人之後慢慢說著:“第一次任務經常這樣,簡單的甚至有點弱智,我回歸之後會在廣場等你們。”

  說完過了幾秒鍾後化為一道光消失在光柱中。

  馬樂劉山死死的抱住手中的槍支,想著能不能回歸的時候帶回去。

  正準備默念回歸時卻看見徐行從背包中一口氣掏出十幾根針管,裡面裝滿了墨綠色的液體。

  很明顯就是之前在實驗室中找到的那種生物藥劑,不過顏色更深,看著更濃稠。

  看見馬樂兩人望過來時徐行嘿嘿一笑。

  “要玩就玩大的。”

  說完,將手中的生物藥劑一根根打入身體中,根本沒有找血管的想法,朝著手臂扎入之後將藥劑快速推入身體,不一會就將藥劑全部扎入身體。

  隨即整個人在幾秒鍾後消失在光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