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十二章 祭壇

第十二章 祭壇

  :,

  這時候怪物將徐行打飛,正和汪天交纏,四條手臂齊出,可算是讓汪天知道剛剛徐行的感受了。

  王成開槍的時間點正是怪物攻擊出去的瞬間,根據他的技能勘察到敵人的弱點正是心髒部位,終於在剛剛找到了機會開出這一槍,子彈是經過神聖附魔的,如果幹掉這個小boss也是值得的。

  子彈打在怪物的胸口竟然傳出金鐵交接的聲響,但是其表面閃爍的銀光將它胸口的角質層快速灼燒,並隨著皮膚向四周蔓延,可還是沒有對他造成明顯傷害。

  趁他病要他命,王成看見子彈已經將怪物破防,連忙快速換彈,可是這時候怪物感受到邊緣幾人的威脅,硬抗著汪天的攻擊,朝著另外三人攻去。

  可還沒邁出幾步,身後再次傳出一聲巨響,竟然又有一顆子彈打在的它的後腦上將打的踉蹌,憤怒的朝身後看去,徐行已經從背包中拿出自己的馬格南左輪,將自己購買的附魔子彈塞了幾顆進去,對準了怪物的光頭就打。

  怪物放棄追擊王成他們,看見徐行的樣子明顯支撐不了多久,先解決一個是一個,直接用一只手護住胸口,大步朝著徐行衝去。

  看著衝來的怪物徐行有些蛋疼,他都砸了多少下了,怎麼這家夥還不成弱智。

  抬起手來對準怪物的頭部連續三槍,各種屬性的附魔子彈飛去,這點距離準頭還是有保證的。

  一開始是火屬性的子彈,怪物腦袋瞬間燃燒起來,但是似乎沒有造成什麼影響,第二發子彈打在頭上卻化為一條漆黑的鎖鏈,如蛇一般順著身體纏繞,將身體束縛起來。

  怪物本來正在衝鋒的路上,對自己的防御力有足夠的自信,看見對面的小家夥手中的武器飛出的子彈,自己完全沒有爬的必要,只是閉上雙眼,這種傷害的子彈就算再來幾顆自己也扛得住,防也只需要防第一個家夥射出的銀色子彈。

  可是緊接而來的束縛感讓他的腳步不能邁出,接著推動力,自己的身體直挺挺的倒下,正當他開始倒下時候第三顆子彈正中目標,然後整個大廳都是刺眼的光芒。

  等光芒漸漸消散的時候,其餘幾人眼睛漸漸緩過來,就看見徐行站在倒在地上的怪物身上,雙手不斷輪著手中的錘子朝著它的頭部砸去,雖然每次砸的火光四濺,但是還是不斷攻擊著。

  怪物身上的鎖鏈已經開始淡化消失,這種通過物品造成的特殊效果一般是持續不了多久的,只能當做奇招來用。

  汪天連忙讓徐行趕緊讓開,這麼近的距離下,如果被抓住了完全就是死路一條。

  可是讓人意外的是怪物就算身體的鎖鏈消失了,也沒站起來的跡象,四條手臂嘗試將身體撐起,但是抬起的時候在半空中就停滯下來,似乎忘了該幹什麼。

  終於,通過徐行的不斷攻擊再加上汪天的附魔,怪物的腦袋漸漸被砸的裂開,紫色的血液從傷口處流出,徐行砸的實在沒勁了但是實在不敢松懈,自己都砸了這麼多錘在造成降智,看樣子天才毀滅者對智力越低的生物造成的傷害越低。

  看見差不多了,徐行將腰上別著的馬格南再次拿出,對著傷口處連開幾槍,將它的頭顱幾乎打的對穿在停手。

  這時候眾人腦海中才提示面前的怪物已經死亡,怪物的屍體漸漸幹枯取來,化為一攤灰燼,只留下頭頂的獨角,徐行也不客氣,將角撿起,這時系統自動提示這只角的信息。

  將獄魔之角收起,程曦很自覺的過來幫徐行療傷,其餘幾人將周圍再次檢查了一下。

  不一會,療傷結束,徐行站起來活動了下身子,好的差不多了,但是水產之子一時半會是不能恢復的。

  幾人走到門口,朝著窗外看了下,確認沒有危險之後才走出,在眾人走出後提示傳來。

  隨後就再也沒有了聲音。

  街道上完全沒有一點聲音,之前在樓頂還能看見城市周圍有爆炸聲或者求救聲,可是現在下來了卻安靜的令人窒息,天空雖然是亮的,但是被一層紅色的霧氣阻擋,陽光完全照不進來。

  “祭壇是什麼鬼,這副本怎麼一點提示都沒有。”

  徐行有些不耐煩的撓了撓腦袋,要是在之前王成免不得嘲諷一下他,可是見識過徐行剛剛硬生生將獄魔錘死後他也不敢說什麼了,要知道在副本中是可以自相殘殺的。

  這時候岑麗從口袋中拿出幾個微型偵察機,在額頭處貼上幾個兩片,就指揮著偵察機飛了出去,這些小玩意的速度很快,馬上就消失在眾人的視野中。

  “天哥,你這玩意挺有意思的,賣不?”徐行對這種小玩意還是很感興趣的。

  “抱歉,不行,這是我們工會內部自己生產的道具,你要是實在有想法我回去之後和工會申請。”

  一開始汪天本來想直接拒絕,但是感覺和徐行維持一個良好的關系也不是什麼壞事。

  幾人找了個掩體等著回報消息,等了沒有一會,偵察機的畫面便傳來。

  將無人機下的畫面投影在牆上,兩臺無人機只拍到城市景色,能知道幾乎沒有活人可以行動,有的也是一些有槍的普通人自發的組織起來建立一個安全區防止怪物闖入。

  不過最後一個無人機到是拍到了他們之前沒看見的景色,在城市的中央突兀的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坑中一片血紅,時不時有殘肢斷臂浮現而出,在血池的正中央,有一塊白色的水晶,血池上方騰現出一陣陣霧氣被這塊水晶吸收,水晶中隱隱約約封存著什麼東西。

  在血池周圍,堆積著無數的骸骨,不斷有怪物將骸骨扔往血池,在血池的旁邊,有一座黑色祭壇,祭壇中央跪著一個身影,四周圍著一圈蠟燭,畫面到了這裡時卻停頓了下來,任岑麗怎麼控制也不動,似乎卡住了,但是緊接著的畫面讓其他人心裡一緊。

  水晶上方出現一名穿著白色鎧甲的身影,潔白的長發垂落在肩上,臉上佩戴者一個金色面具,她或者他一招手,畫面一陣抖動,隨即就看見面具人出現在畫面前,即使隔著畫面眾人也感覺被什麼盯上一樣。

  “有趣。”

  說完面具人松開手,任由無人機自己飛離。

  汪天見狀趕緊招呼著眾人離開這裡地方,岑麗也將無人機自毀程序啟動,銷毀一切蹤跡。

  就在眾人剛離開掩體不一會,遠處傳來動靜,數頭獄魔出現在這裡,比剛剛他們在大廳結局的那頭塊頭更大,手臂增加為六條,額頭上兩只犄角更為粗壯,犄角之間一團紫色的雷光不斷跳動著。

  幾頭獄魔在這裡尋找了一下,其中一頭趴在地上嗅了嗅,朝著徐行他們撤離的地方低吼一聲,頓時其餘獄魔跟在它的身後一起追去。

  順著味道,獄魔們追尋到一片公園附近,味道在這裡就中斷了,失去了線索獄魔在周圍搜索幾遍無果就離開了,在祭壇那邊還有事需要它們做。

  徐行就看著面前的獄魔轉身離開,看向身後出現的幾名籠罩在鬥篷中的陌生人,正是他們出現,召喚出一個光罩將眾人籠罩,似乎可以隔絕氣息,獄魔就算近在咫尺也沒有找到。

  其中明顯是領頭的人站出來對其餘幾人示意可以離開。

  “請各位去我們的避難所,我們會將這裡的情況說明,希望你們可以幫助我們。”

  說完比了一個請的手勢,汪天看著眾人,似乎在詢問他們的意見,在剛剛獄魔過來探查的時候汪天一直和領頭的人在說些什麼。

  無所謂的擺了擺手,這幾名陌生人既然可以有辦法救下他們,也有辦法強行把他們帶走,看他們的手段,自己這邊完全沒有辦法處理,還不如順其自然。

  其餘幾人也聽從汪天的安排,鬥篷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念出一些咒語之後將光罩撤離。

  另一個鬥篷人從懷中掏出一卷羊皮紙,將手指咬破在上面塗抹一番,不一會眾人面前一道漆黑的光門浮現,裡面映照著一座教堂,還可以看見更多的鬥篷人在教堂外手中拿著什麼進行防御。

  為了消除其他人的戒心,汪天和領頭人率先走了進去,剩下的幾人也陸陸續續的走了進去。

  最後輪到徐行的時候,徐行背包突然發出紫色的光芒,之前收進去的獄魔之角從背包中刺出。

  在空中就炸裂開來,沒等徐行心疼自己剛得到的素材的時候,獄魔之角炸裂的碎末就在空中快速組合,直接在空中出現一面鏡子。

  徐行回頭看去頭都要炸了,裡面分明映照著之前岑麗無人機拍下來的祭壇,不過祭壇中央跪著的身影此時已經站了起來。

  “找到你了。”那身影一邊說著一邊探出手來。

  一只慘白的手從鏡中伸出,直接抓住徐行的脖子將其拉入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