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四章 始末

第四章 始末

  :,

  路上景悅看著手拿匕首的得意滿滿的徐行。

  “你確定你的辦法有用?”

  “試試嘛,如果有用的話還能爭取一點時間。”

  剛幾人在路上準備出發時候,徐行不知道哪裡抓了一只小獸,將沾滿血跡的碎衣服綁在它身上隨後放生。

  一群人跟隨者阮玉在叢林中行走了大概半個鍾。

  漸漸周圍的灌木叢少了起來,徐行手中始終握著那把匕首,路上時不時在樹木上刻上一個痕跡。

  終於,眾人走出樹林,面前出現了一棟三層小樓,上面爬滿了各種藤蔓。

  按照正常劇情這肯定是任務相關,風緣照舊發揮著自己的職責,在周圍檢查了一遍後回來。

  確認沒有什麼意外,阮玉一馬當先的走了進去。

  不一會出現在二樓的窗臺前,朝著眾人揮了下手。

  大家這才一起走了進去,進去之後幾個老人立即開始搜索,看是否能找到什麼線索。

  徐行不一會也跑的沒影了,就留下另外五個新人在大廳中央幹等著。

  不一會,阮玉手拿著一個平板電腦從樓上走了下來,臉色稍微有些難看。

  景悅和風緣也是手拿著一些資料從其他房間走出,徐行最後慢悠悠的從地下室走了出來,手中提著一個小的密封箱。

  阮玉將平板電腦放在地上,按了幾個按鈕,隨即一片投影出現在牆壁上。

  “根據我的調查,這棟建築物主要是進行基因研究,這群科學家們從熱帶雨林中提取一些植物細胞和生物相融合,從而改變生物缺陷,從而造出所謂完美的生物。”

  牆上則是播放著各種實驗體的實驗記錄。

  景悅也根據自己找到的資料說明這個實驗室的情況。

  等大家都說完了,徐行將密封箱放在地上,撥弄了幾下,只聽見“咔”的一聲,密封箱隨即打開。

  “我找到的似乎就是這個實驗所謂的進化血清,密碼很簡單,被記錄在相冊後面的照片裡,但是根據地下室的資料,似乎這個血清不適合用在靈長類身上,使用過的實驗題都會在1小時之內身體機能大幅度增加,1小時幾乎都會猝死,尚未有存活記錄。”

  說著,徐行從兜裡又掏出一個筆記本。

  “研究人員最後才在爬行類動物身上實驗成功,畢竟爬行類都被稱作活化石,被實驗的動物,體型會極速增長,並且攻擊性增加,我吐了,感覺就是動物變異吃人的劇情啊!”

  隨後徐行將箱子裡包裝好的一根注射器交給了阮玉,裡面裝著翠綠色的液體,看著就不像什麼好東西。

  “這是你們第一次任務,系統不會分配太難的任務,景悅等下會恢復實驗室周圍的保護系統,今晚就先在這裡休息,食物的話風緣在儲藏室找到了很多罐頭,你們現在先去吧食物找出來分配好。”

  阮玉將電腦往腰間一塞,頓時一道裂縫出現,電腦就消失在裂縫中。

  “二次元腰子?教練,我想學這個!”

  徐行看見這個立馬坐不住了,誰不想當一個哆啦a夢呢?

  阮玉有些無語的看著激動的徐行,雖然他看著有些不靠譜,但是就憑著他一路上的表現,至少心理素質是真的好。

  “這個你在主世界都可以用積分購買,先把這次任務完成然後活下來把。”景悅白了徐行一眼就離開了。

  抱著對未來自己上天入地的美好幻想,徐行屁顛屁顛的跟著大夥拿罐頭,將能搜索到的物資收集好之後,眾人在三樓找到了一個比較大的房間,就當臨時的休息處了。

  索性這間實驗室的水管還能用,幾人輪流衝了個澡做在一起吃著剛找到的罐頭。

  景悅又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一個小照明燈,光線雖然不強,但是勉強可以將室內照亮,剛剛在眾人洗澡的功夫,他將實驗室周圍的電網恢復供電,整座設備供電似乎都是太陽能,可是除了電網其他的設備完全啟動不了。

  阮玉隨便吃了點東西就坐在窗臺旁邊,隨時觀察著周圍的風吹草動,風緣一如既往的行蹤神秘。

  可能是因為暫時的放松下來了,另外幾個新人也開始互相搭話,景悅在旁邊也會回答其他人一些簡單的問題。

  通過簡單地交流,另外兩個男生是大二的學生,本來是在網吧包夜的,電腦上收到消息的時候被強行拉過來,一個叫馬樂,另一個叫劉山。

  讓人比較意外的是另外三名女生竟然是軍校的學生,難怪一開始逃命的時候幾人的反應毫不慌張,還有著能跟上大部隊的體能。

  簡單的介紹幾句後,這幾名新人不約而同的看著一旁穿著一身作戰服的徐行,真不知道他哪裡找到的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

  看見幾人的眼光望來,徐行也就嘿嘿笑了一下,收起手中的匕首雙手一攤。

  “別這樣看著我,咋了?你們難道懷疑我是什麼戰狼中隊的王牌?還是什麼殺手組織的得力幹將,別扯了,都什麼時代了,我也就是看多了,腦子幻想多了,這種情況我妄想的時候不知道想過多少遍了,別看我這樣,我當時褲子都溼了,要不是剛剛洗澡時候丟了我真想拿過來證明自己清白。”

  徐行這一大段話把眾人說的一愣一愣的,說完他就轉身找了個比較陰暗的角落縮著頭睡覺去了。

  其他人看見他這樣也沒有上去搭話的念頭了,互相交流起來。

  只有阮玉側過頭看著似乎睡著的徐行不知道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