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十三章 真相

第十三章 真相

  :,

  當徐行被抓著脖子時想反抗,可是發現渾身的力量都運用不了,仿佛被封印了一樣。

  就這麼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抓走,傳送門還可以看見汪天幾人吃驚的表情。

  隨後面前一陣恍惚,徐行整個被從鏡中提出,隨意的摔在一旁。

  在快被摔地上的時候感覺身體的封印被解除,徐行手臂一撐,平穩落地,馬上掏出錘子轉身看向祭壇的身影。

  “別害怕,要是想殺你剛剛就殺了,我把你帶過來是有事要問你。”

  一邊說著,身影轉過身來淡然的看著徐行,完全不擔心徐行會對他造成威脅。

  “?”

  徐行有一些吃驚,他一開始還以為這個穿的和祭祀一樣的家夥是老頭之類的,沒想到竟然還是個少女。

  和之前水晶見過的那個身影還是同款白毛,面容精致,身材高挑,一雙淡金色的眼睛上下打量著徐行。

  “大人有話與你談,請去那邊。”

  祭祀指著血池中央的白色水晶,手指發出一道藍光,頓時翻滾的血池平靜下來,一條冰路直通水晶,做完這一切就再次跪在祭壇上默默的念著什麼不在搭理徐行。

  “年紀輕輕的,怎麼就加入了邪教。”

  心中默念了一下,徐行果斷的踏上了冰路,往水晶走去,看見她這一手,自己完全沒有一點勝算,近身都做不到,還是老老實實按照要求做算了。

  也不知道系統到底抽什麼風,這個副本完全和他們這群人實力不匹配,自己在進入這個副本之後一直被兩撥人隨意指使,生死都被別人掌控的感覺可不太好。

  這可能是第一次徐行想要強大起來,之前想著死了就死了,現在開始他的心態才開始改變。

  再回到汪天那邊,他們看著徐行被抓走後也無能為力,何況當祭壇出現的時候他們身旁的鬥篷人立馬將手中的羊皮卷燃盡,加速傳送門關閉。

  待門關閉之後汪天靜靜的看著鬥篷人,並沒有大聲質疑,因為自己這邊明顯已經來不及救徐行了,他只想知道祭壇那邊的人和那些怪物到底是什麼,徐行說到底,也就是一個路人而已,現在目標是先完成任務。

  鬥篷人看見汪天幾人這麼平靜倒也有些驚訝,想來也不是什麼重要的隊友。

  將幾人往教堂帶去,王成在這時候觀察四周的情況,他一開始還以為這裡時那個偏僻的地方,後來發現這裡建立在某個設施的內部,在最外圍的牆壁上畫滿了符咒,教堂周圍盤坐著數十人,隨著他們呼吸,牆上的符咒也跟著閃爍,在教堂上有一個淡淡的光圈,已經變得有些暗淡,中間還缺了一小塊。

  徑直走入教堂中,鬥篷人這才小心翼翼的摘下帽檐,露出一頭金發,是一名中年男子,面容滄桑,雙眼中央有各有一個十字架,讓望過去的幾人有些沉淪的感覺。

  “歡迎你們,外鄉人,根據神的預言,你們是來幫助我們的,期望你們和神溝通愉快。”在男人的帶領下,幾人跟著他往目的地走去。

  穿過教堂各種房間,眾人發現教堂內部的空間比外面看起來大很多,有許多房間關押著他們之前看過的各種怪物,有的房間一些鬥篷人正對著一個怪物注射者什麼東西,大部分鬥篷人都在忙碌著各自的事,互相見面也只不過點個頭,但是看見汪天幾人卻停下腳步,手在胸口比劃了一下,鞠躬之後才離開。

  走到了教堂盡頭的房間,男人這時候眼中的十字架如同活了一般,開始釋放著金色的光芒,他閉上眼睛直直站著等了幾秒,如同聽見了指令一般,朝著房間跪拜而下,之後才起身對著汪天他們說道:“神就在裡面,我等僕人不能進去,請你們進入吧,神會告訴你們一切的。”

  說完邊一步步退離,仿佛離開的快一點些都是對神的不敬。

  在他離開後,汪天看了看其餘幾人,看他們的樣子也是有些無奈,這個副本和他們之前經歷的完全不一樣,著完全是被雙方勢力當做旗子,心中嘆了一口氣,伸手準備推門的時候手卻一空。

  再看周圍的顏色已經大變,那扇門出現在身後,四周如同圖書館一般,一層層的書包圍著,書層層疊疊,向上看去竟看不見盡頭,在半空中端坐著一個身影,身下的座椅也是由書組成的,幾人想看清身影的時候感覺眼神刺痛,一股股巨大的信息量狂暴的衝擊著腦海,頓時感覺頭疼欲裂,身體完全不受控制朝著地上倒去。

  所有人都癱倒在地,抱著腦袋發出一陣陣哀嚎,正當他們感覺腦子快爆開的時候,在額頭處一道血色的印記浮現,這個印記是一座城池,在印記浮現出的時候幾人的叫聲也停止,感覺湧入腦中的信息被細化儲存在腦中,之前一些不懂的問題,也迎刃而解。

  空中的“神”看見幾人額頭的印記嘆了口氣。

  “天啟者。”

  說完之後便再也沒有了聲息。

  過了不知道多久,幾人才陸陸續續醒來,在他們醒過來之後聽見聲音從頭頂傳來,這時候他們可不敢在抬頭了,

  “歡迎你們,外鄉人,或者說天啟者,我需要你們幫我一個忙。”

  這時候幾人的腦海中提示響起。

  “?”幾人腦子有些懵,之前的任務提示自己尋找天啟者,到頭來天啟者是自己?

  “別驚訝,我知道你們從哪來,我只希望你們的出現能幫助我解決在這個世界的隱患,讓一切重回正軌,在完成你們所謂的任務之後就可以回去了。”

  隨即而來的幾句話讓眾人更陷入沉默,一般在副本中,他們都會默認是這個世界的一員,只要不是表現得太離譜都會被痛苦世界給擦掉痕跡,不過汪天在工會的課堂中聽內城的大人物提過,在有個高級副本中,一些世界的土著會覺醒自我意識,可是這這種副本怎麼可能在這個階段讓大家碰到。

  端坐在座位上的身影沒等他人說話,繼續緩緩開始介紹這個世界的情況。

  他們教會信仰的是秩序與知識的化身,一直在暗中保護這個世界,它只不過是幾百年來信徒信念的集合體,半神之軀,在不知不覺之中誕生,並逐漸了解了這個世界的真相,但是它還是堅持守護著,就在這時跟汪天一樣都來自痛苦世界的其他人執行任務的時候降臨這裡,它通過秘密接觸之後才了解到原來還有這種神奇的地方。

  之後陸陸續續也有其他人來到此地,都沒有發生什麼大事。

  有信仰秩序的自然有信仰混亂的教會,這個教會經常會通過各種獻祭召喚出各種惡魔,或者將人同化進行破壞,在他們的努力下都平息下來,可是令他們沒想到的是混亂教會竟然也誕生出了和它一樣的集合體,兩者竟然在一時間爭執不下,出現了一個詭異的平衡時期。

  但是上一批過來的人中,他們和混亂教會達成了協議,提供了一些聞所未聞的力量。

  兩者的平衡被打破,混亂教會在幫助下不斷變得強大起來,信徒越來越多,將整個城市腐蝕的千瘡百孔,最終他們教會只能龜縮進這個地方。

  “我的身體在之前和那位戰鬥過,已經接近半毀,我希望能通過你們的身體寄宿我的力量,教會的其他人會幫助你們到達祭壇,那位的身體現在破損的更加嚴重,所以它才會不顧一切的大開殺戒通過獻祭來讓自己恢復力量。”

  端坐在作為上的聲影站起來,降落在眾人的面前,身上的光芒收斂,露出其面容,竟然是一個看起來很可愛的小男孩,雙眼各有一個金色的十字架,就站在這裡威壓將幾人逼得不得不後退幾步。

  小手一揮,周圍的書堆隨即飛出幾本書飄落在幾人面前。

  “這是我給予你們的補償,使我們世界的各種術式,你們那邊叫做技能吧,寄宿結束之後我也不能奪走你們的身體,你們那個世界太詭異了,通過寄生進入之後就會遭到抹殺,現在可以告訴我你們的結果了嗎?”

  汪天幾人眼熱的將手觸摸在面前的書上,心中浮現的信息領他們狂喜,特別是品質那一欄都是完美,要知道在這個階段,完美的技能幾乎是可遇不可求,有個精良的就不錯了。

  隨後幾人簡單的討論一番一致同意。

  “可以,不過在寄宿的時候我們會有自己的意志嗎?”

  “放心,我說的寄宿,不過是將力量寄託在你們身上,你們還是靠自己的意志發揮自己的能量,那家夥應該也是這個目的,抓著你們的隊友估計也是為了寄宿,但是我們的力量階層對你們來說太高了,我將自己的力量分攤給你們四個正好,但是他那邊一個人完全不夠,那個人大概率會承受不住直接死亡。”

  聽見它耐心的解釋,幾人也放下心來。

  它在地上刻畫上幾個魔法陣,讓四人各自站在一角。

  眷戀的看著門外,仿佛可以透過門看見其他教士的身影,最終閉上雙眼。

  “這個世界就拜託你們了,還有,我的名字叫做凱奇。”

  說完,自身破碎開來,在原地化為一本潔白的書,令人意外的是在書頁側面,歪歪扭扭的寫著一個名字。

  究竟是誰,隨意的寫的一個名字可以讓一本書若幹年後能進化為半神。

  這本書在空中緩緩打開,一張張閃爍著光芒的書頁飛出,分別沒入四人的身體中,幾人的身體也漸漸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