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十章 天才毀滅者

第十章 天才毀滅者

  :,

  隨著天空亮起,徐行睜開雙眼,松開手中的匕首放回原處,說實話這是他這輩子第一次睡在街上,他還怕自己睡太熟了身上裝備被人摸光了。

  不過看起來這裡的治安還是挺好的,估計其他人也怕世界自身的懲罰。

  站起身來活動了下身子,找了個有噴泉的地方洗了把臉清醒下。

  周圍都是一些人過來洗漱,甚至有的人將衣服脫下來在這裡清洗,其他人也是見怪不怪。

  徐行朝著決鬥場走去,他昨天睡覺之前想好了,先去看看自己在這個階段的戰鬥力到底怎麼樣,然後直接申請開始任務,生死有命富貴在天了。

  一路上對應著路標,徐行整整花了三個小時才遭到了決鬥場。

  決鬥場的造型並不是徐行印象裡的那種古羅馬競技場,而是一座懸浮在空中的紫色魔方,當有人開啟決鬥時就會分裂出一角化為競技場,隨後挑戰的人會自動出現在上方。

  在徐行查看的資料中決鬥場分為初級,中級,高級,每個等級根據挑戰者的參與任務次數來決定,一般來說五次以上就會自動加入中級決鬥場,二十次以上自動升為高級,不過在最外圍幾乎沒有高級決鬥場開啟。

  有趣的是在初級決鬥場中是不允許使用槍支的,只允許使用冷兵器或者格鬥術,也算對新人實力的一種平衡,畢竟新手前期只能靠槍才有戰鬥力。

  在決鬥場門口掃描自身信息,隨後申請加入匹配,趁著這個時候徐行溫習了下規則。

  在決鬥廠中是不允許出現傷亡情況,當一人被打倒瀕死時或者自動認輸系統會判決對手勝利,並且會根據失敗者受傷程度自動扣除積分進行治療。

  當然如果自身有治療手段則可以拒絕治療,在失去意識時除外。

  在場中戰鬥上方會有投屏,感興趣的人可以直接挑選觀看,一些工會也會在決鬥場挑選有潛力的新人。

  不一會徐行就接受到提示已經匹配到對手,空中的魔方分裂出一角化為一個50×50的競技場,分化出兩道黑廣在下方一群人中將徐行和另一位匹配的對手接引在場中。

  當他的對手出現時下方有人認出後傳來這陣騷動。

  “這不是那個古東嗎,聽說已經完成四次副本任務了,在決鬥場已經15連勝了。”

  “聽說白塔的人很看好他,似乎想拉他入會,如果他加入了算不算破了白塔收取新人的幾率了。”

  “你們都不了解,這個古東四次副本三次s評分,似乎還獲得了幾個很靠譜的裝備,中級決鬥場的碰見他也討不到好,他對手我可沒見過,估計又是個要被打爛了,真慘。”

  “喂!那個新小子,我這有治療技能,只要5積分,保證不留疤,等下打不贏認輸找我啊!”

  徐行打量了下面前的對手,個子不高只到他的肩頭,但是身材勻稱,長得也算英俊,留著寸頭,身上穿著一套黑色的鎧甲,手中拿著一杆銀色的長槍。

  沒等徐行說些什麼,古東直接揮舞這手中的長槍刺了過來,腳踏在競技場的地上傳來巨響。

  兩人本來相距十幾米,竟然讓他在瞬間衝了過來。

  徐行差點沒有反應過來,情急之下原地打了個滾躲過這致命一槍,還沒等他從地上爬起,身後就傳來勁風,不用想也知道古東正在乘勝追擊。

  在地上連續打了幾個滾,眼看著快被槍尖追上時,徐行年頭一動,一陣烏光在手中凝聚,化為一柄大錘,還沒有凝聚成形就朝著古東刺來的槍尖掄去。

  古東本來必中的一擊就被徐行這一錘子掄開,趁著這個機會徐行才從地上爬起。

  手中的錘子最終定型,錘柄就有一米,錘頭方方正正,長度接近一米,上面雕刻的圖案不是那種妖魔鬼怪,而是一個白色的小人,火柴人一般的四肢,一雙鬥雞眼,歪著鼻子,嘴巴微微張開,在嘴邊還有幾個白點,仿佛是小人留下的口水,怎麼看都像是小孩子的塗鴉。

  錘子整體完全不反光,仔細盯著甚至會有一種沉淪進去的感覺。

  古東對徐行這個特殊的武器並不怎麼關注,他吃驚的是徐行剛剛在完全沒有借力的情況下竟然可以直接將他的槍勢打斷,這一錘子甚至震的他手有些發疼。

  雖然看上去他並沒有攻擊中,可是由於他武器的特殊效果,一擊不中威力會越來越高,直到擊中位置就會一口氣爆發出來。

  “你們看見沒,那小子一錘子竟然可以將古東的槍錘開,古東之前在決鬥場哪次不是幾槍就把人釘地上了。”

  揮動著手中的錘子徐行有些心裡犯怵,從現在看自己的對手完全是準備周全,技能裝備一個不缺,自己手裡就剩個錘子能使用。

  “你的力量屬性,是多少?”

  古東沒有第一時間動手,而是好奇的問了徐行一個奇怪的問題。

  “你認輸我就告訴你!”

  徐行知道自己手頭完全沒有底牌,只能靠一手亂拳打死老師傅了,衝上去朝著古東的腰部就是一錘子。

  可是古東跟剛剛使出剛剛一樣的步伐,巨響過後出現在徐行的側身,趁著徐行正在發力的真空期一槍刺來。

  “草!看老子的亂披風錘法!”

  手中用力,強行讓自己掄錘的動作在半空中改了過來,讓古東不得不用槍杆頂住,將他震退。

  在幾輪交鋒下來,徐行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這個古東的步伐絕對是一個技能,每次他用力踏地後移動速度就會猛增,而自己使用錘子進攻本來靠的就是慣性,如果不是由於自己的力量和體質屬性比較高完全做不到在半空中強行改變進攻路線,但是幾次下來,他的手臂肌肉已經有了一些撕裂的疼痛感。

  古東也看出徐行的窘境,所以完全不著急,他知道徐行根本沒有命中他的能力,不過徐行的力量讓他格外吃驚,就算用槍擋住也有些吃力,甚至有次徐行在攻擊中突然加速擊中了他的肩頭讓他整個人飛了出去,但是他身上黑色鎧甲傳出一陣噼啪聲,就跟沒事人一樣繼續進攻。

  場下也有幾個大型工會的老手看得出現場的真實情況,可是其他人可就不這麼看了,他們只看見徐行一把大錘掄的虎虎生風,上面白色的魔鬼張牙舞爪,將古龍殺的節節敗退,甚至將他整個人擊飛。

  “天哪,那家夥不會進入了武魂的世界了吧?那也太離譜了,你們看見沒,他的武器就是直接出現在手中!還會那個錘法!”

  “你可拉倒吧,我又不是沒看過,中的錘子上可沒那個白色的惡魔!”

  “變異聽過嗎?變異!那家夥運氣可真好啊!”

  “這可真是一個超級新人,其他和古東打的要麼沒他快要麼沒他力量大,這種能不把古東壓著著的可真沒幾個!”

  兩人又打了幾個回合,古龍將徐行的情況摸得差不多的時候一個閃身拉開兩人距離。

  徐行將手中的錘子抗在肩上,有些氣喘籲籲的看著古東:“怎麼?怕了?老子的亂披風錘法之下可不殺無名鬼,你別看我沒有實際打中你幾錘,你已經被我傷了內髒,不出幾分鍾就會七竅流血痔瘡惡化而死,不想死的太難看你認輸還來得及!”

  “你已經快堅持不住了,你的手臂已經快廢了吧,現在認輸你還能節約點積分,你唯一能看的就是你的力量了。”

  古東雙手抬起,做了一個起手式,本以來徐行能給他一些驚喜,到頭來還是和其他人沒什麼區別。

  左腳踏出技能發動,直接衝過去將手中的長槍刺入徐行的胸口,他已經看出來了,徐行的手臂現在完全不能支持他向剛剛那樣揮錘。

  可是當他左腳抬起時,腦海中並沒有出現技能發動的念頭,似乎自己的大腦完全不能進行這麼復雜的思考。

  而身體卻下意識做出技能發起的樣子,就是左腳抬起後右腳跟著抬起讓左腳踏在地上發動技能。

  在他人眼中就是古東自己雙腳跳起,然後全然沒有了動作,直挺挺的倒下。

  眼看就快摔的狗吃屎的時候古東用槍尖在地上一挑然後直直站好。

  “你們看,古東估計已經找到了戰勝的辦法,現在都開始調戲對手了!”

  “我就說古東打初級場怎麼可能會輸,我可是下注了不少積分。”

  徐行看見古東一系列詭異的動作之後,他就知道這場比賽結束了,他的武器終於發揮了他的效果。

  他抽取的這個武器是很少見的詭秘品質的武器,名字叫做天才毀滅者。

  這武器在決鬥場的效果可以說是bug級別的,也正是有了這個武器徐行才有底氣直接來決鬥場。

  自己雖然沒有對古東造成多少傷害,但是多多少少震了下他,並且剛剛可是結結實實砸中了他的肩頭。

  剛剛看他的樣子估計智商已經開始不夠用了,大腦的運轉水平已經不支持他使用技能這種復雜的事了,再多砸幾下估計連手腳走路都不利索。

  隨後指著古東叫道:“怎麼樣,我就說了你已經被我傷了內髒,馬上你的痔瘡就會發作然後血液上腦最終七竅流血,趕緊認輸了,還能有個體面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