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五十八章 籤訂契約

第五十八章 籤訂契約

  :,

  徐行簡單了洗漱之後躺在裡奧分配給他的房間中,這個房間明顯大了不少,還有桌子和椅子,算是豪華單間了。

  諾拉則是靠坐在枕頭旁邊告訴自己和裡奧交談的過程。

  原本裡奧他們過幾天才會把克麗絲託付給徐行,可是被諾拉直接看出來了喀爾克的狀態不對勁,還有對面邪神對這個世界的掌控度比徐行想的高得多,所以直接和裡奧挑明了自己的目的。

  隨即感覺到徐行的精神波動出現了問題,根據兩人的精神鏈接,諾拉就可以直接出現再徐行的精神中。

  徐行自己也發現了自己和諾拉籤訂的不是一般的使徒契約,在商城販賣的徐行也查詢過,可是沒有一個能將雙方的鏈接變得這麼緊密,之前在經過諾拉的同意後徐行也嘗試過進入諾拉的精神世界。

  果不其然,自己就和回家一般輕松,徐行轉眼間出現在一片漆黑的世界中,要不是自己腳下有踩在地上的感覺,徐行還以為自己懸浮在虛空中。

  在前方可以看見諾拉端坐在一張桌子看著徐行微笑,在她四周的書頁化為各種符號在她身邊緩緩飄動,將周圍微微照亮,並沒有往前踏去,徐行就這麼離開。

  在其他人的精神世界呆的越久前進的越深,就會被動的獲得他人的記憶,所以很多人很忌諱別人探知自己的精神世界。

  不過在徐行離開之後諾拉一臉扭捏的表示徐行看了太多很多不該看的,讓徐行一臉黑線,自己除了看了一片黑還有什麼,來到自己這裡碰瓷是不是太不現實了。

  對於克麗絲到時候跟著徐行離開,徐行自己都有些沒底,一個諾拉自己都帶著有些吃力,再來一個話都不會說的小家夥就更別說了。

  徐行說到這裡的時候諾拉都忍不住跳上徐行的肩頭,她今天就要割下來一塊徐行的臉皮研究下這是什麼材料,明明自己就是他的招財貓,不然他就是將這個世界的毒鱷牙齒都給拔了也就這麼多積分,等他回去看一下自己給他這段時間賺的積分估計又開始舔自己。

  想到這裡諾拉讓自己冷靜下來,仔細告訴徐行裡奧的計劃,至於克麗絲那邊的契約問題,諾拉只讓徐行貢獻幾滴鮮血就行,其他的不用管。

  在取血的時候徐行有些好奇問諾拉:

  “你為什麼想不過讓克麗絲跟著我回去,你應該有其他辦法讓她離開吧?”

  “為什麼不讓她跟著你?你知道帶有神明印記的僕從是什麼概念嗎?成長起來最少也是個半神,到時候等我調教一下,哼哼!而且只有在神明印記的庇護下才能平安的和你回到城裡,一般的生物頂不住傳送時候產生的壓力,這也是一種篩選機制。”

  諾拉說道這裡不禁摸了摸下巴上不存在的胡子,一臉運籌帷幄的表情,隨後又拍了拍屁股下徐行的肩膀。

  “你放心,你的xp我都知道的,那個小家夥對你沒有啥吸引力的!就當女兒養了。”

  “?你tmd又對我幹了什麼!”

  聽見諾拉的話徐行這可就忍不住了,合著自己在她眼裡一點秘密都沒有了!

  靈活的躲避徐行拍過來的巴掌,翻身跳上一旁的桌子,讓徐行這幾天好好休息,到時候籤訂契約的時候需要消耗徐行的精神力,不然容易籤訂失敗,雖然克麗絲力量比較小,但是能量質量很高,她已經初步繼承了神明印記。

  現在的情況就是喀爾克將根種植在克麗絲的身體內等待發芽,自己雖然失去了根基但是本體力量足夠大,還能支持自己進行一次玉石俱焚的攻擊。

  諾拉這幾天跑來跑去,和裡奧不知道在商量著什麼,他們似乎還是沒將事情告訴給克麗絲。

  而徐行則是這幾天閉關,保持自己的精神狀態完好,偶爾克麗絲過來串門的時候徐行會陪著她出去遛彎玩玩。

  很快四天過去了,這天白霧剛剛消散,克麗絲就被裡奧叫到神殿前,還不等她問發生了什麼,神像就在她的面前轟然倒塌,喀爾克半透明的身軀從神像中緩步走出。

  其餘人都恭敬的半跪在地上,只有諾拉和徐行只是稍微點頭示意。

  看著平時祭拜的神像變為了真人,克麗絲表現的很吃驚,同時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一股親近感,不等她有什麼動作的時候喀爾克上前溫柔的抱住了克麗絲,低聲在她的耳邊說著什麼,不一會克麗絲就沉沉的睡去。

  “神佑,他講自己所掌控的知識傳輸給克麗絲了,到時候等她成長到一定級別的時候就會了解到相關的信息。”

  一邊將克麗絲置放於魔法陣上,諾拉一邊通過鏈接給徐行講解,這幾天她模擬過幾次契約籤訂的儀式,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不過那頭邪神在克麗絲籤訂契約的時候應該會有所感應,畢竟祂這時候就看喀爾克能不能頂得住了。

  本來見克麗絲昏迷過去了,徐行還遲疑了一下,自己這樣就將她綁上賊船是不是不太好,但是在喀爾克託付的眼神中還是坐在另一頭的法陣上。

  此時他赤著著上身,身下的法陣被刻成鏤空的樣子,諾拉和喀爾克將所有的法陣刻畫完畢之後讓徐行放松身體,喀爾克掏出一柄奇異的武器,整體只有一個木頭做成的握把,往裡緩緩注入神力,水汽凝結成一柄刀。

  在徐行身上劃出幾道血口,水刀吸收了血液之後化為淡紅色,克麗絲額頭的符文再次亮起光芒,將木柄放在符文附近,自動被吸入。

  而徐行並沒有止住傷口,放任血液流出,慢慢講整個法陣填滿,隨著諾拉默念著咒語,法陣中的血液減少,化為血氣在兩人之間凝結出一條細細的絲帶。

  在徐行的左手處的花紋再次開始變化,一條條數根纏繞著原本魔神化的頭顱,在其四周出現點點赤紅色的水滴。

  喀爾克則是坐在克麗絲旁邊安撫她的神明印記,不讓她本能的進行反撲造成契約失敗。

  最終當血液全部消失,兩人之間的絲帶完全固定住,徐行腦海中傳來轟鳴的聲音,整個人沉入心神中。

  而在此時所有人都能聽見上方傳來一聲刺耳的尖叫聲,一股令人窒息的壓迫感襲來,似乎邪神已經發現了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