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四十八章 被擒

第四十八章 被擒

  :,

  看見這家夥主動溝通,徐行讓開身子,讓它自己挑選巨蟒身上的肉。

  見徐行不阻攔自己,它從鬥篷中掏出一片精致的小水晶,水晶呈現握把的形狀,也不知道它怎麼觸發的,水汽凝結,形成一柄水刀,用它切割巨蟒的肉,每次切割的時候水刀中會出現一絲絲黑氣,等到切完大塊巨蟒肉整把刀已經近乎變為黑色。

  隨意一甩將刀身的黑水甩在一旁,黑水滴落在地上傳來腐蝕的聲音,看樣子即使汙染比較弱但還是有些。

  再次凝結出一把水刀,它花了十幾分鍾最終切除數十塊巨蟒肉,將水晶收好,指了指巨蟒肉,看著徐行沒有動靜之後抱著兩塊用身上的鬥篷包裹著準備離開。

  “等等!”

  被徐行叫住之後,它回頭雙眼有些恐懼,生怕面前的這個家夥突然反悔傷害自己,徐行指了指所有的巨蟒肉有點了點它,隨後自己走到巨蟒剩餘屍體的地方,它沒來得及阻止就看見屠戮睜開眼睛,吸收著屍體的血肉精華。

  徐行手下的屍體漸漸幹枯,最終化為灰塵,回頭發現那個小家夥還在看著自己,正準備離開前往廣場的時候它叫住了徐行,再次指了指地上的肉又點了點自己,徐行點了點頭隨後消失在它的視線中。

  前進的路上徐行再也沒碰到任何生物,似乎那些變異的動物不願意接觸這些看起來幹淨的水源。

  終於來到廣場旁的一棟樓上,在廣場四周的水都被隔開,正中央豎立的三角尖塔上還懸浮著一座神像,是一個男人坐在由樹木組成的王座上,腳下蕩漾著水波,各種動物在其身旁遊蕩,看起來溫順又馴服,但是男人的臉部被什麼挖走了,只留下空洞一片。

  三角塔上雕刻著徐行看不懂的文字,塔下擺放著一張石桌,桌子前方的地面已經凹了下去,似乎有人經常在這裡禱告。

  在整個廣場的地面上則是各種樹木的浮雕,仔細看可以看見各種動物在樹木的縫隙之中來回穿梭。

  徐行從樓上調下,準備落在廣場上,可是還未落下,上方神像突然亮了起來徐行猛然感覺身後傳來一股壓力,本來可以安全落下,結果是整個人被拍在地上。

  趴在地上的時候徐行身後的壓力驟然消失,可是當他撐著手臂準備起身的時候壓力又開始出現,似乎在這裡站著都是對神像的不敬。

  屠戮散發出紅光讓徐行的壓力緩解了不少,似乎之前源跟徐行說的是真的,屠戮可能真的包含神性,只有神明才能對抗神明,每次碰見半神的時候屠戮都能幫徐行進行對抗。

  站著適應了下壓力,徐行緩步走到石桌前,上面雕刻著一個紋章的形象,在徐行看過去的時候耳邊就傳來各種禱告聲,同時還有聲音在自己耳邊低語,說一種徐行沒聽過的語言。

  徐行仿佛看見無數的信徒匍匐在自己身前,動作整齊劃一,低頭看去,徐行發現自己正坐在廣場的王座上,四周的天空是淡藍色,城市遠方修築著堤壩,遠遠看去水源清澈見底,可以看見許多魚在其中遊著,更遠的地方是繁茂的樹林。

  就這麼徐行感覺自己越升越高,看見的範圍也越來越大,仿佛下方都是自己的領土,只要自己的一個念頭就能決定這座城市的生死。

  就在這時藍色的天空突然裂開,一顆熟悉的紫色巨眼出現在蒼穹之下,眼中重復著宇宙幻滅,巨星隕落的畫面,目光所及都是紫色。

  一聲冷哼從上方傳來。

  “滾出我的身體!”

  隨即徐行感覺自己快速從天空中落下,猛然落在自己的身體中,站在石桌面前的徐行本來眼神呆滯,在徐行感覺落下後眼神突然清醒過來,回頭偷看去,一道藍色的虛影正從自己身體內被擊飛,摔落在地上化為光點消失,同時上方的神像身體出現一條裂紋。

  這時候廣場周圍的建築突然出現許多身影,手中端著比之前那個小家夥大一號的木弩,口中發出威脅的聲音。

  徐行可就有些為難了,他根本聽不懂他們說什麼,要是讓自己趴下自己蹲下估計少不了被射成篩子。

  而現在自己在廣場上收到壓力的阻礙,這麼多人射過來自己未必躲得開,螞蟻都能磨死象,更何況這個了。

  考慮要不要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動用諾拉給自己的卷軸,因為她執著給自己的卷軸自己都控制不了威力,徐行不到萬不得已實在不想用。

  隨著那些身影口中的聲音已經有些不耐煩的時候,一個矮小穿著鬥篷的聲影跑到最前面手舞足蹈的說了些什麼,讓他們將手中的武器放下。

  朝著自己揮手示意,讓徐行走過去,頂著壓力一步步走到廣場邊緣,在他面前就是被隔離的水牆,徐行有些發難,不知道該怎麼上去,要是自己強行使勁跳起來保不準地面裂開,要是裂開了這不打你也要打你了。

  一根綠色的藤蔓垂下,徐行看見正是之前分巨蟒肉的那個家夥,它朝著自己筆畫動作,徐行看懂了之後抓著藤蔓爬了上去。

  等他爬到上面之後便有一人手中拿著一節樹苗,示意徐行伸手,將樹苗放在他的手腕處,不一會樹苗自動生長,將徐行的雙手卡主,同時重量不停的增加,差不多的時候那人口中念著什麼,樹苗停止了生長。

  確定弄好了之後讓徐行跟著他們走,那個小家夥湊在徐行的身旁,拍了拍胸脯,似乎告訴他沒問題,但是看見它這個憨憨的樣子徐行還是沒有底。

  在建築物中拐來拐去,這裡的地形比外面的建築更加復雜,同時徐行發現每個路口都有專人放哨,還有各種陷阱,自己是運氣好,走的是一條比較輕松的路。

  最終走入一棟比較隱蔽的建築中,走出三道身影口中念著什麼,原本徐行踩著挺扎實的地板卻漸漸虛化,露出一條通往下方的地道。

  看著黑黝黝的洞口徐行心想這群家夥怕不是邪教想活祭了他。

  還是那個小家夥拉著徐行的衣角徐行才跟著走了下去。

  等徐行消失在地道後外面的人再次念出咒語,地板恢復如初,根本察覺不到下方隱藏著這麼一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