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四十六章 矛盾

第四十六章 矛盾

  :,

  徐行就這麼隔著幾棟建築望著王成他們,從他們憤怒到絕望的臉色中徐行感覺挺愉悅的。

  身後的動靜提醒著徐行毒鱷已經快到了,用屠戮遮蓋住身上的氣息,徐行轉身消失在白霧中。

  毒鱷沒有在意突然消失的一個人的氣息,它主要是針對之前在樹幹上聞到的杜華的血液。

  王成幾人咬咬牙,也趕緊找地方逃離。

  隨著毒鱷的逼近,幾人手段盡出,卻完全拉不開此時這個狀態的毒鱷,它身上那層詭異的綠色能量讓它在水中的速度提升了太多。

  就當幾人感覺命不久矣的時候,四周無處不在的白霧突然開始變淡起來,而此時毒鱷也似乎感應到了什麼,發出幾聲不甘的怒吼,原地停下,死死盯著幾人,直至白霧越來越淡,它才整個身體潛入水中,離開了這裡。

  劫後餘生的幾人,趕緊找了個地方修整。

  王成一邊收拾背包的物品一邊問其餘幾人:“你們還有多久進入任務,我和程曦還有兩個多月。”

  “我和桂薔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但是我們這次帶出來的補給品不多,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那個時候了。”

  現在讓他們頭疼的就是不知道那頭恐怖的毒鱷會不會在晚上來臨之後再次殺來,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將杜華的傷口問題處理。

  這時候王成突然從背後掏出一柄手槍指著桂薔的腦袋,質問她為什麼這麼做。

  正在重新制作符咒的桂薔手頭一僵,杜華想抽出長劍護住桂薔但是中途也停了下來,要不是中途桂薔突然將徐行推開,徐行也不會突然暴起破壞掉傳送門,其實幾人可以有驚無險的衝過去的,狩獵世界的怪物是不能越過這道門的。

  “我感覺那個怪物快要衝過來了,我怕大家來不及越過,只能想到這個辦法,那家夥不是實力很強嗎?我以為他能拖延下,隨後也能趕過來,可是我哪知道徐行會直接破壞掉傳送門啊!”

  桂薔一邊說著一邊仿佛收到了天大委屈,不管王成怎麼質問她只會說自己也是為了大家,徐行一個外人有什麼之類的。

  最後知道問不出一個結果的王成將手頭的槍收起來,畢竟桂薔的能力在這裡還是比較重要的,不過以後要離她遠一點了,鬼知道什麼時候會被她背叛。

  徐行則是溜到一個附近沒什麼怪物的地方,努力溝通著諾拉,免得到時她又以為徐行發什麼什麼事。

  從屠戮中取出一塊紫色水晶放在地上,手指在地上刻畫出一個簡易的法陣,這是諾拉手把手交給徐行的,作用只有一個就是加強徐行和諾拉的聯系。

  “喂喂喂???”

  不一會諾拉的聲音從水晶中傳出,徐行趕緊將發生的事情告訴她。

  “你怎麼就這麼好心呢?跟你沒什麼關系你背她!她長得怎麼樣?到時候你把她的屍體給我帶回來讓我開開眼怎麼樣?我倒是想看看什麼女人會讓你這麼樂於助人!”

  在諾拉話題沒太跑偏之前徐行趕緊將話題扯了回來,跟她打個招呼自己這段時間就不回來了,這個世界並沒有威脅太大的東西,只要自己苟應給沒什麼問題。

  突然水晶憑空炸開,粉末在空中化為一個更復雜的魔法陣,徐行可以看見從法陣中看見對面的諾拉,她伸出手想傳過來可是被一股不知名的能量阻止,手臂上出現一條條血痕,隨著手臂伸入傷口越來越嚴重,最終在徐行的呵斥下諾拉才停了下來。

  手臂上的傷口被諾拉一抹就消失不見,趁著這個法陣還在,諾拉又扔過來一堆卷軸,這次卷軸過來倒是沒有被阻擋,落在地上堆了徐行半人高。

  “徐行你給我記著,那個叫桂薔的你必須給我殺了她!”

  在魔法陣快要關閉的時候諾拉的聲音再次傳來,讓徐行頭皮有些疼,自己只不過想教訓他們一下就算了,可是看諾拉這個樣子,憑借兩人的聯系,她要是沉下心查找也會知道自己動沒動手。

  給自己做了幾個心理暗示,告訴自己是桂薔先動手的,希望到時候下得去手。

  將卷軸收起,吃了點東西之後徐行開始朝著王成的方向跑去,先找出他們的位置再說。

  此時王成幾人廢了半天勁才將杜華手頭的傷口封住,只是防止氣息洩露,但是傷口在毒液的侵蝕下一時半會恢復不了。

  “兩件事!”

  王抽伸出手指對著其餘三人說道:

  “第一件事是怎麼在這個這裡活下去,晚上只能看杜華手上的傷口會不會再次吸引那頭毒鱷了,其次就是徐行的問題,他的實力你們這幾天也看見了,近身戰我們不會有一個人能從他手裡活下去,他如果要報復的話我們一邊要防著怪物一邊也要防著他。”

  “我們四個人還打不過他?你也太看不起我們了吧!”

  桂薔有些不服氣,好歹自己的實力也算是不錯,杜華雖然受傷了但是也不差,

  可是王成還記得在之前副本看見徐行的那個樣子,在他們眼中的半神凱奇都被徐行給活撕了,雖然他現在看起來並沒有當時那個實力,但是他左臂的樣子他們可太熟悉了。

  不等其他人說話,一道身影撞破牆壁直接衝了進來,所有人下意識拿出武器準備攻擊。

  徐行從灰塵中走出,手指著桂薔。

  “讓我殺了她,那些事就一筆勾銷怎麼樣?畢竟這個事也是她開的頭。”

  王成雖然不想和徐行敵對,但是此時也拿出武器對準徐行。

  “抱歉,事後我們會補償你,但是我們這段時間需要她的能力,所以不能讓你殺她。”

  剛剛還嘴硬的桂薔此時躲在杜華的身後,沒有剛剛懟王成的那種氣勢了。

  徐行從屠戮中取出行刑官,也不廢話朝著幾人殺來。

  使用踏地頓時這層建築的地面全部裂開,徐行朝著桂薔劈來。

  杜華雙手握住長劍抵抗,桂薔也趕緊給他貼上各種增強力量和護照符咒。

  兩者解除之後杜華就感覺到一股不可抵抗的巨力從劍上傳來。

  腳下地面坍塌,直接被徐行拍到下層,沒有了杜華的阻攔,徐行冷漠的揮動行刑官對著桂薔的身體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