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五十章 被狩獵

第五十章 被狩獵

  :,

  一開始徐行還以為屠戮胃口變了,正常的變異動物屠戮根本提不起興趣,那些邪神眷屬明顯變異的更徹底,為什麼屠戮會對它們感興趣?

  想著等白霧出現再說,昨天晚上到現在自己都沒休息過,自己趕緊找個地方休息下。

  拍了拍手背上的屠戮,徐行語重心長的跟它說記得白霧起來了提醒自己醒過來,不然它沒得吃的。

  隨後躲在一棟建築物內,將窗戶和門都封住,縮在角落中睡去。

  等到手上傳來一陣刺痛的時候徐行醒了過來,正對上屠戮的眼睛,拿出一些食物吃了之後觸發魔神化,手中掏出行刑官,從門口走出。

  在白霧中徐行一邊用屠戮感應著四周的情況,一邊快速移動著,只要屠戮發現自己心儀的目標就會提醒徐行。

  得到屠戮的提示後徐行幾個跳步從房頂越過,看見一頭蜥蜴口中正吞噬著一只臉盤大小的蜘蛛,從它身上散發出的若隱若現的綠色能量徐行確定了目標就它。

  蜥蜴此時正在吞咽的關鍵期,聽見身後有動靜,正準備回頭的時候就看見一柄斧子照著脖子砍來,令人意外的是它並沒躲閃,而是激發身上的綠色能量準備硬抗。

  正以為得手的徐行卻感覺行刑官劈在一塊堅硬的石塊上,反而將自己身體給震開,而巨蜥也立馬吐出口中的食物,大嘴朝著徐行咬來。

  徐行連續攻擊幾次都被他身上那層能量給阻擋,完全不能對它造成有效損傷,正頭疼的時候屠戮蔓延出紅光,將徐行整個人給包裹起來。

  得到提示後徐行嘗試著再次攻去,之前可以阻攔他攻擊的綠色能量解除到紅光後如融雪般消散,巨蜥估計也沒想到,而此時已經來不及防御了,被徐行直接劈掉頭顱。

  在巨蜥的屍體中浮現出一片綠色的碎片,正準備飛離這裡時候徐行身上的紅光衝出將其拉回被屠戮給吸收掉。

  屠戮傳達出滿意的意識,並且催促徐行多找些,查看了下屠戮的屠殺值,徐行感覺在這裡呆上三個月說不定能拿屠戮給進化。

  隨著白霧漸濃,徐行碰上的怪物也越來越強大,此時他身上的紅光已經不能完全抵消眷屬的綠色能量了,對它們造成的傷害也有些減小。

  這時候徐行突然看見水上有一棟建築物緩緩移動,裡面竟然還有光亮,可以遠遠看見一些人們在裡面吃著飯其樂融融,正當徐行以為是幻覺的時候天空中傳來一聲尖嘯,一只不知名的兇禽從空中撲下,翅膀下方有著兩對尖爪,每只爪子上都帶著濃鬱的綠色能量,朝著建築物狠狠抓下。

  建築物旁的汙水中一個碩大的頭顱探出,脖子一伸朝著兇禽一口咬去,也不知道這個怪物這麼大的體型,動作為什麼這麼快,徐行都沒有看清它已經一口咬在兇禽的翅膀上,直接撕掉一大塊血肉。

  兇禽大驚拍打著翅膀準備逃離的時候水下再次探出兩顆頭顱,紛紛咬住它的腳,直接拖入水中,不一會就沒了動靜。

  隨後那棟建築繼續朝著其他地方慢慢飄去,後面徐行也見識過更多奇形怪狀的邪神眷屬,它們完全沒有固定的進化路線,完全是根據自身的長處來進化。

  那些大家夥徐行拿他們沒辦法,一晚上的時間徐行獵殺了十幾頭邪神眷屬,每次擊殺後綠色碎片都會被屠戮吸收,隨著吸收的越來越多,屠戮釋放的紅光也越來越濃厚,讓徐行攻擊力也強了不少。

  此時白霧已經開始漸漸消散,徐行覺得今晚夠了準備離開的時候遠處一道綠色的水箭朝他射來,本來可以輕松躲過的時候那道水箭在半空中突然分裂,囊括了徐行四周能躲避的所有地方,不得已徐行只得調集紅光擋在身前。

  水箭設在紅光上立即消失不見,卻也讓紅光消散了一些,他腳下的建築物快速被腐蝕殆盡,隨後坍塌。

  從廢墟中衝出,徐行看見在對面的樓頂上,一人手持一張長弓再次對準了自己,長得和裡奧他們差不多,但是額頭上鑲嵌著一顆綠色的寶石,眼角下的鱗片也是綠色的,遊俠打扮,不過看著那裝備的樣子就知道不便宜。

  在拉弓的同時一支水箭再次出現在長弓上,瞄準後朝著徐行飛去,徐行不得已只能用建築物當掩體,同時朝著他逼近。

  看見他松開弓弦的瞬間徐行繞過一堵牆,踩著另一邊的牆壁爬了上去,翻身上房頂的時候兩人此時已經隔著幾十米遠,對徐行來說也就是一兩秒的事。

  正以為勝券在握的時候,徐行突然發現自己腳不能抬起來,低頭看去,這棟樓的房頂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撒上了一層半透明的膠水,無論徐行怎麼用勁地面紋絲不動。

  眼看那家夥再次拉弓徐行用行刑官砸向房頂,將這層直接砸塌,落了下去,使用屠戮將腳上的靴子收起隨後在穿上這才擺脫了這個詭異的膠水。

  這棟建築設計的只有一個大一些的窗戶,徐行趕緊從窗戶離開,就在快要跳出的時候他看見在窗戶上方拉著一條細細的絲線,正好在徐行的勃頸處,趕緊操控身體後仰,即使這徐行臉上愣是被削下來一塊皮。

  跳出窗戶的時候身體還是懸空的,這時候數支綠箭射來,徐行就差罵娘了,這家夥也太陰了。

  屠戮啟動,用手掌扣入建築中,將自己的身體甩向一旁這才險而又險躲過這幾箭。

  合著自己被打的累死還不能近身,徐行第一次感覺這麼憋屈,兩人之間的距離現在就剩一棟樓了,那家夥正準備繼續和徐行糾纏的時候卻發現徐行掉頭就跑,嘴裡罵罵咧咧著什麼。

  原地站著等了一會,發現徐行真的離開之後他準備動身追擊,可是發現白霧漸漸開始淡去,望著徐行離開的方向,身影消失在濃霧中。

  可能是之前打那種弱智一般的敵人打習慣了,突然碰到這麼雞賊的讓徐行有些不適應,不過那家夥的樣子怎麼看都不正常,估計已經被邪神轉為眷屬了。

  想到這裡徐行看著淡化的白霧知道了今晚的狩獵結束了,再次找了一個地方藏好準備休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