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五十一章 戰士被弓箭手揍合理嗎?

第五十一章 戰士被弓箭手揍合理嗎?

  :,

  王成幾人現在很不好過,那頭可怕的毒鱷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可以一直定位他們的位子,幾人四處逃竄跑了一夜,直到白霧散去毒鱷才離開。

  現在手頭的恢復藥劑都已經吃的差不多了,一想到還有一兩個月才能離開幾人都覺得有些絕望。

  找到一處地方休息幾人布置好防御之後趕緊休息,雖然都知道在白霧出現的時候是最危險的時候,但是徐行和王成幾人碰巧都是在這時候才能活動。

  徐行休息了幾個小時就醒了過來,不知道時不時吸收了那個綠色碎片的原因,在活動的過程中一些怪物感應到徐行之後就會自覺的離開,完全沒有之前那種看見就撲上來不死不休的勁。

  由於沒有地圖,徐行漫無目的的走著,越走下方的水源越來越綠,連天空也不再是純粹的黑色,而是隱隱泛著綠光,徐行可以感覺到許多怪物此時藏在水底一動不動,似乎在沉睡。

  這時候徐行前方出現一座高大的堤壩,有些像痛苦世界中的城牆,不過上面刻著屬於喀爾克的文章,在堤壩下方有數個大洞,一絲絲綠霧送下方的洞中飄出,徐行看見一只飛鳥落在附近被綠霧沾染之後痛苦的鳴叫了幾聲,隨後身體快速膨脹,膨脹的過程中直接爆開,在原地浮現出一顆綠色的碎片。

  碎片本來就要飛往洞中,卻被徐行衝過去一把抓住,讓屠戮給吞掉了。

  效果比擊殺邪神眷屬時候獲得的稍微差了點,將屠戮伸往綠霧附近,屠戮並沒表現出吞噬的想法,看樣子它只吃那種碎片。

  想到這裡徐行幹脆直接跑去抓一些容易逮住的小怪物,抓過來後放入綠霧中,變異成功了就殺掉,失敗了則直接吸收,經過徐行這麼一折騰,這個洞口散發出的綠霧都比其他的少了一些。

  抱著薅羊毛的心態,徐行看見天色還早,換了個洞口繼續“養豬”,後面小動物抓不到徐行下狠心抓了一下體型比較大的怪物過來,將其留一口氣甩進綠霧。

  直至將七八個洞口的綠霧折騰的快消散了,在堤壩對面徐行聽見一聲怒吼,頓時所有洞口的綠霧全部消失,隨即就是濃烈的白霧從中湧出,還可以聽見不同的嘶吼聲,似乎有很多怪物朝著洞口衝來。

  徐行趕緊放下肩上扛著的一條蟒蛇趕緊朝著其他地方跑去,趁現在白霧沒有彌漫開來自己還是有時間逃離這裡的,也不知道這到底惹了誰。

  跑到一處怪物相對較少的地方,徐行趕緊鑽入一間房子中,先用屠戮遮掩自己的氣息隨後再次使用諾拉的屏蔽卷軸,這種卷軸可以讓周圍的生命下意識不在意你的存在,只要你不跳出來騎臉別人都會當做沒看見一般離開。

  感應著一頭頭散發恐怖氣息的邪神眷屬在自己附近走過,徐行大氣都不敢踹一下,還好關鍵時刻諾拉從來不掉鏈子,有的邪神眷屬碰見擋路的建築都會強行撞過去,直至徐行這裡都會下意識的讓開。

  這時候一個熟悉氣息出現在徐行的樓上,正是昨天那個放自己風箏的那個弓箭手,他此時長弓背在身後,手中提著腰間的佩劍,警惕的看著四周,不知道為什麼在這附近他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寧,這種奇異的感覺讓他不願離開,想在這裡尋找原因。

  徐行本來想等他自己離開的,可是隨著周圍的邪神眷屬一個個四散開來尋找徐行的氣息,他還在徐行樓上觀察著四周。

  這可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自來啊,徐行從屠戮中翻找著有沒有適合的卷軸,畢竟這家夥長得和裡奧他們差不多,自己也不想直接殺了。

  終於找到一個合適的,諾拉上面的備注是可以在使用卷軸時候將附近方圓二十米拉入一個特殊的領域,持續時間五分鍾,在這段時間內領域內的人無法逃離,除非他的法力超過諾拉。

  慢慢走在他的下方,徐行直接觸發卷軸,頓時一個黑色的光罩從卷軸中飛出,快速擴大,將兩人籠罩在內,其餘眷屬完全看不見這層光罩,依舊各幹各的事。

  而光罩出現後那人有所感應,剛準備離開的時候就被光罩籠罩,身體撞擊在上面被彈開。

  當他看著徐行從下方衝出的時候臉上沒有什麼意外的表情,手中的佩劍朝著徐行刺去,本以為一個遠程碰到自己這種專精近戰的還不是手到擒來,可是兩人剛一接觸徐行就有些後悔了。

  從劍上傳來的力量不比徐行弱多少,這讓徐行想起來阮玉提醒過他雖然現階段的弓箭手都比較弱雞,但是後面中城,內城的弓箭手近身不比那些近戰專精的弱多少,甚至更強。

  因為弓箭和槍械不一樣,弓箭威力越大越需要自身的力量足夠強大,同時還要有足夠的敏捷與精神力可以追蹤目標,這就導致一些弓箭手必須要求身體素質極高,而這種弓箭手在近戰中更可以充分發揮自己的身體優勢。

  眼前徐行可就碰到一個了,徐行放棄使用笨重行刑官,而是將兩個只手臂魔神化和他肉搏,果不其然在他身上也散發著綠色的能量,並且之前徐行獵殺的那些眷屬更加濃厚,即使徐行今天想辦法薅羊毛吸收了許多綠色碎片,紅光也只是將將和他的綠色能量持平。

  他也看出徐行只有手臂是有保護的,中途想盡辦法攻擊徐行的頭部,甚至時不時來幾下撩陰腿,逼得徐行連連後腿。

  兩個一時間打的有些難舍難分,不過主動權一直都在徐行手中,畢竟徐行的力量和體質還在這裡擺著,經過幾分鍾高強度的互攻,他已經有些頹勢,而徐行越戰越勇,劍已經劃破了徐行身上的西裝,露出他皮膚上鮮紅的鱗片,並沒有對他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而這個他時不時被徐行撓一爪子,之前吸收怪物的毒液發揮了作用,此時他身上流出的血液已經開始發黑,從他攻擊的力度徐行也可以感覺到他的力量越發虛弱,但是領域的時間快到了,這讓徐行有些著急。

  還有十幾秒的時候他一件朝著徐行胸口刺來,肩上綠色能量突然變得更加強烈,看樣子他是想破釜沉舟一擊斃命。

  徐行怎麼可能讓他如意,腳步一轉,身體下沉,右手快速化為一面盾牌擋住自己側身,左手上的屠戮紅光更盛,整條手臂猛然伸長,尖銳的手指直接刺入他的身體裡。

  而這時領域已經開始變得透明,兩人的身影開始在外界顯現。

  離這不遠處一條渾身碧綠的蟒蛇正盤繞著一棟樓吞噬著什麼,聽見了動靜朝著徐行的方向看去,只看見一棟破舊的建築物,上灰塵彌漫,除了頂部有個大洞沒什麼特別的,隨後繼續安心吞食自己的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