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六十八章 就這?

第六十八章 就這?

  :,

  那四人趕緊四散開來,開什麼玩笑,一開始的實力離譜成這個樣子了,後面還怎麼打!

  徐行走到壯漢趴著的地方,掀開倒下的樹木,卻沒有看見他的身影,而是原地露出一個地洞。

  此時壯漢使用自己的技能在地下快速穿梭著,口中時不時滴出幾滴鮮血,手捂著胸口,剛剛那一下將自己身上的骨頭打斷了幾根。

  現在當務之急是找個地方回復下,然後和那幾個家夥想辦法怎麼鉗制住這個怪物,想到他們上個任務中創造恐龍造型一開始也是各有爭議,最終統一,不過他們都看見最後的那個帶著“+”的選項,可以載入自己變身之後的造型。

  要是那家夥是載入自己的造型,那說明他現在處於不能使用技能的階段,現階段就有這種力量,說明他自己身不需要強化就有這種破壞力,要是在其他任務碰到他。

  想到這裡他自己都有些不自覺的打了些冷顫,可能他自己都沒有發現,他的自信與強勢都被徐行剛剛那一拳給擊碎,他現在滿腦子都是怎麼逃離徐行,根本提不起對抗的心思。

  就在他想著怎麼聯絡其他人的時候突然感覺四周的土壤收緊,不等他掙扎一只巨爪一把抓住他從地底提出。

  隨手抖了抖將其身邊的土壤抖開,自己準備開口詢問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嘴巴完全不能發音,只能發出一些無意義的嘶吼聲,似乎自己真的完全變成了一頭怪物。

  看見徐行的樣子壯漢連忙解釋他們變成這種樣子後都不能開口說話,似乎只有思想保存的樣子,指了指那幾個人逃跑的方向,壯漢都快哭出來了,告訴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們跑哪裡去了,雖然他們這個任務是隊友,但是彼此並不信任,他只求徐行能給他一個痛快的,別折磨他就行。

  還不等他說完就感覺胸口一涼,低頭看去發現徐行小拇指的指甲如同標槍一般穿透了他的胸膛,不一會他就變為了光點消散而去,而徐行幾人都收到了提示,提醒他們還有四個目標。

  徐行反正還不著急,自己上輪活下來三個人,結束後對面一個人沒少,說明就算對面活著幾個人也不會判定失敗。

  還是老規矩先巡查這片地區,看有沒有新的發現,一路上所有野獸感知到徐行散發出的氣息全部都逃離。

  隨著時間的推移,徐行的身軀越發龐大,充沛的力量充滿了身體,此時他的體型已經近乎三十米了,最終他來到了這塊地圖的邊界,還是個上個地圖一樣,植被和土地突兀的消逝,遠處還是如同馬賽克一般。

  此時馬樂和劉山兩人還是沒有擊殺的小心,徐行有些納悶,那兩個家夥不會這麼廢物吧,配合一下應該殺兩個不難啊?

  而此時馬樂的六條腿被砍掉了四條,身上數條深可見骨的傷口,雖然在恢復,但是他還是躺在地上氣喘籲籲,這個身體他還是有些不熟悉,六條腿同時奔跑的感覺太詭異了,並且他跑一會就會感覺體溫快速提升,雖然不會死,但是很難受,不得不停下來。

  那群人就在他休息的時候突然對自己來了一撥偷襲,將自己打成這樣,劉山早就和他分開去尋找其他人,都想著不會死,大不了就挨頓打。

  將自己偷襲之後他們一邊說著什麼不對經一邊快速離開,馬樂也懶得追,等著自己身體漸漸恢復,他的體型也變大了一圈,但是還是不能支持自己持續追蹤。

  不一會他聽見遠處再次傳來轟鳴聲,隨即傳出劉山的悲鳴聲,看樣子那家夥也被抓住了一頓揍。

  又休息了一下他的身體恢復過來,起身抖了抖身上的灰塵,準備繼續尋找他們的蹤跡的時候,身後的地面傳來震動,回頭看去就看見徐行的身影,他的身高已經比大部分的樹木高了,並且他身後脊柱伸出的那根巨大的骨刺比他自己的頭部還要高不少,特別顯眼。

  他也發現了趴在地上休息的馬樂,完全不在意他朝著一個方向前進,正是之前劉山被攻擊的方向。

  徐行走了沒一會也看見趴在地上休息的劉山,他此時身後的尖刺被摧毀大半,四周的樹木布滿了他發射而出的骨刺,頭部直接被擊穿,可以看見骨頭和大腦在緩慢生長著,傷口處有一股綠色的能量阻止他恢復。

  根據屠戮的視線,徐行老遠就看見那幾個人的蹤跡,看著還剩八個小時任務時間,想著快速解決算了,似乎早點結束他們休息的時間就多一些。

  離開劉山之後徐行該走為跑,朝著目標追去,幾人停在一個地方有一段時間了,應該是又在弄什麼陷阱,說實話看見馬樂和劉山都受傷了,他有些好奇自己現在這個狀態會不會收到傷害。

  果不其然,在徐行踏入他們附近的時候從地面射出一道綠光朝著他的胸射來,在他四周從地下探出數十顆手雷,每一顆的手雷都是半透明,在其中包裹著一團綠色的光團,同時自己腳下也出現一個紫色的魔法陣,頭頂的天空頓時劈下數道雷霆。

  在徐行左側還有一人衝出,手中握著一柄太刀,在他緩緩抽刀的時候,其身後同樣出現一個黑色的身影,穿著破舊的武士服,手中同樣有一柄刀緩緩抽出。

  隨著刀身出現的越多,越來越多的黑霧凝聚在其刀身,上面傳出各種古怪的哀嚎聲,黑光一閃朝著徐行的脖頸看去。

  這道黑光出現後徐行感覺四周的光芒都被其吸收,眼中除了那道刀光再也看不見其他的。

  所有攻擊同時落在徐行的身上,將四周的樹木石塊全部掀翻,四人湊在一起,剛剛揮刀的那人此時額頭上都帶著汗珠,看樣子那種攻擊也不是隨便能放出來的,對付其他兩頭怪物,他們幾個只用幾招就能制服。

  現在回想起來是不是一開始被徐行唬住了,可能他只有那一擊之力。

  可是隨後的看見的場景讓他們對這個任務有些絕望了,在煙塵中可以看見徐行赤金色的眼瞳,隨意的揮了揮手將灰塵打散,他們看見徐行的身體完好無損,只剩胸口還隱隱閃爍著綠光,似乎拼命的想侵蝕徐行的身體。

  可是被他隨意撓了撓之後就將綠光抓散,這下不用徐行說話他們都能看出徐行眼神中的話語。

  就這?九折水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