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五十三章 再無瓜葛

第五十三章 再無瓜葛

  :,

  徐行離開之後在後面的日子裡繼續在聖壁附近吸收邪神碎片,通過這種方式快速強化屠戮,雖然每次都會激怒後面的存在,但是每次眷屬都沒能找到自己,讓徐行還是抱著僥幸的心態。

  隨著徐行的吸收,屠戮完全對綠霧免疫,之前還需要自己制造邪神眷屬,到後來可以直接坐在洞口旁邊吸收,將綠霧中純粹的能量吸收後過濾出一種黑色的液體,尋常生物接觸之後身體會快速腐蝕死去。

  再後來適應之後,屠戮吸收完綠霧之後,就會控制黑色液體就會從徐行的指尖流出,徐行還接了一些到時候帶回去準備給諾拉研究。。

  也多虧了徐行吸引火力,最近毒鱷都沒有找王成他們的麻煩,不過白霧中出現的眷屬越來越多讓他們也越發的小心翼翼,在沒有戰鬥的這段日子裡杜華手中的傷口終於恢復,讓幾人信心更盛。

  不知不覺時間過去了一個月,杜華和桂薔還有幾天就能能被召喚回去完成任務了,這幾天看心情都好。

  這幾天他們的膽子也大了不少,白天也會在外面開始獵殺一些獵物,王成記得一些狩獵任務的目標,即使沒有接任務只要有材料回去就能兌換積分。

  這天他們追著一條人面蟒蛇,這家夥的完整的皮回去可以兌換600積分,被王成他們幾人窮追不舍。

  追擊了一段時間後終於被杜華從身後一劍斃命,雖然早就可以擊殺,但是為了保證皮膚的完整性幾人還是費了一番功夫。

  收集好材料之後,他們老遠就看見了喀爾克所制造聖壁,這是他們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平時他們為了保證安全都在很小的範圍內活動。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幾人小心翼翼的接近聖壁,不遠處就可以看見洞口冒出的綠霧,同時還有一個渾身赤紅的身影盤坐在洞口旁,隨著它的呼吸綠霧不斷地被吸收,隨著他的吸收,身下會流出黑色液體。

  當一個洞口的綠霧被吸收的差不多的時候,它就會去就近的洞口,隨著它的離開,腳下的建築也轟然崩塌。

  他們也有些好奇這種綠霧到底是什麼東西,正當他們準備觀察的時候卻發現那個赤紅的身影突然在半途中停下,回頭看著他們的方向,一瞬間他們就有一種被狩獵者盯上的感覺。

  “跑!”

  王成當機立斷,雖然沒有實際接觸過,但是以對方給他的感覺令人很不舒服,就像是自己在它眼中只是一個獵物,沒有任何威脅。

  幾人回頭跑的時候卻看見那個赤紅色的身影沒有追來,而是站在原地定定的望著他們,過了不一會繼續旁邊的大洞吸收綠霧去了。

  但是幾人還是不放心,依舊跑了很遠才停了下來,這時候似乎反應過來了,桂薔突然責怪王成和杜華,那家夥說不定是一個未被收錄的新物種,殺死後帶回城中會得到大量的積分獎勵。

  “tmd你要是能活捉你就去,剛剛我看你身上符都快貼滿了,現在怎麼有勁說了,要不你現在自己回頭去抓他?”

  通過這段時間天天解除王成已經對桂薔有些不滿了,什麼事優先甩鍋給隊友,自己做了點事立馬跳出來邀功,令他很不爽,隨著他們即將回歸,桂薔越發的有些離譜起來,並沒有一開始被徐行殺死時候的老實了。

  有時候王成也想著徐行會不會突然衝出來再次把桂薔給殺了。

  而徐行此時換了一個洞口繼續吸收著綠霧,剛剛他看見了王成幾人,也有些詫異桂薔還活著,但是現在當務之急是快速吸收綠霧,對面的存在也學機靈了,知道未必抓得住徐行,現在當徐行吸收一定數量的綠霧之後就會直接不給這個洞輸送,這就導致徐行每天跑動的頻率更高。

  再次將一個洞口吸幹之後在徐行視線之內的洞口都不在排出綠霧,這一個的吸收讓徐行身上的紅光已經凝實,遠看就像是整個人包裹在紅色的鎧甲一般,在白霧中對一些大型體型的眷屬徐行也能碰一碰。

  眼看著屠戮就快達到進化的條件,徐行的心情還是很好地,剛剛記住了王成等人的氣息,在他眼中他們的氣息如同一根若有若無線朝著遠處蔓延,既然沒有綠霧了那就該去找他們了。

  王成幾人本來又再次獵殺一頭怪物獲取材料,遠處突然傳來響聲,還沒反應過來,徐行就砸落在他們的面前。

  他們幾人看見徐行的樣子就呆住了,此時他身上濃鬱的紅光讓所有接觸到的人心神都出現波動,一股無名火從心底蔓延,壓住內心的情緒,王成忍住衝動對徐行進行攻擊。

  “你現在過來想幹什麼?徐行。”

  特別是桂薔,此時她已經已經僵在原地無法動作,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徐行無視王成的詢問,身上的紅色能量凝結成型,朝著桂薔卷去。

  一旁的杜華下意識想救她,但是卻撞上徐行威脅的眼神,放在劍柄上的手緩緩落下。

  而桂薔看著如浪潮卷來的紅光越發的絕望,但是其餘三人完全沒有動手的意圖。

  最後咬了咬牙,從兜裡飛出數張符咒飛去,可是在一接觸到紅光之後紛紛化為飛灰,被徹底攪碎。

  就在她快被紅光卷入的時候突然她胸口散發出潔白的光輝,一根羽毛從胸口飛出,竟然在空中遏制住紅光的蔓延,在羽毛後還出現一個身後帶著翅膀的天使。

  在它身上還帶著熟悉的感覺,似乎和凱奇的主人是同一種類型的,不過這根羽毛散發的氣息並不強大,只能將將阻止徐行。

  冷哼一聲,在徐行的親自操縱下紅光頓時將羽毛撕碎吞噬,同時將桂薔給卷入。

  等紅光消散的時候原地已經沒有桂薔的身影,只剩一些破碎的符咒,看著戰戰兢兢的三人,徐行說了聲再無瓜葛之後就從幾人面前消失。

  於此同時在一個特殊的世界中,空中懸浮著數座宮殿,每座宮殿之後都浮現著一顆太陽。

  在羽毛消散的同時,其中一座宮殿中沉睡的身影猛然張開眼,似乎感應到了什麼,但是想到了什麼之後自嘲一笑,低沉的聲音回蕩在空曠的大殿中。

  “怎麼可能,祂早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