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六十二章 分別

第六十二章 分別

  :,

  徐行從魔法陣傳送出來後直接出現在一座大廳中,在大廳中有許多人坐在沙發上休息,生活設備幾乎一應俱全,各色菜系都有,還有幾座不同風格的酒館。

  在徐行身後立著一道光柱,大廳中共有數十根光柱,每根光柱都被十道傳送陣環繞著,時不時有人從傳送陣回到自己的房中,也有人從裡面出來。

  在這裡消費都是免費的,在大廳的側面就是房屋交易的地方,你可以將房子出售,在這裡房子是不允許有中間商購買的,只能官方這裡購買或者出售,也算是一定程度的控制了房價,同時也能加錢對房間進行二次裝修。

  從大廳中走出,回身看去,這就是一棟普通的大廈,同樣是標準的黑色,在他附近也有數座大廈,不過裡面的房間結構不相同,看樣子諾拉也是為了徐行特地挑了一個中式的結構,這裡在城中被統稱為居民區。

  從居民區離開後,徐行趕緊去狩獵大廳去交付自己獲得的怪物材料,當他在大廳中從屠戮裡掏出堆成小山的材料時負責回收的服務員也有些驚訝。

  他大部分物品都不認得,只是在獵殺之後割下目標身上比較厲害的部位裝進屠戮,反正這裡有辨別的設備,價格也不會估計給你缺斤少兩。

  等著服務員將材料一件件放入專門用來回收材料的設備中,每投進去一個材料上面就會顯示出價值積分,徐行就在一旁看著自己積分一點點的累計起來,最終積分達到了兩萬一。

  四周的人紛紛朝著徐行偷來羨慕的目光,只有徐行比較淡定,你想要積分你也去那個鬼地方呆三個月,只要不死還不是上萬積分隨便弄。

  將積分領取之後徐行從狩獵大廳走出正好收到了阮玉的消息,說有事想找他聊聊,兩人約好了在一座酒館碰面。

  來到一家名為“家鄉”的酒館,這家味道並不是說很好,主要是離白塔工會的距離比較近,徐行也懶得跑太遠。

  進門之後阮玉坐在一個小包間中朝著他揮了揮手,走入裡面,發現只有阮玉一個人。

  “喝什麼?是不是很久沒有正常的吃過食物了?”

  今天阮玉也不知道怎麼了,難得的會主動給徐行開玩笑。

  “別說了,回來屁股沒做熱諾拉跟我說家裡揭不開鍋了,我就跑出來買東西了,就沒吃過幾天正常玩意,你自己隨意點吧,我都行。”

  一屁股坐下阮玉對面,徐行和他聊了一些發生的事情,說道桂薔他們故意將他丟下,他一怒之下將星門炸開的時候阮玉也忍不住揉了揉額頭,表示徐行做的不好,要是他的話他會將桂薔那幾人全部都給宰了,而不是只殺一個。

  而徐行則是搖了搖頭,他做人的原則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只用殺惹了自己的就行,他相信自己的進步速度,那些家夥只要追不上自己就無所謂。

  阮玉將菜單點好之後認真的看著徐行。

  “你確定你真的不來白塔嗎?我很看好你,你是我在外城看過的進步最快的幾人之一,並且你有諾拉這個隊友幫助,你的只要中途不要夭折未來絕對是可以進入內城的強者。”

  說到這裡的時候他從衣服中掏出一張信,告訴他這是白塔高層對徐行的邀請信,接過去之後上面的都是對徐行自身的認可,隨後詢問他是否願意加入白塔,資源都會朝著他傾斜一些,經過考核期之後可以將他任命為這一層的白塔代理人。

  “?阮哥你要走嗎?”

  看見這個徐行就知道了,阮玉估計準備挑戰守護者了,不然他也不會這麼迫切的希望自己加入

  但是徐行現在對加入工會並沒有什麼特殊的想法,直接跟阮玉表示自己目前不想加入任何工會,但是會繼續和白塔保持合作關系,如果在副本中碰到白塔的人他也盡量不動手。

  在兩人聊天的時候菜已經上齊了,徐行迫不及待的開吃了,在幹糧吃完之後自己就沒吃過東西了,都是通過屠戮吸收生命能量來滿足自己身需求。

  “對了,阮哥,你們籤訂了隊友契約的人,是一起挑戰守護者嗎?”

  徐行一口氣將杯中的啤酒灌下,在吃了一口牛肉問道。

  “對,不過人數越多挑戰的難度越高,你明天就要去執行任務,估計是看不見我了,不過我如果成功的話我會給你傳信了,接我班的那家夥雖然我和他接觸到不多,但是在我手頭挺老實的,如果他做了什麼事惡心到你了你就給我發消息,我幫你收拾他!”

  說著舉起手中的酒杯。

  “希望我能早日再看見你!”

  “放心,我的實力你信我,最多一年,我就過來了!”

  兩人的酒杯碰在一起,隨後一飲而盡,這天兩人聊了很多,包括徐行對未來的迷茫,再此過程中他們都沒有動用能力消除酒勁,喝到後來兩人面色通紅,靠坐在座位上。

  徐行仰著頭看著包間的燈光,突然湧現對家人的思念,看著同樣紅著臉的阮玉說道:

  “阮哥你進入痛苦世界有多久了,你說在現實世界裡時間和這裡是一樣的嗎?”

  “兩年半了,和現實世界這個我不清楚,也可能是我的權限不夠吧,到時候我再白塔內部找找相關資料,怎麼?想家裡人了。”

  “想了啊,平時不想,閒下來想,喝了酒更想。”

  最後兩人都喝的昏昏沉沉的,屠戮想將徐行弄清醒卻被他阻止,他就想在這段時間體會下這種感覺,這種感覺讓他覺得自己真正的活著。

  休息了下緩過勁來,阮玉將帳結了和徐行慢慢在街上走著,說著自己原來在現實裡的事,還好他家裡還有個弟弟和妹妹,父母也不至於無人照料。

  將阮玉送到了白塔工會的門前,掏出幾瓶諾拉特質的恢復藥劑遞給了他,讓他自己注意點。

  而阮玉拍了拍他的肩膀,兩人就這麼同時轉身離開。

  在徐行前進幾步的時候又被阮玉叫住。

  回頭看著他好奇有什麼事,阮玉只是低聲的告誡他一句話。

  “在以後,對自己有敵意的人,就算殺到了心軟都不要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