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痛苦世界:我就覺得離譜 > 第七十二章 失控邊緣

第七十二章 失控邊緣

  :,

  不等徐行有什麼反應,被艾爾託著的寶石突然消失,隨後徐行感覺自己額頭有些異樣,那顆寶石突然出現在自己頭頂突出的一支角中,並且鑲嵌在上面的一處凹槽中,完美契合,沒有一絲縫隙。

  隨著寶石的鑲嵌,徐行感覺到自己身體再次發生變化,而環繞寶石旁的骷髏符文被他裝入屠戮中收起,這枚符文也是神明印記,可是落入他的手中卻十分聽話,老老實實的在他身體周圍徘徊。

  想詢問艾爾其他問題的時候卻發現他的身軀變為了灰白色,裂紋彌漫全身,在徐行還未碰到的身體就化為灰燼落在地上,看著地上的灰燼,徐行默默的將所有的灰燼收集起來放入屠戮中。

  這時候所有人接到了任務完成提示,各自化為光柱趕緊離開了。

  而徐行選擇延遲回去,盤坐在地上看著艾爾之前生活過的地方,在他眼中閃爍著各種畫面,都是那顆寶石帶給他的,似乎想讓他看看艾爾這麼多年的經歷。

  他看見之前這塊土地上,艾爾渾身燃燒著金色的火焰從空中落下,過了很久之後他才從裂開的地面爬出,後面的日子他在這片土地上建設出自己居住的地方。

  再次期間沒有任何人打擾他的生活,但是每隔一段時間他身上的傷勢就會爆發,幾乎次次都是九死一生,不知道是什麼讓他堅持了下來。

  在這裡艾爾過著日復一日的生活,直至徐行出現在叢林的時候他才感應到了什麼,遙遙望著徐行的方向,喜悅的表情溢於言表。

  但是他看見徐行之後還是盡量讓自己保持冷靜,但是在其內心已經心存死志,似乎他堅持這麼多年只不過是為了將這個寶石交給徐行。

  徐行看著艾爾之前居住的地方因為兩人戰鬥而一盤狼藉,伸出手想將這裡恢復的時候卻接到系統通知即將傳送回去。

  自己身體四周開始凝聚出光點,而徐行小心翼翼的擺放著小木屋,就還差幾塊木頭拼接的時候光柱凝實,警告徐行即將開啟回歸傳送。

  “滾!”

  徐行此時心中莫名的有一股無名火在蔓延,隨著他情緒的變化,灰色寶石也閃爍著光芒,竟然將即將系統傳送的光柱給定住,徐行頓時沒有感覺到那種被牽引的感覺,當他將一切恢復正常之後寶石才平靜下來,而自己也順利的傳送回去,最終這裡變得和之前一模一樣,似乎什麼都沒發生。

  在傳送的過程中徐行自己並沒有平時那種置身黑暗的失重感,而是在他四周都閃爍著不同的畫面,有數個軍團的混戰,天空時而明亮時而黑暗,無數的星辰墜落,在其中徐行甚至看見了艾爾的身影,而他在畫面中英姿勃發,手持鐮刀一人突入敵方陣營中。

  在其身後無邊無盡的亡靈大軍朝著對手衝擊,與他一起衝鋒的還有另外幾個軍團,而在他們的後方坐著一個龐大的身軀。

  無盡的山脈被它當做板凳坐下身下,在天穹之頂的眼睛閃爍著赤金色的光芒,渾身散發著濃烈的黑霧,沒入前方軍團的身體中,而在它的對面,空中懸掛著數顆太陽,每顆太陽中都有一個身影,和其遙遙相望。

  最終畫面破碎,徐行的身體出現在廣場上,而他自己還沉浸在剛剛的畫面中,一種莫名的情緒充斥著徐行的內心,有些憤怒,但更多的是一種無力的悲傷感。

  如同行屍走肉一般徐行從廣場走出,都沒有仔細看自己的任務結算,在廣場前方找了一個長椅坐了下來,雙手捂著頭,那些記憶的碎片還在他的腦海中不斷回放著,讓他的情緒都有些不穩定。

  過了不一會,自己身後飄來一股熟悉墨水的香味,回過頭徐行看見諾拉正急急忙忙的趕來,在和她對上眼神的時候諾拉突然原地愣了幾秒,隨後才慢慢走了過來,坐在徐行的身邊。

  此時她就穿著一身簡單的法師袍,並沒有戴上面具,露出驚豔的面容,來回的路人都會或多或少將視線駐留在她身上。

  她並沒有詢問徐行到底發生了什麼,只是默默的坐在他的身邊陪著他,剛剛諾拉本來在家中繼續指導克麗絲,在徐行回來的瞬間她突然出來一股心悸的感覺,隨後心中彌漫著悲傷的情緒。

  她立即了解到這是徐行的狀態不對勁,憑借著兩者之間的感應來到了徐行所在的位子。

  漸漸的緩過勁來,徐行抬起頭看著漆黑一片的天空,告訴諾拉自己上個任務中經歷的事,沒有一點隱瞞,同時告訴她自己看到的記憶碎片。

  說道艾爾的時候徐行停頓了好幾次,忍住不讓自己眼眶中的淚水留下,似乎提到他的名字自己就會內疚的想死,而諾拉隨著徐行的敘述緩緩的靠坐過來,最終將頭部依靠在徐行的肩膀上,將手放在徐行的手背上安慰著他。

  這也是她第一次在徐行身上感受到如此強烈的情緒波動,等待他這說完這一切之後才開口:

  “你知道剛剛為什麼你回頭的時候我會停下來嗎?因為你的眼神,那一瞬間讓我太陌生了,沒有任何感情,只剩一片死寂,甚至我下意識覺得我認錯人了。”

  “可我害怕,我想知道我到底是什麼,我這段時間不斷碰到那些我原來的‘熟人’,喀爾克是,艾爾也是,他們似乎很久就認得我了,難道我之前的經歷都是幻覺?那真正的我是誰?”

  徐行越說越激動,隨著他情緒的波動,在其左手上的紋章上,灰色的寶石顯現在頭部的角上,屠戮也緩緩睜開了眼睛,眼中帶著暴虐情緒。

  就在這時候諾拉輕輕的哼起了歌,本來在失控邊緣的徐行聽著歌聲漸漸平靜下來,屠戮也閉上了眼睛。

  看見徐行平靜下來諾拉告訴他,這首歌是雅思原來經常給她唱的,原來自己心煩意亂的時候雅思都會給她唱這首歌。

  從長椅上站起身來,諾拉將徐行一把拉起。

  “走吧,我們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