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書穿後抱上男二金大腿 > 第163章 164 坦白從寬

第163章 164 坦白從寬

  一聽他好男色,齊齊扎那便就此作罷,倒是一旁的薛神醫佯裝淡定,實則在心裡快憋出了內傷。

  “師公好、師婆好。”白露拱手作揖禮,他下定決心要跟著幹爹、幹娘長大,唯有如此,他才有一線希望為陸英報仇。

  “丫頭,你肚子裡的孩兒生了?”薛神醫定眼仔細的瞧了又瞧,莫說這孩兒一出生就長得如此之大,會說話、能走路,薛神醫怎麼瞧都不像他們二人。

  “師父,師伯死了。”公子衍低聲道。

  公子衍此話一出,薛神醫頓時就知曉了眼前孩童的真實身份。

  “師父,他叫白露,原是個小乞丐,孤苦無依的一人怪可憐,我便收他做了義子。”

  “你肚子裡尚且有個孩兒,何來的精力照顧白露。”薛神醫轉眼看向公子衍,神色認真道,“交由你師弟照料便是。”

  “阿雲已經同意由我來照顧白露,師父莫要擔心。”幸韻星聽出了師父的顧慮,當著師父的面兒她問向阿雲,“是不是,阿雲?”

  “韻韻教出來的孩兒定是聰慧伶俐。”皇甫嘯雲之所以留下小皇帝,無非是看在阿韻的情面上。

  “如此也罷。”薛神醫莫名的松了一口氣感嘆道,“師兄這一走,便只剩下我一人了。”

  “師父可知師叔收有關門弟子?”公子衍問道,他只打聽到那人名叫花無憐,不知是男是女。

  “不曾。”薛神醫確實不知道師妹收有關門弟子,即便是有,那也一定是個小毒精。

  “也是新任暗影閣閣主,師父日後定要注意。”

  公子衍善意的提醒,聽子齊齊扎那的耳邊裡,那便成了赤裸裸的威脅。

  “誰若是敢動夫君一根毫毛,我殺的她體無全屍!”齊齊扎那憤怒道,“管他是什麼閣主,我連天王老子都不怕!”

  “師娘霸氣!”公子衍在心裡贊道,得虧他機智,否則就要被迫賣身了。

  “師娘,我先帳篷搓湯圓了,一會就送來。”

  “去吧。”

  丫頭的孝心是沒話說,平日裡沒少往她帳篷裡送吃食。

  “師父,我就回朔城了。”

  借他一個膽子,公子衍也不敢留在南山,他就像是那草地上的羊,而她們就如同一群隨時都有可能撲食而來的餓狼。

  薛神醫“嗯”了一聲,他還沉浸在師兄離世的傷感中。

  白露的身份能瞞過所有人,但唯獨瞞不住趙蔚,趙蔚是個聰明人,在見到白露後,不由得在心中贊嘆雲親王心胸之寬廣。

  “啟稟王爺,谷口有位自稱是朱將軍之女的女子,想要見王爺。”

  從無象山快馬加鞭至朔城,不過一炷香的時間。

  “除了她,還有何人?”皇甫嘯雲親自在將軍府監工,對於朱詩詩的到來他並未感到欣喜,反而覺得是負擔。

  “聽那女子朝馬車裡叫了聲‘爹’。”

  “快請。”想必是朱將軍也來了,他連忙改口說道,“還是本王去無象山。”

  固定在他左臂上的夾板已經取了下來,雖能小幅度的活動,但還是得當心、不得使力。

  皇甫嘯雲騎馬至無象山,在谷口迎接恩師朱將軍。

  “朱將軍。”他滿懷激動叫了一聲,朱將軍比母後還要年長,固然是見一次便會少一次。

  “雲親王這是要佔山為王嗎?”朱將軍並未下馬車,而是端坐在馬車裡,氣正音亮的問道。

  “為了自保而已。”皇甫嘯雲答道。

  “你早就是知道茂時進叛國,為何不告訴我,又或是替我清理門戶。”

  “茂時進乃朝廷官員,自有皇上懲治,本王不可越俎代庖。”

  朱詩詩在見到皇甫嘯雲後,遠遠的就含情脈脈的注視著他,然而,皇甫嘯雲確實無動於衷。

  “我今日來有一私事,詩詩非你不嫁,就算是朔城,她也願意跟著你。”

  可憐天下父母心,朱詩詩早已過了婚嫁妙齡,原以為只要他不娶,她便不嫁,可後來,他竟娶了王妃。

  “天下的好男兒比比皆是,本王瞧著趙校尉就挺不錯。”

  暫且不說他對朱詩詩無感,若是被阿韻知道了此事,她定會像只炸了毛的野貓,鋒利的小爪子逮誰撓誰。

  朱詩詩一聽,清麗的臉蛋兒頓時就垮了下來:“原是我不配,竟這般的遭雲親王嫌棄。”

  “本王已經娶了王妃。”他態度堅定道。

  “王妃懷有身孕,不能服侍王爺。”她仍不死心的說道。

  “朱姑娘多慮了。”皇甫嘯雲點到即止,他問向馬車裡的恩師,“茂時進是押回盛京再審,還是當地處決?”

  “他已畏罪自殺,在他的房間裡找到了叛國書信,還有藏在牆中的黃金。”

  既然雲親王沒有要娶朱詩詩的意思,朱將軍便不再強人所難,辦完事他還要回盛京復命。

  “恭送朱將軍。”

  他的脾氣朱將軍最是了解,他不願做的事情,就算是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他也不會改變心意。

  朱詩詩含淚與他拜別,雲親王待她一直都很冷淡,原以為雲親王對所有的女子皆是如此,直到後來,坊間傳聞雲親王是如何的嬌寵雲親王妃,她這才知道,雲親王只是待她如此罷了。

  “雲親王能最後再抱詩詩一次嗎?”

  “本王只抱阿韻,趙蔚,扶朱姑娘上馬車。”

  王爺不是成心在為難他嗎,趙蔚伸出手請道:“朱姑娘請上車。”

  朱詩詩依依不舍的上了馬車,在眾人的目送中,馬車漸行漸遠,直至消失在荒涼的戈壁中。

  回到南山後,皇甫嘯雲便將朱詩詩一事說與阿韻聽。

  “我想起來了,就是我們初次相見時,你給我系上的披風,聽崔掌事說是朱姑娘做給你的。”

  這事兒,她一直記得,只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機會開口問。

  “本王倒不記得還有這事。”

  “為了獎勵你坦白從寬,我給你按按肩膀。”

  皇甫嘯雲握住伸來肩膀上的小手,放在唇下親吻著:“本王想換個獎勵。”

  今日,白露同他一起去了朔城,不過後來被公子衍叫了去,說是要給陸英立個牌位,他便留了下來。

  “可以。”幸韻星笑吟吟的答應道,這些天也苦了他,白露與他們住在一個帳篷裡,阿雲每晚皆是老老實實的睡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