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迎春是天命之子[紅樓] > 11. 事端

11. 事端

  說來惜春還是寧府裡的嫡女,因母親病故,賈珍又一副要把寧府玩翻的架勢,被賈母接到了榮國府來,綴了“春”字,當榮國府裡的姑娘養。

  榮寧二府的奴才是一家的,上頭也沒一力瞞著,惜春慢慢也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也愈發厭惡寧府。

  不過迎春心裡也明鏡似的,老祖宗有興致去寧府玩,也有很大部分原因,是想讓她們小輩散心的意思。

  光是為了這份心意,惜春便不能真的在賈母面前說“不去”。

  她滿腔滿腹孤僻想法憋不住時,也只敢在兩位姐姐面前稍微洩(露)分毫。

  迎春一開始有些錯愕,不過適應“姐姐”角(色)身份後(還挺快),她就走上了耐心接收情緒信息後哄四姑娘的漫漫長路。

  之前還算好哄,得了香菱後更好哄了。

  迎春想著,眉頭一松,又暗暗蹙起了眉。

  她記起了一些不堪入耳的傳言,偏生那傳言栩栩如生,不似作偽。

  ……不知何時,迎春的心態已經(發fa)生變化,由得過且過的木頭,變化成了一個能記掛身邊人悲喜哭笑的人。

  又或者說,她本來就是個溫柔的,會在乎別人喜怒哀樂的人。

  只是因為生活環境等各(色)原因,讓她只能選擇懦弱。

  現在,畢竟不一樣了。

  雖然具體是哪裡不一樣,迎春自己也沒(摸Mo)索出來。

  時間很快就到了前行的時候。只是一場尋常的兩府女眷帶小孩的聚會,並沒有太過興師動眾。

  聽說賈母原先甚至不太樂意去走動,可後來得了賈赦的信件後,忽然就要去寧府看看,有散心的意思。

  ——這只是小道消息而已。

  尤氏秦氏與一眾丫鬟嬤嬤在儀門前候著,迎上了從正門入的賈母等人。

  惜春終究是來了,和迎春探春寶釵在一處,並不顯眼,也沒特特單打招呼,混在一堆胡亂行禮,也就混了過去。

  菊枝養在盆中,梅樹立於花園,各具異趣。

  尤氏道:“不必拘束,隨意散散吧。”

  小輩們應了,又見尤氏秦氏與賈母鳳姐兒閒聊,樂呵的樣子,便果真各自尋塊地兒頑去了。

  探春要在王夫人跟前立著。

  迎春嘗試著模仿,被邢夫人不耐煩揮走,便只得帶惜春去尋個園子旁的偏房坐。

  秦氏給他們指好方位,又令一個小丫鬟帶路後,路過廳外。

  見著寶玉正對著一朵正當花期的菊花長籲短嘆:“如果林妹妹能看見就好了。”

  惜春見著只是不理,迎春撂了一句閒話:“你畫下來,等哪日你去了揚州,再給黛玉看,不是也很好?”

  寶玉一下子抖擻精神,說道:“這幾日原精神不濟,總覺得少了什麼,姐姐一句話可點醒我了!”說完就跑去賈母那膩歪著討要繪具。

  直看的惜春目瞪口呆,半晌才搖頭道:“還以為他會讓我幫著畫呢。”

  迎春原有些莫名心虛,聽了話卻也不免發笑:“他如果找你畫,你可要他一筆大大的潤筆費。”

  惜春乖乖點頭。

  兩人去秦氏的偏房裡窩著,一應茶具書籍齊全,火盆也燒得熱乎。

  舒服。惜春愉悅地打了個哈欠,對自己身在寧府也不是那麼在意了。

  兩人各尋了舒服的姿勢各自看書。惜春近來愛看些記錄滄海桑田的遊記,而迎春對一些海外怪談頗感興趣。

  安靜,舒適。

  不知過了多久,門忽然“吱呀——”一聲,開了。

  寒意一下子倒灌進屋子。

  門口逆著光站著一個人,身量不高,形容不小,胡子留了短短一茬。

  眉高尾低,眼眯鼠光,嘴角聳拉,很沒精神的混混樣。

  司棋不認得,心下一緊,就待上前呵斥。

  ——無端來女眷後宅,是何居心!寧府的丫鬟婆子呢,都(幹gan)看著的嗎!

  入畫卻已經認了出來,想上前不敢上前的樣子,最後站在原地,攏著手問:“瑞大爺,寧府老爺那是有什麼吩咐麼?”

  賈瑞?迎春一皺眉,沒什麼印象。

  惜春冷了臉:“縱是有話,怎麼就輪到這個臭男人來對我們說?”

  時機不對,然而迎春幾乎笑出聲來。

  寶玉的口癖,有許多令人啼笑皆非,但偏偏“臭男人”用在這,頗合適。

  在門口的賈瑞明顯更緊張了一些,半晌才磕磕巴巴著說:“我……我是來尋鳳……璉兒(奶Nai)(奶Nai)的。”

  惜春低下頭看書,不理這謊話都編不好的家夥。

  迎春卻直覺出有事,人又本來溫順,就有了幾分耐心,說:“你慢慢說,尋我鳳嫂子是什麼事,我幫你說了。”

  賈瑞原本幾乎被凍白的臉硬生生紅了起來。

  吭吭哼哼,卻是一句話也沒說。

  惜春還是低著頭,看都不看一眼,冷冷斥道:“當我們那的女眷和寧府一樣麼?滾吧!”

  迎春也知機,揮手讓丫鬟婆子帶賈瑞下去,“她不在我們這裡,你去別的地方尋吧。”

  賈瑞踉踉蹌蹌地離開了。

  門關上。

  火盆的熱氣逐漸聚攏,重有暖意。只是惜春的臉(色)卻一直難看,化不開。

  寧府今日的開宴的午膳,在會芳園內一棵百年紅梅樹下。

  尤氏笑眯眯地介紹著:“我原想著讓廚房怎麼著都讓菜裡有梅花氣,但我的好兒媳就說啊,梅花就賞它的高潔志趣,真的吃到肚子裡了,反倒不好。所以只有些糕點是梅花蜜,其餘的還是我們尋常那一套。”

  賈母道好:“亂整些不著調的的確不好,花的清香混著油煙氣,那算什麼呢?”

  一時眾人說笑,之後按輩分讓座。邢夫人旁就坐了鳳姐兒兒。

  秦氏忙招呼王熙鳳到她旁邊坐,見她神(色)不甚好,捧著手細細問了寒溫。

  鳳姐兒面不改(色)地笑道:“不是什麼大事,躲懶一下就找不到路,差點走岔回了榮府去。”又朝賈母作揖,“老祖宗可別見怪。”

  賈母有王夫人陪著,因笑道:“你躲懶倒無妨,只累得二兒媳來侍候我。”

  鳳姐兒只笑,只聽王夫人細聲細語道:“兒媳也只是尋常盡孝罷了。”

  王夫人低眉順眼,鳳姐兒爽利大方,賈母喜笑顏開。邢夫人神(色)淡淡。

  位子又換了換,王夫人旁坐了寶玉,邢夫人旁坐了迎春。不過家宴人少,位子換不換其實不甚打緊。

  王夫人上下反復翻了寶玉的手,見確實沒有顏料了,才肯他上桌。

  一頓飯畢,榮府眾人告擾離去。

  邢夫人欲攜迎春回側院。迎春思量著,鳳姐兒平日只愛攬事,不像躲懶的。其中定有緣故,便存了去尋鳳姐兒的心。

  直接回側院,倒是省了一番腳程。

  邢夫人滿身“我今天不高興”的神(色)終於好了些,讓王善保家的帶迎春去小隔間午憩。

  小隔間打開的一剎那熱氣拂面,幾乎迷人眼。

  定睛一瞧,只見炕上的被褥枕頭疊的整齊,新漆的梳妝臺光滑鋥亮,整個隔間很(幹gan)淨,是有特地準備過的。

  司棋幫迎春拆了釵飾,下了衣服。

  迎春心裡存了事,略閉一下眼,沒一會兒就醒了。

  司棋揉揉眼,問道:“姑娘醒了?”

  迎春“嗯”了一聲,見她的臉上還有幾分困意,就道:“你回去歇著罷,母親這其實也不用我帶專門伺候的。——你若不安心,換繡橘來也好。”

  司棋誠惶誠恐:“我不用歇的。”

  迎春定了定神,發覺司棋的態度有點不太對。一副擔心自己被拋棄的樣子。

  她輕嘆口氣:“那一起走吧。”

  她對司棋……其實的確態度有點復雜。

  與人私通,但平常的確護主,所以迎春原先是打算慢慢遠了她的。

  但現在她又有點不忍心,現在的司棋和她一樣大呢,才**歲。

  再看吧。

  出了小隔間,王善保家的見迎春面(色)紅潤,心下安定,邀寵似的上前樂呵呵道:“夫人還在(睡Shui),姑娘要不再躺一會兒?”

  迎春道了謝,想想搖頭道:“我去瞧瞧鳳丫頭罷。”

  王善保家的一瞬間有欲言又止,轉念一想,若是白日,門口也會有個丫鬟守著,這才心定,讓一個小丫鬟帶迎春去。

  卻是出了偏院,轉入穿廊,略走幾步,小丫頭豐兒迎上笑道:“二姑娘可有什麼事?(奶Nai)(奶Nai)在和管事的說話呢。”

  迎春聽了,也不在意,就道:“那等等罷。”

  豐兒領她在外頭坐了,又進去和平兒耳語兩句。未久,裡頭就傳來了爽朗的笑聲:“大抵如此罷,晚年舊例原都可以照搬,只是**這份閒心,倒累你們也忙碌。”裡頭有人吶吶說了兩聲什麼,又惹得鳳姐兒笑。

  片刻後管事的出來,迎春見是林之孝家的,略點點頭,再一揮手,就轉身進了屋裡頭。

  林之孝家的未等行禮請安,就只能看著迎春的背影,處事如此(幹gan)淨,便總覺得她哪裡有些不一樣……哪裡不一樣,卻也說不上來。

  迎春已經進了屋,解下披風。

  只見鳳姐兒頭戴大紅抹額,襯得人是膚白貌美,半倚榻上,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問道:“平常不見你來,這回來可是有什麼事?”

  平兒備好了位子讓迎春坐,迎春也不客氣,略一點頭坐下,之後抱怨了一句話。

  便是這一句話,唬住了平兒,挑動了鳳姐兒,從此一發不可收拾。

  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