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迎春是天命之子[紅樓] > 15. 應對

15. 應對

  賈蓉與迎春未出五服,迎春年歲也未大,因此沒避諱到見面都不能的程度。

  繡橘給賈蓉捧茶,他接過,一口喝了,自嘲道:“我來的急,嗓子都冒煙,牛飲了。”迎春難免笑道:“是什麼讓你急吼吼的就來。”

  ——說來,秦氏病故時,都沒見他這麼著急上火的。

  賈蓉眉眼伶俐,是個順杆子往上爬的,就從懷中掏出一封密封了的信來,遞過去,笑說道:“那日賞花後,他就惦記著,尋了機會託我送信,要姑姑定看了,回信給他。”

  迎春心下詫異,想著秦氏無端送她信件,裡頭有古怪。原想問緣由,見信件是密封的,不免揣度賈蓉在其中知道多少,竟就歇了再問的心,決定自己拆信看看緣由。

  迎春把信放到桌子抽屜裡,點頭道:“我知道了。”

  顯然,二姑娘並不打算在男客面前拆信覽閱。賈蓉略失望地喝一口繡橘續的茶,才又道:“本來還想見鳳嬸嬸的,可平兒說她在見管事,沒空見我這個侄兒。”

  在迎春明晃晃的“我不是很關心”的眼神下,賈蓉硬著頭皮,用輕松的語調說完:“還請姑姑幫侄兒個忙,尋她有空的時候,遞個話。”

  “什麼話?”迎春不直接應承。

  賈蓉有些緊張,笑嘻嘻著顯(露)出了點輕浮模樣。迎春漠然看著,他連忙說道:“瑞大爺有些私事想和她聊,並不想讓其他太多人知道。”

  迎春環顧屋內,司棋,繡橘,兩個灑掃丫鬟紛紛識相退出。

  “門窗都大開著,你們就在院裡守著,一句話的功夫就能再進來了。”迎春道。

  賈蓉“哇”了一聲,瑟瑟發抖的樣子:“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司棋也有些想反對,屋內好不容易才被火盆烘得有些暖意,繡橘卻二話不說開了窗,然後扯司棋出去了。

  “你別犯傻,”繡橘警告司棋道,“賈蓉之前見過鳳姐兒,因為是笑模樣出來,就有嘴碎的說他們之間有什麼——寧府汙糟,連門口的石獅子都(幹gan)淨不了,這等風言風語是萬萬不能沾的!”

  司棋這才恍然,鳳姐兒是不大願意見賈蓉的,平兒是闔府皆知的脾氣好,笑臉對人,由她搪塞,大家就都被蒙過去了。

  屋內,寒風灌入門窗,茶水一下子就冷了下來。賈蓉本想再喝一口的,現下也只能一句話說完。

  “瑞大哥有些事,不好和人說,想請鳳姐兒私下商議商議。”他的桃花眼不知不覺笑眯成一彎秋水,帶著點奇異的繾綣感,“後天晌晚會芳園內的亭子裡見,上回已經在假山旁見過的。”

  迎春疑惑:“為何要在快晚上的時候,白天不行麼?”

  看著年方二五(他不是存心罵二木頭二百五的嗯)的小姑娘,賈蓉一瞬間失語了。

  “娘她……”賈蓉一咬牙,“總之,你如此轉達鳳嬸嬸罷,她會懂的。”

  “哦……”迎春似懂非懂地點頭。

  不知為何,賈蓉有點慌張的感覺,像是自己做錯了事。可他畢竟是寧府出身,一瞬間後就定下心來,又和迎春寒暄了幾句寒溫,才起身告辭。

  在迎春純潔的目光遠送中,賈蓉的步伐有些踉蹌。

  賈蓉一出院子,司棋就急忙忙衝了進來。分明是屋外比屋裡頭冷得多,但她進來時還是被屋裡的溫涼氣激靈的一個哆嗦。

  凍僵了還罷,偏偏是這種知道自己凍著了,卻還有知覺的感覺,糟糕透了!

  迎春要起身,司棋忙伸手去扶,說道:“屋裡頭冷,旁屋四姑娘和香菱都在屋內窩著,要不去尋她們?”

  迎春慢慢搖了搖頭,兩輩子罕少的讀話本經歷讓她隱約對事情有了揣測。

  “去見大(奶Nai)(奶Nai)。”

  按大房的輩分,鳳姐兒是該稱大(奶Nai)(奶Nai)。司棋秒懂,拿披風給迎春披上,喚繡橘關門窗守屋子,細細囑咐了要留縫隙通風之類的話,待小丫鬟捧著靴子,穿戴好後,才出門去。

  走了一段路,迎春幾乎要發汗了,才到了鳳姐兒的院落。平兒迎上她們,笑道:“你們來得巧,林之孝家的剛走。”就領她們進去。

  司棋真實疑惑了,平兒和賈蓉說鳳姐兒在忙,是真話還是在敷衍?

  平兒真誠微笑,帶著點疑惑,看著怔然的司棋進屋後,守在門口與廊上的火盆作伴。

  迎春主僕進得屋,屋裡不甚亮,鳳姐兒以一種舒適的姿態半臥榻上,並無旁人在。見著迎春來,她半眯了眼,揚笑道:“二姑娘來,是有什麼事?”

  若是會說話的,此時就會說一句“沒事就不能來看你?”然後和鳳姐兒虛假客套半天。但迎春心中有事,便全無客套,直言:“寧府的蓉侄來尋我。”就把他說的話原樣重復了一遍。

  鳳姐兒目光一凜,迅速瞟了眼司棋,眼神如刀。

  司棋一瞬間有自己要被滅口的錯覺。

  鳳姐兒很快就收回目光,朗聲笑道:“並不是什麼大事,遣一個婆子來說就是,還值得他巴巴來又說一遍?”

  迎春點頭道:“你心裡有數就好。”

  鳳姐兒沒忍耐住,冷笑一聲,又在迎春的目光中變為純良一笑,絮絮說起一些閒話。迎春見她那咬牙切齒的模樣,背後一涼,飛速告辭。

  回去後,屋裡已經熱了。迎春坐到位子上,拆信。

  筆走連綿,情意繾綣的字體撲面而來。

  信件上頭寫了一首七律詩,迎春瞥一眼,亂七八糟的風花雪月,打油詩級別,再看下頭寫的一大段字。

  大概意思是,讓她這個姜子牙伯子期點評一二。

  最下頭才是署名,南安王府世子霍殷華。

  迎春神(色)不變:“哦豁。”

  迎春面無表情:“司棋,勞你跑一趟,和鳳姐兒說,晚上出門要小心,最好身邊帶四個粗壯的婆子,遇到不識好歹的直接塞麻袋裡打一頓。”

  司棋:……感覺從姑娘身上感到(殺sha)氣!

  迎春的確很憤怒,再溫柔的人都是有底線的。

  閨閣姑娘最怕的事就是名聲受損。

  因此司棋和小廝私通被趕出府她只能流淚,入畫私下藏別府傳遞的物件,惜春會狠下心來趕她出府。

  黛玉身邊的紫鵑倒是忠心,但試探寶玉一下子也把黛玉的名聲試毀了,從此黛玉再沒有除嫁寶玉之外的路子走——除了死。

  司棋不敢好奇(殺sha)氣產生的原因,急匆匆跑去和鳳姐兒傳話。

  很快平兒就和司棋回來,笑眯眯地問迎春,她忽然傳這段話的緣由。

  迎春笑道沒事。

  心想,賈蓉個面甜心苦的,外頭認識了什麼亂七八糟的人,就傳遞東西進來,誆是世子的東西,用點風花雪月的花言巧語騙她的回信,汙她的名聲!

  虧得她是重生來的,如果是真的十歲小姑娘,指不定真的相信,這信是霍殷華寫的,然後傻傻給回信,接著就是一來一往,直到個破落紈絝拿著信帶媒婆上門。

  賈蓉會那麼壞,為了個外人對同族人不好麼?

  怎麼不會?尤二姐是怎麼進大觀園的,一開始是誰介紹她和璉大哥認識的?呵呵。

  平兒也笑道沒事就好。

  司棋看著迎春和平兒如出一轍的笑,感覺屋子裡又冷了起來……

  晚間預備在賈母那吃飯時,寶玉下學回來。迎春記起來,他和這個王那個子弟(關guan)系好,就順手把準備燒掉的信塞給他,說道:“你看看這信。”

  寶玉三兩下翻完這信,詫異道:“這是給我的?”說著就把信交給襲人,說道,“吃完飯回屋後我就看著寫回信,你先把它壓在我新買的書下。”襲人道是,退下了。

  見襲人跨閫穩當地出了屋,寶玉才收回視線,說道:“我和南安世子不熟,沒想到他的詩寫的這麼差勁。”

  “那你就隨便敷衍一下吧,怎麼回都行。”迎春笑道。

  寶玉咧嘴一笑,非常興奮地點頭。賈母見他們的話說完,才摟了寶玉過去,細細問他功課。寶玉一一說了,倒也蠻認真。

  迎春聽著,恍惚記起,上一世這時候,寶玉怕冷,去上學也只是應卯而已,斷不能清晰說出新學的。

  這一世倒是有些變化……

  迎春的目光隨意一瞥邢夫人,她看向寶玉的神(色)之間有些羨(豔yan)。

  迎春收回目光,赦老爹還在浙江呢。

  第二日賈蓉就來問可有回信,又問鳳姐兒答復,迎春把寶玉寫的回信遞給他,又說鳳姐兒允了。

  賈蓉的笑意當即就有些古怪。

  等他走了,迎春呼一口濁氣。

  鳳姐兒的確是允了,她在冷笑完之後,絮絮閒話時,就說過一句:“恰好有些世僕,寧榮兩府都有摻雜的,裡頭有一些已經爛掉根了,後天就去尋尤氏,讓她好歹也幫點忙,不讓我獨木難支。”

  第三日午後,鳳姐兒稟過賈母,說在寧府過夜,居然就真的只帶平兒去了。

  探春有些驚奇,她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有著八卦的心力,便湊到迎春身邊說道:“近日寧府無聚無宴的,鳳姐兒這愛攬事的,去無事的地方做什麼?”

  迎春笑而不語。

  預知後事如何,且聽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