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Login()

伊莉小說

MLogin()
字:
關燈 護眼
伊莉小說 > 攻略反派男主我在行 > 穿書啦

穿書啦

  第一章

  陳小沅前一秒還坐在電視機前喝著快樂肥宅水看著肥皂劇,突然聽到“轟隆”一聲,不知發生了什麼她就暈了過去。

  醒來就發現她正坐在梳妝臺前,眼前是一個大大的銅鏡,鏡框四周都鑲滿了一顆顆炫彩奪目的寶石,她一抬眼就能看見自己的樣子,身穿白色褻衣,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面色蒼白,嬌喘微微,但這絲毫沒有掩蓋住鏡中人那清雅脫俗的面容。

  陳小沅摸了摸臉,這根本不是她原來的樣子。

  她這是……

  陳小沅不敢置信地揉揉眼睛,不會是穿越了吧,這麼奇葩的事也能發生在我身上?真是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

  “歡迎來到攻略反派系統”

  “世界載入中”

  “你這個身體,叫陳芷沅,”一個機械聲在陳小沅的腦海中響起,“是《冠寵天下》文中的炮灰。”

  “這麼好看的一張臉,居然是個炮灰?”

  陳小沅話還沒說完,一堆畫面在她面前播放,具體劇情大致如下。

  “林沐瓷本是相府大小姐,花容月貌乃上京第一美人,引得眾人踏破相府的門檻,她和邪魅狂狷的三皇子蘇楚瀾一見鍾情再見傾心三見定終生,倆人分分合合弄的驚天動地。因為她的相貌,引來不少狂蜂浪蝶,比如大反派男二蘇驚墨。

  蘇驚墨原來是個不受人待見的私生子,經常受人欺負,是林沐瓷打抱不平打跑了那些人,隨後蘇驚墨就愛上了林沐瓷,可惜林沐瓷身後還有一大堆追求者跟在身後,根本就忘了有他這個人,之後他努力從一個小小的私生子成功當上了世子,蘇驚墨以為在他擁有了權勢之後林沐瓷會高看他一眼,誰知林沐瓷卻愛上了三皇子蘇楚瀾。

  一場意外,蘇楚瀾和蘇驚墨一同遭遇強敵,蘇驚墨為了不讓林沐瓷傷心,忍著傷痛救下情敵,讓他去搬救兵自己斷後,而蘇驚墨自己被當成俘虜,被敵人施以重刑折磨他,看他長相英俊就索性打斷筋骨把他賣去小倌館伺候男人,他在小倌館呆了整整半個月才被屬下找到人並救出來,當他趕著回去見林沐瓷時,卻發現蘇楚瀾清醒之後也沒有搬救兵去救他,讓蘇驚墨一個人被敵人折磨並受此大辱。

  蘇驚墨一氣之下不顧自己還在受傷拼命砍向蘇楚瀾,誰知林沐瓷擋在蘇楚瀾面前,蘇驚墨氣急攻心又暈了過去,等他醒來就被告知心上人和蘇楚瀾下個月即將大婚。

  至此,蘇驚墨徹底黑化,從痴情男二變成文中的大反派,原來的痴情溫柔變成了陰晴不定,殺人如麻的大魔頭,與男主反復鬥爭,作惡多端。

  為了得到林沐瓷不擇手段不惜造反,不過他敵不過男女主的主角光環,最後的下場是萬箭穿心。”

  系統說完之後,原主的記憶也逐漸和她融合。

  “反派好慘哦。這麼垃圾的文是誰寫的,為啥這麼折磨他?”

  陳小沅看完了整個劇情,找來找去都看不到她的身影,沒道理啊,這部小說最少有一百萬字,竟然找不到關於她的描寫?

  “系統,我在哪呢?我怎麼找不到我的存在?”

  “蘇驚墨初入京都,第一件事就是去長公主府退婚,不久安寧郡主就撒手人寰。”

  就這?幾句話而已根本連炮灰都算不上啊,陳小沅默默吐槽。

  “系統,書中的我死了之後我是不是就能回家?”陳小沅試圖跟系統打商量。

  “宿主要攻略反派成功才能回家。”系統冷漠開口。

  系統說完之後在陳小沅面前顯示出一個透明屏幕,上面寫著:

  任務一:保住和反派蘇驚墨的婚約。

  是否接受任務?

  是 否

  屏幕不停地閃爍,陳小沅還在猶豫,和女主搶男人,我怕不是想早點死啊,系統冷不丁的傳來一句話。

  “不接受任務宿主生命值將降為零,現宿主生命值為20。”

  識時務者為俊傑,陳小沅咬咬牙,按下了另一邊。

  陳小沅望著鏡子喃喃自語道:“系統啊系統,這身體生命值這麼低,我怕搞事情搞到一半她就不得行了。”

  “宿主請放心,只要按時完成任務,生命值會隨著宿主任務的完成度增加的,另外還會有隨機任務,有獎勵的。”

  “郡主,那蘇公子他又在府外求見。”丫鬟語氣恭敬地說道。

  陳小沅看著走上眼前的丫鬟,有些發懵。

  那蘇公子?書中劇情有那蘇公子這個人嗎?

  見陳小沅久久不語,丫鬟只得又重復了一遍,義憤填膺道:“郡主,要我說,蘇公子也太不知好歹了,就憑他一個私生子,不過是長的略微好看了些,他能攀上我們這門親,已是他八輩子修來的福分,他竟還敢退婚?”

  哦,蘇公子啊,她就說哪裡冒出來一個那蘇公子。

  陳小沅猛地一起身,眼前卻陣陣發黑就快要摔倒,沒辦法,這身體太虛弱了。

  丫鬟白露急忙扶住她,神色焦急道:“郡主,您沒事兒吧,秋菊,快去叫李大夫來。”

  “哎。”

  另一個丫鬟急忙跑出去。

  陳小沅想哭,這堪比林妹妹的身體真是廢的要命。

  陳小沅急忙阻止:“我沒事,替我更衣,我要去見蘇公子。”

  冬至快到了,現在正是上京最冷的時候,院子裡裡外外銀裝素裹,漫天飛雪。

  丫鬟伺候陳小沅換好衣服之後扶著她出房門,門一開大雪紛飛差點糊了陳小沅一臉,身旁的丫鬟立馬把門關上,拿了把傘撐開才扶著陳小沅離開慢慢走,沒辦法,她身體太弱。

  “沅沅,大雪天的怎麼還出來?”

  陳小沅入目望去,為首的女人帶著一大群丫鬟從正門進入後向著陳小沅走來,女人約莫三十來歲,身穿藍色華服,長發高高盤起珠圍環繞顯得她愈發雍容華貴,此人正是雍和朝的長公主。

  長公主是原主陳芷沅的母親,閨名喚作蘇鏡青,乃是雍和朝當今聖上一母同胞的妹妹,當初她一眼看中剛剛死了妻子的錦衣衛指揮使陳尋川,求聖上下旨賜婚,聖上拗不過只得下旨,現在夫妻二人膝下只有一女,感情和和美美,成親十幾年還如膠似漆。

  “女兒聽說蘇驚墨來府上了,去見見。”

  “沒大沒小的,他是你的未婚夫,再不濟也是你的表哥。”長公主輕點女兒的額頭,輕生說道。

  “手怎麼這麼涼,”細看女兒的面色,伸手握住陳小沅冰涼的小手,“怎麼不多穿一點?是不是又不好好喝藥了?”

  “驚蟄,去拿件更厚的大氅給郡主穿上。”長公主頭也不回地吩咐貼身丫鬟。

  陳小沅疑惑道:“母親是要出門嗎?”

  “還不是你父親,非說要出門賞雪垂釣,多少年老夫老妻了還搞這套,也不嫌害臊。”長公主面色嬌羞的說道。

  “驚墨來了,要不還是我陪你去吧,他畢竟還是外男。”

  “父親好不容易有的休沐,母親就安心去玩吧,”陳小沅體貼的說,“況且他是在咱們府上,不會有事的。”

  不一會兒丫鬟拿來了披風,順便把暖爐也拿來了,長公主連連誇獎丫鬟。又對著陳小沅呼寒問暖了好久,下人忍不住來催了。

  “母親快去吧,別讓父親久等了。”

  長公主走後不久,陳小沅走了約莫一柱香時間,不遠處便是一片湖,因為天氣寒冷,湖面已經凍住了,一眼望去除了湖邊的楊柳那一抹青綠,其餘都是白茫茫一片。

  她遠遠看見湖邊站著一位身穿藍色衣袍的背影,撐著一把油紙傘身姿宛如一棵青松般挺拔筆直。

  “反派蘇驚墨已到達,請宿主把握機會。”

  陳小沅聽到提示,知道撐傘的少年就是她的未婚夫,大反派蘇驚墨。

  書中劇情裡,原主和蘇驚墨沒有見過面,直接由長公主和蘇信商量解除婚約,不久之後原主就因病去世了。

  “系統,如果婚約還是解除了我會怎樣?”

  “任務沒完成宿主將倒扣五分生命值,只能躺在床上。”

  陳小沅和丫鬟走至離反派十步的距離,她趕緊整理衣裳,雙手攏袖緊緊抓著暖爐。

  陳小沅強自鎮定,叫丫鬟白露把傘遞給她,自己撐著傘一步一步挪至反派身後,在距離五步的距離停了下來。

  蘇驚墨聽到腳步聲,合上傘放在一旁轉過了身子,陳小沅看到他穿著一件藍色長衫,手邊拿著一件黑色大氅,長相俊美無雙,一雙桃花眼微微上挑,當他望著你的時候就像眼睛裡只有你一個那麼深情,讓你忍不住陷入他的雙眸裡。

  藍袍少年向陳小沅拱手行禮,本來這動作別人做就會顯得俯首獻媚,但是他身材高大,即使行禮也還是背脊挺直,所以他做起來特別好看特別優雅。

  他勾起唇角笑意盈盈地看著陳小沅。

  “郡主安好,在下蘇驚墨。”

  “現在發布限時任務,對反派投懷送抱三十秒,十分鍾之內完成,現在開始計時。”系統又發布了一個任務。

  陳小沅扯出一抹甜美的笑容:“表哥不用客氣,叫我小沅就好。”

  蘇驚墨摸了摸自己的鼻頭暗想,小姑娘長的挺好看,就是身體不太健康。

  “前幾日我都有登門拜訪,想見見郡主,不過管家說郡主一直臥病在床,不知郡主現在的身子可大好?”

  這個反派對未婚妻還挺體貼。

  “多謝表哥的關心,今日身子已經好多了。”

  “在下今日前來是有一事要向郡主商量。”

  糟了,他要說退婚的事了,不行,得拖住他。

  陳小沅也行了一禮,微微笑道:“表哥沒來過我家吧,我家有個梅園現在花兒都開了,咱們邊逛邊聊?”

  蘇驚墨看看四周都是下人,不想當著大庭廣眾之下說退婚的事,免得小姑娘丟臉哭鼻子。

  他盯著她看了一眼,笑道:“是嗎?那蘇某就先謝過郡主的好意了,勞煩郡主和我同行,把傘給我咱們一起撐吧。”

  陳小沅從善如流地把傘遞過去。

  她帶路好啊,光天化日孤男寡女,正是執行任務的好時機啊。

  陳小沅對著丫鬟命令道:“白露,我和表哥有話要說,你在這等我們。”

  白露不敢讓郡主和一個男人單獨在一起,正想阻止,誰知陳小沅已經和蘇驚墨頭也不回地走了,她不敢違背郡主的命令,只好不遠不近的跟著,在梅園門口停住。

  陳小沅想著書中劇情,步伐漸漸地慢了,蘇驚墨體諒小姑娘腿短,也放慢腳步遷就她。